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嫡女生存手札

更新时间:2020-01-11 22:01:17

嫡女生存手札

嫡女生存手札 西凌月 著

连载中 萧凛,景宁 霸道总裁穿越小说古言小说热血爽文

嫡女生存手札by西凌月小说,主角萧凛,景宁的小说全文章节免费试读,是一本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穿越类作品。上一世,丞相嫡女景宁,遇人不淑,被最心爱的人害死。重生回到了十年前,景宁决定奋起反击,以牙还牙,整治恶毒后母,手撕白莲庶妹!逆天改命,前世欺她辱她之人,都将百倍奉还!女主:“敢欺负我夫君,皇帝也可以换人当!!!”

精彩章节试读:

  门推开了一个缝隙,一颗小脑袋从外面伸了进来,眨着灵动的眼睛,瞧着郑安宴。

  杨氏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手里的拳头握得更加紧了。

  真的是郑景宁。

  郑景宁居然没有去和三皇子私会!

  杨氏觉得有些不对劲,郑景宁突然看了她一眼,杨氏背后一寒,莫名觉得那双眼睛带着一丝不善。

  等她再看的时候,郑景宁的目光已经移开了。

  是她看错了吧,郑景宁怎么会用那样的眼神看自己。自己对郑景宁有几分假意的好,郑景宁还把她当亲生母亲呢。

  “爹,景宁进来了呀。”

  景宁推开门就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个盘子,放在了桌子上,就朝着郑安宴扑了过去,扑进了郑安宴的怀里。

  景宁仰着头看着自己的父亲,他身着月白色的长袍,勾勒出挺拔的身形,面容俊朗,气质文雅。

  这是年轻时候的父亲,看向她的时候,眼神里不自觉带上一丝柔情。

  “爹。”

  “爹……”

  景宁喊着,眼泪就落了下来。

  上辈子,和父亲彻底决裂,父亲每次看到她都是愤怒和厌恶,每次她叫‘爹’的时候,父亲都是冷着脸道‘不要叫我爹,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再到后来,父亲干脆避而不见了。

  直到死,她都未曾见到父亲一面。

  能趴在父亲的怀里撒娇,这种感觉真好。

  郑安宴愣了一下,看着可人的女儿,心有些软,但是想到之前的事,脸就板了起来。

  “你还知道我是你爹啊,不是有了情郎就忘了爹吗?还来看爹这个老东西做甚?”

  景宁的眼泪疯狂地流了下来,很快就浸湿了他的肩膀。

  郑安宴捧着她的小脸,小脸红彤彤的,漂亮的眼眸里满是泪水,心一下软了。

  “爹,对不起,是女儿魔怔了。爹在女儿的心里是最重要的。爹,景宁不要嫁人,一直陪在爹的身边怎么样?”

  郑安宴看着她小脸哭得眼眶红红的,心疼极了,连忙用手帕去擦她的眼泪。

  “傻孩子,怎么能不嫁人呢?”

  “女儿就想陪着爹,爹,女儿刚去厨房盛了父亲最喜欢的羹汤。爹喝了,就原谅女儿吧。”郑景宁捧着羹汤,直接跪在了郑安宴的面前。

  这一跪,是为她上辈子的不懂事,这辈子,她肯定会好好孝顺父亲的。

  郑安宴吓了一跳:“罢了罢了,为父原谅你了,快起来。”

  郑安宴心里最后一丝芥蒂都消失了,父女哪有隔夜仇,更何况女儿知错了,还这般诚心道歉,他哪还会再计较?

  这父女情深的样子,落在杨氏的眼里,就像一根刺。

  她怎么也想不通郑景宁不是去会情郎,而是来见自己的父亲。

  她做的那些事,都白费了吗?

  景宁突然转过头,看了杨氏一眼。

  杨氏身上穿着一件黄色的薄裙,勾勒出窈窕的身材,面上抹着淡妆,明眸皓齿,风韵动人,只是眉目之间带着一些算计,有些小家子气。

  在她和父亲关系决裂的路上,一直是郑休宁的母亲杨氏在推波助澜。

  杨氏这人并不简单。

  父亲是在扬州任职的时候认识杨氏的,彼时,母亲有旧疾,没有陪同前往,杨氏是商户女,和母亲长得有几分相似,对父亲有些爱慕,不知怎么就爬上了父亲的chuang。

  父亲归来的时候,并没有带回来杨氏,和母亲依旧恩爱如常。母亲去世后,父亲并未续弦。直到两年前,杨氏带着郑休宁找上了门。

  或许是心存愧疚,或许是觉得丞相府该有一个女主人了,父亲便有意将杨氏抬进门。

  只是在父亲心中,景宁一直是排在第一位的,在这之前,便问了景宁的意见。景宁若是不愿,杨氏和郑休宁都进不了门。

  母亲去世的时候,景宁年纪尚幼,没有感受过母亲的爱意,杨氏在府中待了一段时间,对她很好。

  景宁看着她们孤儿寡母,便点了头,却没想到引了豺狼进来。

  前世,她懵懵懂懂的,一直觉得杨氏对自己好,郑休宁和她亲厚,直到她被打入冷宫,才一点点回味出来。

  杨氏看似对她好,其实一直在挑拨她和父亲的关系。

  比如赵郢的信笺为何还能送到她的手里呢?

