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总裁 > 总裁豪门柔弱妻

更新时间:2019-09-11 16:22:52

总裁豪门柔弱妻

总裁豪门柔弱妻 火爆天王 著

已完结 陈浩顺,夕云岭 优质言情都市爱情

总裁豪门柔弱妻主角是陈浩顺,夕云岭,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总裁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要知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有网络的世界上有一个这样的网站。但凡你注册成了会员,就要发你真实的照片上去。这个照片,网站对外是保密的。只有当搜索到与你相似度大于80%的人时,才会以私信的方式通知他们。

精彩章节试读:

妈妈没事……

梦琪的话,让陈以萱一直悬着的心,才稍稍有点放松。

“小萱!”

“……我没事……”

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太过担心母亲,还是因为一路跑来吹风着了凉。陈以萱只觉得自己头脑发晕,身体忽然有些发软,差一点没有站住,被梦琪扶住了。

“陈理事长,我妈妈的事情,我会亲自照顾,不需要劳烦您出来。”

在门外沉默了一会儿,陈以萱透过玻璃窗看着里面仍在熟睡的母亲,淡淡的说着。在一旁的陈少清听了,顿时气得浑身有些发抖,却也说不出什么。

“毕竟,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关系了,不是么?”

“……”

“梦琪,给我好好的看教着这个不要脸的女儿!”

说完,陈少清不再理会自己的女儿陈以萱,直径从包里丢下一打钱,打在陈以萱的身上,随后,连头也没回的就走出了医院。

看着打在自己身上,散乱到地上的一张张红色纸钞,陈以萱的眼眶发红发烫的厉害。

模糊着那些自己不惜任何代价,想要拼命赚到的东西。

“小萱……”

看着陈以萱瑟瑟发抖的后背,梦琪只是很心疼。知道陈以萱在强忍着巨大的悲痛,但是,她却只是无碍的冲着梦琪摇了摇头,低头捡起来了地上那些被完全践踏了自尊的一张张钱。

“……不管怎么说,这些钱,对妈妈来说还是有用的,不是么?”

话语之间的淡然,让梦琪担心的有些后怕。

在小萱还不满三岁的时候,就离异了的父母。小三的势力得逞,让这对可怜的母女一直相依为命到现在。

无论怎么样,果然小萱还是无法原谅自己的父亲……即使,是去做那样的事情,参加那样的节目来成名赚钱吗……“姐姐……我果然是那种为了钱而不惜任何代价不要脸的女人对么?”

“小萱……”

“……”

背对着梦琪,她无法看到此时陈以萱脸上的表情。不过,即使表面上对自己父亲那副很不在乎的样子,但是,梦琪很清楚,陈以萱父亲的话,一字字的全部都打在了陈以萱的心头。

到底,小萱的心情坚强到了什么地步?甚至,不惜用这种方式来赚钱?

梦琪还是无法忘记,九岁时候的小萱哭着喊着求自己父亲和妈妈和好的场面,幼稚却让人心酸到不已。

然而,也正是那一次父亲的决绝和那一巴掌,让陈以萱从此,再也绝口不提自己的父亲,甚至,用这种方式来成名赚钱来证明自己可以没有父亲的庇护活的更好,让伯母过的更好,但是……

这真的是小萱心中所想的吗?

“如果再看你一眼,是否还会有感觉,素面朝天有多纯洁就有多纯洁……”

这个时候,陈以萱背包里的手机就开始响起好听的和炫铃声音,不用想,陈以萱已经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

无故的突然离开北堂耀川的家中,连招呼都没有跟自己的经纪人打一声。现在,恐怕陆羽已经气疯了吧……陈以萱虽然这样想着,看着手机来电显示,果然是陆羽,没有多想,陈以萱还是接起了电话。

“陆羽,对不起……”

“……”

电话那一头并没有任何声响。

“果然,我还是不适合做明星。即使是你费了好大力气帮我做的哪一期午夜的综艺节目,我……”

“……”

“还是喜欢平凡的自己,即使我非常想成名赚钱来医治妈妈的病。所以,对不起,陆羽,我不要做明星了……”

“……”

“对于北堂耀川的事情,我很抱歉。”

“一句抱歉就这么算了?”

“陆羽?”

陈以萱愣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显示,是陆羽没错!但是……为什么陆羽的手机里会传出北堂耀川的声音?!

“跟我北堂耀川做交易,就必须完成!”

“北,北堂先生,我……”

“嘟嘟嘟……”

还没等陈以萱说完,对面已经抢先挂断了电话。陈以萱不明白北堂耀川最后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还要用自己的身体去交易自己的梦想吗?

“……”

北堂耀川挂断了手机,随后交给了身边的陆羽。林诗晨并没有乖乖听北堂耀川的话离开,在这里碰到陆羽哭了,并不是什么稀罕事。

只是刚才电话中陈以萱的话,让原本打算就此了之的北堂耀川,有了一种突然不想放手的想法。

“北堂先生,陈以萱的事情,我非常抱歉!我现在立刻去找她回来向您赔罪!”

