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玄幻 > 三界搜神记

更新时间:2019-11-09 01:33:59

三界搜神记

三界搜神记 佚名 著

已完结 玉郎,春丽 异能科幻

三界搜神记主角是玉郎春丽的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玄幻类佳作。"《天华妖鬼录》有云:天地三界,阴阳正邪。上有九重天阙神仙佛,下有十八层地府妖魔鬼。中有人间道上众生相。自古正邪相克,妖鬼杂陈之时,自有道法匡扶之地,是谓:妖性不可驯,鬼言不可听,人心,不可测。......道可道,自有道。善恶因果自成轮回乾坤。不可违,不可说。"

精彩章节试读:

小老儿,名叫乌退之,祖辈居住在此。说起当年时,我还不到十岁,家中除了爹娘,还有一个叔叔叫乌二桥,这个叔叔是个老实憨厚之人,年近三十,每天随着我爹上山打柴采药为生,为的全家的生计,日子倒是也过得去。

那天,他到山里去,却是和我爹走散了,我爹想寻他,因林子里起了雾气,怕是会迷路,就赶紧回来了,本打算多找些人手再上山找他,毕竟是山上猛兽出没,怕他会遭了不测。哪知道,寨子里人还没有上山,他却先回来了,还带回了一个模样俊俏、眼神活络,一笑酒窝深深的娘子......

我叔叔喜出望外,说是老天开眼,送了一个娘子给他!寨子里的人都说那娘子虽是美貌,却是个少了人气的,叔叔却是很高兴的,央求着我爹娘给他办亲事。爹娘也觉得他娶门亲不容易,只是不知那个娘子的心思,就让我娘去问。那日,我也跟着我娘去了,见得那娘子老是冷冷的,就是笑起来也是冷的,尤其是眼睛,好像没什么精神,但是却溜溜地看人,很吓人。我只能躲在了娘的身后,偷*看她。只要她一看我,我就后脖子发寒。

那娘子很高兴嫁给我叔叔,我娘也很高兴,就对我爹说了。

很快,寨子里就开始张罗着给我叔叔办喜事,寨子里办喜事本来是大事,全寨老少都忙活起来,成亲那晚更是热闹,张灯结彩的,我们几个小孩子,四处窜着玩耍,我和一个小孩玩藏猫猫,他跑来跑去不见了,我找他不到,就顺着他跑的路找,无意间跑到洞房那里。这时,前面很热闹,大人都在那里,这里显得冷清,我很好奇新娘子是个什么摸样,就偷偷地从窗户那里探头进去,却看见了一幕,险些吓死我!

——

话说到这里,三个人不由都觉得心头一寒,问道:“可是看见什么?”

老翁用力闭眼,仿佛在强忍心头惧怕,继续说道:可是吓人哪!我看见那新娘子正在那吃的,正是刚才和我一起藏猫猫的孩子,半个人都没了,血肉模糊,两手还张着......那孩子已是死了,她正在挖那孩子的心!

妙儿不由得惊叫一声,她可是没经历过着等场面,听着都是心惊肉跳的,花容失色地瞪起了杏眼,佘玉郎不由拍拍她的后背,算是安慰。

那老翁停了半天,才继续说道:我吓得差点尿了**,可还是又把脸贴过去,这下,却正对着那新娘的脸!她一双血红的眼睛正盯着我,同时满是血迹的嘴开合,牙齿森森地怪笑着,嗓子尖细地说:“你也要进来吗?”说着,伸出手就要抓我的衣裳......

话说到这里,那乌退之已是脸色铁青,似乎真的被那鬼新娘揪住了衣领一般,瑟缩着身体,继续说道:我急忙张口咬到那手上,?邦邦的如一块浸水的木头,根本就不知道疼似的继续拖我,要把我顺窗口拖进去,我大声叫唤,我娘跑了过来,她也傻了,但是抱住我的身子使劲把我拖回来,我跳到地上翻转身就跑,我娘被那妖怪抓住了,只叫我快逃,等我跑出一段回头,我娘已被拖到屋内去了........

——

这情景何等凄惨,让听的三个人都不由皱起了眉头.......

乌退之悲戚地擦擦眼泪,此时太阳已落下去了,整个乌家寨显得有些阴森惨淡,于是乌退之老汉邀请三人还是先进屋去。

那间屋子狭小昏暗,点起油灯,灯光如豆,乌退之说要给三人去煮些吃的,被道清拦住,让他将后来的事讲出来。乌退之流着泪,不忍心叙述着那晚的惨状,只是说,那晚寨子里死了很多人,但是终于天玑道人及时赶到了,若说按天玑的道行收复那尸妖还是很难的,却是带来了一个画中仙,是个女孩子.....说到了画中仙,佘玉郎不由脱口问道,“那仙子可是叫玲珑?”乌退之道,“听道长是叫那仙子玲珑的!”玉郎不由喜形于色,原来六十年前,玲珑曾经来过此处,不由对着乌家寨生出很多好感来。

乌退之望着灯光说,“那晚,可是打得天昏地暗,不过最后,那尸妖还是被收住了,道长让寨子里的人打造石棺!”

