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人间阴阳事

更新时间:2019-11-15 06:15:43

人间阴阳事

人间阴阳事 带刀行者 著

连载中 孙旺财,雨墨 玄幻修仙优质言情灵异探险都市爱情

主角孙旺财,雨墨小说人间阴阳事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灵异小说,主要讲述了我叫孙旺财,我竟然是天尊转世!真的,我二十四岁以前很背。二十四岁以后我有了不同的人生,我开始抓鬼抓妖了。富家千金,警界花朵,学霸校花,甚至我还有个花仙子围绕着我。嗨皮死我了。

精彩章节试读:

所以我说了个模棱两可的话:“有好点的吗?”

老人呵呵一乐:“小友果然是个行家,外面这些都是仿的货色,好东西我可不会摆在外边。”说完老头回身往里走,我也跟了过去。

八仙桌旁边是一个大屏风,看着应该是有些年头了。不知道是什么材料,要是紫檀就值了银子了,别说,我还真闻到了香味。

转过屏风里面等于间壁出来一个小间,靠墙摆着一架多宝格,从地上顶到了棚上,看着就很大气。老人从多宝格地下的抽屉里掏出了一面红布包裹的扁圆形物体,打开后是一面八卦镜。

只不过上面锈迹斑斑,镜子周围的八卦符号都看不太清楚了,也不知道是多少年的玩意。

“小友上眼”老头把镜子放在桌子上,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我是上眼了,我上一眼下一眼,左一眼右一眼,我整个看了有七十二眼,这时候我才想到,我会看个屁啊。

但是这时候也不能露怯不是,我假装倒吸了一口凉气:“嘶,这是……”我特意说的意犹未尽的,等着老头接话。

那老头也不答话,就那么笑眯眯的看着我,我这口气都到底了!倒腾了几口气,弄的像回音一样:“是——是,是,是……”

这老头忒损了,看了我的笑话这才笑眯眯的接上了话:“没错,这就是一件明朝的道器。”

妈的,这是小刀磨的飞快打算要宰我了,都弄到明朝了。

老头也不看我,一双老眼盯着那件快看不出面目的八卦镜:“这是明朝初期,洪武爷在位七年的时候,刘伯温军师留镜出外远游,从此渺无踪迹。”

我赶紧伸手拦着老头子,好家伙,这我要是拦的慢一点,这玩意我把车卖了都买不起了。

“老爷子,别给我讲故事了,你就说这个多少钱吧。”

老头立刻像被我侮**了一样:“这个是能用钱来衡量的吗?我本来是看小友也是一个有道行的人,动有众仙临体,坐有诸佛随身,我这才拿出来给你看,没想到,你竟然也是个铜臭熏人的模样。”

我去,我别把老头再给气个好歹的,这要是脑溢血人吧唧撂倒在那,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了。

“老爷子,老爷子,别生气,我这不看您是做生意吗,我就随口问了一句,千万别生气啊。”我赶紧的赔礼道歉,看老头的表情,我真是太该死了,我用俗世中最肮脏的俗物玷污了老头子心里的一片净土啊。

老头子半老天才顺过来这口气,也不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我。就在我被盯的全身难受,打算夺门而出的时候,老头仰天叹了一口气:“罢了,罢了,是你的总归是你的,这就是缘分啊,拿走吧,它是你的了。”

老头扭过去脸,仿佛一眼都不愿意多看我一样。这可把我惊呆了,一件明朝初年的古董就这么给我了?不能我出门的时候老头大喊我抢劫吧?这是要闹那样啊?老头是真有两下子,还看得出我佛道兼修呢?

我脑袋这个乱,无论出于哪种考虑,我都不能白拿这件古董:“大爷,你就是我亲大爷,这古玩多少钱?我知道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但是多少也得有个数不是吗?我还得买点别的东西呢。”

我用手指着罗盘,桃木剑,金钱剑等东西。我指一样老头摘一样,最后把东西装到一个布袋里:“都拿走,都拿走。”

我去,这老头不过了?

“不行,大爷,多少钱?我多少得给你点辛苦钱不是?”

老头子两只眼睛瞪得跟鸡蛋那么大,我腿都哆嗦了,我怕这老头打我。

半晌,老头像霜打茄子一样蔫了下来,眼含着热泪:“好吧,这面宝镜我是从乡下收来的。乡下人不识宝贝,只花了五千块钱。你把这钱给我,其他的算我送你的。快走吧,别让我再看见这面镜子了……”老头说完就像是全身的骨头被抽走了一样,跌坐在了椅子上。

我给钱的时候都感觉我特别不是人,我抢走了人家的宝贝。也许我抢走的就是老人一生的精神支柱,也许不久,这个老人就不会存留在这个世界上了。

我挎着布袋子,走两步一回头,走三步一回头,一直在回想着老头刚才无助的表情。不行,我现在有钱了,我开的车都是一百多万的车,我决定给老头留下十万。我毅然转身往回走,也许这就是老人说的缘分。

