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明史三记之马背王朝

更新时间:2019-11-28 13:29:07

明史三记之马背王朝

明史三记之马背王朝 梅林心 著

连载中 刘文秀,安化郡主 古代言情

明史三记之马背王朝主角是刘文秀,安化郡主的小说,是由网络作家梅林心创作的历史小说。公元一六五八年,明代最后一个小皇帝,南明小朝廷由广西贵州退入云南,在吴三桂,卓布泰的围追下,逃往滇西边境,晋王李定国在贡山伏兵,不料大理寺卿卢桂生告密,李定国大败,高文贵等四将战死。永历帝退入缅甸,后被缅方执拿,送给吴三桂。公元一六六二年四月被吴三桂杀于昆明。时晋王李定国,巩昌郡王白文选仍率部转战滇西,闻永历死讯,李定国病故,白文选降清。李定国部将杨容将蜀王刘文秀所献的十六万两黄金藏在道人山,欲图东山再起。多年后吴三桂反清,

精彩章节试读:

杨容领着车马,缓缓向西而行,自已知押运这批黄金使命重要,已和众士卒报必死之心,然而此去前路迷茫,数十万两黄金目标极大,不敢走官道,只能尽走深山小路,每日行得不多,十余日才进入大理境内,到处人心惶惶,竟连晋王李定国不也知押运队伍去了那儿。

永历十三年正月,李定国也领兵到达永昌,留白文选部殿后,此时白文选部尚有两万余人。留守王龙关,部将皆多为善战之人,总兵吴三贵勇猛过人,极具胆识。张国胜,赵德用,冯国桢等人俱是征战多年之人,闰正月,白文选率部到达大理城外下关城,李定国知白文选领兵到达下关,星夜从永昌赶到下关见白文选。

白文选见李定国领百余人到达。便-边流泪-边责骂李定国;“皇上以全国全师恢复宗室江山,大任托付给晋王殿下,今天惨到这样局面该是谁得责任?在罗炎河先走不见,上万难民百姓遭大难於心何忍?”李定国也大哭回;“今事已至此再说也没用了,本来都是孤忠尽责,死不足惜拼,死以报效朝廷和皇上,只有以死相报来收拾此残局!”白文选见势危,责之并无益,况晋王如此,也不意思再责怪,遂决意留下来阻击清军,以让李定国护永历等先于滇西备战。

便对晋王说;“既势如此危,晋殿下先走吧,好好保护圣驾,白某在下关阻击吴三桂,望好好想个万全之策,以挽回败局。”于是晋王与白文选挥泪而别回永昌,白文选在下关设阵以待清军,好让李定国能有时间准备。

下关离大理城32里,是大理城城关屏障,风沙极大,大理多茶花,尤以上关为盛,城中有湖,当地人称湖为海即“洱海,”海中有苍山,山上有雪。有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来称大理也就是“风花雪月”极具诗情画意,可见大理之美。

吴三桂和卓布泰,占领昆明后尽抢南明所留屯粮,几十万大军不必为粮草而焦急,反而残酷屠杀南明军民。天下兴亡,改朝换代,遭殃都是平民百姓,昆明古城-片死寂,梢有不从,皆为清军所杀,吴三桂卓布泰不战而得昆明,士气大振二部合兵又乘胜西进猛追明军各部,同时也命各路清军**四川明军各部。

二月吴三桂部占领楚雄,接着向大理逼近。二月十七日,吴三桂部将王辅臣部已到达大理,白文选部先接战,小败后退,王辅臣命大军压上,白文选部又回师死战,两军混战,而此时吴三桂引大军到,用新式火炮猛攻白文选部,白文选部本就兵少,渐渐不敌,白文选大帐已为清军所围,危在旦夕。王铺臣本是吴三桂部得力猛将,加之清军不战而夺昆明,气势如虹。

王辅臣本不姓王,而是姓李,祖籍河南。长面黄须,体格健壮,很早追随姐夫刘某参加农民军,只是其人擅长赌博,一掷千金。一次输了五百两银子,气得姐夫要杀他,不料反而被他所杀。王辅臣后投于王姓将领门下做了干儿子,这才改姓王,因为他武艺超群,很让他敌人头痛,他跟随明末山西大同守将姜瓖造反,往来百万军前,行动自如纵横驰骋、弓强马健的清军一见他都惊呼:“马鹞子至矣”因为山西大同这次所谓叛乱,是让清朝最为头痛事情,最高统治者摄政王多尔衮两次亲征,都未能奏效,区区几个小城,集结了清军多位著名领军王爷,包括英王阿济格、敬谨王尼堪、谦郡王瓦克达、端重王博洛等人,王辅臣于这次战争中一战成名,连身在宫闱之中清世祖顺治,都知了马鹞子名字。不过王辅臣觉醒也早,不久投降于阿济格免于被诛,大同攻下之后多尔衮恨极,命令把大同城墙削去几尺,除杨振威部属六百人外其他不论男女官民,一律屠杀殆尽。王辅臣虽然投降很早,(不是在大同投降)可也没有避免被管制惩罚,没入辛者库为奴。

