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图文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历史军事> 窃明之贼 > 第15章 富贵只待险中求

第15章 富贵只待险中求

纸花船 2019-09-10 15:31:41

毛文龙的城府比李元庆料想的还要深上许多,次日清早,毛文龙召开了奇袭小分队的军官扩大会议,李元庆以亲兵加实职小旗身份,也参加了会议。

辽阳失守,痛失爱妾,毛文龙脸上虽有疲惫、憔悴之色,但眼睛,却是更加沉稳、清明,巍如不倒山岳。

李元庆看着眼前这个看似普通的中年人,心中不由微微赞叹。

成功之人,必有可取之处。

人生在世,无论做什么,都不可能会一番风顺。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究竟该如何面对失败。

李元庆也很期待,今天会议内容的核心。

毛文龙目光扫视过帐内众人,微微点点头,转身坐回到他的简易狼皮座椅上。

这张狼皮,是前几天张盘在广宁南郊临时驻地的一处密林中猎到,颜色灰中带黑,毛色很不错,只可惜,由于时间尚短,血迹还没有干透,隐隐可以看到还有很多血噶。

但在此时这种条件下,这已经算是高级享受了。

毛文龙沉吟良久,这才道:“某思虑良久,贼奴现在势大,我军不宜贸然出击,所以,某决定,全军在此地休整一月。待到五月,天气转暖,再行突进之策。”

帐中军官不由一片哗然,低声议论纷纷,不明白毛文龙急急出广宁城,却要在此地荒山野岭中休整?

李元庆和陈继盛对视一眼,却是都微微点点头。

昨夜,李元庆几乎也与陈继盛畅谈一夜,对于此时奇袭小分队的境况,也进行了仔细的分析。

沈阳、辽阳失守,辽中之地,数百、近千里的区域内,大明已经全面失守,后金军的锋锐,隐隐已经逼迫到辽西、三岔河一线,辽南孤悬一线,已经是保不住了。

事已至此,朝中和辽地的大佬们,其实已经接受了现在的结局,他们一部分人主张,利用三岔河的天险,阻断后金军的纠缠。

但也有熟悉地形的大佬,提出了反对意见,主要是三岔河河面并不够宽,狭窄处,只有六七十米,有大佬甚至直言,‘此河一苇一杆可过。’言下之意,这根本就不用船,随便找点什么,都能过河来。

更何况,此时还是河面的封冻期,根本不能形成有效阻隔。

而后金军声势虽大,但他们毕竟人少,成年丁口,不过五六万而已,辽中、辽南这数以千里的土地,已经足够他们消化一阵子了,而且,身后那些蒙古奴才,披甲人奴隶,汉人士兵,也要论功行赏了。

更不要提,广宁序列,还有十几万大军,大明此时气势虽然一片倾颓,但却并非没有可战之力。

所以,短期内,后金军应该不会自大到要吃下辽西和广宁。

具体到奇袭小分队这边,若此时下辽南,必定会碰到后金军横扫辽南的锋锐,以小胳膊去撼**,这明显不智。

再者,奇袭小分队战力堪忧,亲兵虽是骨架,但毕竟时间尚短,也需要时间来整合、磨合,形成战力。

其三,此时虽已经开春,但天气还是太冷,奇袭小分队这些士兵,大都是广宁籍,通水性的并不多,如若贸然出击,结局实在难料。

当然,还有最关键的一点,李元庆不由看向了毛文龙,等待着他拨开迷雾,解开谜题。

这时,帐内众人也都从错愕中缓过神来,纷纷看向首座的毛文龙。

毛文龙扫视众人一眼,表情波澜不惊,这支队伍,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之中。

他的大手轻轻抚摸着柔软的狼毛,沉声道:“四月虽说要休整,练兵,但尔等,切不可轻易怠慢。某已经决定,除部分军官留在此地整军,其余众人,可赴辽西、辽中、辽南诸地,打探情报,拉拢分化,寻求支持,尽每个人所能,壮大我军力量。”

他顿了一顿,又道:“当然,这个选择全凭自愿。某的意思,有门路之人,可以率先前往。没有门路的,也不要着急,立功的机会还有很多,不要妄自浪费了性命。”

毛文龙这话说的很直白,他已经准备好了厚厚一叠的官身、文书,有没有这个本事去取,那就看各人的能耐了。

李元庆也最欣赏毛文龙这一点,在创业之初,太多的虚话,根本没有屁用,最关键还是让各人看到实惠,才能真心卖命。

陈继盛作为毛文龙心腹中的心腹,位置也是诸亲兵中最高,这个时候,他自然要首先站出来表态,“将军,诸位兄弟,某在西平堡还有几个旧识。这一月,某愿前往西平堡,争取能搞几匹好马,弄些犀利的军器。”

毛文龙点点头,嘴角边淡淡一笑,“继盛,辛苦你了。”

陈继盛也一笑,“为将军分忧,是卑职的本分。”

陈继盛抛砖引玉,身为毛文龙的嫡亲侄子,毛文龙的义子,与毛文龙血缘最近之人,毛承禄也道:“将军,某愿前往三岔河,为我军提前打探消息,侦查地形。”