“……”

北堂耀川转过头看了看陆羽,随后,只是微微帅气笑了一下,异常迷人。

“那就麻烦你了。”

……

“病人已经是第四次突发脑栓塞了,好在送来的比较及时,神经血管没有堵死。”

“嗯……”

医院走廊内,陈以萱和主治医生站在母亲的病房门外,陈以萱的母亲还在睡着。

陈以萱回头透过玻璃看了看自己的母亲,随后转过头看着医生。

“这种病,真的无法痊愈吗……”

“这种病其实说大也大,说小也笑。如果要完全医治的话,我想恐怕国内是不可能了。病人现在刚刚稳定下来,还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我建议你最好让你母亲在医院办理长期住院手续,定期进行检查。这种病发作,是一次比一次厉害的。如果发现的及时,还可以抑制住,如果稍稍晚一点,像今天这种情况,恐怕很不容乐观……”

“……嗯,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办理,谢谢你,医生……”

小萱……

一直在旁边默默听着两个人对话的梦琪,除了心疼之外,不知道自己该对陈以萱说什么。

现在对于陈以萱来说,母亲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如果这一次伯母意外过去的话,真不知道对陈以萱来说能不能够接受。

就算有自己的帮助,但是对于以萱来说,也是杯水车薪。伯母现在需要住院治疗,这样的话,费用对以萱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压力。

然而刚才来的陈以萱的父亲,一定是不会出手帮助她们母女俩的。因为,除了血缘关系外,梦琪根本就没有看出有哪一点他做父亲的样子。恐怕,从离婚的哪一天起,两个人的关系,早已经完全的断裂。

“姐姐,我妈……知道那件事情了吗?”

“……还没,这一次伯母也是因为伯父突然的到来而激动的着急生气,才会引发的。这件事情,在伯父还没有跟伯母说之前,伯母就已经不舒服了,这才急忙送来了医院。”

“……”

不出自己的意料之外,这一次果然又是父亲做的好事。为什么他就不能给我们母女俩一个平静的生活!!!

“姐姐,答应我,这件事情不要告诉我妈妈。”

“嗯,但是,你要继续走这条明星路吗?”

“……如果必要的话,我会的……”

“小萱……”

在医院看护了一夜,母亲的病情终于稳定。当陈以萱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已经筋疲力尽。不出意外的,陆羽已经早早的在陈以萱家门口等着她了。

打了一天的电话也无人接听,最后竟然关机!

虽然,陆羽很生气,但是,他也知道陈以萱并不是没谱的人。如果不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她不会这样做的。

陆羽实在有些放心不下,还是来到了陈以萱家门口。在车里睡了一夜,还是在早上的时候等到了陈以萱。

“……陆羽……”

看到陆羽有些憔悴的神色,陈以萱知道,他昨夜一定也没有怎么好好休息。想了一个晚上的陈以萱,还是决定要放弃这个明星之路。

哪怕自己再辛苦的多做一些兼职,起码这样一来,自己的母亲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次病情复发。

“以萱,你这一个晚上到底去哪里了?打电话也不接。如果你真的觉得这样做不来,那我再想别的办法!”

“……”

陆羽并没有责怪陈以萱,而满是担心的口气。陈以萱看着陆羽,只是轻轻一笑摇了摇头。

“以萱?”

“……陆羽,我想,我真的不适合做这个行业。演艺圈,不是我该生活的圈子……”

“为什么突然会有这种想法?”

憔悴的面容,无力的口气,颓废的样子,让陆羽现在没有心情再继续这个话题。

“不说这个了,你昨天是不是一夜没休息?”

“……嗯,母亲的病又突然发作了,我昨夜在医院。”

“现在伯母情况怎么样了?”

“……已经稳定下来了,但是需要住院观察治疗。”

“……嗯,那就好,你吃东西没有?”

“……”

陈以萱没有胃口的摇了摇头,现在,陈以萱的大脑很乱,只想要好好的休息,睡上一觉。

陆羽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带着陈以萱回了家。

看着陈以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摊在沙发上闭眼休息,陆羽拿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对北堂耀川做这个交代。

昨天,自己在北堂耀川的别墅外面安慰林诗晨,没想到恰巧被北堂耀川看个正着。对于这个,陆羽并没有什么惊讶。因为,北堂耀川对自己和林诗晨的事情,很了解。

原本,自己想打电话给陈以萱,却被北堂耀川把手机给抢了过去。不知道以萱在电话里面对北堂耀川说了什么,北堂耀川坚定的口气,似乎就认定了陈以萱。

说实话,陆羽心里本应该很高兴的因为,这正是陆羽要陈以萱接近他的真正目的。

攀爬势力人士,靠着北堂耀川那么硬气的权利,陈以萱出名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而已。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陆羽就是开心不起来。尤其是在看到现在这副样子的陈以萱的时候。

对于她的情况,陆羽也是知道的。没想到,昨天以萱的母亲竟然会病情突然发作。看样子,这一次应该不轻,至少从陈以萱现在的疲惫样子就可以看得出来。

现在,她突然又有了不想走这条道路的想法,虽然,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陆羽转过头,看着在沙发上因为太过疲惫而睡着了的陈以萱,脱下自己的外套披盖在她身上。

除了那种出卖身体的交易,或者,真的需要一步步的扎实走了。对于陈以萱来说,这才是她可以接受的。

不同于常人的女孩儿,特别的女孩儿,她,果然真的像是个透明的玻璃球般,干净清澈的不带一点杂质……陆羽轻轻笑了一下,随后走到窗户边,看着外面甚蓝的天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

“啪!”

“……好吧,不出意外,你又赢了。”

帝豪高级私人俱乐部台球厅里,一杆漂亮的秀球打发,最后一枚红球准准的跑进了中袋里。

北堂耀川看着被自己一杆清空的干净球台面,却高兴不起来。

皇邵华看着今天心情似乎有些不美丽的北堂耀川,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并没有说什么,脸上始终挂着皇邵华特有的淡淡微笑。

“……无聊。”

撂下杆子,北堂耀川转过身靠在台球桌边,习惯性的从兜拿出万宝路来,点燃了一根。

火红色的星点和淡淡的烟雾缭绕着北堂耀川俊美的脸庞,有一丝迷惑。

“呵呵……如果闷的话,就去瑞士或者其他别的国家去散散心吧。”

“……”

没心情!

