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缘来心上只有你

更新时间:2020-01-12 09:27:43

缘来心上只有你

缘来心上只有你 令九舟 著

已完结 秦江灏,白落落 优质言情虐恋情深都市爱情现代言情

《缘来心上只有你》主角秦江灏白落落小说,是令九舟著作的一本优质作品,文章主要讲述了:我记得答应秦江灏的求婚那天,屋外下着倾盆大雨,他一身湿的像水鬼一样的跑来我家,直接干脆的说要和我结婚。我觉得他是脑子进水了,但我却脑抽的答应了他。我俩性格其实一直都不和,但偏偏被一纸婚书扣在一起,他有喜欢的人,而我喜欢他,我们明明有名无实,可他却和我做了不该做的事。我怀了我们的孩子,可他还是不爱我,没有感情的婚姻和家庭意味着没有存在的意义。我打掉了我和他的孩子,将离婚协议书摆在他的面前。他却面色狰狞的掐着我的脖子,让我还他

精彩章节试读:

傅言看了眼那家店的招牌,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记住,只是笑着说了句,“谢谢你。”

“不用,好歹我们也……算是相识一场。”本来想说是朋友一场的,但怎么算,和他也只是见过一面而已,何况还是通过朋友的朋友认识的。

我给傅言和我哥互相做了介绍,然后便准备跟我哥走了。我哥下午的机票,在那之前我准备买点东西,让他带回A市。

我哥本来是不许我买的,我机智的用结婚都几个月了,也没带点什么回过家,难免让街坊邻居说闲话什么的把他堰塞了过去。

傅言听我们说要去逛逛,也征求和我们一道逛逛,说他到这边没多久,因为不识路,所以还没机会到处看看。

我跟我哥都是比较无所谓的人,便带着他一起逛,偶尔看到什么C市的特产,我买下来给我哥提,说是给我爸妈带回去,傅言也会跟着买一份,也说给自己的爸妈寄回去。

就连我给自己买个列如包饺子的这种小工具他也跟着买,让人甚是无语。

后来又去逛童装店,想给我妹妹买套衣服,他也跟着进去,我就忍不住笑了,提醒他,“这个你就别跟着买了,这是童装店。”

傅言愣了下,然后说:“我有弟弟。”

然后,他那已经十六岁,正在上高二的弟弟某天收到他哥寄的包裹,打开一看,竟然是套老土到掉渣不说,并且还完全不合身的衣服,当即满脸黑线的扔给了他最矮的室友。

当然这些都是后来才知道的事。

三人一起逛了一多小时,后来又一起去喝了杯咖啡,然后就散伙了。我送我哥去机场,快进安检门的时候他突然冲我挥了挥手,挥得我心里十分难受。

可能是打小我就和他关系好点的原因,所以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竟然比看着我爸妈离开时还要伤感。

不过,伤感的原因也有一部分是因为心疼他。

我哥其实也是个非常有故事的人,高中的时候曾被一个女生伤害过,然后便一直形单影只到如今。

我爸妈每年都会催他早日成家,可他一直不当回事,被催得烦了,会偷偷找我帮忙打掩护。

被逼无奈的时候,也有跟我爸妈吵过,可无论如何,他依然对结婚这种事很抵触。

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心病吧。

天还早,回家的话一个人呆在家里太无聊了,所以便在附近转转,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工作。

可是逛着逛着却突然走了神,迷迷糊糊的就逛到了C大校门口。

我已经毕业两年了,虽然人一直留在C市,可这两年里却没有回来看过母校。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

熟悉的建筑物都还在,只是变得陈旧了许多,那些花花草草都还在,只是被践踏得不似曾经那么朝气蓬勃了。就连门卫都换了人,身边擦肩而过的,也再没有一个熟悉的面孔。

没有过多停留,站了一会儿就回了家,晚上的时候袁芳又约我出去吃烧烤。

突然觉得,其实我不用去找工作也行的,隔三差五的就有人请吃饭,根本就饿不死啊。

上高中的时候,我和袁芳经常都会蹲这种一个帐篷式的小烧烤摊,然后不顾形象的狼吞虎咽。那会儿正直青春期,吃得脸上都冒了痘痘,还是没办法忌口。

自从袁芳走后,我就好几年都没再和别人来吃过这里的烧烤了,因为再也没有找到如袁芳这样与我性格契合的朋友。

不过庆幸的是,这条街的烧烤一直都在。

袁芳啃着一串鸡柳,擦了擦被辣出来的清鼻涕,特别感慨的对我说:“哎。最美味的果然还是咱们市的烧烤啊。”

我丢掉手里吃光的竹签,重新拿起一串烤豆腐,赞同的道:“那是当然了,咱们省的烧烤可是出了名的。”

“唉,要是能一辈子就这么坐着吃烧烤,让我短个二十年寿命我都愿意啊!”

“胡说什么!”我瞪她,“天天吃烧烤的话,你觉得你只是会短二十年寿命吗?想的美!最起码五十年。”

袁芳笑:“那也成啊,五十岁的时候,我估计已经咬不动肉了吧!没有肉的人生还有什么活下去的意义?”

“五十岁的时候我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呢?又和什么样的人结的婚?”我咬着豆腐幻想,头却被袁芳毫不客气的拍了一巴掌。

“你有什么好迷茫的,你都是有夫之妇了。”

“又不是真的,我和他……”

“你和他怎么着?”

有名无实啊。总有一天,会分道扬镳吧?

袁芳拿起啤酒喝了一口,,羡慕的道:“其实,挺羡慕你的。有人愿意跟你假结婚,不会被父母催婚。”

这话我就不满意了,什么叫有人愿意跟我假结婚?明明是他求我跟他假结婚的好不好,请不要搞错谁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袁芳:“要不,我也找个人假结婚好了,然后就这样过一辈子好像也不错。哦,那个人最好也跟秦江灏对你一样对我,那我就乐得自在了。”

我微微扯了下嘴角,忍不住苦笑,很多话想说,但又不想扫兴,所以只默默劝她一句,“别学我,每件事都有利有弊,我可没你想象中的那么潇洒。”

袁芳沉默了一会儿没说话,半晌才叹息一声说:“感觉长大后真烦。”

是啊,长大真烦恼,

可是我们没有拒绝的权利,更没有阻止的能力。

袁芳不知道有什么心事,今天喝了很多酒,还经常发呆,我猜是与凌远臣有关,但她不说,我也不会多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即使是最好的朋友,就像我也一样,也有不想让她知道的秘密。

倒不是不相信对方,只是太害怕会暴露。

后来两人感慨着感慨着,就喝上了。

我其实不会喝酒,觉得酒非常难喝,也觉得酒这个东西比赌博还碰不得,因为它会麻痹人的神经,操控人的意识,非常的危险。

甚至,我去年的那份工作也是因为不愿意碰酒而失去的。

猜你喜欢

  1. 优质言情
  2. 虐恋情深
  3. 都市爱情
  4. 现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