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重生 > 风华湘女错爱他

更新时间:2019-10-09 15:21:16

风华湘女错爱他

风华湘女错爱他 麒麟踏月 著

已完结 轩辕昭钺,冷妤心

风华湘女错爱他由网络大神麒麟踏月所著作,男女主角是轩辕昭钺冷妤心。冷妤心,前世乃是皇莆王朝宰相嫡女,风华绝代,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不料爱错了人,为了他,皇莆天遥,她勾心斗角,用尽心机却不料终是为自己的庶妹冷妤馨做了嫁衣。不但失去了后位,更是失去了尚未出生的孩儿。而现在,毒后重生,必将舞权弄势,彻底改变整个大陆。可是为什么自认为看清男女感情的她,还是一点点沦陷在那个看似霸道冷漠,实则温柔体贴的男人无微不至的感情里。在完成复仇大业后,她将何去何从,是和他一起登上权利的巅峰,还是放下一切,远走他方……

精彩章节试读:

这样兜兜转转了许久,主仆二人终于是到了冷妤心娘亲陌苒的院子里,一路上没有多少人,只偶尔看到几个在廊檐下一边避雨,一边聊天的奴仆,他们一个个见到冷妤心,都很尊敬的行了礼。

虽说是尊敬,却并不谦卑 这就是将军府的风气,有主仆之别,却无真正意义上的尊卑优劣之分这大约也是将军府这么多年内部管制一直很好的原因。

而这些,都让冷妤心觉得很有收获,你凭借地位得来的优越感终是虚假的,只有通过努力真的得到别人的尊重才是真实的。

这也难怪前世的冷妤馨一直对内做出一副温柔小姐的模样,收买人心吗?不得不说,这一套做法真的有效,不然自己最后又怎么会落得个孤家寡人,众叛亲离的结局呢!

微微摇头,不再多想,冷妤心提步进了娘亲的院子“墨染阁”,刚一进入院子,就看到了由婢子撑着伞,自己正在伞下剪着桂花枝的陌苒。

因着是在家里的缘故,今日的陌苒穿的很是随意,一身素白色绣浅红色缠枝莲纹样的长裙,裙角以金银线勾勒出看似简洁实则繁复的云纹,腰间以一条纤细的攢丝八宝红色蜀锦带束缚,更显得她的腰肢不盈一握,外披浅紫色烟罗纱朦胧的好似天上下凡的仙女,因着伞的遮掩,只能看到她那一头随风飞舞自在的三千青丝,看到此情此景,冷妤心不禁感叹,这般灵气脱俗女子怕是世间难寻一个吧,这也难怪自己那爹爹愿以后院今生只有你一人这样的誓言来迎娶,直到现在,这偌大的后院依然只有陌苒这一个有着将军女人身份的奇女子。

大约是听到了主仆的动静,那持伞的婢子微微抬了一下伞把,陌苒也是听着声音慢慢转过头,只这一眼惊为天人:薄而齐整的刘海下,是未经碳笔涂抹的纤细柳叶眉,狭长的凤眸,灼灼有神,细看下带着几分惊奇,看起来有些稚嫩单纯,更多的是一种神采,高挺的鼻梁下,一张浅粉色樱桃小口半张,红润的色泽引人入胜。

白皙而又保养有致的皮肤白里透红,吹弹可破,可能是因为刚刚做完事情的关系,脸色微红,处处都散发着与她这个年纪不太相符的少女气质,还真是天佑红颜,让这样一个明明已经生过孩子的女人却依然是活出了少女的精彩。

愣神只是瞬间,陌苒的脸上很快露出了真挚而又温暖的笑意,一边伸出纤细而又白皙的手轻轻招了一下冷妤心,一边迫不及待地就要往她这边跑来,要不是有婢子在一边护着,估计是要淋雨的。

冷妤心也是立刻迎了上去,有些许不满地嘟着嘴道:“娘亲你这是作甚,这么大人了,还整天莽撞着,要是淋了雨,感冒着凉了怎么办?爹爹肯定又要怪我了!”