今天自己本不应该出来和皇邵华打斯诺克,而是正在chuang上该和陈以萱翻云覆雨的时候。但是,没想到那个女孩儿到最后,果然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竟然没有经过自己允许,就偷偷的溜走北堂别墅,这让北堂耀川忽然有种莫名的挫败感。

原本窝火的心情,却因为电话里陈以萱有些苦涩的话,而顿时没了脾气。

这种感觉,是北堂耀川第一次体会到,很不舒服!

从小到大,几乎都是自己主宰者身边女人们的意志,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难道,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帅气?或者,自己的家事背景还不够殷实?还是觉得自己的权利还不够硬气霸道?

习惯用这种模式思考女人的北堂耀川,怎么想怎么觉得有些火大。

“呵呵……莫非最近王氏集团太猖狂了?惹得我们耀川总裁,心情这么差?”

皇邵华开着玩笑,顺手拿过旁边的杯子,优雅的饮了一小口。

“那种事情,我才不会在意。不过是个小小对手而已,想要跟我北堂财团斗,他还差得远。”

“哦?”

皇邵华一挑眉,转过头看着北堂耀川,只是微笑不再说话。

北堂耀川看到皇邵华这样子看着自己,愣了一下,随后只是有些窘迫的偏过帅气脸庞。

“……好吧,其实,我想不明白一件事情,为什么那个女人会拒绝我这么好的条件。”

“那个女人?”

“咳咳……没什么,只是觉得很火大!”

旁边的帅气服务员已经再一次把斯诺克从球带里面拿出来摆好,随后点了点头就下去了。

北堂耀川转过身,拿起身边的球杆,对准白球。

“啪!”

一记干脆的声响,红球被天女散花般的打开,靠边的底带不出意外的又进去了一个。

“无论是影星还是歌星,我都给了她足够的选择权利。”

北堂耀川擦了擦自己黑色球杆的顶端,随后看准了靠近中袋的一颗红球,杆法轻戳,球又乖乖的进去了。

“可是,她还是不为所动,我想不明白,对她有百益而无一害的交易,她为什么会选择放弃?”

“啪!”

“呵呵……”

听完北堂耀川略带孩子气般的牢骚,皇邵华脸上依旧带着淡淡微笑,然而眼眸中却闪过一丝小小惊讶。

这是自己认识了二十年,那个一向霸王样的男人会说出来的话么?虽然,自己再了解耀川不过,尽管,在他身上发生了那种无法忘记而又影响到他现在的事情,但是,这个男人,竟然会去用心思考一个女人。

耀川,那个女孩儿的什么地方,打动了冰封心脏的你?

“耀川,不是所有的女人,都会受金钱的驱使。”

“……是么?”

“啪!”

黑球漂亮的进了底带,北堂耀川转过身看着皇邵华。

“看样子,我不能就这么放手了。”

陈以萱给北堂耀川的这种挫败感,让他心中还是很不爽。这一次,算是稳赢的自己输掉了,所以,不管怎样,这么糗的事情,自己无论如何也得扳回来一场!

“耀川……”

皇邵华收起了自己脸上的淡雅微笑,看着北堂耀川劲瘦的背影,带有一丝无奈的宠溺。

耀川在意的女人,真的很想看看,那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孩儿,她真的有资格来接近自己的耀川吗?来接近这个表面霸王而内心不为人知乖戾的耀川?

……

“叮咚……叮咚……”

好听的门铃,吵醒了在沙发上一直疲倦睡到下午了的陈以萱。

慢慢睁开眼睛,陈以萱发现了自己身上披盖着的陆羽的衣服,但是,却看不到陆羽本人。从他早上来的时候,并没有问自己什么事情,不知道陆羽是怎么想的。

揉揉眼睛坐起来,陈以萱转过头看了看挂在墙壁上的时钟,已经都下午两点多了。这个时候,陆羽去哪里了?

“叮咚,叮咚!”

门铃稍稍有些急促,陈以萱立刻想起来,门外还有人呢。下了沙发,陈以萱就跑到门口,不是陆羽的话,就应该是梦琪姐姐了。

睡了一觉,精神好了许多,等一下先去医院看看妈妈再说吧。陈以萱这么想着,随手直接打开了门。

“咔……”

“以萱!!!我就说过,你最棒了!哈哈哈……”

“哇,哇啊!陆羽你干嘛?!”

果然,敲门的人是陆羽。陈以萱刚刚打开门,陆羽就一下子扑了过来,抱起陈以萱旋转不停。

看着陆羽一脸超兴奋的样子,陈以萱却是一头雾水。陆羽到底在瞎开心个什么劲儿啊?发生了什么事情?

“以萱,你到底是跟北堂耀川说了什么?那个家伙居然帮你接下了保证会大卖的CD专辑,还是圈儿里著名作词人小虫亲自作词,亚洲人气天王黎晰亲自谱曲!这一次,你赚到了以萱!”

“……你……说……什……么……?……!”

看着陆羽一脸兴奋不已的样子,陈以萱不知道是因为太过激动,还是因为太过惊愕,有些不敢相信陆羽说的话。北堂耀川竟然会为自己接下那么好的出道专辑CD?!骗人的吧!

“以后不会再给你接拍什么午夜综艺节目,这一次,而是真正的出道机会了!以萱,你要把握住这一次难得的机会。我就说过,你是最棒的,今天晚上我们可以好好的嗨皮庆祝一下了!”

“……那个,等,等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我有些不明白。而且,我跟北堂耀川并没有……”

“呵呵……”

自己真的并没有履行自己和北堂耀川之间的协议,所以,那个家伙为什么会主动的帮助自己?这一次,竟然还是如此之大的甜头?那个北堂耀川的脑子是不是烧坏了?什么都还没有得到,就直接给了自己这么好的一个出道机会?

