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 > 绝色异能师:只做王妃30天

更新时间:2019-12-02 21:22:11

绝色异能师:只做王妃30天

绝色异能师:只做王妃30天 素面妖娆 著

已完结 夏侯子宸,桑离 女强小说穿越小说古言小说

绝色异能师:只做王妃30天主角是夏侯子宸,桑离,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穿越类佳作,故事题材新颖。身怀异能的现代女杀手桑离,一朝穿越成为了代嫁王妃,新婚之夜相公夏侯子宸病发吐血,王府闹鬼人心惶惶,而她也差点被女鬼活活掐死。闹鬼诡异的王府,不能人道的丈夫,颐指气使的婆婆,软弱无能的公公,阴阳怪气的管家,身份神秘的扶风公子,案情越发扑朔迷离错综复杂。为求脱身,她抽丝剥茧,步步揭开真相。然而,幕后元凶却让她大吃一惊……

精彩章节试读:

丝毫也没有感到异样的桑离依旧趴在那儿,一边还懒洋洋的道:“兰香,你最近是不是粗活干多了,怎么手指有些粗糙啊?”感觉好像长了好多老茧一样,不小心磨到皮肤,有点痒痒的。

不对!她忽地意识过来,这不是兰香的手!她的手没有这么大,也没有这么粗糙!

她猛地回头,迎面撞上一双深邃似海的眼眸,如暗夜蔷薇,眸光灼灼,黑如点漆。

“啊!”她惊慌的低低的叫了起来,“怎么是你?”

司徒锦澜薄唇一勾,“怎么就不能是我?”

“你你你,”桑离顿时有点Hlod不住了,“你怎么进来的?兰香呢?”

司徒锦澜灼人的目光落在了她惊惶之下忘了遮住的*光大现的前%,“当然是走进来的……”

桑离呆呆地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然后,“啊!”的一声缩进了浴桶里,双手环抱住了前%,一张俏脸迅速的飞起了两抹红晕,嫣然如天边燃烧的晚霞。

司徒锦澜耸耸肩,眸光含笑,“我都已经看光了,现在才藏起来,不嫌太晚吗?”

“呃,”桑离只觉口干舌燥,“那个,你,能不能出去一下……”虽然他们是名义上的夫妻,但她还从来没有在一个男人的面前洗过澡,尤其是这样一丝不挂的样子,她很不自在。

她难得这样惊慌。在他的记忆里,她向来是冷静自如,几乎没有看到过她失态的样子。此刻,她含羞带怯的模样勾起了司徒锦澜逗弄她的心思,他双手撑在浴桶的边缘,俊美无双的脸庞慢慢的向她靠近,一双含笑的眸子亮得如同天上的星星:“出去干嘛?”

出去干嘛?桑离皱了皱眉头,“当然是,回避!”后面两个字,明显的有些底气不足了。

果然,司徒锦澜轻笑一声,“你是我的王妃,今晚可是咱们的洞房花烛夜,怎么,你还想要*回避吗?”

桑离:“……”她只觉得脸颊更烫了。

司徒锦澜好笑的看着她,“你该不会是不好意思了吧?”

桑离不吭声。你才不好意思,你全家都不好意思!

司徒锦澜朝她的耳垂吹着气,带着调/戏的味道:“可是方才,你不还是挺享受我给你搓背的吗?”

桑离脸更红了,“那是因为我不知道是你!”

“那你现在知道了?”司徒锦澜重新拿起澡巾。

“你要干嘛?”桑离警觉。

司徒锦澜回答得理所当然,“给你搓背呀!”

“不要了不要了!”桑离忙不迭的道:“这种事情,怎好意思劳夫君大驾,还是我自己来吧!”

“别呀!”司徒锦澜笑着慢慢向她靠近,“我这可是第一次给女人搓背呢,你总不能不给我面子吧?”

桑离尽量往后缩:“那就更加不妥了,您可是身份尊贵的王爷,怎么能让您一个王爷给妾身搓背呢,我会心有不安的!”

“没事!”司徒锦澜若无其事的道:“我乐意!”

桑离有些傻眼,司徒锦澜这样子,怎么看都像是在调/戏她,这可不像是他的风格啊,他平时里不都是一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模样吗?这会儿怎么笑得那么yin荡?这样的司徒锦澜,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呢。

正愣神间,耳垂忽然疼了一下。“啊!”她低低的叫了起来,瞬间清醒。

“专心点!”耳旁传来司徒锦澜戏谑的声音,带着温热的呼吸,痒痒的拂在她的耳边,让她一时又有些心猿意马起来。不是说搓背吗?他干嘛绕到她后面去?还咬了她一口?