“怎么会呢?”陌苒有些不好意思地蹲**身子摸了摸冷妤心头发道:“你爹爹那个人啊!什么都不怕,就怕伤害到我们母女两个,天天恨不得把我们俩揣在心尖上,他才不会舍得责怪你呢!好了!不要气了,看看这小脸鼓的和河豚一样了,来,天气凉和娘亲进房间里喝杯姜茶暖暖身体。”

冷妤心是真的有点气陌苒的粗心大意,虽然她不是她真正的娘亲,但是陌苒的气质,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和她前世的娘亲很像,再加上她重生后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趴在她chuang边守着她的陌苒,这样的一种被关心被爱护的温暖感觉是无论如何也驱赶不走的,也因此冷妤心愿意把陌苒当成自己亲生的娘亲来对待。

虽然心里不太高兴,但是看着陌苒一副急急忙忙讨好她的样子,冷妤心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由着陌苒拉进了房间。

陌苒的房间和她本人随性的气质也是很符合的,房间里没有太过奢华的装饰,只以一卷珠帘一帘薄纱隔开了主室与内间,主室里仅仅摆着一张黄花梨圆木桌,桌上放着几碟精致的小点心还有一把茶壶几只白玉杯盏,两边是用陌苒亲手画的梅兰竹菊,飞禽走兽装表出来的屏风,屏风后放置着一尊三足鎏金兽耳香炉鼎,鼎中燃的当是当是凝神香,闻起来有淡淡艾草气息。

而在对着门的墙边摆着一巨大的佛龕,里头供奉的观音像在细香燃出的烟气下看起来朦朦胧胧,眉眼间更是带着几分慈祥和善与普度众生的气质。

前世的冷妤心本来也是不信这些鬼神之说的,只是一想到前世枉死的孩儿,她的心里就带着浓烈的愧疚感觉,她不知道要如何救赎自己,便只能经常抄些经书给那可怜的孩子送去,借以也算是缓解心里头的痛苦,同时也是抑制住心里那日益蓬勃的仇恨。

坐在桌边特地垫着细软蒲团的椅子上,陌苒急切地拉过冷妤心的手问着她身体的状况,不过是“会不会头晕”“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再去找大夫来看看”这样再简单不过的话,只是因着字里行间的关切而让这些听起来都晃若天籁。

冷妤心也是耐心地回着,告诉她这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却还整天为她忧心忧思的娘亲自己已经没有大碍了!

母女之间有多少的话题呢?除了互相关心之外,大抵也就是穿衣吃食这些再简单不过的事了,眼见冷妤心的脸色红润,心情也是开朗了不少,陌苒的心上也是松了口气,赶紧递过桌子上的点心到冷妤心的面前,温柔地道:“这是娘亲亲手做的桂花酥,是你最喜欢的,尝尝好不好吃。”

看着面前金黄色散发着**人香气的点心,想到刚刚在桂花树下辛劳的陌苒,冷妤心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她不会告诉陌苒,她不喜欢桂花酥甚至是厌恶,因为这个点心是那对狗男女喜欢的,记得那个时候,皇莆天遥经常给她买这个点心,她虽然不喜欢,因着是他送的也都收下了,转头都送给了喜欢桂花酥的庶妹冷妤馨。

当时自以为是顾及了两个人,可谁知不过是一场笑话,那本不过是皇莆天遥料定她一定会把桂花酥给冷妤馨才给她买的,她冷妤心不过是当了这对狗男女的传情使罢了!

这样的点心,这样的屈辱,冷妤心自然是不会忘记,只是前世厌恶的东西这一世她会努力不再厌恶,不过前世喜欢过的她这一世可不一定会喜欢了,甚至会想要把他们都毁掉也说不定。

稔起一块桂花酥,在陌苒期待的目光下,冷妤心慢慢地将它送入口中,任由那甜腻的味道与心里的苦一点点交织。

“心儿觉得味道如何?”陌苒一边顺手接过婢子递来的姜茶,一边满脸期待的看着冷妤心,对上自家娘亲那闪烁着的如同星河一般的目光,冷妤心心里头一阵好笑。

娘亲这样子和回答好问题的学生等待先生的夸奖又有什么差别呢!不过人啊,总也要是有点期待和希冀才有意思嘛!

学着去像个小孩子猛的点头,用脆生生的嗓音好不甜腻地回答道:“娘亲做的点心自然是最好吃的,妤心很喜欢呢!呆会娘亲可一定要让妤心带一些回去吃才是!”

“好好好,你个小馋猫!”陌苒伸出修长白嫩的如葱根一般的手指轻刮了刮冷妤心的鼻头,愉悦地调笑着。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