随后,张盘,尤景和,陈忠,王辅、还有刚从辽阳赶来的张攀等诸亲兵,也纷纷表了态。

毛文龙一一应允,诸亲兵可带走各自麾下锋锐,整合士兵的任务,他将亲力亲为。

此时,眼见众人差不多都表了态,得了各自任务,李元庆这才起身恭敬拱手道:“将军,某是沈阳人,对沈阳区域,很是熟悉。眼下,贼奴虽然占据了沈阳城,但民心并不在他们那边。某愿前往沈阳、辽阳区域,一则打探后金军主力动向,再者,某看能不能联络几个旧人,争取能搞点银子来,为将军和我军分忧。”

众人听李元庆居然要去刚刚被后金军占据的沈阳和辽阳城,面色不由都是大变。

毛承禄、张盘骁勇,也只敢去三岔河、辽南一线,那里虽然有后金军,但都不是主力,即便有危险,也不会太大。

但依照此时这种状态,李元庆如果去沈阳,可谓是九死一生的选择啊。

陈继盛也没想到李元庆竟然会这么极端,忙道:“元庆,军中无戏言,你着急立功的心意,将军自是明白,但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

毛文龙当然明白陈继盛维护李元庆这个小兄弟的心意,笑着李元庆的眼睛,却并没有立刻表态。他现在越来越欣赏眼前这个年轻人了,某种程度上,他的锋锐,比自己当年更甚啊。

李元庆赶忙对毛文龙和陈继盛抱了抱拳,“将军,陈千总,卑职并不是信口开河,而是仔细思量过的结果。沈阳城虽然现在已经在贼奴之手,但城中还有不少汉人百姓。贼奴武力虽猛,但他们毕竟也要穿衣吃饭,卑职会想办法,混在某个东去的商队中,以打探情报为首要任务,绝不会自不量力,白白牺牲性命。”

陈继盛还想说什么,但看李元庆这模样,也不好再劝,有些沉重的点了点头。

毛文龙这时看向李元庆的脸色也柔和了不少,亲切的叫李元庆的名字道:“元庆,即是如此,本将答应你的请求。你也是读过兵书的人,应该明白,实者虚之,虚则实之的道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在危机情况下,保全自己,才能更有效的杀伤敌人。”

见毛文龙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李元庆也很感动,忙单膝跪地道:“将军厚爱,卑职必尽心竭力,肝胆涂地,以报将军恩德。”

…………

分派完了任务,毛文龙又着重强调了一月之期,这才散了会。

回到陈继盛的帐内,陈继盛又气又急的看着李元庆,就恨不得狠狠抽李元庆几个巴掌了。

李元庆当然明白陈继盛的爱护之意,忙殷勤的笑着给陈继盛斟了半碗酒,笑道:“大哥,你别生气。我知道这事情有些唐突了,但我这却并不是冒失。此去沈阳城,虽然危险,但并非就不可化解。大哥,一月之后,小弟必定在这里给大哥斟酒赔罪。”

陈继盛看了李元庆良久,端起酒碗淡淡抿了一口,缓缓吐出了一口浊气,语气也柔和了不少,“元庆,我知道,你是立功心切,急于证明自己,但~,你要明白,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何必上来就给自己绝路呢?”

陈继盛说的真切,李元庆重重点了点头,几乎咬着牙道:“大哥,富贵只能险中求。虽然有大哥您照应,但我不想……我要拿出我的实力,让将军,让兄弟们看到。”

相识这些时日,陈继盛也算深深了解自己这小兄弟的性子,已经这样,陈继盛也没有办法了,“元庆,咱们今天好好喝一场……”

…………

从陈继盛的帐里走出来,已经是傍晚,陈继盛的几坛存酒,被两人喝了个干净。

李元庆明白,这是陈继盛在给自己送行,在他的意识里,自己此行,很可能就……

不过,虽然与陈继盛已经推心置腹,但自己心里深处的某一片区域,李元庆却并没有表露。

沈阳城此行虽然危险,但如果成了,必定能奠定自己在毛文龙心中的地位,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一条捷径。

付出和收获,在很多时候,都会成正比。

而且,商老六应该还在沈阳城,顺子如果没出意外,也应该还在沈阳城,毕竟,他还是个孩子,眼界远没有自己这般辽阔。自己此行,并非算是势单力孤。

而在之前对毛文龙的请战中,李元庆其实也留了后手,一切的核心,还是要保证自身安全。

事实上,对于奇袭小分队本身来说,沈阳、辽阳方面,后金主力的情报,就算有用,却也并不会起决定性作用了。

原因很简单,明军主力几乎在沈阳、辽阳两场大战中损失殆尽,辽中、辽南诸地,不可能再有后金军主力需要抗衡的敌人。

老奴和他的子孙,奴化已久,贸然得了这两座大城,就如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只要不是脑子抽筋,就绝不会把主力放在辽南,而必定是在沈阳、辽阳一线。

这对于五月后奇袭小分队的行动,影响其实并不是太大。

而奇袭小分队现在最缺的,一个是辽南区域的情报,另一个,却是银子啊。

只不过,前者,不论是毛承禄、张盘、陈忠这些人,还是李元庆,都可以做到,但后者 ~,那却未必是每个人都能做的到了……

*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1章 沈阳城 第2章 大厦倾塌 第3章 谁为刍狗? 第4章 逃命 第5章 陈继盛 第6章 蒲公英和启明星 第7章 因与果 第8章 商老六 第9章 浙兵 第10章 杭州客栈 第11章 毛文龙 第12章 挑人 第13章 征程 第14章 国仇家恨 第15章 富贵只待险中求 第16章 信息不畅 第17章 宝丰堂 第18章 公关 第19章 暗娼 第20章 俏寡妇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