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图文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历史军事> 窃明之贼 > 第11章 毛文龙

第11章 毛文龙

纸花船 2019-09-10 15:06:53

~

中年男人似乎并没有太多特别,只是穿着普通的军袍棉袄,个子也不甚高大,脸上,留有和辽地大多数军汉一样的风霜和沧桑。

但他的眼睛,却是分外的……

李元庆也不知该怎么形容,这人的眼睛非常特别,这是一种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的感觉。

与其双目一对视,李元庆仿似看到的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但在平静的海面之下,汹涌的浪花,即将要澎湃而出。

不用说,李元庆已经知道此人是谁了。

除了毛文龙,谁还能有这种气势?

这时,陈继盛一看到李元庆走进来,不由大喜,快步跑过来,用力拍了下李元庆的肩膀,大笑道:“元庆,哥哥都等你好几天了,你总算过来了。你小子运气好,我家将军正好在这,快 ~,来给我家将军磕头。”

说着,陈继盛忙拉着李元庆,来到了毛文龙的身边。

在之前的日子里,李元庆脑海里早已经无数次幻想过此时的画面,哪里还有丝毫犹豫,忙跪倒在地上,恭恭敬敬对着毛文龙磕了几个响头。

“小人李元庆,沈阳城败兵,见过将军。”

毛文龙不由一笑。

陈继盛之前对他提及过李元庆救命的事情,但毛文龙却并未太过在意,他此时正值用人之际,陈继盛既然有这种机缘,他当然不介意把人收下。

但毛文龙却也并没有多想,只是以为李元庆是个普通的军汉,有些勇武,也仅此而已了。

但此时,李元庆这句话,却是让毛文龙一下子提起了兴致。

想来自己这里来讨饭吃,不先说自己的长处,倒先说自己的短处……

这种事情,对毛文龙来说,不说绝无仅有,却也绝对是难得一见。

尤其是在当下这种节骨眼儿上。

沈阳城的兵败失守,所有人都在向朝廷表明,自己绝对在守城中出了大力,只不过,敌人实在太过强大,形势所迫之下,各人也只能接受这样的后果。

但却从未有人,敢于勇敢承担下本该应有的责任。

此时,李元庆居然上来就说自己是沈阳城的败兵?

毛文龙忽然想起了自己年少时,在与人饮酒时,借着半酣酒意,豪言道:“此生不封候,誓不休。”

但他没有迎来任何鼓励,反之,到来的却是无穷无尽的疯狂嘲笑,恨不能把他踩在地上,再用力踹上几百脚,砸成馅饼。

“果然是个好汉子。你且起来吧。”心中思虑一闪而过,毛文龙一笑,示意李元庆起身。

“谢将军。”李元庆又恭敬一礼,麻溜的站起身来,不卑不吭,眼睛一片清明。

毛文龙身边几个亲随,也都有些诧异李元庆的表现,一阵低声议论。

毛文龙嘴角边笑意更甚,在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上,他仿似看到了自己当年的那种锋锐,顿了片刻,他笑着对李元庆道:“李兄弟,你即是沈阳城的败兵,那可曾杀过鞑子?”

李元庆并不知道毛文龙的思虑,忙规整道:“回将军,小人惭愧。当日沈阳城之战,形势实在太过混乱,后金军在城内有内应,慌乱之下,小人也只能先行逃命,并未杀过后金鞑子。”

“哦?”

毛文龙一笑,似乎并没有听清李元庆卖弄的字眼儿,笑道:“李兄弟,那你可敢杀鞑子?”

李元庆已经明白了毛文龙的用意,不由也一笑,“将军,这有何不敢?当日逃离沈阳城之时,后金鞑子,小人没有机会杀,但蒙古鞑子,小人却亲手手刃了一个。”

“哦?有这等事?”毛文龙看了陈继盛一眼。

陈继盛忙看向李元庆。

李元庆这时已经有些了然,不知不觉间,话语的主动权,已经被自己悄无声息的掌控在手里。

当下,李元庆便简单将逃出沈阳城的经过,对毛文龙与几个亲随叙述了一遍,当然,里面不自禁的就加入了一点艺术夸张的成分……

几人听完,不由都是默不作声,就算是毛文龙,也陷入了缓缓的深思。

片刻,陈继盛率先回过神来,一拍手叫好道:“元庆,好汉子啊。倘若哥哥换在你的位置,也未必有你做的更好。”

毛文龙这时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废物啊。真是一群酒囊饭袋啊……”

片刻,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忙一笑遮过,“李兄弟,既然你来投奔某,某也不会薄待了你。你可有官身?”

李元庆不由大喜,明白毛文龙已经算接受了自己,忙恭敬道:“回将军,小人并无官身。”

毛文龙点点头,“本将军向来赏罚分明。你初来乍到,还未曾立功,本将军也不能破例。不过,你救了陈千总的命,某又正值用人之际,这样,某升任你为小旗官,你可接受?”

李元庆不由大喜,毛文龙这句话,简直犹如天籁之声,忙跪地磕头道:“多谢将军,小人愿意。”

众人不由哈哈大笑,“恭喜李兄弟。”

“恭喜李兄弟。”

刚才李元庆讲述逃离沈阳城的经历,已经让这几个汉子叫好不已,此时,毛文龙又亲口封李元庆为小旗,众人也都将李元庆看做了自己人。

当然,这也只能是在这个特定的时刻,毛文龙正值用人之际。

只能说,李元庆七分谋算,三分运气。

众人寒暄一阵,陈继盛小声对毛文龙提醒道:“将军,就快要到面见巡抚大人的时辰了。”

毛文龙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太阳,点了点头,却道:“先不急。咱们继续说之前的话题,关于此次突进之策,尔等可还有什么建议?”