怎么想都觉得像是在做梦!

“先不去想那些了,北堂耀川做事的风格,旁人是不会猜透的。或许,他也跟我一样,看出你就是一块当明星的料子也说不定啊。既然,北堂耀川给了你这么好的一次机会,如果浪费掉就实在太可惜了,不是么?”

“呃,话是这么说没错啦……”

不是那种午夜综艺节目,所以,自己也不需要再穿那么难为情的色情衣服什么的。这让陈以萱的确有些欣慰。不过,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北堂耀川会这么帮自己。

而且,虽然北堂耀川的确说过这场交易,没那么轻易的就会完,难道,是因为昨天在医院通的那次电话么?

忽然,陈以萱突然想起来了昨天自己在医院接到陆羽电话的事情。本以为电话是陆羽打给自己的,却没想到里面竟然会传出北堂耀川的声音,看样子,听着北堂耀川那么坚定的口气,这件事情,似乎没那么容易解决了。

不知道自己该开心还是该难过,陈以萱低着头,小小肩膀却在颤抖。

看着陈以萱现在这个样子,陆羽过于激动的心情,才稍稍有些平复。不管怎么样,现在陈以萱的妈妈现在还在医院之中,所以,她才会想要放弃自己的这个明星梦么?昨天在电话里,恐怕跟北堂耀川说的也是这件事情了。

不过,这一次,北堂耀川给陈以萱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以错过?而且又是真正的出道机会。以萱……“以萱……”

陆羽看着陈以萱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但是,无论怎么样,自己都不可以让陈以萱丢掉这一次难得的机会!

“以萱,你……”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开什么国际玩笑?!小娘这才刚刚开始,就算他再怎么说,我有自己的活法,照样可以活的很出色!”

“哎?”

陆羽脑袋上顿时冒出一个问号,悲伤过度么?

陈以萱回想着昨天在医院父亲对自己说的那些话,乖戾的个性,已经让陈以萱不再是那个*感而懦弱的小女孩儿,是的,不管是父亲不管自己和母亲也好,或者是别的怎么样都好,无论如何,自己都可以和母亲生活的非常好,非常好!

既然北堂耀川给了自己一个这么好的机会,不管如何,自己都要好好把握才可以!

……

“耀川……你狠漂亮的小脸蛋儿么?我是多么的喜欢……”

“天野学长……”

一栋高级欧式的私人豪华别墅之中,月色清辉泄满了书房,清新的书磨味道,气氛却有些迷乱。

十岁的北堂耀川背靠着硕大的书架,看着眼前自己十分喜欢的天野弥彦。

自己一直都十分崇敬的学长,喜欢他的博学多才,喜欢他的器宇轩昂,喜欢他的英俊迷人。只是,为什么天野学长的脸上,带有的却是跟平时不同那厌恶的表情看着自己?

“漂亮的真想让人毁掉!”

“天野学长……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天野弥彦俯**身,轻轻抚摸着北堂耀川俊美的小脸儿,身后的几名黑衣大汉,脸上露出了**的表情,垂涎着眼前这个怯懦的小男孩儿。

书房之中,并没有开灯,然而气氛的凝固,和天野弥彦那厌恶的表情,让北堂耀川十分不解和害怕。

“你们知道怎么做了?”

“交给我们就可以了。”

“呵呵……的确是漂亮的小男孩儿……”

“不……你们要干什么?!”

几名黑衣大汉一步步的逼近,让小耀川害怕的想要逃走,然而却被天野弥彦堵住了门口,脸上依旧挂着那厌恶而迷人的笑容。

“不……不……”

“碰!”

你们……你们干什么!!!小耀川颤抖着双手,终于扣动了手中的枪的扳机!

“唔……?!”

猛然睁开眼睛,北堂耀川筱乎的从圆形的大水chuang上猛地坐了起来,俊美的脸庞,带着丝丝冷汗,粗喘着呼吸。

梦吗……

安静的卧室,只有北堂耀川清冷着硕大的房间。

用手扶住额头,北堂耀川皱着俊眉,黑曜石般的眸子有些黯淡……已经是第几次了?为什么又梦到了那些事情?那些自己最不愿想起来的事情?

大落地窗前,月光洒了进来,拉长了北堂耀川劲瘦的身影。

“啪!”

火红色的星点,在黑夜之中格外刺眼。北堂耀川静默的站立在窗前,看着外面黑丝绒般的夜空,深邃的眸子,有种说不出的伤感…………

“什么?!小萱,你确定你不是在做梦?”

梦琪睁大着着星眸,不敢相信的看着陈以萱。虽然,陈以萱现在一脸的淡定是神色,但是,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是真的吗?

在医院的走廊之中,陈以萱轻轻点了点头。原本是要打算放弃这条道路,但是,却没想到被北堂耀川再次用这样的方式,给拉了回来。虽然,不太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但是,陈以萱却不想放弃这次难得的机会。

转过头,母亲刚刚打完点滴,还在睡熟。这件事情,陈以萱考虑了很久,决定暂时还是先不要告诉母亲。虽然,母亲并不反对自己的梦想,也曾经支持过。但是,现在自己还没有跟北堂耀川上*,他就先履行了自己的承诺。自己的这个**之身,似乎是怎么样也逃不掉北堂耀川的手中了。

当然,这件事情,陈以萱并没有告诉梦琪。

“小萱,为什么那个北堂耀川要无故帮助你?难道你……”

“没,没有啦!”

陈以萱连忙摇了摇头。看样子,现在演艺圈早已经被大家认可了用这种方法来红的事情。

“那就奇怪了,难道,北堂耀川喜欢上你了吗?”

