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名门闺谋:嫡女二嫁弃夫

更新时间:2019-11-17 16:31:03

名门闺谋:嫡女二嫁弃夫

名门闺谋:嫡女二嫁弃夫 莫等闲 著

已完结 顾璟,安子衿 优质言情虐恋情深重生小说

《名门闺谋:嫡女二嫁弃夫》主角是顾璟,安子衿的小说,是由大神莫等闲著作的一本文笔极佳的优质作品,内容讲述了费尽心机利用自己的夫君为心中良人铺设成皇之路,换来的却是他高高在上、不屑一顾的冷漠嗤笑。温润如玉的良人举着长剑宣判自己,明媚娇艳的庶妹踩着自己走向高位!呵,既然苍天有眼,这一世重活,我们必定要……不!死!不!休!祸国殃民扰乱朝纲?心如蛇蝎兴风作浪?这一世我便要你知道这一切何为名副其实!而同自己两世纠缠不清的竟是那个被她亲手毒死的夫君……再次携手,物是人非,她一颗真心交付,只愿弥补前世孽缘。顾璟死前的话

精彩章节试读:

季嬷嬷见大小姐的脸色和缓,这才放心地退了下去。

安子佩对身后的冬雨道:“将药呈上来。”

后头的冬雨应了声,端着托盘走上前来。

“我问过温大夫了,你的身子状况也不甚妥当,坠湖后甚至还郁积了寒气!这两日还拼着身子到处晃悠,真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

安子衿浅浅一笑,“长姐可饶了我吧。”

安子佩瞪了她一眼,“这药方我已经交给木槿了,这段时候每日要喝三次。”

安子衿微微用力一闻,便已经闻到了那股子药味儿,她皱了皱眉。

安子佩拿过托盘上的青瓷小碗,将这瓷碗往她手里一塞。

随后她有些不自在地起身道:“我去瞧瞧温姨娘那里可还一切都好。”

刚要转身,她又说道:“对了……今日前院之事我已经替你摆平了,那个婆子和丫鬟已经被撵去定州的庄子了,父亲那里我也已经有了说辞,你不必担心。”

说完她便扬长而去了。

安子衿紧锁着眉头咽下了最后一口药汁,在才发现手边多了一小碟的梅子。

她捻了粒梅子入口,抿嘴轻笑了一声。

长姐便是如此之人,只要待一人好,那便是极好。

其实她们姐妹又何尝不都是如此?

她浅笑着望向微微开着的一扇窗子,外头露着一株紫藤的根茎,绿叶缠绕而上,攀着窗沿……

第二日的宁雨轩一大早便忙碌了起来。

温氏也渐渐苏醒了,但听闻自己以后不会再有孕时,她神情极复杂地怔了许久。

最终还是长长叹了口气,不只是感慨还是叹息……

因着新出生的孩子不足月,已经被安子佩安排的奶娘看护了起来。

温氏得知这孩子取名成志后,又在嘴边来来回回念叨了这名字许久。

一大早温庭之来了趟宁雨轩后,又匆匆赶去去清桐院给安子衿把了回脉,甚至还带去了几本医书。

因着那日见识了安子衿的寻脉之法和果敢决断的脾性后,他倒是对这个先前有些唐突的安二小姐客气了几分。

安子衿也对这医术颇有心得,见了这医书后更是如获至宝。

安同甫在上朝前又在杨氏的陪伴下去宁雨轩瞧了回温氏和新添的安成志。

正巧陈氏也带着安香宁在温氏这里坐着。

一见到温氏,陈氏立刻敛起了笑意,拉着安香宁默默站在了一旁。

“婢妾见过老爷。”

安香宁也木讷地行了一礼,“见过父亲。”

这礼甚至都行得歪歪扭扭不成气候。

杨氏不屑地瞥了眼这二人。

府里最没用的陈氏和这呆愣的四小姐安香宁。

她心里暗骂了句没用,侧过头便不再看她二人。

安同甫对陈氏微微颔首。

陈氏对杨氏的目光置若罔闻,行了一礼道:“四小姐昨日有些发烧,婢妾便先带着她回屋了。“

杨氏随口道:“若是病得重了,陈妹妹便去找个大夫瞧瞧。”

她说完心里便是一阵嗤笑,恐怕该看的不是发烧,是脑子……

随着安同甫望过去,杨氏便瞧见了这大红的福字襁褓里的庶子。

她心里冷笑了一声。

好一个福气大的儿子!

也不知,自己能容忍这孩子长到几岁……

想到了自己迫在眉睫的打算,她这才收起了思绪。

飞快地瞥了眼一身朝服的安同甫,她浅笑道:“老爷,如今府里的喜事真真是接二连三……妾身去年曾在云岩寺请过愿,要为咱们府上祈福,如今这喜事连连的可不就是菩萨保佑。”

顿了顿,她又笑道:“妾身可是不敢怠慢的,三月初七是云岩寺的大日子……妾身定是要去还愿的。”

安同甫脸上也是一派喜气,望着嫩乎乎的小人儿,带着笑道:“依秀你看着办便是。”

杨氏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妾身瞧着二小姐前阵子有些不顺,倒不如……让二小姐随着妾身也去请个愿,也让菩萨护她婚事吉利,风光出嫁啊……”

安同甫对这些个妇人所爱之事兴致不大,只是随意点了点头,“也好,便交于依秀去办。”

清桐院中的安子衿听到这消息时,一旁的季嬷嬷忙道:“二小姐可不能贸然跟着杨氏前去,杨氏如今对您颇有忌讳,谁知道她是藏了颗什么心?!”

