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图文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穿越> 苏女问昔 > 第009章 最后一次爬墙头

第009章 最后一次爬墙头

霏霏雪1980 2019-11-08 17:03:12

第9章 最后一次爬墙头

啥?

苏问昔怀疑地看着子规?

“豆芽菜,你今年多大?”

苏问昔难得对谁动了一次气。

读书认字?她家苏老爷都不打算勉强她,他一个来历不明去向不定的豆芽菜居然想对她施教一二,这简直是……笑话!

挑衅地脸半仰,眼神冲下。

子规因为那个“豆芽菜”微皱了一下眉头。人不大,表情实在老成。

抬高了一点脸,眼神有些冷厉。

“下来!”

声音真真是一个威严再加威慑。苏问昔差点就依他的话下墙头了,动了动,好在关键时刻及时刹住身子。

一叉腰:“凭什么要听你的?”

子规看着这个明显有些叛逆带桀骜不驯的小孩子,慢悠悠说了一句:“再不下来,今晚认够二十个字方可睡觉!”

“嗤!”

苏问昔从鼻孔里出了个声,然后抱住双肩作害怕状,“好吓人啊!我好怕怕啊!二十个字啊,我可不会认,怎么办啊?哎哟!哎哟!怎么办呐?”

一边说着,一边弯下腰,笑得捧着肚子。

人小鬼大的小子,小屁孩儿而己,敢在她面前充大瓣蒜。无论是身体年龄还是思想年龄,她都甩了他几条街好吗?

“我跟苏伯伯说过了,以后厨房会将你的晚饭送到我那边!”子规对墙头上那个惯坏的孩子可没有半点心软。

“啥?”

苏问昔用手指着子规,“我的晚饭,要跟你一起用?我爹居然答应了?”

惊讶过后,一口咬定,“不可能!”

搞没搞错?她只是出去一天而已。豆芽菜这小子绝对一肚子坏水,她爹居然连男女之嫌都不计较?

子规可没打算跟这位大小姐争口角。只是静静地站在地上,淡淡说了一句:“这是你最后一次爬墙头!”

不过是棵面黄肌瘦毫无存在感的豆芽菜,还真当自己能炒盘菜了?

苏问昔翘了翘鼻子,她家苏老爷都被她哄得服服帖帖,睁眼闭眼地放任状了,这个死小子算哪根蒜?

最后一次爬墙头?笑话!

苏问昔怕过谁啊?四周围别说整个苏府,就是整个庄子里,你随便拉个人出来,谁敢惹苏问昔啊?就苏家老爷护短护的那个样子,别说捅一指头,你张口说一个不好听的声儿出来,苏老爷都能让人拿金子砸死你!

苏问昔一边冲豆芽菜挑眉作个挑衅的表情,一边半蹲**身子,这次连个枝条都没打算抓,直接打算来个高空跳马。

“用梯子!”子规简直是怒了。

还真是个不受教的小丫头。她多大了?一丈高的墙头,她是不要命了还是不要腿了?

苏问昔翻个白眼,小瞧了姐姐不是?姐姐谁啊?爬墙上树摸高走低,姐姐是不采花不偷盗,本事可比他们一点也不差!

“嗖”地一声,身子往下一跳。

“小心!”

子规拦是不可能了,只能喊出这么一句,下意识往苏问昔跳下去的地方急步跑过去接人。完全忘了自己小小的身子瘦弱无力。纵是他再有心,也力有不逮。

根本没有来得及抢过去,苏问昔人已落地。

“啊!”

一声痛呼。

苏问昔坐在地上,掐着小腿。她是不敢碰自己的脚啊,疼得那叫一个钻心,脚断了的感觉。

谁,谁在墙下面放的砖头?!她的脚!啊!

苏问昔瞬间泪崩了。丢人?谁管啊!反正现在她只是个小奶娃子,摔了脚疼得钻心不让哭一哭?

豆芽菜,我恨死你了!

整个苏府, 因为苏问昔的那一声,乱成了一锅粥!

庄西头的乔大夫在苏府的人上门来请的时候,正打算做一顿美味大餐。

看着苏府的下人心急火燎地闯进来,推得他那门摇摇欲坠,摇摇欲坠,然而“叭唧”一声,好吧, 终于坠了。

乔大夫给气得,指着苏府的下人好半天,骂?那家丁一脚的焦急,根本就没意识到那扇门已经自己手里夭折。

“乔大夫,我家小姐脚疼,您快给过去看看!”

乔大夫十分没好气地翻白眼:这个一天不惹事就不肯消停的丫头,能不能别把装病安排得这么频繁?听听你装的那些个病,头疼、胃疼、心疼、肝疼……

现在可好,哪种病不能装,偏偏装脚疼?

你这是不打算出门的节奏吗?

一路上乔老头儿被苏府的下人三催四催地直瞪眼。总共也没有几步道,装出来的病能有多着急?还向来就你们苏府的人摆的谱大,谁家看病不是上门求医?就你家我亲自上门,还东催西催跟个催命似地。明明就是个装出来的病!

只是这个小丫头恁也作怪,刚刚跟他大谈特谈生财之道,打算从土财主爆发户手里抠钱。她这是要从她爹抠起了?

苏老爷有钱是不假,被个千疼万疼的闺女拐着弯地往外造,你说苏老爷你是哪辈子没有积够德才养这么一闺女!

乔老头满头大汗地(天热的)被让进了苏府苏问昔的院子,隔着墙远远就听见苏问昔的大呼小叫。

以前再装好歹也顾及一下姑娘家的矜持,这次连颜面也不顾了?