“姐姐,你知道这个男人吗?”

“……嗯。”

梦琪点点头,随后在想着什么一样,抬起头看着天花板。

“记得不久前的一次社交酒会上海见到过他。那么闪耀的一个人物,是很容易让人过目不忘的。而且,无论是家事还是相貌,都是龙中之龙,所以,对他印象还是很深刻的。”

作为少女漫画家的梦琪,跟漫画出版社的主编一起去参加的那个酒会,北堂耀川是给梦琪最深刻印象的。她奇怪的只是,自己这个平凡的妹妹,是如何接触到了北堂耀川,而且,那个男人竟然还无条件的主动帮助小萱来成名?

怎么想,都感觉有些奇怪。

“小萱,你喜欢这个我也很清楚。但是,演艺圈,这并不是一条很好走的道路,会很辛苦。你可以吗?”

“……我想是吧。”

对于这个,陈以萱也很清楚。但是,不管怎么样,陈以萱都想要借这次的机会好好试试。就算是不会成名,至少,自己也可以得到一笔不小的费用。这样子,母亲住院的费用就可以不用担心了。

“好吧,虽然感觉很奇怪。但是,如果是你的决定,我会支持。”

“嗯,谢谢姐姐!”

“不过,如果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

“不会的啦!”

那种事情,怎么可以告诉梦琪?陈以萱摇了摇头。再怎么说,这也是自己的决定,如果那天不是母亲突然病倒住院,或许,现在自己的**之身,早已经被北堂耀川给吃干抹净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二十一世纪!

又不是封建社会了,大不了就豁出去一次。如果真的可以完成自己的梦想,陈以萱心中还是有些小小欣慰。毕竟,对方是北堂耀川,跟那样出色的男人上*,也不是件丢人的事情。

而且……

陈以萱一想到早上陆羽那坚定否决自己想退出演艺圈的表情,陈以萱就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那天从北堂耀川的别墅突然跑出来的时候,看到了陆羽和林诗晨。虽然,对于林诗晨,陆羽很少会跟自己提到,可是,从陆羽抱着林诗晨安慰的时候,陈以萱还是感觉到了什么。

陆羽是爱着林诗晨的吧……

“那个,请问,你是陈以萱吗?”

梦琪和陈以萱正在医院走廊站着的时候,不远处走过来一个清秀女孩儿。看着眼前的陈以萱,女孩儿的脸上有些开心。

“呃,我就是。你是……?”

“以萱,真的是你吗?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哎?”

陈以萱愣了一下,看着眼前这个自来熟的女孩儿,虽然有点面熟,不知道在哪里见过。可是,陈以萱就是想不起来。

而此时,站在一旁的梦琪,却有些小小惊讶。

“你是……露露?”

“呵呵,梦琪姐姐,好久不见。”

韩露露冲着梦琪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露露?韩露露?

被梦琪这么一提醒,陈以萱似乎想到了什么,看着眼前的女孩儿。

以前,自己和母亲有搬过家,而且不止一次。虽然,陈以萱记不得太清楚,但是对于这个名字,陈以萱还是感觉格外亲切。这个可爱的小邻居,经常来找自己玩,跟自己很是投缘。而自己的母亲也非常喜欢这个乖巧的女孩儿,当初差点没有认做干女儿。但是,并没有和韩露露做太长时间的朋友,自己“我的那个小邻居,韩露露?!”

“……嗯!以萱姐终于想起来了!”

韩露露可爱一笑,用力点了点头。

“真的是你,好巧,露露怎么会在这里?”

刚刚问完,陈以萱就想到了什么似的,脸上稍稍带了些抱歉的神色。

“对不起,露露……伯父最近怎么样?”

“呵呵……还是老样子。”

韩露露举起了手中定期为父亲抓的药,吐了下舌头。

“呃,这样……”

“嗯,以萱姐姐在这里做什么?”

“呵呵……”

陈以萱并没有再说什么,转过头看着病房内正在熟睡的母亲,韩露露也顿时明白了什么。

两个人过分相似的身世,让陈以萱和韩露露更加贴心。这也正是为什么两个女孩儿如此交好的原因。不过,现在韩露露的负担,应该要比自己还大吧,毕竟,露露现在正在上大学,再加上定期为父亲抓的药,一定过的很辛苦现在。梦琪看着眼前这两个女孩儿,只是轻轻一笑,并没有在说什么。

“小萱,我去医生那里一趟,你们两个先聊。”

“嗯……”

梦琪摆了摆手,随后朝走廊拐角走了过去。这两个女孩儿很久不见,一定有很多话想说。或许,自己幸福的生活会跟她们形成鲜明的对比。小萱对自己心中那小小的抵触,并不是没有,这一点梦琪很清楚。

“露露,最近好吗?”

“……呵呵,还是老样子。父亲的病很辛苦,现在基本每个月都要做两次透析。”

“……不要太担心,伯父一定会好起来的。”

苍白的安慰话,连陈以萱都觉得自己有些虚伪。尿毒症并不是那么就容易好起来的,这是事实。然而,韩露露却并没有放弃,半工半读,坚持着给自己父亲治病。眼前这个小女孩儿和陈以萱有着一样的坚持。

医院走廊的拐角处,梦琪的脚步突然停顿了下来。

拐角墙的另一边,是什么声音?

“那个女孩儿就是陈以萱。”

“是的。”

陆羽点了点头看着皇邵华。

和北堂耀川打斯诺克的时候,皇邵华对他的话并没有不上心。不管怎么样,太过了解北堂耀川的皇邵华,是绝对不会让同样的事情在发生第二次来伤害到那个乖戾的孩子!

