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图文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历史军事> 窃明之贼 > 第1章 沈阳城

第1章 沈阳城

纸花船 2019-09-10 14:08:33

~

“元庆哥,这,这些狗鞑子,他们,他们真的会攻进城里来吗?”

沈阳城高耸的城墙上,寒风凛冽,依稀还夹杂着细碎的小雪。远处,尽是层峦叠覆的各色旌旗,一眼根本望不到边际,尤其是最中央一杆隐约可见的明黄色旌旗,格外的刺眼,那正是后金之主、老奴努尔哈赤的王旗。

青灰色的城墙垛口边,一个身材矮瘦的少年,用力的将要流出来的鼻涕,抽回了鼻孔里,有些颤抖的看向了身边被称作‘元庆哥’的高大青年,不知道是太冷,还是心中太过惊惧。

李元庆眼睛习惯性的微微眯起,看向了不远处的后金营地,嘴角边忽然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冷笑,“顺子,不会的。沈阳城城高墙厚,又有我大明数万大军镇守,这些狗鞑子除非是插上了翅膀,否则,怎么可能攻的进来?”

“呃?那就好,那就好。对了,元庆哥,这些狗鞑子真的是三头六臂的怪物么?”

这叫顺子的少年不过只有十五六岁,他显然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李元庆缓缓笑了笑,刚要开口,心口处却一阵绞痛,咳嗽几声,咳出了几丝带有鲜血的浓痰。

顺子赶忙扶住李元庆的身体,“元庆哥,你伤还没好利索,小心一点。咱们先歇会儿吧。”

李元庆摆了摆手,有些吃力的靠在了垛口上,极目远眺向不远处四散开来的后金营地。

事实上,李元庆并不是真正属于这个世界的人,而是一个来自500年之后的灵魂。

后世时,李元庆常年混迹在华夏南方广袤的口岸线上,是一名颇具实力的玩药材的期货商人。

十六七岁,李元庆就从鲁中山区的老家里跑到特区,辛苦打拼了十几年,一路艰难攀爬向上,事业正进入了蓬勃的上升期,与那位华南师范大学的女博士的婚期,也正式被提上了日程。

但谁知,陪几个客户一场宿醉之后,一切~,却换了模样。

眼下,正是大明天启元年三月十二日。

刚刚过了冬,老奴努尔哈赤便等不及了,几尽举后金全族之兵,近十万成年青壮,号称二十万大军,对大明发动了春季攻势。

而这第一站,便是辽地的腹心----沈阳城。

李元庆虽是最底层的草根出身,文化程度有些上不了台面,但他那位娇媚可人的未婚妻,却是历史系的高材生,爱屋及乌、耳濡目染之下,李元庆对明末的历史,也多少有些了解。

虽然仅是一些皮毛,但对整体的形势,李元庆的心里,却是有着清晰的认知。

后世的历史已经证明,不论是辽东巡抚王化贞,还是经略袁应泰,对于此次后金的春季攻势,都没有太好的应对策略。

沈阳城的失守,只在朝夕之间。

原本,李元庆也想过赶紧逃离这是非之地,只可惜,此身不过只是一个最底层的大头兵,之前,又在与人斗狠时受了重伤,想走也走不了。

后世时,虽处于和平年代,但李元庆吃饭的行当,却是比真实的战争更加残酷,稍有不慎,小命搭上都是轻的。一路走来,这样的例子,李元庆身边早已经不知凡几。

但 ,老话说得好,危险越大,机会却也就会越多。

后世李元庆之所以会选择这个‘脑袋别在**上’的买卖,就是不甘于平凡,不甘于廉价出卖自己的劳动力,一辈子浑浑噩噩,活不明白,正如当年陈胜吴广在大泽乡之高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明末是乱世,但同时,却也是华夏历史五千年来最重要的一个节点。

甚至,没有之一。

进,可奠定数百年霸王基业,退……后世的历史已经证明,辫子朝的消极影响,哪怕到了后世那个科技文明如此发达的年代,都不能完全清除。

不过,心中所念虽是甚多,但李元庆却深深明白,无论做什么,饭都要一口一口的吃,路都要一步一步的走,想要有所成,还是得先把握住现在。

按说,此时李元庆还是伤兵,本不应该上城墙上来守城,但后金大军的逼近,整个沈阳城,早已经是风声鹤唳。

李元庆的顶头上司、贴队官李凯旋哪里还顾得上这许多,只要是还喘气的,全都拉到了城头上,号称要‘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小胳膊怎的拧得过**?

