精彩小说尽在图文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历史军事> 窃明之贼 > 第10章 杭州客栈

第10章 杭州客栈

纸花船 2019-09-10 15:00:54

虽然当时陈继盛是这么说,让李元庆直接来广宁城找他,但李元庆两世为人,人情练达,可不是初哥儿。

毛文龙此时应该还没赶来广宁城,他的麾下,也就不可能有军营驻地。

而当日与陈继盛的相处,李元庆也看出来,陈继盛也并不是手头宽绰之人啊。

他虽是千总官身,但此时毛文龙还没有起来,他这当小弟的,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油水了。

而李元庆此时不仅有张芸娘,还有商老六的婆娘刘春花陪同,这三个大活人,自然不能让陈继盛养活。

所谓‘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

微小的细节,看似微不足道,但却往往会成为成功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两世为人,李元庆自是深喑此道。

此时,李元庆已经身为分文,张芸娘自也不必多说,倒是刘春花,还有几粒碎银裸子。

这种时候,李元庆当然也不会再谦让,带着两个女人,在东门附近一家小客栈里,暂时安顿下来。

一路疲惫,但刘春花怎的看不明白张芸娘的心意?随意找了个借口,便先行回房休息了,这一来,不大的房间内,只剩下李元庆和张芸娘两人。

红红的烛火随风轻摆。

客栈条件虽有些简陋,但燃烧的火盆驱散了严寒,将室内与外界隔离开来。

张芸娘不自禁的小心坐在chuang沿上,就如同她憧憬的新婚之夜一般,俏脸红的可怕,她十分想要对李元庆说些什么,可惜,试了几次,却发现,她根本没有力气说出口。

看着身边紧张的小女孩,李元庆的心里,也是万千思量。

怪不得后世有‘砖家’言,‘大明,是男人最幸福的时代。’

经过程朱理学的禁锢,大明的女性,完全成为了男人的附属品。

李元庆毕竟是个正常男人,小女孩这‘逆来顺受’的模样,李元庆若没有反应,这怎么可能呢?

大概犹豫了两分钟,李元庆的大手已经将小女孩搂在怀里……

…………

夫子言,‘食色性也。’

不过,两世为人的经历,使得李元庆本身最大的优点,就是克制力。

虽然已经对小女孩的身体十分熟悉,但两人却并没有真正‘负距离’的实质性接触。

毛文龙奇袭镇江,已经是箭在弦上,李元庆虽是重生者,但对未来的征途,却也并没有十全的把握。

再者,张芸娘此时虽不算年幼,但毕竟并非出身大富大贵之家,身形有些瘦弱,李元庆若万一不小留下了种子,对此时的她而言,可真的并不是什么好事情啊。

看着小女孩在自己怀里沉沉睡去,嘴角边,还止不住的泛起一丝幸福的笑意,李元庆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谁他娘的不想娇妻美妾,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呢。

可 ,这狗日的世道啊。

看到小女孩睡熟,李元庆小心的爬起身来,快速穿上了衣服,从二楼的窗户上跃到后院,飞速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

直到临近清晨,李元庆才又重新回到了客栈里。

一夜风霜,接连‘跑了’十几家,收获还算不错,攒起了几十两碎银子。

形势已经如斯,李元庆自然也不会将自己当做正人君子,而这种事情,对于其前身来说,也是轻车熟路。

不过,虽是做贼,但李元庆还是恪守着自己的底线,只挑大户下手。

大户丢点银子,不过无关痛痒,但小门小户,这可是要命的钱啊。

…………

一觉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

张芸娘和刘春花大概也知道李元庆疲惫,已经准备好了相当丰盛的饭菜。

“元庆,这是我刚炒的,你多吃点。”刘春花指着一盘热气腾腾的炒鸡蛋,笑眯眯对李元庆道。

张芸娘也是满含情意的看着自己。

李元庆一愣,随即也明白了刘春花的意思。

自古民间就流传着,鸡蛋补身、养人,恐怕刘春花是担心自己昨夜太过疲累,要给自己补补。

可惜,李元庆昨夜确实很疲累,但却并不是刘春花想的那样,但在此时,李元庆自然也不会多解释什么。

吃过了午饭,张芸娘又提及了去找陈继盛之事,李元庆却一笑,“不急,咱们先去广宁城里转转。”

但让两个女人没有想到的是,李元庆跟客栈老板嘀咕了几句,一个伙计直接带着三人,来到了街后居民区的一条小巷子里。

伙计大概二十五六年纪,嘴皮子很利索,他指着阴面的一处小院儿,陪着笑道:“客官,就是这个小院子。这是我们掌柜前几年收下来的,东西都全活着呢。价格也绝对公道。只要十两银子。”

两个女人不由面面相觑,不知道李元庆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李元庆一笑,“咱们先看看地方。”

“哎。您瞧我这脑子。客官,快,里面请。”伙计说着,忙掏出钥匙,打开了院门,将三人迎进了里面。

小院不大,只有两间,虽有些破败,但收拾的还算干净。

李元庆查看一遍,慢悠悠点了点头,“行。这里我相中了。让掌柜的过来签地契吧。”

“哎。客官您稍等,我马上喊掌柜的过来。”伙计见做成了买卖,忙兴奋的屁颠屁颠离去。

刘春花看到他走远了,忙道:“元庆,你,你这是要买宅子?”