安子衿却是在听到这云岩寺之时便顿住了。

云岩寺……

她急声道:“嬷嬷,杨氏可曾说了何日动身?”

季嬷嬷一怔,忙道:“三月初七。”

安子衿心中一动,“去回了杨氏,就道我必然陪她去尽这份心!”

自己本就想着要去一趟云岩寺的,若是正赶上这三月初七,那便更妥当了。

如果自己没记错,三月初七那日,太子便是在云岩寺被逼跳崖自尽。

自己还能用杨氏做个最好的借口!

只是要加倍防着杨氏罢了。

季嬷嬷还要再劝,倏地一个婆子隔着门帘通报道:“三小姐来了。”

这话音未落,却已然是听得了一声冷哼,“你们也敢拦本小姐?”

话音未落,安香岚已然是迈进了内室。

她似笑非笑道:“听闻二姐姐想要将这茯苓要回去?”

望着安香岚眼里透着的不甘,安子衿却是轻笑着起了身。

“不过是要个丫鬟罢了,还值得三妹亲自送来?”

安香岚被她噎在了原地,脸色恼的微红,“我不是……”

“三妹……茯苓本就是在我身边伺候的,让她搅了三妹这些个日子已经是我的不是了,若是三妹看重她的厨艺,倒不如哪日府里进了新的厨娘时,我打发去听风楼便是。”

安子衿悠悠说完后便兀自坐在了一旁扑了弹墨坐垫的锦杌上,拿过了一旁的梅漆鎏金小几上的一盏温茶。

“三妹莫不是非要同我争个丫鬟?”

安子衿嘴角的笑意融融浮起。

自己便是以嫡压庶、以长压幼了又如何?

自己就是要让她知道,何为嫡庶尊卑!

安香岚脸色一阵潮*红。

心里愈加暗恨!

可她却只得低头行了礼,“二姐姐错怪香岚了,香岚只是一时觉得疑惑……”

“既然如此,季嬷嬷,好生送三小姐回听风楼,顺道将茯苓带回来。”

此时的三皇子府中的内室酒香氤氲,坐在上首的白君佑醉眼轻挑。

眼前跪着的女子着了一身轻薄的翠绿色薄衫,内里半遮半掩露出的宝蓝色**细带刺激着人的视线。

她外罩的一件杏白色的透影纱衣,头上戴了支宝蓝吐翠孔雀吊钗,在盘起的青丝上,有几朵精致的绢花点缀。

腰间一条宝蓝色细带相束,显得精致小巧,与宝蓝色的**系带交相辉映。

她粉黛轻施,肌肤吹弹可破,嘴角笑得妩媚动人。

她因着是跪下,那**里头露出的*光隐隐可见,还有……一角信纸微露。

“三殿下,我们王爷差我来送一封信。”

这声音娇媚中带了几分挑逗之意。

白君佑手边的烛台微微一暗。

这女子扭着腰肢起了身,拔下了头上的发簪,顿时一头青丝泻下,更是衬得她肤白唇艳。

她斜睨了一眼白君佑,弯腰便去挑那灯花。

**中的信纸也随着她的动作而起伏,勾着男人的视线。

白君佑眸子微眯,似是已经染上了一层**。

这倒真是极为勾人的温香软玉……

右手一揽,这女子便已经到了怀中,那烛台上的火焰跳了一跳,随后这一室便更加亮堂起来。

“殿下……”

她露着微微惊恐的表情,轻轻推了这男人的%膛。

信王爷已经答应了自己,只要自己能勾住三皇子的心,只待有了身孕后,他便能扶自己做上侧妃的位置!

荣华富贵在即,自己自然乐意!

更何况要伺候的还是样貌俊美,风流倜傥的三皇子殿下!

她弓起了身子,状似呢喃道:“您还是瞧一瞧这信吧……啊……”

可话音未落,白君佑的左手已经倏地拉过了这欲拒还迎一般的佳人。

他的另一只手已经扯开了那翠绿色的薄衫,径直钻进了那丝滑的潞绸**内,肤若凝脂般的手感点起了他眼里的火焰。

“嗯……别……殿下……别……”

扭动着的腰肢妖娆万分,若有若无的**和欲拒还迎地阻挡让白君佑的呼吸声越发沉重。

他的手划过那处顶峰,取出了夹着的信件,匆匆瞥了眼后便反手将其压在烛台之下。

看来信王是等不及要对太子下手了,不过这倒也正合了自己的心意……

甚至自己还能从太子的身上得到些价值连城的东西!

他收起思绪,忍着周身的燥热,一把横抱起眼前柔若无骨、媚眼如丝的女人,大步走向了珠帘隔开的内室。

精致华贵的红酸枝镶贝雕山水千工chuang不断发出有节奏的声响,混着女人时不时的**高呼和男人的低吼……

一室**在窗外洒下的月光中显得愈加清晰愈加热烈……

猜你喜欢

  1. 优质言情
  2. 虐恋情深
  3. 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