  当然是杨氏的帮助了。

  她既然重生归来了,就不能让杨氏好过。

  “姨娘是不想景宁来看父亲吗?”景宁眨着天真的眼眸,看着杨氏。

  杨氏吓了一跳:“怎么会?”

  “景宁一进来,姨娘就一直瞪着景宁,景宁还以为姨娘不喜欢景宁了呢。”景宁一派天真无邪道。

  郑安宴板着脸道:“景宁,你姨娘一直在担心呢,怎么会不喜欢你?”

  景宁垂下了眼眸。

  此时,杨氏掌管着郑府后院,深得父亲信任,又讨得老太太的喜欢,她要是直接说自己死后归来,揭露杨氏的真面目,是没有人相信她的。

  来日方长,她会一点一点揭开杨氏这张皮的。

  景宁抬起头,小脸上带着一丝娇憨:“景宁和姨娘开玩笑的,姨娘别生气好不好?”

  ……

  酒楼二楼。

  少年站在窗旁。

  他穿着一身玄色的锦袍,袖口处绘着云纹,腰上系着金丝腰带,身形高大挺拔,浓眉,眼眸深邃,棱角还未完全长开,但是已经俊美非凡,身上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他的嘴唇紧紧抿着,盯着一个方向,像是在等什么人。

  他的手里握着一根金钗,不知道握了多久,那金钗已经带上了他的体温。

  赵郢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会闪过一张明艳动人的小脸,那张小脸撞在自己的%.口上,赵郢忍不住伸手摸摸。笑的时候微憨,就连吸着鼻子的动作都那么可爱,让人忍不住想抱进怀里揉揉。

  她看自己的眼神也是亮晶晶的,赵郢相信她也是喜欢自己的,故意落下这金钗不是暗示他继续见面吗?

  赵郢的心像是开了花,一想到就甜滋滋的,几乎迫不及待想要看到她,每一刻的等待都是煎熬,但是也充满期待。

  赵郢熬夜完成了太傅的功课,提前一个时辰就等在这里。

  但是,到了约定的时间,她依旧没有来。

  是有什么事耽搁了吗?

  等到天黑,赵郢方才离去。

  没见到她,心里空落落的。

  ……

  景宁着实乖巧了几日,就在院子里,吟诗作画,做做女红。

  几日后,景宁写了一封信,折成了漂亮的形状,递给了碧华:“碧华,把这封信想办法送到三殿下的手里,我想约三殿下明日此时,在飘香楼见面。”

  “小姐,您怎么还去见三殿下!”碧华有些急。

  清月听到她们的对话,立即凑了过来,眼睛滴溜溜地转着。

  “要奴婢说还是三殿下好,那般清俊的人物,又对小姐好,哪里是萧家那个莽夫能比的?据说萧家的莽夫人高马大的,徒手能将人撕开呢。”

  景宁的眼睛里闪过惊惧:“碧华,让你去就去!”

  景宁说着,突然凑到碧华的耳边道:“把这封信送给萧家的萧二娘。”

  碧华有些疑惑,但是小姐的意思明显不是想去见三皇子,就松了一口气。

  “小姐,奴婢马上就去。”

  碧华离开后不久,清月就悄悄去了杨氏的院子。

  杨氏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个笑:“我就说郑景宁怎么突然转了性子?要是老爷知道她这几天的乖巧都是装的,还一直在骗他……”

  肯定会更加心寒吧。

  翌日。

  “小姐,三殿下最喜欢您穿粉色了,您就穿这一身吧。”清月的手里捧着一条粉色的裙子。

  景宁眼神一凝,赵郢喜欢的?她今生就要把赵郢喜欢的彻底从自己身上剔除。

  景宁看向碧华:“碧华,你去拿一身。”

  碧华有些受宠若惊。

  清月能说会道,一直得小姐的欢喜,她伺候的年岁长很多,却越来越遭到小姐厌弃,做什么都是错的。

  小姐居然让她去挑选衣物。

  碧华拿出一条鹅黄色的裙子。

  鹅黄色,显嫩,艳而不俗,她才十四岁,就该穿这样的。

  “好。”

  碧华开心极了:“小姐,奴婢伺候您换上。”

  清月怨毒地看向碧华。

  景宁带着碧华出了门。

  飘香楼是京城的贵族公子和小姐最喜欢的去处,这里亭台楼阁,曲水流觞,偶尔还会有诗文书画比赛,是附庸风雅之人的好去处。

  景宁进入定好的房间,碧华伺候着替她脱下了外面的披风,那婀娜的身形和精巧的小脸就完全展现出来。

  “小姐,萧二小姐还没有来,您先吃口茶吧。”

  没来吗?

