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图文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历史军事> 窃明之贼 > 第14章 国仇家恨

第14章 国仇家恨

纸花船 2019-09-10 15:25:30

~

李元庆一愣,眼睛不由微微眯了起来,这是个啥子情况?

通过之前的接触,加之这几天的行军,李元庆对毛文龙的性子,或者说行为方式,有了一种说不上很深,但却很直观的了解。

不论做人做事,毛文龙都非常有‘艺术’。

可以说他刚正无私、赏罚分明,但很多事情,他却并不是一根筋,死讲原则,他会在他能接受的范围内,让你也感觉到可以接受,甚至,很舒适。

这也是为何,陈继盛、张盘、陈忠这些好汉们,都死心塌地的跟着他效命,踏上这条‘黄泉路’。

而在行军方面,他更是谨小慎微,十倍注重情报工作,每到一地,至少有十几名哨探,散布四周。

这些哨探,底子都是当年他在叆阳守备任上的种子,此时虽有很多新人,但以老带新,他们的能力,并不用怀疑。

但此时,居然有快马找到这里来,他们明显不是敌人,应该是毛文龙留的后手。

那 ,这种时候,这般情势下,他们带来的又是什么消息?

…………

陈继盛的亲兵牛二,大约三十出头,满脸沟壑,沧桑之间,满是碎碎密密的胡茬。

他原本是秦中的猎人,一手箭术,很是了得。后来,因为犯了事儿,被发配到辽东充军。

本来,他在辽地混的并不如意,机缘巧合之下,被陈继盛收留,便一直呆在陈继盛身边,可以说是亲兵,也可以说是家丁。

大明太祖朱元璋在立国时开创的军户制,本质上,是想牢牢掌控这个庞大的帝国,万世不朽。

但随着时间的缓缓流逝,两百多年过去,所谓的军户制,早已经是面目全非。

现在大明的军制,就是一个大的军头,领着无数的小军头,小军头下面,又养着小小军头,再下面,是家丁,最底层,才是最基本的大头兵。

不过,陈继盛现在毕竟只是千总衔,毛文龙也还没起来,除了牛二,他只有两个亲兵,都是粗壮、结实之辈,与李元庆交情都还算不错,只是不善使用弓箭。

后世时,无数砖家、愤青,都在狂喷大明的军户制,认为这是阻碍明军战斗力的最重要原因。

但李元庆此时真正处在这个时代,切身处地的去思虑,一个军官,如果手底下没有几个弟兄、亲信,别说到了战场上,就算碰到寻常的打架斗殴,没人给你挡刀子,没人给你拼命,那你这军官,干着还有什么劲儿?

虽然李元庆也认同,家丁制耗费了太多的资源,但这个时代,受到小冰河的影响,大明,包括整个东亚地区,农业生产力极度下降,资源严重不足,在这有限的资源下,如果不采取这种‘保小家’的方法,那这些将领们,又拿什么,去维护自己的威严?保持自己的影响力?

牛二也知道,李元庆虽然年轻,但与自家主子陈继盛交情匪浅,在这种时候,他自然也不敢故意托大,见李元庆过来,忙笑道:“元庆兄弟,今天怎么说?”

李元庆一笑,把手里的酒壶递到牛二手上,“二哥,将军那边有事情忙活。只得辛苦咱们跑跑腿了。”

两世为人,在人情世故方面,李元庆自然有着与自己年龄不相称的成熟。

这几天下来,牛二也了解了一些李元庆的性子,这小兄弟,不论说话办事,都很稳当,不会让你吃亏。

他美~美的灌了一口烈酒,收拾起弓箭,大笑道:“哎 ,这辛苦啥?元庆兄弟,走着,二哥今天给你露一手。”

…………

李元庆招呼了自己的两个小弟,牛二也招呼了陈继盛麾下的三个壮汉,几人迅速的进入了西南方向的密林子里。

李元庆之所以缠着牛二,一方面,确实是要打些野货,改善一下生活条件,另一方面,也是最关键的原因,这个时代,骑射才是根本,想要在不损伤自己的情况下,杀伤敌人,弓箭是最有效的手段。

起码,在现阶段,李元庆并未发现大明粗制滥造的火器,有什么优势。

技不压身嘛。

几人在山间的密林子转悠了小半个时辰,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收获还算不错。

牛二打了五只兔子,两只山鸡,李元庆也猎到了一只兔子,这是李元庆学习弓箭以来,第一次有所斩获。其余几个小弟们,也捡了不少蘑菇、干货。

一行人兴高采烈的回到营地,正看到毛承禄的几个亲兵,抬着一头黝黑肥壮的野猪走下来。

两边人对望一眼,不由都是哈哈大笑,今晚伙食可是丰厚了。

牛二这边虽然有点不服,但也只能感叹自己点子背,没有他们这般好运气了。

回来把东西交给小弟们收拾,又令一个小弟给毛文龙那边送去一份最肥美的,李元庆和牛二坐在帐篷边,喝着小酒,天南海北的胡侃着。

但在这方面,牛二怎的是李元庆的对手?三言两语间,就把他的底子露出来。

牛二虽是猎户,却是祖辈几代人传承下来,在当地,有着近百亩山田,家底算是相当不错,还娶了一个在大户人家当过丫鬟的俏丽娘们儿为妻。

可由于某些原因,自己的婆娘虽然不错,但牛二总感觉这大户人家欠了他的。

开始还没什么,但男人嘛,这天长日久的,难免会心生怨气,加之过了甜蜜的‘蜜月期’,他婆娘也隔三差五开始耍小性子,嫌这嫌那。

毕竟,牛二虽然算是‘中产’,但日子,毕竟还是不如人家大户妥帖、舒服啊。

慢慢的,牛二心中怨气愈甚,但却不敢对自己的俏丽婆娘发作,某天晚上,借着酒劲,又凭着这一身本领,他悄无声息的潜入到了那大户人家的家里。

也兴许是那大户人家的二少爷美事太多了,遭了报应,牛二去的时候,他已经染上了花柳病,进气多,出气少了。

牛二本想蒙面将其暴打一顿,出出心中恶气,但一看这样子,这样把这小子来一顿结实的,那不是要偿命嘛?