最底层出身,李元庆对此自然是深有体会,适应环境的能力,也是远超常人。

只是,看看身边这一个个衣不蔽体、瘦弱不堪,小心躲在城墙后避风的大明士兵们,李元庆的心底里已经凉了大半截。

不过,有失必有得。

李元庆此时这具身体虽然有伤,但身材高大强壮,充满了力量,武艺不凡,且只有20岁,在这方面,比后世每天‘久经考验’的李元庆,要强出不少。

这主要是这具身体的前任主人,自幼便是孤儿,从小就好勇斗狠,天大地大,吃饱肚子最大,为了区区一块肉,追过鸡,撵过狗。跟人干架?那简直就连毛毛雨都算不上。

也正因为如此,他的身体条件,远超常人。

这也是李元庆重生这半个多月以来,最重要的收获。

“都他娘的给爷提起精神来,鞑子冲进来,谁他娘的也跑不了。”

这时,贴队官、百户李凯旋带着几个家丁,快步走了过来。

李元庆身边的士兵们,顿时犹如老鼠见了猫一般,忙纷纷在寒风中站起身来,恭敬有加。有几个病恹恹的、看着快要断气的老头子,即便无法站起身来,也赶忙对李凯旋行注目礼。

李凯旋很满意众人的态度,有些高傲的瞟过四周,他这一亩三分地。

对他而言,就如李元庆之前对顺子所说,沈阳城城高墙厚,粮草充足,又有数万大军镇守,鞑子不过就是想来打秋风,周边的小村子、小镇子,已经足够打发他们这帮‘叫花子’了。

“中午稀粥管够。等杀退了鞑子,大人说不定还会赏你们些肉汤喝。”李凯旋说着,对着城中方向拱了拱手,不知道是哪位大人。

城头上的‘丐帮成员’们不由大喜,忙纷纷拍起李凯旋的马屁,“谢谢大人。”

“谢谢李头。”

“李头您放心,只要有肉汤喝,俺们肯定会卖命的。”

看着身边这一张张充满希冀的脸,李元庆微微错开来了目光,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很快,就在空气中凝结成一股白烟,转而又消散不见。

这个时代,已经进入了小冰河期,天气比后世要冷的多得多,还经常下雪,且并不是那种健康的大雪,而是有些类似于后世藏区灾害性质的冰雹和雨夹雪。李元庆重生这半个多月,已经连着下了三场‘雪’。

此时,李元庆还好些,身上还有件破棉袄,外面套着破败的鸳鸯战袄,勉强还能遮风挡寒,但身边这些人,除了李凯旋和其他几个家丁还有人样,衣衫完好、铠甲齐全,其余之人,怕真是连狗都不如。

狗还有一身毛御寒呢。

这时,李凯旋正好看到了李元庆这个小动作,不由一笑,“李二愣子,伤好的怎么样了?敢不敢杀鞑子?”

或许因为是本家,又或许是李元庆身手不凡,李凯旋并没有像是对普通的‘丐帮成员’们一样,颇有些高看李元庆一眼的意思。

李元庆忙一笑,讨好的道:“谢李头挂念。小的伤已经好了不少了。只要鞑子敢上来,小的定要砍几个鞑子脑袋。”

李凯旋没想到一向楞的如同倔驴一般的李元庆居然会开了窍,也会说讨人喜的话了,不由哈哈大笑,“好。李二愣子,只要你砍了鞑子的脑袋,我一定为你向上头请功。”

李元庆刚要说些讨好的话,这时,对面的后金营地方向,却响起了惊天动地的马蹄声。

沈阳城四面平原,加之此时寒风肆虐,这‘哒哒哒’极有旋律、犹如山崩地裂般的马蹄声,就像天雷一般,清晰的传入到每个人的耳朵里,每个人的神色,也都有了明显的变化。

“日他个姥地,狗日的鞑子还真要攻城吗?”

