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图文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历史军事> 窃明之贼 > 第4章 逃命

第4章 逃命

纸花船 2019-09-10 14:26:27

李元庆和顺子的居所,都在沈阳城东的泥巴巷。

一听这名字,大概也能猜到大概,没错,这里是一片连绵的棚户贫民区。

受到小冰河气候的巨大影响,大明,包括整个东亚地区,都是天灾不断,各种农作物大面积、大量减产,这对于大明这种封建农业社会来讲,打击量可想而知。

万历中期,由于张居正‘一条鞭’法的实行,加之祖宗留下来的底子,大明朝廷,对全国各地的灾情,尚且有一定的应对力度,但到了天启年,‘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了’。

此时,入眼之处,皆是泥巴、夯土墙构架的破败房屋,脚下,因为寒冷的天气,泥地被冻得?邦邦的,李元庆这破鞋子踩上去,很是硌脚,十分不舒服。

一路上,顺子数次想跟李元庆说话,但都被李元庆冰冷的眼神制止了,眼见此时快到家了,顺子再也忍不住,忙低声道:“哥,咱们……”

但顺子还没说完,李元庆忽然狠狠一个巴掌,竟自抽在顺子的脸上,恶狠狠道:“啰嗦个屁。要不是看在你姐姐的份上,老子削死你。快点,回去收拾东西。过了明天,天天跟着老子吃香喝辣。”

顺子委屈的眼泪都流了下来,但看到李元庆冰冷的脸孔,他一个字也不敢多说,赶忙快步朝前方家的方向跑过去。

看着顺子跑出十几步,李元庆这才不慌不忙,哼着小曲儿,朝着前方走过去,只是,在前面的拐弯处,李元庆的余光,却是悄无声息的朝后瞥了一眼。

………

李元庆的家是一座三间的小宅院,这是李元庆祖上留下来的资产,虽然不大,也是破败不堪,但在这沈阳城中,却也算得上是‘高富帅’有房一族了。

一墙之隔,就是顺子的家,只不过,顺子家虽然人口不少,但却只是两间的小宅院,十分低矮,而且正处在死角上,常年不见阳光,即便李元庆的家已经破败不堪,但与顺子家相比,却绝对算得上是‘豪华阳光套房’了。

因为是邻居,知根知底,加之李元庆也算是端着‘铁饭碗’的大头兵,顺子的老母亲,便有意将自己的女儿张芸娘,许配给李元庆做媳妇,也就是传说中的‘童养媳’。

张芸娘虽不甚出众,但胜在乖巧,身条也很不错,李元庆基本上也同意了这件事,只是,由于最近李元庆手头一直很紧,加之受了伤,这件事,便没有真正落实下来。

但两家人,基本上已经跟一家人差不多了。

顺子的老娘和张芸娘,也搬离了他们漏雨漏风的破房子,住到了李元庆家里,一方面,方便照料受伤的李元庆,另一方面,顺子的老娘也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尽快进入角色。

李元庆走进院子里,屋里还亮着灯光,顺子捂着脸蹲在一旁的炉子边,并没有同老娘和张芸娘说话,好像在生着闷气。

李元庆嘴角微微一扬,快步走进了房内。

“元庆,你,你和顺子,怎么在这个时候回来了?”顺子的老娘陈氏,虽然没有什么大见识,却颇善勤俭持家,只不过,现在这世道,她也没办法,只得指望着自己这个未来女婿了。

旁边,青涩的张芸娘,也在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李元庆一笑,“没事。回来办点事。”

说着,李元庆狠厉的看了顺子一眼。

顺子不敢看李元庆的目光,忙道:“哥,我,我啥都没说。”

此时这个时代,又是这般境况,对于顺子这种半大孩子,李元庆当然也不会讲什么民主、道理,稳住大势,永远摆在第一位。

李元庆朝顺子点点头,示意他赶快起来,对陈氏和张芸娘道:“婶子,芸娘,城外的事情,你们听说了吧?”

两个女人忙点了点头,陈氏道:“元庆,这天杀的哟,咱们该咋子办哟。”

张芸娘的大眼睛里也满是惶恐。

开原、抚顺之殇,或多或少,都传到了沈阳城里,对于后金鞑子灭绝人性的大屠杀,老百姓除了恐惧,还能怎么办?

李元庆眼睛微微眯起,片刻,又舒展开来,“婶子,芸娘,这方面,我已经有了安排。你们赶紧收拾下东西。跟我走。”

两家合一家,顺子毕竟是个毛都没长全的孩子,作为唯一的真正男人,李元庆的话,自然说一不二。

两个女人不敢反驳,赶忙去收拾东西。

李元庆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刀不离手,闭目养神。

这种情形,在后世‘妇女能当半边天’的时代,恐怕想都不敢想吧?

有失必有得啊。

看着李元庆这冷漠表情,顺子也不敢呆在这里,赶忙去帮忙,娘仨一起,很快就收拾起了几个包袱。

虽然已经算能吃口饭的家庭,但两家合起来,也没有几件值钱的东西。

看到已经收拾利索,李元庆对着几人点点头,“你们等我片刻,我去方便一下。”