正巧那二少爷的夫人,过来给二少爷送药。

牛二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这么漂亮的美妇人,相比之下,他那婆娘,就真是丫鬟和公主的差距了。

一时间,或许是魔鬼附身,当着那二少爷的面儿,牛二做了些大逆不道的事儿……

但做完之后,牛二也后悔了,可惜,开弓没有回头箭,覆水难收。

牛二虽然把二少爷的夫人打晕了过去,但二少爷却是生生看到了这一幕,怒火攻心之下,竟然咽了气……

事后,这大户人家怎的能饶的了牛二?

虽然家丑不可外扬,但人家就是要杀人偿命,也幸得牛二的老爷子,拼尽了大半家产,找了无数的门道儿,这才保住了牛二一条小命。

不过,李元庆却是注意到,虽然对以前的事情莫名悔恨,但说到与二少爷夫人的最精彩处,他神色间,难以抑制的绽放出一种莫名的光彩,想来,这事情 ~,代价虽大,却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闪光点了。

“二哥,您也是性情中人啊。这事儿,办的痛快。男儿大丈夫,就是该有个男人样嘛。咱不后悔。”李元庆笑着道。

牛二不由哈哈大笑,“来,元庆兄弟,咱哥俩儿再走一个。”

通过牛二的嘴里,李元庆也了解了周围很多‘二级亲兵’的往事,基本上,他们都是些有手艺、又有胆的桀骜不驯之徒。

这其实也是辽地、甚至整个大明军队之‘殇’。

在后世看,辽地的土地当然不错,天气虽冷,但东北妹子热辣辣。

但在这个时代,关外毕竟是苦寒之地,但凡人家里有点本事,谁又会来辽地?更何况是当兵了?

发配流亡千里,说的就是这种状况了。

而在更深层次上,辽地本土居民,虽然可以充作优秀的兵员,但在基层军官层面,却是有很大的断层,严重缺乏新鲜血液,至于高级军官,那几乎都是将门世家把持。

诸多方面结合,辽地军队的战斗力,都是指望牛二这种‘二级、三级’亲兵了。

这一来,如果是顺风仗还好些,但一旦逆风……

对于这种状态,李元庆此时也无法评价什么,毕竟,在根子上,李元庆与牛二其实也并无不同,都是些桀骜不驯之徒,吃的就是‘刀口上舔血’这碗饭。

但这般下来,朝廷和大佬们的教化,隔着岂止一层?

又如何能发挥农耕民族、中原正统的威力,与强大的八旗铁骑抗衡?

…………

李元庆和牛二在帐篷外干喝酒、足喝了大半个时辰,陈继盛这才匆匆赶回来。

李元庆注意到,陈继盛的神色,非常凝峻。

牛二本来想跟陈继盛炫耀一下今天的战果,但一看陈继盛的脸色,只能把话咽回到肚子里,赶忙去旁边、吩咐小弟热菜,准备开饭。

这种时候,李元庆自然也不会多话,只是把酒壶递给了陈继盛。

陈继盛用力灌了一大口,看了看李元庆,又看向了远方遥远的夜空,良久,这才沉声道:“辽阳 ,失陷了。”

李元庆虽然早就知道历史的进程,但听陈继盛把这话说出来,心中还是一紧,忙低声道:“大哥,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就在前不久。承斗少爷虽然被救出来,但如夫人文氏……”

陈继盛虽然没有明说,但李元庆怎的不明白他的意思?

保住了小的,没有保住大的啊。

毛文龙的正妻张氏,一直居于杭州,因其并不能生育,并没有所出,毛文龙的儿子毛承斗,是他在辽阳新娶的小妾文氏所出,老来得子,自然示弱珍宝,可现在……

这真的是国仇家恨啊。

男儿大丈夫,已经身居游击要职,但居然 ,连自己的妻、子都无法保护,这该是多大的讽刺?

匹夫一怒,尚且血溅五步,更何况,是毛文龙这种枭雄呢?

两人沉默良久,李元庆深深吐出了一口浊气,沉声道:“大哥,将军现在情绪怎么样?”

*

注:沈阳是天启元年三月十三日陷落,辽阳是三月十八日后金军围城,三月二十一日陷落。中间仅相隔了五天。这里,由于剧情需要,将猪脚得知消息的日子往后拖了几天。

由日期也可推断出,当年后金以骑兵攻城,且都是要塞,却如此顺风顺水,不难想象,当时明军已经腐化到何种状态。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1章 沈阳城 第2章 大厦倾塌 第3章 谁为刍狗? 第4章 逃命 第5章 陈继盛 第6章 蒲公英和启明星 第7章 因与果 第8章 商老六 第9章 浙兵 第10章 杭州客栈 第11章 毛文龙 第12章 挑人 第13章 征程 第14章 国仇家恨 第15章 富贵只待险中求 第16章 信息不畅 第17章 宝丰堂 第18章 公关 第19章 暗娼 第20章 俏寡妇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