我刚到门口,还没进去的时候,就听见那老头正慷慨激昂的说话:“看见没,小子,好好学着,拢共不到二百块钱的东西,老头子卖给这个傻小子五千。老话怎么说来着,姜还是老的辣吧。”

尼玛啊!我转身就走,古玩这个东西出门就不认账,自己打眼赖不着谁。这五千就算买个教训吧,真是防不胜防啊。

我边走自己都边乐,老头再装一会,那就能赚十万了。

反正这些东西也不错,没有一个是想新买的,全都做了旧了,正好合适让吕伟民看。我上车打着火直奔吕家别墅而去。

这时候时间也不早了,店铺都该开门了。我特意拐了个弯,跑到专门卖香火的街上买了一沓符纸。

等我到了吕家别墅,吕伟民见到我的时候,眼前立刻一亮。人靠衣裳马靠鞍,我这一倒扯起来,真的算上仙风道骨。

一身白立领,身背这一个黄布印着鲜红八卦的道家褡裢,再加上我一早晨让那个老头给我弄起来的怒火,也算是一团的精气神。

这下吕伟民的信心也是大增,我们一起吃了个早茶,然后驱车直奔目的地而去。我没开车,人家送的当着人家面开,我这脸有点不得劲。

这次茉莉和她妈直接就没来,我,吕伟民,还有福伯,外加一个司机,我们四个人去的。

不过在车里我这布包有点拨拨楞楞的,两把长剑的剑柄都伸在外面。桃木剑还好说,那金钱剑足有一米五那么长,我是横着拿也不是,竖着拿也不行。我仿佛遇到了跟那个扛竹竿子过城门的小子一样的问题,总不能让我把剑也给撅折了吧。

我发现同样的问题解决起来,答案也惊人的相似。司机看我折腾了半天,弄明白了我的意图,把窗户给我打开,我把剑柄顺到了窗外这才好了。

这一路上,两把剑剑柄上一红一黄的两条灯笼穗一直随风飘荡。远远望去就像这辆奥迪扎了俩歪歪辫子一样,特有年代感。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我这才刚闭眼要眯楞一下,就到地方了。没办法,我只好抱着装家伙的兜子下车,比托塔李天王都累。

这回我有目的了,空地昨天我溜了一个臭够,啥毛病也没有,这次来我直奔龙鼎山。龙鼎山说是最高峰,但你得注意前缀,本市的最高峰。其实也就二三百米,换到桂西勾漏十万大山那边,你都不好意思管这叫山。

虽然山势不高,但是山上丛林叠翠,层林尽染,端地一派自然风光。要说这地方盖别墅那都绝了,我要是钱够,我也在这买。

这一上山我就再也没有了高人形象,自打离开了学校我就没怎么锻炼,这把我累的,汗珠子噼里啪啦的,还不如人家福伯。没办法,我只好托着个罗盘,没事就横着走走,反正他们也不知道我找什么,我就当歇歇了。

这罗盘也不知道好用不好用,反正从我上来开始,那指针就没动过。除了我走路一脚高一脚低的,给罗盘造成一定的影响以外,其余的时候它就是保持着静止,我真想说一句,你这么淡定你妈妈知道吗?

罗盘淡定我可淡定不了,我要是找不出毛病,这买卖就吹了。就算人家真心想送,可我还有脸把车开回去吗?我真后悔,我该打车来的,剩辆车也是好的吗。

我端着罗盘四处乱窜,汗如雨下。一半是着急,一半是心疼那车。眼看要接近山顶了,突然我手里的罗盘动了起来,指针像疯了一样的旋转,把我吓了一跳,我手一哆嗦,差点就把罗盘扔了。

我朝身后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先不要跟着我,然后我端着罗盘慢慢往前走。一连试了几个方向,我选择了罗盘旋转最快的方向走了下去。

这个方向林子更加紧密,地上的蒿草更加的茂盛。高的地方都快到人的腰那么高了,我神经从来没有过的紧张,我……我主要是怕这里有蛇。

我打小就怕这种没有腿却爬的贼快的家伙,全身冰冰凉,滑腻腻,张个大嘴吐个舌头,咋看咋讨厌。

所以我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尽量先拨动草丛在落下脚步,这叫打草惊蛇。

进了树林就连光线也暗了不少,但是仍然能看清东西,仍然能看清我手里的罗盘,那表针已经转的分不清样子了。估计这是要是给他装个螺旋桨,我手里的罗盘立刻就能盘旋飞上蓝天,当然,也可能撞到树叉子上掉下来。

我就这么小心的往前走,眼见要到树林的中心了,突然我被惊呆了。

猜你喜欢

  1. 玄幻修仙
  2. 优质言情
  3. 灵异探险
  4. 都市爱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