李凯旋的脸色也有了些不自然,但毕竟是上位者,他很快就调整了过来,高声道:“火油、金汁烧开,礌石滚木都准备利索。他娘的,狗鞑子敢上城来,给老子往死里招呼。”

但他说着,却是快步朝着不远处的阶梯旁走去,“赶快干活。老子去那边看一下。”

李凯旋很快带着家丁下了城墙,不知所踪,城墙这边迅速运转了起来,有去抬礌石滚木的,有去烧金汁的,城墙底下的民夫们,也迅速忙碌了起来,把各种物资,搬到城头上。

李元庆也来到了一口大锅前,往底下塞上了一把柴火,取出火石,小心点燃。

金汁,名字倒也好听,但实际上,却是各种大粪混合成的汁液,简直是奇臭无比。

这东西烧开了之后,味道更加刺鼻,如果浇到了人的身上,依照现在这个时代的医疗条件,后果自是可想而知。

甚至,直接毙命,也不是没有可能。

“元庆哥,这,这金汁太臭了啊。咱们去那边抬滚木吧。”

顺子大名张三顺,是李元庆早年的邻居,家里大哥、二哥饿死的饿死,病死的病死,此时,他家里只有他老娘和一个还没有出阁的姐姐,一直视李元庆为大哥。

前身的李元庆虽然好勇斗狠,但因为是邻居,加之张三顺的姐姐张芸娘的关系,平时对张三顺照顾有加,很多时候,张三顺也能跟着李元庆吃口饱饭,算是李元庆在这个世界唯一的小弟和朋友。

此时,听到张三顺这话,李元庆却摇了摇头,“顺子,跟着我,不要乱跑。”

张三顺见李元庆说的郑重,也不敢再耍小孩子脾气,忙捏起了鼻子,小心跟在了李元庆身边。

此时,大锅里虽然恶臭扑鼻,但火光烧起来,却是驱散了凛冽的风雪,带给人浓浓的暖意。

而李元庆心里虽然还并没有确切的计划,但要逃跑,这是肯定的了。

太祖有句名言,‘保存自己,才能更好的打击敌人。’

此时这种状态,沈阳城是绝对守不了的。

‘出师未捷身先死’?

李元庆可不是傻子,绝对不会为了那几碗怕是没有半片肉的肉汤,搭上自己的小命。

金汁虽臭,但这里有火光,很是温暖,身边自有民夫抬来柴火,李元庆和顺子只需要烧柴就行了,这可以在最大程度上,保存体力,随时应对各种变动。

很快,随着震耳欲聋的马蹄声节节逼近,在城墙下面广阔的土地上,已经可以依稀看清后金军的战阵。

旌旗之下,他们人人骑马,加之老奴所谓‘八旗’的关系,各色旌旗五颜六色,随风招展,简直就像是杂耍的马戏团一般。

但李元庆却并不敢小瞧他们半分,在这个时代,他们是整个东亚地区最强力、最凶残、也最具有战斗力的强盗性武装集团。

随着后金军战阵越来越近,这时,城内方向,也传来了阵阵极具震撼力的擂鼓声。

不多时,城墙下忽然一阵激烈的马蹄之声,李元庆忙回头一看,正见一员银盔全甲大将,带着密密麻麻的一片精锐骑兵,已经来到了城门口。

“他们这是要出城作战么?”

李元庆不由猛的一个机灵,片刻已经明白过来,心中不由大骂,“糊涂啊。这种时候,怎么能出去啊。”

但李元庆毕竟不是沈阳城的总指挥,这种时候,他能说什么、又能做些什么呢?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城门大开,这员大将带着千余精锐骑兵,如同高傲的斗士一般,蜂拥朝着城门外涌出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1章 沈阳城 第2章 大厦倾塌 第3章 谁为刍狗? 第4章 逃命 第5章 陈继盛 第6章 蒲公英和启明星 第7章 因与果 第8章 商老六 第9章 浙兵 第10章 杭州客栈 第11章 毛文龙 第12章 挑人 第13章 征程 第14章 国仇家恨 第15章 富贵只待险中求 第16章 信息不畅 第17章 宝丰堂 第18章 公关 第19章 暗娼 第20章 俏寡妇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