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玄幻 > 剑心武神

更新时间:2020-06-30 07:48:45

剑心武神

剑心武神 雨舞沙龙 著

已完结 沈明辉,沈菁 玄幻修仙优质言情热血爽文

《剑心武神》是雨舞沙龙著作的最新完本的玄幻小说,主角沈明辉,沈菁小说故事内容精彩绝伦主要讲述了:轻罗离愁犹余殇,杯酒难释敬行郎;凡春似锦遥无路,独有荆棘守寒广。飘摇垂月映如靥,蜉蝣且来斗思量;海萍微浮波轻起,西风卷帘升惆怅。人生难允柴米断,只身流落到平康;雅阁挂帘十二载,故城遥盼归行郎。魍魉鬼魅不识苦,马革断魂在疆场;愁声泣天得何用,九霄无神化凄凉!

精彩章节试读:

司马碧杰与徐之桓回到敬神庄,看那敬神庄,果然气派恢宏,金龙堂居中,左右分立鸾凤阁与玉凤阁,庭院之中,小桥凉亭,流水不息。

敬神庄庄主——司马崇嘉年过五旬,仙法卓绝,容光焕发,在司马崇嘉面上几乎看不出岁月的痕迹。司马崇嘉兄弟三人,司马崇嘉为首,二弟司马三尺,三弟司马九丈,都是仙法武艺卓绝的人物,敬神庄就是他们三兄弟一手创下来的天下。司马三尺居鸾凤阁,司马九丈居玉凤阁,司马崇嘉自居金龙堂。

金龙堂中,司马崇嘉抬头凝视着悬挂在墙上的一副卷轴,卷轴中有一男子,**半身,手持长剑,赫然在耍一套剑法。

“爹!爹!”

司马崇嘉正凝神思索,司马碧杰的声音便传入了耳中。

金龙堂门被推开,司马碧杰与徐之桓走了进来,兴高采烈。司马崇嘉笑问:“碧杰,之桓,什么事这么高兴啊?让你们去邀请天下豪杰,可都请到了?”

徐之桓道:“只有无虚散人与寂魂大师不肯前来,其他人都请了。”

司马崇嘉面露失望之色:“可惜,可惜,无虚散人仙法高深,虽然没有立派,其功力却在我之上;而寂魂大师乃当世之高僧,降妖除魔,捍卫天道,名望甚高。这次天神显圣,本有许多疑问要请教二位高人,却请不到,真是可惜。”

从司马崇嘉的言语中,真真切切可以听出失落之意,司马碧杰与徐之桓却相视而笑。

司马崇嘉见二人发笑,也笑了起来,问道:“从刚才你们就乐个不停,发生什么好事啦?”

司马碧杰道:“爹,我们虽然没能请到无虚散人与寂魂大师,却请到了另一位传闻中的世外高人,那来头,可比无虚散人、寂魂大师大多了!”

司马碧杰说得绘声绘色,倒勾起了司马崇嘉的好奇:“噢?无虚散人与寂魂大师可是当今世上数一数二的人物,还有谁能比他们来头更大?”

司马碧杰与徐之桓又笑了一笑,徐之桓一手指着墙上卷轴:“司马伯伯,您的‘除魔绝神剑’练得怎么样了?”

司马崇嘉摇首叹息:“唉,这套剑法看起来平平无奇,其实蕴含着极其精妙的变化,一招之中竟能变出三十六中剑势,我钻研了三月,仍然一点头绪也没有,剑神真不愧是剑神啊。”

徐之桓笑道:“司马伯伯可以直接向剑神前辈请教了。”

司马崇嘉闻言一惊:“噢?难道你们请到的人是……”

司马碧杰接口道:“正是剑神,聂晨前辈!”

“当真?”司马崇嘉闻言大喜,在堂内左右跨步,双掌不停相互摩擦,兴奋神色更甚二人。

徐之桓道:“是真的,我与碧杰不久见亲眼见过剑神前辈,只是要他老人家前来,只怕伯伯要多准备一点葱油饼了。”

司马崇嘉一愣:“葱油饼?做什么?”

徐之桓笑道:“剑神前辈身边的小姑娘指名道姓要吃葱油饼。”

“哈哈哈哈!”司马崇嘉大笑起来:“只要聂晨先生能来,莫说葱油饼,就算要吃皇帝御膳,我都帮他弄来!”

司马碧杰与徐之桓也笑了起来,正高兴着,司马碧杰道:“这次爹您肯定能从剑神前辈那里得到指点。”

司马崇嘉正色道:“那可未必,剑神先生的剑法高深莫测,我一个外人,人家又岂会轻易传授给我?”

司马碧杰道:“绝对没问题,因为剑神前辈特意让我们给您带话,说他一定会携剑前来,既然携剑,就肯定会与父亲您切磋啦,难道父亲就不能从中得窥端倪?”

司马崇嘉本来一脸笑意,听到司马碧杰说聂晨会携剑前来,脸“唰”的一下变得惊恐:“碧杰,你说什么?他要携剑前来?”

司马碧杰见父亲这个神色,吃了一惊:“是……是啊,怎么了?”

司马崇嘉浑身一震,连退两步,脸色忽青忽紫,一口气憋到嗓子眼,半晌才喘出来。

司马碧杰与徐之桓对望一眼,都觉莫名其妙。

司马崇嘉正色道:“碧杰,快去请你二叔三叔来!”