吴三桂看重王辅臣武艺,招为部将亲信,此人生残暴,作战勇猛。吴三桂在关内之战,打下明朝六十余城,而独王辅臣部就攻下了三十八城,与吴应期,胡国柱,南明降将马宝,王屏藩,吴国应被称为吴三桂亲信,吴三桂待他如父子,后来因为王辅臣和吴应期开玩笑酒后误传,而怕得罪吴三桂,便买通朝中大臣被封为陕甘总督。离开吴三桂。

后吴三桂起兵造反,王辅臣也响应,坚守平凉达八月之久,图海领清军攻不下。部将周培公[周昌]逼降王辅臣,王辅臣知不为朝廷所容,散尽家产。命左右以纸喷酒覆面而死,致乾隆帝时终被定为逆臣。王辅臣此人一生反覆,竞落得如此下场,其子王吉贞,原为朝廷扣押为人质,待三藩平定其子也定罪,爵位未得袭承。

白文选大帳被围,王辅臣一马挡先,吴三桂部将胡国柱,吴国应等人也想来捉白文选,其部下总兵吴三桂及亲随数十人拼死抵住,吴三贵大呼;“巩殿下速走!”遂率众人拼死护住,白文选此也是极勇猛,挽弓在手,马上射杀追兵十余人方得走脱,而吴三贵被王辅臣缠住退已不得,再大呼;“请巩殿下速去!吴某当此赴国难!”白文选收抚残部退往永平县,清军隨后追杀不止。

王辅臣和吴三贵皆是当时晓将,走马般在马上厮杀,死命想置对方死地,吴三贵左右皆剩数骑,清军已围住不得脱,未几骑从皆战死无-人降,吴三贵已为王辅臣伤,王辅臣肋骨也被吴三贵打折三根,疲力尽的吴三贵为清军俘,拒不降吴三桂命人杀之,南明又折一战将。

白文选领败兵撤向澜沧江,吴三桂大军隨后追杀,至永平县清军屠城放火烧之,白文选既败。命人速报晋王,而白文选烧毁澜沧江桥,引兵向中缅边境木邦土司控制地区撤去,[下关之战史载不详]大多史载仅曰;“巩昌郡王白文选大败,印信尽失为清军所得,白文选兵败烧毁桥引部投木邦而去,部将吴三贵被俘,不降而死。”

杨容引部押送黄金,此时正在大理府山中,闻当地乡人言,白文选兵败。遂不敢向兰津渡,进永昌。转而带队向兰坪靠近,以寻过澜沧江顺江而下,进入永昌。因多走山野小道,山高林密处。时滇西南瘴气极重,部卒多病,不少兵卒因此而死于病。

此时在永昌永历帝及晋王,闻下关失守。白文选退向木邦,吴三桂大军开始**永昌,只得退往腾越边境,永昌距大理五百佘里,澜沧江沒有任何布防清军极易进入永昌。

永昌府地处极边,汉武帝时归附中国,是古南方丝绸之路出国前最后一站,由永昌到昆明,通夜朗[毕节]进四川,永昌也称为滇西南第-大都会,为怒江,澜沧江夹在中间。闰二月末吴三桂等占领永昌。

李定国兵马也只剩数万人,永历朝整个朝廷也只有三百来官员,便在向入腾冲路上与黔国公,中军护卫靳统武议;“此见永昌境内高黎贡山,山高林密地势险要,某准备集中兵力埋伏在此,将吴三桂部全部消灭,使朝廷有个安身之地,进腾越方向千万不能入缅,且先去找巩昌王白文选,待安定后再来接圣上,以徐图大业。此前一糸列失策已使国家如此,悔不听蜀王刘文秀之言,致有此败!其罪在功啊!”三人皆垂泪而泣沐天波;“世受国恩今国破家亡,只有身死以报朝廷!”晋王又命靳统武将永历帝护送到腾越,后速回贡山布防,招高文贵.窦名望,任国玺,杨祥等各部集结抽调锐明军六千,准备给吴三桂部清军致命-击,又命人速往木邦联络白文选。

不料,此计刬为大理卿卢桂生知晓,此人早有降清之意,苦于无机会怕没有功劳,投降清军难保家小和性命,这次若将晋王此计刬告诉吴三桂,不但可保命,且可以飞黄滕达。故而领家小和部从数十人,悄然不前藏在怒江边,等吴三桂大军到来伺机投降。

二月初杨容部押运黄金,已秘密渡过澜沧江,顺江而下然而此时永昌府已为清军所占,所带部卒已亡百余人,而且许多人染病。杨容叫苦连天,左右无计,连续在原始森林中转二十多天,仍未能想出办法,无奈只得引部向高山之上去,在距永昌府百余里一座雪山上扎了下来,一问才知这是永昌境内的道人山。因此山较高,又在无数原始密林中人迹穻见,山中又多产草药可治士卒疾,杨容命数人潜入永昌,打探消息,知永历帝已达腾越,吴三桂正四处搜捕明朝官员,于是偷偷选五十名最信得过亲信,将十多万两黄金全部藏在道人山上,留下-万两命人到五十里外小集供作食粮等物品之用。

时滇西南山高林密,为荒蛮瘴气之地。只因官道为马帮运茶.盐等物资通商,所以杨容数十人下山采购也无人怀疑,加之从永昌大理各处逃难人也多进山躲避,进出山都不也不是奇事。

明史三记之马背王朝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