进了院子,发现苏老爷、两个姨娘、数个丫头都围成一团。寄存苏府的那个小不点的小子正按着苏问昔的脚在水盆里,苏问昔梨花带雨,这次是真哭了。

她疼啊,疼得钻心,百般不能消解。

乔老头这次是真诧异了。

这,这,装得也太像了吧?还全府上下齐动员?

走到跟前,往水盆里一看,不光水,还有冰块,可怕的是苏问昔那只脚,肿得像发得过了劲的大馒头。还是红通通的大馒头!

“乔大夫,你快来看看,这可如何是好?”苏老爷看见乔老头,简直像抓住一根救命绳。

“这是,怎么搞的?”乔老头看着苏问昔的脚问。

一院子鸦鹊无声。

苏问昔脸上还挂着泪,悔不当初地瞪着只有她才看得懂的乔老头的……幸灾乐祸。

最后还是子规说了一句:“她跳墙的时候,我没有接住!”

乔老头翘着胡子,上下打量了子规一番,点点头,非常有学究范地:“你要接住了,情况比现在还严重!”

你才几斤几两,接不住小丫头事小,压成肉饼才是大事吧?

装模作样地捋了捋自己那几根胡子,再冲子规点点头,“小公子处理得方法得当。”

弯下腰,细细观察了一下苏问昔的脚,然后下定结论,“照目前的样子看,骨折应该是没有,筋肯定是伤到了。冰水再泡一会儿,十二个时辰后先热水敷脚消淤去肿吧。伤筋动骨一百天……”

乔老头的话断在那里。

一百天?他那些花花草草一百天没有人打理还不委地成泥?

这倒霉孩子,你说说你,放着正正当当的府门不走爬什么墙?

他的那些花花草草啊!

“乔大夫,您有上好的红花油能不能开几瓶?”子规在旁边说道。

咦?

乔老头再次上下打量子规两眼。面黄肌瘦、身子羸弱的小子,倒真像根发育不良的腊黄豆芽菜。不过看他双目坚定、目光澄清,可完全没有萎缩之态。

“我倒是可以给小少爷开几副药调理一下……”

乔老头儿非常认真地看着子规,非常认真地说。这孩子脾胃不行啊,得调,得好好调!

“请乔大夫开红花油吧!”子规截断。

你搞错病人了吧?这请你来看脚呢!

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可爱呢?别人都是求着他给看病,他这主动给看病开药,居然这么不给面子!怪不得小丫头不喜欢你,太不讨人喜欢了!

乔老头一梗脖子:“老头子我医者仁心,见病则医,遇伤则救。你这小公子,怎能讳医忌疾,拒绝诊治?明天你亲自去我那里取药,苏小姐的红花油和你的养脾丸一并取了!你的不收钱!”特特地在后面加了一句。横巴巴地。

乔老头儿也是有脾气的。这里都主动开口给你开药了,怎么这么不识抬举呢?

他跟苏问昔那钱眼子里钻的小丫头可不一样,他医者仁心,仁心!

子规:“……”

他不过是遭了饥荒,饿得狠了。这位大夫你会看病吗?

扭脸看苏老爷。

苏老爷接收到子规的眼神,连忙堆着笑脸对乔老头说道:“乔大夫医者仁心、医术高明、药到病除,我明天一定让子规过去取药。这里一并谢过!小女自幼蒙乔大夫看顾一二,免费取药,如何使得?还请……”

乔老头看了看拿眼瞪着他、带着威胁的苏问昔,仿佛在明晃晃地威胁他:我家苏老爷的钱你敢收!

好吧,看样子,这小丫头看样子没打算“劫”她家苏老爷的意思。

立刻说道:“医药费则不用了,”指了指子规,“小公子看着身体虚弱,平时却是疏于活动吧?明天将我的院门修一修权充药资便了!”

子规:“……”

这个老头儿真的是大夫?怎么看都有坑蒙拐骗的嫌疑。上次苏问昔明明没有病,他是怎么诊出心思郁结、脾胃不和的?

苏老爷想,子规小小稚子,哪里修得了什么院门?

当下笑着说道:“乔大夫如是说,少不得明天让子规带几个下人走一趟。”

乔老头也不客气,随口说道:“如此最好。”

苏问昔这时跟苏老爷诉苦:“爹爹,百日不得出门,我会郁闷死的。”

苏老爷立刻温声安慰:“要不爹给你找个戏班子来给你演皮影戏?”

乔老头:“……”

好好的丫头都让你给惯坏了。皮影戏?你试着看一百天试试。何况你家这个比野小子还疯的丫头能对皮影戏感兴趣?

子规在一旁非常淡定地说道:“问昔受伤皆是我之过,这百日,便由我来照顾吧!”

苏问昔翻个白眼,我吃喝拉撒睡,你管哪个?男女有别,年纪小也不行!

没想到苏老爷立刻欣慰地说道:“昔儿自小少伴,你陪陪她自然无不可!”

啥?

苏问昔差点从冰盆里跳起来。

苏老爷你有没有搞错?有没有搞错?

他是男的,我是女的!他陪我?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001章 天上掉下未婚夫 第002章 养女之道在于放 第003章 脾胃失和苏小姐 第004章 养身之道在于动 第005章 太平盛世乱初起 第006章 乱起各怀心腹事 第007章 不识南京大屠杀 第008章 一脚踏上生财路 第009章 最后一次爬墙头 第010章 七星之痣疑身世 第011章 女子无才便是德 第012章 密室之窃听风云 第014章 炎炎夏日送寒衣 第015章 我要嫁个大英雄 第018章 树大招风家大招贼 第020章 夜黑风高作案佳时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