司马碧杰见父亲如此惶恐,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既然父亲这样说,司马碧杰也就照办,匆匆走了出去。

待司马碧杰离去,司马崇嘉又对徐之桓道:“之桓,你立刻离开敬神庄,千万不要回来。”

徐之桓知道肯定发生了大事,问道:“司马伯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徐之桓素来冷静,善于思考,但司马崇嘉之前还兴高采烈,但随即变色,再怎么说,也变得太快,徐之桓也不禁问了一句。

“唉……”司马崇嘉长长叹了口气:“难道我们司马家,就这样完了?”随后又对徐之桓道:“之桓,你赶快走,你不是我们司马家的人,不必趟这趟浑水,要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在九泉之下无法对你父亲交代。”

徐之桓摇摇头:“我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何司马伯伯说得像是要被灭门了一般?请司马伯伯说出来,只要是侄儿能做到的,侄儿必助伯伯一臂之力。”

司马崇嘉还未回话,司马碧杰便带着两名老者走了进来,一是赤发老者,乃鸾凤阁的阁主司马三尺;另一个是白发老者,是玉凤阁的阁主司马九丈。

司马三尺问道:“大哥,这么急叫我们来有什么事?”

司马崇嘉道:“你们立刻遣散所有人,全家收拾细软,离开此地。”

众人愕然不解,司马九丈叫道:“不可能!敬神庄是我们三兄弟一手打下来的天下,凭什么要*们走?就算天皇老子来了,老子也不走。”

司马崇嘉叹了口气:“唉,只怕这人,连天皇老子来了也奈何不了啊。”

敬神庄向来拜神敬神,此刻司马崇嘉竟说出这种话,司马三尺与司马九丈不由得面面相觑,司马三尺问道:“大哥,究竟是什么人来,让大哥你如此胆怯?”

“剑神聂晨,要携剑来拜庄。”

司马崇嘉淡淡的说出了这句话,司马三尺与司马九丈均大吃一惊,一个赤发吓成白脸,一个白发惊成红面。

司马碧杰与徐之桓一头雾水,司马碧杰问道:“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司马九丈怒目瞪着司马碧杰,喝问道:“我问你!聂晨是不是你请来的?”

司马九丈脾性向来暴躁,司马碧杰也一直害怕这个暴躁的白发三叔,司马九丈这么一喝,吓得司马碧杰连退了几步:“额……这个……是的。”

司马九丈一把抓住了司马碧杰的领子:“你说!你哪里得罪他了?搞得他要携剑上门!说!你究竟干了什么坏事?”

司马碧杰更是憋屈,双手一格,将司马九丈推开:“我哪里有做错什么事啊?请了剑神前辈不是好事吗?刚才爹不是还兴高采烈的吗?怎么一下又变成我的错了?”

司马三尺走上前来,正色道:“碧杰,事关重大,你知道剑神携剑上门,意味着什么吗?”

司马碧杰与徐之桓十分疑惑,只是徐之桓将这份疑惑藏在了心里,而司马碧杰却浮现于脸上。

司马崇嘉叹了口气:“唉,剑神携剑上门,意味着这家人必遭剑神屠戮,从我印象中,剑神携剑上门的门派,从来没有幸免过的。”

司马碧杰与徐之桓闻言大吃一惊,万万没有想到聂晨的“携剑上门”还有这么一层意思。司马碧杰慌忙道:“怎么会这样?我并没有得罪他啊!”

徐之桓眉头紧锁:“碧杰,你射了剑神一箭。”

司马碧杰“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对,我射了他一箭,他肯定怀恨在心,要来报复!”

司马九丈闻言暴怒。揪起司马碧杰的领子又摇又晃:“你这个不长进的!竟敢用箭去射剑神!你可是害了我们全家啊!”

徐之桓道:“九丈叔,别着急,碧杰虽然射了剑神前辈一箭,但却被剑神前辈以‘潜影空移术’反射了发髻。”

司马崇嘉也道:“对,剑神一代宗师,应该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计较。”

司马三尺又问:“你还有没有做其他的事情触怒剑神?”

司马碧杰敲脑细想,摇了摇头:“没有。”

司马九丈大喝:“想仔细点!”

徐之桓猛然道:“对了!你射了剑神前辈身边的姑娘一箭!”

徐之桓指的便是沈菁在树枝上时,被司马碧杰当做大鸟射了一箭的事情。

司马碧杰也醒悟道:“对对对!看剑神对那小姑娘的神情,肯定是因为这件事情!”

司马崇嘉一声叹息,他哪里还有心思去理睬剑神身边的小姑娘?只道:“唉,大祸既然已经闯下,也只能认命了。三尺,九丈,你们现在就立刻遣散所有人,距离显圣大会还有三日,我们要争取在这三日内逃走,走得越远越好。”

司马九丈高声道:“怕什么?他剑神也就是十六年前的传说而已,况且显圣大会上,众多高手云集,还怕对付不了他一个聂晨?”

话音刚落,一个洪亮的声音便从庄外遥遥传来:“在下聂晨,携剑拜庄!”

猜你喜欢

  1. 玄幻修仙
  2. 优质言情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