陈氏和顺子都没什么,但张芸娘的小脸上,却不自禁的浮现起了一抹晕红,对于将来的事情,母亲已经对她说了很多。

走进院子里,李元庆忽然回过头,对着顺子使了个眼色。

顺子一愣,片刻,也明白了李元庆的意思,忙关上了房门。

李元庆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来到院子一角,‘淅淅沥沥’放起了水。

夜空中,细碎的雨夹雪还在淡淡飘洒,只不过,与白天相比,风稍微小了些,但却更加寒冷。

放完水,李元庆哼着小曲,故意大声原地走了几步,但身体,却如同狸猫一样,悄无声息的攀上了墙头。

果然,在院门外不远,一个矮壮的黑影,正鬼头鬼脑的朝着院子里打探。

李元庆不由微微冷笑,这洪强办事倒也稳当。

心中只犹豫了片刻,李元庆心里已经下定了决断。

一瞬间,李元庆猛的从墙头上飞身而下,狠狠一拳,竟自砸向这黑影的太阳穴。

这黑影根本没有料到,竟然有人突然袭击,毫无防备,闷哼一声,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李元庆一脚踩住他的脑袋,没有刀鞘的大刀,已经刺透了他的脖子。

一阵寒风掠过,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迅速弥漫开来。

李元庆飞速将这矮壮男子拖进了院子里,关上了院门,将他丢到一旁盛东西的小胚屋里,飞速拔下了他身上的棉袄,揣在了身上。

将小屋破败的房门关死,李元庆快步来到屋外,对顺子道:“顺子,咱们走。”

顺子虽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毕竟好歹也是个大头兵,血腥味道,他还是闻到了,忙招呼老娘和姐姐,快步来到了门外。

看到李元庆腰间揣着的有些蒙古风的棉袄,顺子已经明白了大概,脸色不由有些不自然。

李元庆拍了拍顺子的肩膀,低声道:“顺子,我现在给你两条路,一,你带着老娘姐姐跟着我逃命。二,家里的东西都留给你们,你们自己想办法。”

顺子几乎没有思虑,忙道:“哥,我跟着你。”

李元庆点点头,微微一笑,“很好,顺子,你长大了。别愣着了,咱们走。”

“嗯。”顺子一点头,赶忙招呼老娘和姐姐,快步跟在了李元庆身后。

…………

虽然跟着洪强混,成功的几率会大上不少,只不过,李元庆并不愿出卖自己的灵魂,而且,上船容易下船难,无论何时,自己的命运,永远要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

但此时这种状态,沈阳城又这么大,想要趁夜出城,根本就不现实。

李元庆却也不急,后金虽然强大,并且,已经掌控了完全的主动,但他们毕竟不是神仙,不可能面面俱到。

李元庆带着顺子母子三人,迅速来到了巷子口的一处文帝庙里。

这里距离沈阳城东墙和东门,只有不到一里的距离。

最关键的是,之前,这里是李元庆的一个落脚点,文帝庙底下,有一个地窖子,原本,已经荒废多年,但李元庆和顺子在几个月前,将这里收拾了出来,当做一个‘分赃的据点’。

入口,也修的很隐秘,并不在庙里面,而是在庙后面的一颗大树下。

四人钻进了地窖里,李元庆让陈氏和张芸娘先在这里休息,养足体力,自己则带着顺子,出来找点食物。

这个时代,对老百姓而言,能吃饱饭,简直就是一种奢望。

好在李元庆和顺子早已经轻车熟路,不过,这一次,李元庆并没有挑那些小门小户,而是对附近的一座大宅子的厨房下了手,可惜,收获并不是很多,只有七八个粗面的冷馒头,几条咸鱼,还有一丁点腊肉。

虽然不多,但在这个节骨眼上,已经足够了。

两人没有停留,迅速返回地窖,将食物每人分了些吃下,便窝在地窖里,静静等待时间的流逝。

地窖里很阴冷,但四人凑在一起,又有充足的食物,倒也没有太多大碍。

但很快,外面 ,就有了反应。

此次,后金军主要**的方向,是沈阳城的东、西两门。

大概在二更天刚过,东门率先有了反应,喊杀声一片。

李元庆让顺子三人留在底下,自己借着夜色,小心爬到树顶上观看。

这时,东门方向,早已经是一片火光,城门已经打开,守城士兵四散逃命,外面,隐隐有急促的马蹄声,朝着这边狂奔过来。

李元庆拳头都攥的‘咯吱’作响,但这种事态,他根本没有任何左右的气力。

不多时,后金先锋军已经冲杀进来,沈阳城,已经完全暴露在他们的兵锋之下。

李元庆很想趁这个时候,冲出城门逃走,在这个时候,后金主力还没有赶过来,应该是最佳时机。

但犹豫了片刻,李元庆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枪打出头鸟。

前面没有人当炮灰,实在不智。

而根据李元庆的经验判断,后金军前锋入城之后,守卫明军的突围大潮,已经不远了。

将顺子三人招呼出来,四人小心翼翼的聚在大树后,随时待命。

果然,不出李元庆所料,随着后金军前锋控制了城门,守城明军的逃亡大潮,迅速成形。

数不清的人流,迅速汇聚向东门这边,向着外面逃之夭夭。

而后金军在这方面,明显有了经验和准备,他们并不理会这些悲惨的明军们,任其拥挤踩踏,放任他们离去,那些还处在混沌中的城中百姓们,才是他们真正的猎物。

眼见双方已经形成了短暂的默契,李元庆哪里还敢怠慢,让顺子照顾老娘,自己拉着张芸娘,四人混入人流,急速朝着城门狂奔而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1章 沈阳城 第2章 大厦倾塌 第3章 谁为刍狗? 第4章 逃命 第5章 陈继盛 第6章 蒲公英和启明星 第7章 因与果 第8章 商老六 第9章 浙兵 第10章 杭州客栈 第11章 毛文龙 第12章 挑人 第13章 征程 第14章 国仇家恨 第15章 富贵只待险中求 第16章 信息不畅 第17章 宝丰堂 第18章 公关 第19章 暗娼 第20章 俏寡妇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