皇邵华远远站在一边,看着走廊远处两个清瘦的女孩儿交谈。看她脸上纯真的微笑,皇邵华并没有说什么。

至少,那个女孩子的笑容,让人很舒服。

“如果那个女孩儿会伤害到耀川的话,我是不会罢休的。陆羽,你应该很清楚。”

“呵呵,邵华,那个女孩儿比水都要干净透彻。”

“是吗?”

陆羽只是轻轻的笑着,并没有再说什么。

如果说陈以萱会伤害人的话,那么,之前在帝豪酒店也不会有那一幕上演。这个女孩儿,率真的让人一看就透。

那天在北堂耀川城堡的门口,自己和林诗晨的对话,想必陈以萱早就听到了。然而,她却对自己只字未提。

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陆羽似乎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这个女孩子的身上。如果,这个女孩儿会让耀川得到幸福,那么是自己最希望看到的事情。

但愿,如此……

皇邵华轻轻拍了拍陆羽的肩膀,随后转身下了楼。

听着谈话结束,梦琪这才转身拐过了楼梯,与陆羽擦肩而过。

陆羽回头看了下从身边过去风一样的美女,微微一愣,并没有在意,直接去了陈以萱的方向。

皇邵华刚刚来到停车场,打开车门打算要出去的时候,却被一只漂亮的小手狠狠把车门摁住。

皇邵华轻皱了下秀眉,转过头。

精致漂亮的小脸儿上,带着并不友好的敌意。

虽然是个漂亮的女人。

不过,她是谁?

“有什么事情吗?小姐。”

皇邵华看着眼前的漂亮女孩儿,微微一笑。

礼貌的表情,并不一定就会有礼貌的回应。从梦琪的脸上,皇邵华看得出来她的生气。

“如果那个女孩儿伤害到耀川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嗯?看样子,自己刚才在医院走廊的话,碰巧被认识陈以萱的女孩儿听到了。

因为担心那个女孩儿所以才跟着自己过来质问的吗?

皇邵华只是轻轻一愣,随后无碍的笑了笑。

“就如你刚才听到的,就是这个意思。”

“……”

耀川是谁?小萱并没有跟自己说过关于叫做耀川男人的事情。难道,是小萱新交的男朋友或者,债主?

梦琪会想到这个词,完全是因为陈以萱的父亲,陈少清。

像是一个讽刺的笑话一般,梦琪并没有再追问眼前这个儒雅男人什么,只是转身想要走开。

与其在这里问这个男人,不如直接去问小萱。

然而面对转身离开的梦琪,皇邵华看着她纤瘦的身影,也并没有叫住她。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女孩儿是谁,不过,皇邵华可以确定,这个女孩儿应该和陈以萱有着很不错的关系。

人缘很好,至少可以初步确定那个叫做陈以萱的女孩儿,可能真如陆羽所说。

只是单纯入水的一个女孩儿罢了。

皇邵华掏出车钥匙,打开门,直接坐了进去。

医院的走廊里,陈以萱和韩露露聊了几句,两个人留下了联系方式。韩露露就为父亲抓药先离开了医院。

“很可爱的女孩儿呢。”

听到声音,陈以萱转过头,眼神有点寒意。

“不许你打露露的主意!”

陆羽无碍的耸耸肩。

“我已经找到宝贝了,不是吗?”

“唔……”

陈以萱愣了一下,随后便没有在理会陆羽。

梦琪也从地下车库回来了医院病房前,并没有刻意的打量陆羽,只是余光扫了一眼。

“姐姐,医生那边怎么说?”

梦琪轻轻摇了摇头,让陈以萱放心。

“现在并没有什么大碍,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找工作?”

“我?”

陈以萱微微愣了一下。对于陆羽是自己经纪人要出道演艺圈的事情,还有关于北堂耀川的事情,自己一直都还没有机会和梦琪说。

“我”

“铃铃铃……铃铃铃……”

此时,旁边陆羽的手机打算了陈以萱的话,陆羽抱歉的冲着两个人一笑,随后闪到一边去接电话。

“他叫陆羽,是我的经纪人。而且,姐我不打算放弃自己的梦想!”

陈以萱转过头,透过玻璃,看着病房内熟睡的母亲。

“我想以萱尝试努力一下,所以……”

“还是类似那种午夜档综艺节目吗?”

“哈?不,不是的啦!”

陈以萱连连摇头,再接这种节目的话,别说自己这一关,至少连梦琪也不会同意自己去的。

“是录制单曲CD,准备出首张唱片。”

“唱片公司?”

陈以萱说道这里的时候,梦琪不知道怎么的很自然就想到了刚才在车库的那个男人口中说道的北堂耀川。

“嗯。”

陈以萱点点头。

“陆羽帮我接下来了一张**CD专辑的录制,我不想放弃这一次机会。”

“……”

听完陈以萱的话,梦琪并没有反对什么,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不管怎么样都好,这是小萱自己决定的事情,不管怎么样,或许对于小萱来说这也是一次不错的机会。

如果,真的成功大卖的话,至少,小萱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压力了。

梦琪转过头看着病房内的伯母,虽然,小萱从来没有跟自己抱怨过什么,但是,梦琪却能够很体会的到小萱的难过。

不管怎么样,看着生病的母亲,冷酷的父亲,陈以萱,是伯母唯一的精神支柱。

“姐姐,有件事情,无论如何都想请你帮忙。”

陈以萱想了好一会儿,转过头看着梦琪。

“不要告诉妈妈我在这里的事情,可以吗?”

“……”

梦琪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但是,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一定要立刻告诉我。”

“嗯!我知道了。”

或许接下来一周,自己会很忙,关于出唱片的事情。医院方便,就要麻烦梦琪姐姐多多照顾。

当然,也正因为有梦琪在这边,陈以萱才可以踏下心来专心做自己的事情。

“以萱,下午两点,我们得回公司,跟作曲人见面。”

“啊,嗯!”