“你,你别这样……”桑离气息有些不稳,她努力的维持着情绪,忍着那种夺路而逃的冲动。她虽然是新时代的女性,但本质上还是保守型的,而且长这么大,还没有谈过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恋爱,也是第一次跟男性这样的亲密接触,她觉得浑身都不舒服,那种异样而又陌生的感觉,让她害怕。

这样的司徒锦澜对她来说,是陌生的,他不似平常那般的温和无害,反而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有点让桑离不敢置信。她想推开他,可是,浑身却使不上一点劲。她的脸颊通红,像枝头盛放的桃花,在这样艾1魅的气氛里,她引以为傲的冷静和沉稳,渐渐的变得不可控制。

她下意识的去扒他的手。他却轻笑一声,在她耳旁艾1魅的吹着气,声音氤氲的道:“我的王妃,别忘了,今晚可是咱们的洞房花烛夜。多少双眼睛看着呢。”

桑离的身子僵了僵,下意识挺直了脊梁!对于自己身体的反应,她不禁自嘲,原来有时候身体并不听从爱情的,你看,她和司徒锦澜之间明明没有爱情基础,哪怕是一点点的感情都谈不上,却仍然能够在对方的挑dou下起反应,这只能说明,情yu这个东西,真的是挺可怕的。

桑离咬了咬红艳艳的嘴唇,抬起水盈朦胧的眸子,声音里带着祈求:“我们,别在这里……”

她几乎是艰难的说完这句话,脸颊红得像火烧一样。

“好。”他轻笑一声,从浴桶里抱起她不/着/寸/缕的身子,往chuang榻而去。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桑离紧紧的掐了一下手心,疼痛终于使她清醒了些许。她深吸一口气,羞涩的道:“夫君,妾身替你宽衣吧。”

他正要亲吻她的动作顿住,抬起黑如点漆的眸子低头望她,看她在他身下眸光潋滟,粉面含春,明明紧张害怕,却偏偏装出一副淡定的样子,他的唇角不由勾起一抹捉摸不定的浅笑,然后,点头:“好。”

桑离拥被坐起身子,努力镇定下来,解开他的外衣,中衣,最后,开始动手脱他的里衣。整个过程,他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用那双灿若星辰,却又深邃如海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

她佯装淡定,内心早已崩溃如泥。直到他的里衣被她缓缓的解除掉,露出里面白皙结实的%膛,她的视线,下意识望向了他精瘦有力又线条流畅的左手臂。

那里,皮肤完好,光洁如新。

她怔怔的瞧着,脑子里却如放映机一般缓慢放过那晚她手持利刃锋利的划过那个黑衣刺客的左手臂的情形。她很清楚自己那一下的力道,那样的伤,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如常,跟别提一点疤痕都没有。即便是抹了柳扶风的独门秘药,也不可能像她看到的这样,一点点的痕迹都没有留下。她自己腹部上的那道伤口,虽然用了柳扶风的药,没有留疤,但仔细看,还是一道浅浅的白线的。

可是司徒锦澜的左手臂上,却完好无损,一点印记都没有。也就是说,他根本就不是那晚的刺客。那么,是她猜错了?是她草木皆兵,把他想象得太过复杂了?这一刻,她的脑子里乱极了,手里的动作,也僵住了。

看到她这个样子,司徒锦澜不禁轻笑一声,调侃道,“怎么,颖儿是被为夫的身体迷住了吗?”

桑离瞬间回神,脸颊一下子就烧透了。“谁,谁被迷住了?”她结结巴巴的说着,模样说不出来的娇羞可爱,一点也不像往日里那个冷静淡然的样子。

司徒锦澜不禁心中一荡,轻轻一推,就将她推dao在了chuang上。

桑离的身体瞬间僵住,瞳孔下意识张大,整个人都像是被震住了。她的脑子里乱糟糟的,思绪也一团乱麻,理智告诉她,要推开那只手,可是浑身瘫软如泥,他的唇堵住了她的嘴,她无法言喻,身体像一汪融化的**一般,连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那一刻,她有些绝望。桑离,你就这点出息吗?真的就这样被司徒锦澜给收服了吗?你甘心吗?

猜你喜欢

  1. 女强小说
  2. 穿越小说
  3.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