李元庆点点头,“广宁日后就是咱们的家了,总不能老住客栈啊。”

刘春花虽然有些诧异李元庆怎么来的钱,但这种时候,她当然不会多问。

倒是张芸娘小脸上忍不住的兴奋之色,有了宅子,这就意味着,自己和元庆哥哥,终于有自己的家了。

伙计带着掌柜很快回来,掌柜的也没想到李元庆竟然这么好糊弄,直接带着笔墨过来,就想要签地契。

事实上,对于此时大明的房价,李元庆也是了解一些的。

广宁城跟沈阳城相差无几,像这样的小宅院,这么偏僻,又不见光,最多也就值个六七两银子。

掌柜的要十两,这绝对是狮子大开口了。

但在这个时候,李元庆却并不想再纠结这点小事儿,毕竟,自己在广宁城人生地不熟,能少一点事儿,就少一点事儿。

而以李元庆的性子,他当然也不怕这掌柜的耍什么幺蛾子,自己的刀,可是不长眼啊。

很快,地契便已经弄好,但到签字画押的时候,李元庆却笑道:“春花嫂子,这上面,你来画押吧。”

刘春花不由一愣,张芸娘也是满脸诧异,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元庆。

李元庆轻轻握了握张芸娘的小手,示意她稍安勿躁,张芸娘虽然很委屈,很痛苦,却不敢说什么,只是强忍着眼泪不要流出来。

刘春花也反应过来,“元庆,这,这……”

李元庆一笑,“春花嫂子,咱们是一家人,让你签,你就签。”

刘春花见李元庆坚决,最终只得无奈在地契上画了押。

掌柜的和伙计拿着钱高兴的离去,只留下了一个无奈的女人,一个伤心的小女孩,还有一个满脸淡然笑意的汉子。

眼见小女孩就要伤心欲绝,李元庆递给刘春花几两碎银子笑道:“春花嫂子,街面你还认路吧?去买些新被褥,要厚点的,好点的,还有,买点碗筷、餐具之类的。”

刘春花当然知道李元庆有话要对小女孩说,忙点点头,“哎。元庆,我马上去。”

看到刘春花离去,小女孩委屈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涌了出来,小手有些颤抖、却是用力的抓住了李元庆的大手,“元庆哥哥,你,你不要*了么?”

李元庆不由一笑,用力在小女孩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小傻瓜。这怎么可能?宅子虽然是挂在春花嫂子的名下,但你才是这里的女主人,咱们还是在这里住呀。”

“那~……元庆哥哥,你是说……”小女孩一愣,也有些明白了李元庆的意思。

李元庆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郑重的看着小女孩的大眼睛,“芸娘,你跟着我,我不会委屈了你。但现在这个时候,有些东西,哥哥得慢慢来啊……”

…………

有了自己的家,氛围自然又不一样。

刘春花这岁数,自然明白人情往来,她很自然的将门口的小胚屋,收拾出来,当做了自己的房间,将主宅留给了李元庆和张芸娘。

张芸娘这时小脸上才有了一丝笑意,欢快的开始收拾起她和她元庆哥哥的房间来。

对于此,李元庆自然乐享其成,男人嘛,身为一家之主,总是要有些特权的嘛。

…………

一夜无话。

次日上午,拜访陈继盛的事情,终于摆上了日程。

此时,距离李元庆几人逃离沈阳城,已经过去了五六天,虽然李元庆现在也吃不准,毛文龙到底来没来广宁城,但与陈继盛的交往,李元庆已经做足了准备。

杭州客栈,距离李元庆这座小宅子并不远,只隔着两条街。

李元庆收拾妥当,便直接前往了目的地。

由于沈阳兵败失守,广宁城的外来人口,一下子也多出来了不少。

李元庆前天来的时候,街面上人还不多,但紧隔了一天,街面上已经可以看到许多落魄逃难的身影,这也使得很多客栈人满为患。

而在这方面,两世为人的李元庆,显然有更多先见之明。

恐怕,那卖宅子的掌柜的,现在肠子都要悔青了,要照这行情发展下去,这宅子起码能卖十五、二十两啊。

杭州客栈不大,反倒显得有些破败,掌柜是个矮小的中年老头儿,一看就是南方人的模样。

李元庆不由微微点点头,以事看人,毛文龙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

在这个时代,低调、谦忍,这才是最实用的王者之道。

直接说跟掌柜的说明了目的,伙计忙引领着李元庆来到了后院。

刚刚走到后院门口,李元庆就听到了陈继盛熟悉的声音,不过,院子里似乎人不少,还有他人说话。

“陈军爷,有人找您。”

伴随着伙计尖尖的大嗓门,院子里几个正在说话的人,都将目光转移到了门口。

而李元庆也正好看到了,在院子中一颗小树下、陈继盛几人围在中间的一个中年男人。

*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1章 沈阳城 第2章 大厦倾塌 第3章 谁为刍狗? 第4章 逃命 第5章 陈继盛 第6章 蒲公英和启明星 第7章 因与果 第8章 商老六 第9章 浙兵 第10章 杭州客栈 第11章 毛文龙 第12章 挑人 第13章 征程 第14章 国仇家恨 第15章 富贵只待险中求 第16章 信息不畅 第17章 宝丰堂 第18章 公关 第19章 暗娼 第20章 俏寡妇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