……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陈以萱的心情有些激动。

明星梦,是每个女孩子都会想到的。然而,陈以萱怎么也没想到,这样的好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然而,陈以萱转过头看着车窗外。

当然,这种好事情,也不是白做的。要用自己的身体来作为交换。

明明就是自己和北堂耀川之间违约了,为什么北堂耀川还是坚持以萱一定去呢?

陈以萱无奈的叹了口气。

想得太多,自己就会变得不安。

陈以萱摇摇头,继续重复安慰自己。

现在是什么时候?二十一世纪!就算是潜规则也罢,出卖自己身体一次也好,不管怎么样,拼了!

传媒公司化妆室内,陈以萱看着镜子之中像是蝶变一样漂亮的女孩儿,连自己都惊讶到了。

一流的化妆室,帮自己准备艺人范儿的服装师,还有旁边为自己跑腿的工作人员。

这种感觉,不就像是一个真正的艺人吗?

明明是自己的梦想,然而,却并没有实现的兴奋感。这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吗?

陈以萱微微黯淡下来双眸,盯着桌子上各种自己见都未曾见到过的化妆品,突然心中有些莫名的失落和窝火。

“果然,人靠衣装呢!”

“呃?!”

陆羽看着眼前自己一手打造出来的新星陈以萱,拍了她的肩膀一下,满意的点点头。

果然,午夜档的那一期节目,不是白做的。

当然,主要还是对北堂耀川引起注意才是正点。

陆羽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时间似乎也差不多了。

“以萱,开始咯!”

“啊,嗯……”

原本以为陈以萱会是满满干劲儿!然而,现在看来,却并不如当前的冲动。

怎么了?

当陈以萱准备出去迎接自己第一张**唱片的时候,然而父亲在医院对自己说的话,顿时让陈以萱停住了脚步。

并不是在意父亲的话,而是突然陈以萱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如果这样下去的话,那么自己……“陆羽……”

“嗯,要准备开始咯,不要紧张。”

“嗯,我去下洗手间。”

陈以萱说完,转身先出去了。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传媒公司的大门跑出去的,陈以萱只知道,自己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或许,自己真的会后悔一辈子!

妈妈一定不会想要看到自己这样子,所以……陈以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仓皇的打车回到了自己的家,把手机关机掉。

尽管,陈以萱知道,自己这样做的唯一后果就是毁掉了陆羽原本为自己铺设好的演绎道路,同样,对于北堂耀川……“北堂耀川?”

陈以萱愣了一下,安静的卧室,没有声音,陈以萱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呼吸声音。

“果然……自己还是不适合这样的工作呢。”

退掉自己的出租公寓,当陈以萱敲开梦琪的家门时候,梦琪有些吃惊。

现在小萱应该是在传媒公司录制自己专辑的时候,为什么会突然跑来自己这里,甚至,还有她的一切行李?

“对不起,姐姐,我……”

“进来再说。”

梦琪的公寓很大,住下陈以萱是完全没有问题。

果然,出名的少女漫画家,生活真的很不错。

“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梦琪给陈以萱端了一杯果汁,随后坐在沙发上,看着面色有些失落的陈以萱。

在医院自己早想要问这些事情,但是,却不是时候。但是,现在小萱主动来找自己,看样子,肯定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了。

“姐姐,我在想……我是不是该着一份工作了。”

“嗯?”

梦琪把头一歪,不太明白陈以萱的意思。难道,对于陆羽的事情,陈以萱放弃了吗?

“果然,我还是不适合做艺人呢,那种事情,我做不来……”

梦琪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听着陈以萱的话。

“虽然,妈妈的病真的需要很多钱,但是,如果妈妈知道我用这种办法来挣钱的话,我想妈妈会很伤心。”

“……”

“所以,虽然以后会很辛苦,但是我想要凭借自己的努力来……”

“小萱。”

“姐姐……”

“暂时现在这里住下吧,工作的事情,可以慢慢来。”

“……嗯。”

没有问自己多余的事情,但是梦琪却很理解现在陈以萱的心情。

陆羽也好,林诗晨也好,那些都是自己生命中的过客罢了。

北堂耀川……

那个成功吸引了陈以萱的男人,却是陈以萱心中,怎么也忘不掉的!

接下来的几天,陈以萱最担心的事情,莫过于陆羽。

但是,出乎陈以萱的意料,陆羽并没有强迫自己,做不成你的经纪人,至少,我是你的朋友呐!

……

北堂耀川……

从医院出来之后,皇邵华并没有直接回公寓,只是心中有些难过。

没有心情回家,独自一个人午夜开着车在马路上无所事事的兜风。

不知道那个叫做陈以萱的女人,是否真的可以帮助到北堂耀川。那个自己最担心也是最心疼的孩子……打转方向盘,皇邵华直接把车停到郊区的一所风景山头。夜里的寒风还是有些微冷,美丽的景色,可惜没有人能欣赏,这里基本已经没有什么人。

皇邵华下了车,直接从后备箱里面拿出一瓶啤酒打开,靠着车侧,看着远处墨色连绵的城市和山影。相互融入其中,静谧而安详。

嗯……?

皇邵华游离在夜景色的视线内,看到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似乎跟自己一样也来欣赏风景。

不过,看着他不稳的身影,皇邵华知道,那个家伙八成是喝多了。

“喵……”

猫?

完颜靠坐在栏杆柱子下面,听着耳边掠过一声娇滴滴的小猫声音。转过头,发现一只黑色的小猫咪在不解的看着自己,似乎像是在了解自己一样。圆圆水润的大眼睛,看着自己手中的酒瓶,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小鼻子。

“……你也想要喝酒吗?”

