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重生 > 一世凰途

更新时间:2020-09-09 22:11:04

一世凰途

一世凰途 唇齿微涩 著

已完结 宿墨,唐子烟 宫闱宅斗重生小说古言小说热血爽文

主角是宿墨唐子烟的小说一世凰途由网络大神唇齿微涩所著作,文章内容描述的很是细腻生动,文章内容讲述了她倾尽所有,用尽一生的厚爱却未换回他转身的薄情。妹妹的鸠占鹊巢,夫君的狼子野心,似冰椎刺心,万箭穿目,让她身心皆受地狱之火折磨。她不惜耗尽元力,染白了一头青丝,寻出七世龙骨下落,助他一统天。他还给她的,却是冰冷的铁链,绝情的抛弃,甚至是不屑一顾地讥讽,唐子烟你不过是一颗棋子……

精彩章节试读:

“姐,你不是会占卜术吗?你可以用占卜术啊……”情急之下,唐子安十分急切地看着唐子烟,仿佛宿墨是他有生以来最重要的人。

唐子烟一脸冷漠,“不可能,占卜术每使用一次,都会减少我的阳寿,我不会去救他!”

说罢,唐子烟就往马车里钻去,可是唐子安却不依了,只是急着叫,“姐,你怎么就这么冷酷无情,在这世上,对我们好的还有几个?那天初见宿墨哥哥,就知道他是好人,可是姐姐为什么处处冷待他,如今还要见死不救?”

“子安,这世上人多了,姐姐不可能一一都救,况且,他不会有事的。”唐子烟说的没错,他是一统天下的龙子,总会化险为夷,又何需她来参和?

不料唐子安却不听唐子烟的话,跳下马车,仰脖望着唐子烟,“姐姐不去救,我去救!”

“子安……”气急的唐子烟简直是无话可说,不就是刚刚认识的一个人,又何必非要让他闯进他们的生活。

现在有唐家的事情已经够她费神了,难不成,还要得罪那些不知来路的黑衣人?

上次夜里的暗箭已经告诉她,他们不闯进府,是在给唐府的面子。

伶云半晌才嗫嚅一句,“小姐,如果有办法,还是去救救宿墨大哥!”

唐子烟回眸瞪了一眼伶云,这才跳下马车,一把拽住了唐子安,“上车!”

“我不上……”唐子安依旧撅着性子,眼睛却看着远处的打斗。受伤的宿墨已经被逼到无路可退,可是却拖着身子离马车越来越远。

显然,他是看到他们了,为了不连累他们,才用这样的法子引开那些黑衣人。

“我有办法救他!”唐子安就等这一句话,听唐子烟说完,他立刻上了马车。

唐子烟吩咐车夫坐到车轿里,她坐在了车夫的位置。驾车的技术,还是在方府学会的,也不知道如今忘记了多少。

茫茫夜色之中,一匹黑马拉着马车急速冲向了那群打斗的人群,在所有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唐子烟瞅准了黑衣人的领头者,将那件点着的外套一把扔了上去。

“宿黑公子,上车!”唐子烟的话音刚落,宿墨已经跃上了马车,唐子烟扬鞭打马,马车立刻疾驰往另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身后的黑衣人追了片刻,眼见追不上就放弃了。

车子依旧极快地往北驶去,车上的宿墨捂着胳膊,目光一愣不愣地看着唐子烟,半晌也不移。

“看什么?”

“我们又见面了啊,真是有缘分,话说,百年修得同船渡……”

“闭嘴!”就服气了,身后有追兵不说,马车也这样的颠簸,他还受了伤,竟然还能嬉皮笑脸说出这样的话?

宿墨撇了撇嘴,身子十分惬意地往后一躺,望着墨蓝的天空,“是不是又被唐府那些个人给欺侮了,刚刚瞧你脸色就不太对,没吃午饭?”

“关你什么事情,现在安全了,马上给我下车。”唐子烟烦死他的罗嗦,真是后悔救了他一命。

回眸狠狠瞪了他一眼,伸手就准备推他下车,不料刚刚碰到胳膊,宿墨整个人咕咚就摔了下去。

唐子安挑起帘子,看到掉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宿墨,竟然瞪了一眼唐子烟跳下了马车。

“宿墨大哥,你醒醒!”唐子安扶起宿墨,见他脸色煞白,双目紧闭,这才留意到他胳膊上的伤口处血流如注。

唐子烟跳下马车,瞧了一眼地上的宿墨,本是不想管,却听到唐子安焦急地说,“姐,姐快救救宿墨大哥,他受伤了!”

“车夫,你扶他上车,我们回唐府。”唐子烟走至宿墨身边,有些懊恼地看着地上身材挺阔地宿墨,真想一脚踹他起来。

唐子烟与车夫抬起宿墨,不分轻重地将他扔进了车轿里,见他仍然没有半点反应,这才吩咐唐子安和伶云上车。

“知道你就舍不得丢下我……”刚刚还死人一样的宿墨,突然睁开眼,还用憨顽的目光瞧着唐子烟。

竟然是装昏,还害她费力搬他?