陈继盛道:“将军,我们之前的计划,已经很是周密,我相信,巡抚大人应该会同意的。毕竟,这用不了多少人,也花不了多少银子。”

旁边,一个身材高大的大汉也道:“将军,就算巡抚大人不同意,咱们自己干就是了。大不了,到时候,您直接秉明朝廷就是了。”

毛文龙不由凌厉的看了这大汉一眼,“张盘,不得无礼。”

“呃?是。”这叫张盘的大汉也知自己说错了话,忙恭敬一抱拳,小心后退了半步。

毛文龙长叹一声道:“巡抚大人英明无双,又久历辽地战事,他老人家心里,应该有决断了啊。”

李元庆这时已经明了。

想让王化贞这种犹豫寡断的墨迹老头儿,答应这种冒险的事儿,可绝非一时之功啊。

想必,毛文龙已经试过几次,但王化贞心里却一直没有下定最后的决断。

看着众人脸色各有不平,李元庆忽然道:“将军,先贤言,兵者,诡道也。眼下我辽地这般状态,倒真的需要一支奇兵了。”

毛文龙不由诧异的看了李元庆一眼,“李兄弟,你还读过书?”

李元庆忙道:“回将军。小人毕竟混迹行伍,没事的时候,读过几本兵书,但紧紧也是一点皮毛,并不太精通。”

毛文龙一笑,“不错。不错。”

…………

毛文龙很快离去,那叫张盘的汉子陪同,陈继盛倒是留了下来。

李元庆看得出,本来,陈继盛应该是要陪同毛文龙的,但为了自己,他才留了下来。

陈继盛将李元庆引到屋子里,给李元庆倒了杯热水,这才有机会问起李元庆这几天的经历。

李元庆忙笑道:“大哥,我本来想直接过来找你的,但正好我在广宁城有个亲戚,就去她家里住了一天,您不是说,五天之内让我来找你嘛?”

陈继盛不由哈哈大笑,“你小子啊。还真是个鬼机灵。”

两人寒暄一阵,陈继盛又为李元庆介绍了其他几个毛文龙的亲随,这其中有毛文龙的义子毛承禄,千总、把总亲兵尤景和、陈忠、王辅几人。

几人都已经跟随毛文龙多年,是毛文龙的嫡系亲兵,也是未来东江镇的骨架、柱梁。

他们这时都还很年轻,都还只是纯粹的军汉,性子就与脚下这辽地的土地一样,李元庆与他们相处,根本没有任何障碍,很快,便已经熟悉的称兄道弟。

当然,这除了陈继盛的面子,还有之前李元庆在毛文龙面前的出色表现。

…………

中午,陈继盛特意点了几个丰盛的大菜,又提了两坛子老酒,一番风卷残云、推杯换盏之后,李元庆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些人其中。

酒意上头,李元庆也有些飘飘然起来。

纵然后世李元庆酒量不错,这一世的身体又是倍棒儿,但跟这些粗鄙的‘单细胞动物’们喝酒,李元庆也只得自认倒霉。

舒服的从小院儿后面的厕所里放了一大汪水,李元庆这才感觉舒服了许多,刚刚回到院子里,正看到毛文龙和张盘快步走进来,毛文龙的眉宇间,止不住的欣喜之色。

李元庆不由也是大喜,看来,王化贞这老顽固,终于点头了。

果然,‘大嘴巴’的张盘,还没进屋,就把事情的结果告诉了众人,众人不由一片欢呼。

毛文龙也是满脸笑意,也不管是谁的酒碗,端起来,就喝了底朝天。

众人一番庆祝之后,毛文龙道:“巡抚大人已经答应了我的计策。不过,他老人家现在也很难,能给我们的银子,并不多。征兵方面,咱们还需仔细思量。”

毛承禄道:“义父,我辽地的好男儿多的是,只要巡抚大人给银子,咱们还愁着招不到兵么?”

几人也都是点头。

毛文龙不由苦笑,王化贞给他多少银子,只有他自己知道。

陈继盛也看出了毛文龙的无奈,忙笑道:“承禄的话不错,但要怎么做,咱们还得仔细商量一下。”

很快,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自己的想法。

毛文龙不住点头,却一直没有表态。

李元庆见时候差不多了,忽然插口道:“各位大哥说的都不错。但小弟以为,将军此行既然是想剑走偏锋,那就必须招募真正的勇武之士。小弟在军中也混了几年,坦白说,现在,我辽地能称得上好汉的军兵,恐怕真不多。”

毛文龙不由眉头一皱,深邃的眼睛好像要穿透李元庆的心,“李兄弟,说下去。”

李元庆一笑,继续道:“将军。小人以为,人多不如精。咱们要做事,就要招募真正的好汉子。也就是说,银子,要花在刀刃儿上。我的意思,咱们可以用最高的待遇,招募最勇武的汉子。”

*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1章 沈阳城 第2章 大厦倾塌 第3章 谁为刍狗? 第4章 逃命 第5章 陈继盛 第6章 蒲公英和启明星 第7章 因与果 第8章 商老六 第9章 浙兵 第10章 杭州客栈 第11章 毛文龙 第12章 挑人 第13章 征程 第14章 国仇家恨 第15章 富贵只待险中求 第16章 信息不畅 第17章 宝丰堂 第18章 公关 第19章 暗娼 第20章 俏寡妇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