完颜看着身边这个可怜的似乎跟自己一样的小家伙,清秀的脸上,带着苦涩的笑容。伸出手,示意着那只小猫咪靠近自己。

然而,小猫咪似乎并不害怕眼前这个男人,一步步的小心靠近,嗅了嗅完颜的手指,随后在他修长的手背上竟然撒娇的摩擦起自己的头来。

“……喵……”

“你还真是个爱撒娇的小家伙。”

完颜索性把这个可爱的小东西抱在了自己怀中,用外套包裹着这个小小的身体。

“你也很冷吧……”

“喵……”

完颜看着眼前这个十分享受自己舒适怀抱的小猫咪,用手轻轻抚摸着它的头。清澈的眸子,微微黯淡下来。

脑海中像是放映机一样,回忆起以前的事情。

被赶出去的母亲,不能原谅的父亲!

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那辆停靠的车和皇邵华。

完颜把小猫咪完全蜷缩在自己怀中,怀抱着自己,把头埋在自己膝盖之间。

完颜想起自己最后一次见到母亲的样子,心里掠过一阵伤痛!

妈妈……

完颜倒抽了一口颤抖的呼吸。

“喂,要睡觉回家去睡!”

“唔……”

忽然,旁边一个不礼貌的推手,差点推到了毫无意识的完颜。他抬起头,转过看着那个没礼貌得家伙,脸上有些怒意。

“啰嗦!要你管!”

“什么?”

皇邵华蹲在完颜面前,看着眼前这个好不意会自己好意的家伙。本打算发发善心,好心提醒他回去睡觉,没想到竟然骂自己啰嗦。这个家伙!

“我可是好心提醒你哎,在这里睡着,小心感冒,笨**!”

“我就是笨**怎么样?要你多管闲事,没事滚开!别妨碍本少爷睡觉!”

“唔……”

第一次竟然有人跟自己这样讲话,叫我滚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皇邵华俊脸上顿时怒气升起,不过下一刻,他就呆愣住了看着眼前的完颜。

这个男人……哭了?

完颜有些红肿的眼睛,让皇邵华心里的怒火,也消去了不少。嘴角扯出一丝讽刺的微笑。

“呃……”

皇邵华直直盯视着自己,完颜立刻转过了头。这个男人神经病吧!没事盯着自己看什么看!

“喵……”

怀中的小猫咪看着有些炸毛了的完颜,抬起自己的小脑袋不解的看着怀抱着自己的主人。

被女人甩了?借酒消愁?看样子事了。皇邵华心里忽然有种胜利的**?,这个男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可爱!

皇邵华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会用这样的形容词来形容眼前这个男人,只是,在刚刚看到完颜清秀小脸儿上那种受伤的表情之后,忽然对他有了兴趣。

想要*走开?本大爷偏偏不走,非要看你出丑的样子!

“……给。”

什么?完颜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一听啤酒,皱了下眉头。这个男人怎么那么奇怪?如果在平时,完颜直接就会离开这个神经病男人。不过,此时他却接过了皇邵华手中的那瓶啤酒,想也没想,直接端起来开始喝了。

一口气,半瓶啤酒下肚,完颜原本已经有些发晕的头脑,现在更觉得晃的厉害,甚至,自己的身体都感觉有些不是自己的了,飘了起来。

盯着自己手中的啤酒,完颜猛地打了一个冷战。山中的夜风吹过,有些冰冷的刺骨。完颜默默不语的仰起头,靠着冰冷的柱子闭上眼睛。头痛的像是要裂开一样难受,不过,现在他不想回家,不知道该怎么去面接下来的生活,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皇邵华见完颜这样的沉默失意,不知道他究竟真正是为了什么事情变得开始这副样子。就像……“喵……”

皇邵华低头看到了依旧蜷缩趴着赖在完颜怀中的小猫咪。对,就像是这只流浪的小猫儿一样,可怜的同时,却又让人有点心疼。

唔……

皇邵华愣了一下,肩膀传来了微微重量。皇邵华转过头,发现一张清秀的小脸儿靠在自己肩膀上,竟然有些迷乱。

搞什么?不能喝就别喝!现在倒好,赖上自己了。皇邵华微微颔首看着眼前这个清瘦的男孩儿,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轻轻放下手中的啤酒罐,皇邵华大手抵着完颜清秀小脸儿盯着看了起来。

月光的清辉照射在完颜微微昏睡的脸上。漂亮而精致的五官,有些冷漠又稚气的脸庞。如蝴蝶翅膀般轻轻抖动的睫毛,也投下一片阴鸷的暗影。

还算是个长得不错的男人,皇邵华嘴角微微一弯,俯身压了上去……“……唔……呃!!”

感觉到自己面颊有着温热气息扑面而来,有些迷糊的完颜顿时睁开眼睛,脸前模糊的面容,让完颜有些惊愕,什么东西在自己嘴里?

舌头……?!

“唔!滚,滚开!你这个变态!”

完颜想要推开眼前逼迫着自己的男人,却因为醉酒而使不出力气,让自己身体有些不稳。

“是你不好,先**我的……”

“变态!滚……唔!!”

不给完颜解释的机会,皇邵华再度附着上自己的xing1感嘴唇,吞掉了完颜的话语。

完颜挣扎着想要离开眼前这个变态的强势,四肢却使不出力气,该死,自己是不是喝了太多的酒?

没有想要呕吐的反感,完颜只觉得自己脑袋剧痛的厉害,迷糊的更加厉害!无力的突然昏倒在了皇邵华的身上。

猜你喜欢

  1. 优质言情
  2. 都市爱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