  景宁的眼眸一扫,最终落在房梁之上:“西湖醋藕,糖醋排骨,红烧肉,既然没来,就让小二全上了吧,我一个人吃了。”

  她话音落,一道火红的身影就从房梁上落了下来,恰好坐在她对面的位置上。

  少女红衣似火,墨色的黑发束着,露出光洁的额头,眉目张扬,英姿飒爽,正是萧家二娘萧鸢。

  萧家武将世家,这女儿也养的男孩似的,不学琴棋书画,只学武。

  萧鸢有两好,一好吃,二好清俊的少年。

  这京城大街小巷好吃的,她都了若指掌,尤其这飘香楼的西湖醋藕。

  萧鸢直接探身,伸出手指,挑起了景宁尖尖的下巴:“美人儿怎不等小爷一起用膳?”

  景宁黑润的眼眸里眼光水润,亮晶晶地看着萧鸢,嫣红的嘴唇泛着水光,细嫩。白皙的皮肤触感极好,萧鸢看着,只觉得骨头都酥了半分。

  萧鸢一**坐在了椅子上,拍着自己的小心脏:“完了完了,要完蛋了,阿兄要是知道我觊觎他媳妇,非要扒了我的皮不可。”

  故友相聚,茶香弥漫。

  景宁的心也宁静了下来,抿了一口茶,眼神有些飘忽。

  重生归来,她不仅要有仇报仇有恩报恩,还要好好享受这生活,没有赵郢的生活。

  景宁的声音淡淡的:“我和你阿兄的事,没谱呢。”

  “怎么没谱了?婚约摆在那里呢,阿兄这两日就回京了,到时候估计就要去你家提亲了。我阿兄可好了,人长得俊,一只手就可以拿起一百斤中的铁锤。他以一敌百,有一次遇上一百人的敌军,他一个人就打赢了。还有一次,他带着几个人**敌营,居然直接摘掉了对方主帅的脑袋……”

  一说起阿兄,萧鸢就没完没了,眼眸里充满了崇拜。

  景宁喝茶的动作一顿。

  听着萧鸢的描述,她丝毫没有崇拜,反而勾勒出一个修罗形象,忍不住抖了一下。

  上辈子,她和萧鸢的阿兄萧凛有过几面之缘。

  萧家是武将世家,萧凛从小就是在军营里长大的,和邺城所有的儿郎们都有些不一样。京城的儿郎,喜欢穿一身白衣,面白如玉,出口成诗,自有一股风流的韵味。

  萧凛呢?萧凛的肌肤是蜜色的,少年的身形,身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肌肉,面容硬朗,五官深邃,凶起来的时候很可怕。

  萧凛并不喜欢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看向她的眼神就十分阴森,差点把景宁吓晕了。

  第二次见面,萧凛就拔刀相向,又差点把景宁吓晕过去。

  景宁完全没办法想象自己和这样的男人过一辈子。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还是找个温润如玉的公子吧。

  “再说吧。”

  “景宁,你今日寻我来没有别的事?”

  景宁道:“你这木头雕刻的匕首挺精致的,给我雕一把吧。”

  “那是,小爷是手艺人。”

  “多久能雕好?”

  “两三天吧。”

  “等雕好了,给我送去吧。”

  饭毕,景宁离去。

  萧鸢一只脚搭在桌子上,毫无形象,手里拿着一杯酒,仰着脑袋品酒。

  砰!

  她脚下的椅子被踹倒了,萧鸢一**就坐在地上。

  萧鸢只觉得一股火起。

  “谁敢踹小爷的凳子!”

  来人身形高大,留下一大片暗影。萧鸢一下怂了,连忙爬起来,捏着嗓子道:“阿兄,你怎么回来了?不对,你怎么寻到这里了?”

  萧凛直接在萧鸢对面坐下。

  “刚归来,母亲说你又出来鬼混了,让我来把你揪回去。”

  “阿兄,我才没有鬼混。你知道我和谁在这里喝茶吗?你要是早点来,就可以见到嫂子了。”萧鸢道。

  “景宁?”

  茶杯里剩下的半杯茶,尤泛着清香。

  萧凛突然觉得有些渴,生着粗茧的手直接握住了杯子,将那剩下的半杯茶灌进了喉咙里。

  萧鸢:“……”

  阿兄,这……这也太流氓了!

猜你喜欢

  1. 霸道总裁
  2. 穿越小说
  3. 古言小说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