“石棺?”玉郎和妙儿是不知这石棺的用处的。

道清说道,“我听师祖和师父都说过,因为那尸妖是不死不灭的,而且是遇金木水火土的五行之一即可重生复活,于是只能用石棺暂时困住她!当时,用符咒束缚她一个甲子,让她不见日月星辰,也不能沾五行,一个甲子轮回就可以完全消散其法力,再以本门的符水浇之,即可灰飞烟灭,今年正好是一个甲子.....我师祖已仙逝多年,师父去年也驾鹤西去.......还有一个师叔却是云游去了,很少见过他,于是才让我来完成此事。”

玉郎和妙儿这才知道,原来这道清并非云游,是来乌家寨完成师命的。

乌退之却是大声叹气道,“可惜可惜!如今,不要说是符水,就是天玑道长复活,也不能再收复那尸妖了。”

“却是为何?”道清问道。

正在此时,外面起了一阵阴风,顿时火光乱摆,乌退之吓得浑身发抖,佘玉郎毕竟是有千年道行的,加上天生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便道,“你莫要害怕,只管说来就是,那尸妖就是再厉害,也不能怎样,真来了,让她见识见识本公子的厉害!”

乌退之瑟瑟地道,“这事情,咳......冤孽!”

这事情,原来就发生在十天前。那是寨子里有一个年轻人,叫做乌牛儿,有些憨傻,独自一人上山打柴,闯入了六十年前列为禁地的那片山崖......

六十年前,乌家寨大费周折,打造石棺将尸妖困住,以铁链绑缚悬挂在山崖之上,让她上不能触天之灵气,下不能接地之精华,那尸妖却还是闹了七天七夜。那七天七夜,寨子里同样是人心惶惶,听着那石棺中鬼叫不止,铁链碰触石壁扎扎作响.......直到那尸妖安生之后,天玑道长才离去,同样那玲珑仙子也回到仙翁处继续修炼。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转眼,六十年过去了,也是天定的劫数,那进山打柴的乌牛儿,在山中时,不知不觉被一阵,来历不明的清幽的歌声吸引,听着如同仙乐渺渺,万般柔情,他穿过林子迈过荆棘,一步步走向了那禁地......

陡峭的百丈石崖,鸟兽绝踪。一条碗口粗的大铁链,锈迹斑斑,被牢牢绑在根一人多高的巨大石柱上。那石柱似也已是有了些年头,上面先人书写的字迹被风雨吹打得斑驳,已看不甚清楚,仔细看去,依稀两个朱红大字:

禁地。

山谷寂静,偶尔一声鸟鸣,让人毛骨悚然,风过似有鬼魂呜咽,大白天立于此处也会让人浑身冷汗。顺着那铁链的方向,从杂草荆棘丛生的崖边看下去,会看见一尊石棺被铁链五花大绑似的悬挂在半空,那石棺足有五百斤上下,按说该沉重的,此时一点风吹草动,却会飘飘摇摇,摆来摆去,似乎棺中之人,在蠢蠢欲动.......

那乌牛儿来至此地,并不认识“禁地”二字,更因自幼父母双亡,根本不知道六十年前的事情,只是愣愣听着那歌声渺渺飘来,顿时着了魔一般循声望去,那声音却又不见了。乌牛儿觉得无趣,便转身要离去,却听见了一阵微弱的呼救声。

“救命啊!救命啊!有没有人啊,快来救救我!”

乌牛儿循着那声音看去,声音从悬崖的下面传出来的,不由趴**身子顺着铁链的方向看去,看见那粗重的铁链上捆着一个年轻的女子。乌牛儿冲着那女子喊了一声,女子抬头看他,眼光一碰,乌牛儿顿时觉得浑身无力,脑袋昏昏沉沉的,如同被摄了魂一样愣愣听着那女子说话:“大哥,救命啊!”

乌牛儿脑袋浆糊一般,强打精神说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受苦?”那女子泫然地说,“小女子随父母探亲路过此山,遇到强人,父母被强人所害,而那强人想玷辱我,我誓死不从,被那强人捆绑在这绝崖之上,上不得下不得,三天水米未进,眼看活不成了,大哥,救命啊!”

乌牛儿觉得这女子可怜,便问道,“那我如何救你?”女子道,“大哥只需用手上的斧头砍断那铁链即可。”

【本章完】

猜你喜欢

  1. 异能科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