想也不想,趁着车内漆黑一片,唐子烟猛得踹一脚过去,听得宿墨惨呼三声,“杀人,救命!”

“姐……”唐子安疑惑地看了一眼唐子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子烟这才稳了稳声音对宿墨说,“如果你没事了,现在就下车!”

“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会没事,你们唐家是不是除了钩心斗角之外,别的事情都没心思理会?”宿墨言语犀利,没有放过唐子烟的意思,瞧她生气蹙眉的样子,到觉得有几分可爱之处。

不像平时,她总是若有所思的样子,像是脑子里随时都在想着几万辈子的事情一样,看了让人忧心。

这时,宿墨突然听到马车内呼呼地喘息声,整个人一机灵坐起来惊问,“这马车里有狗?”

“是有狗,如果不愿意与狗同车,就请下车。”唐子烟也懒得再跟他废话,车外是寂静夜色,满天繁星璀璨,像是要把天下万物都吸进那种点点光茫的漩涡里去一般。

不知道为什么,每每跟宿墨争斗之时,就会忘记了身后那些烦杂的事情。

比如复仇…比如接下来该做的事情……比如如何才能让唐家的人忌惮收敛几分!

宿墨笑了一声,拍拍身上的尘土,“不介意,有狗同车,在下荣幸之至……”

“后脸皮!”

“才知道?”

两人一对一答,直逗得一旁伶云捂嘴轻笑,唐子安只顾注意姐姐的举动,以防她生气的时候再踢宿墨一脚。

半晌,唐子烟也不愿意再和他斗嘴,只是冷冷说,“留下来也可以,不过你要为做一件事情!”

“又做奸夫?”宿墨皱眉,眼见的唐子烟的一脚又踹过来,宿墨忍痛躲闪,忙问,“那是什么事情,我想不出你一个十四岁的丫头,心里怎么总想出这么多的东西来。”

唐子烟思虑半晌,顾忌到马车外的马夫,才没有当下说出来。

回到唐府,叫车府将马车停在后院里,叫唐子安扶着宿墨回到了院落。

唐子烟从袖子里取出十两银子交给车夫,语气十分冷硬地说,“宿墨公子你也是见过的,因他有伤所以才留他一晚,这件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奴才明白!”车夫握着银子喜滋滋地离开了,回头看到伶云心疼的神色,唐子烟目光落在了院子里的那几株冷杉上,要想有大作为,就要将目光放的远一点。

伶云不敢过多质疑,只牵着狗往后院走去。

正是中秋,如银盘般的月亮浑洒满院子的银辉,那两株冷杉上自有点点光华,斑驳陆离的光点随着风摇摇而动,十分的美丽。

宿墨驻足停留,片刻之后又回眸看着唐子烟,那眸子里满是惺惺相惜的意味,刹那击中了唐子烟的内心。

就在那片刻,许多情愫如蝶,在内心里翻飞涌动,一时到让唐子烟大吃一惊。

原本以为,那些伤如刀刻,即使遇到再动人的情形,也不会撩拨到内心的那丝柔软,却未曾想到,如此容易。

“不喜欢海棠芭蕉,到种了这么几颗冷杉,真是不一般!”宿墨说话带着玩味,唐子烟闻言,立刻拉下脸,“看不过眼就不要看,如果你想失血过多而死,那就在这里站着吧!”

短短两句,立刻把刚才的平静击碎,变成了肃杀秋风和凄凉银月。

唐子烟冷着脸,内心里瞬时又变成了坚冰,先行于宿墨和唐子安前,进屋子找自己用过的创伤药。

宿墨好笑地看着唐子安,“你姐姐向来这么多变?”

“啊?”弱小的唐子安仰视宿墨,瞧着他打趣的神色,撇撇嘴,“宿墨哥哥还是不要再逗姐姐了,这段日子,她冷的就像是寒冰一样,若是惹她生气,不知道又要用什么法子折磨你。”

“子安!”抱了药箱出来的唐子烟听了这话,向唐子安使了一个眼色,唐子安立刻扶着宿墨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宿墨的伤不轻,剑刃刺中了右臂,伤口处肉皮翻飞,一旁的唐子安和伶云都有些不忍看下去。

“定是与别人结了深仇大恨,才叫人三番五次寻仇!”唐子烟上药的时候下手极重,看到宿墨疼的呲牙咧嘴,心里暗咒,谁让你阴魂不散。

宿墨忍痛看着帮他上药的唐子烟,无辜地说,“那天说了让你卜卦,你没有卜出我眼下的吉凶,反到是说我活不过三,看来唐家的占卜术也不怎么样吗?……啊!”

唐子烟将棉布狠狠压在了宿墨的伤口上,收拾好药箱后十分冷漠地说,“在马车上已经说过了,救你回来是有条件的!”

“只要不是杀人放火,愿意效劳!”宿墨陪笑,看着唐子烟说变就变的冷脸,心中哀叹,这女人的脸还真如六月的天,变化之快,有如风云。

唐子烟回眸看着宿墨,莞尔而笑,那笑意直让宿墨打了一个冷颤,“干什么?”

猜你喜欢

  1. 宫闱宅斗
  2. 重生小说
  3. 古言小说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