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图文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穿越> 苏女问昔 > 第006章 乱起各怀心腹事

第006章 乱起各怀心腹事

霏霏雪1980 2019-11-08 16:51:29

第6章 乱起各怀心腹事

边城……

子规的眼神一下子渺远,默然半天没有说话。

边城是他心里的痛,是他心底的伤,是他一世解不开的困惑,是他挥之不去的噩梦。

苏问昔见子规没有出声,心里就想,她问这小子干嘛呀,她都不知道的地方豆芽菜能知道?才多大的毛头小孩子!问他还不如问静己呢!

才要张口问静己,只听子规音色沉沉地说:“边城据都城二百八十里,是外族入关的第一道关口!”

苏问昔脑子里迅速地换算距离,古代一里好像相当于现代的400多米,按400米算,280里是112000米,换算成现代距离是112公里,汽车时速100的话,一个小时多一点就到,古代的快马时速按五十公里算的话,两个小时多一点就能杀过来。

苏问昔一下子有些傻了。

这个时代的皇帝是不是缺脑子啊,你把都城设得离边城这么近,不是摆明了挨踏吗?怪不得静己慌成这个样子,那他们是不是现在就该回去收拾细软逃命啊?可能腿脚稍微慢一些,就会像现代电视剧里那样:兵过如蝗虫,人命如草芥啊。

搞什么啊,刚穿过来的时候,她虽然纠结,但看看四处青山绿水空气清新还是些许欣慰欢喜的,一时三刻没几年就要沦陷了?

太狗血了吧?

“是不是要打仗?”苏问昔紧张地问子规。完全忘了刚才自己还把对方当什么也不懂、比自己小很多的小屁孩。

“暂时应该不会。边城之后,还有两道关口,要想打进来,并不容易。”子规沉着声音说,说完的时候,抿着嘴唇,带出了一丝倔强和严肃。

苏问昔倒没有多想,满脑子都是关于异族入侵战争将起的数据。

暂时是多时?几个月还是几年?这区别可就大了。

你说这些当皇帝的,整天吃饱了没事干,你泡个妞儿听个曲儿游个山玩个水谁说你们什么了?人生在世不享受,打的什么仗啊?

历史上昏君那么多,你们凑和随便捡一个效仿一下不行啊?没事舞刀弄枪搞侵略,还能不能有点更高的追求了?让衣食父母们好好安居乐业,安度个余年不行啊?一定要儿狼烟四起、尸横遍地才能满足你们的雄心壮志吗?

苏问昔腹诽完,非常有忧国忧民意识地看静己:“边城为什么失守?谁守的城?”简直是带着恨铁不成钢的痛心。

守城倒是派个管用啊,还是那么重要的关口!这就好比自家看大门的,你放条不会叫不会咬的泰迪,不但看不住家里的东西,看着人家抱着偷走的东西,临走前还跟人家握个手以示欢送。

苏问昔越想越觉得当朝上头的那位不靠谱。到底是个上了年纪昏了头的老头子,还是刚刚上位尚在乳期的黄毛小子啊?你们还能干点靠谱的事情吗?

静己终于喘过一口气来,将道听途说的消息转述一下:“听说城中被掐断了粮草,城中将士坚守了两个多月,被内里接应的人开了城门。一城之众成了阶下囚。”

苏问昔立刻有些惊讶地:“是我地理不通还是事有蹊跷?异族从关外入侵,粮草应该是从关内供给,倒怎么被掐断了粮草?这是怎么说的?”

静己有些疑惑地看着苏问昔,挠挠光溜溜的脑壳,显然没有明白她的意思。见苏问昔一副求解的表情望着他,只好说道:“反正我是听别人这样说的。”

苏问昔想想,有些泄气,才五岁的小屁孩,他知道什么啊?能把道听途说的事情转明白就不错了。

转眼看见子规眼睛依旧盯着书上翻开的某页,伸手敲了敲他手中的书,嘟嚷了一句:“死读这些破书有什么用啊?手不能提肩不能挑,你是动动嘴能退敌百万还是怎么的?有工夫还不如强身健体,万一逃个命什么的还不至于拖累别人!”

正说着,车外东砚说话。

原来前面的苏老爷久不见他们的马车跟上去,便派下人过来问话。

苏问昔连忙扬声让车夫将马车往前赶。

“姐姐有没有吃的给我垫垫肚子,一早下山,我都快饿死了!”静己摸着空空的肚子问苏问昔。

苏问昔敲了静己的小光头一指头,板着脸:“哪里有姐姐?”

静己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被苏问昔敲过的地方,一味地固执:“佛祖说出家人不打诳语。”

苏问昔笑起来:“你这学得也跟书呆子一个样子了。佛祖没有教你与人为善?我这里掩着身份,你那里偏要揭穿。你不能违心喊我少爷,难道不能喊我施主?”

静己摸着光头傻笑:“我知道了,姐姐!”

外面红莺儿扑哧一声,笑着:“都不让你喊姐姐了,你还喊。敢情真是肚子饿了,脑子也不灵光了!”

苏问昔对静己笑道:“就你们寺里早晨那碗能照见影子的粥,你不饿才奇怪。”伸手往藤箱里摸,一时便摸出一只油纸包着的肥肥的鸡腿来。

静己眼睛一亮,满脸欢喜地接过来:“谢谢姐姐!”

苏问昔:“……”算了,五岁的小屁孩,跟他计较什么呀?

外面的红莺儿:“……”

你真不用谢我家小姐,她根本就这爱吃这鸡腿,还哄得我们老爷以为那是她眼中的天下第一美味。

那边沉思的子规闻见香味,转过脸来,看见静己光光的头顶照着手中油亮亮的鸡腿,一口下去,鸡腿去了一个大豁口。

顿时有些无语。

静己抬眼撞上子规怪异的眼神,立刻有些不好意思地讪然起来。

苏问昔笑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你现在长身体,寺里那点饭连个油花都没有,你拿什么长身体?吃吧,吃饱了多念念佛,多行行善,佛祖慈悲,会原谅你的!”

子规:“……”为什么他觉得这些话从苏问昔嘴里说出来一点也不奇怪?

苏问昔已经拿着一条手绢,给静己递过去:“别吃得衣服上掉了油,仔细你师父看出来,罚你抄佛经!”

“谢谢姐姐!”静己吃得欢快,应得欢快。

苏问昔:“……”她多余管这小子!

静安寺其实是并不大的一座寺院,曾经是前朝开国皇帝退位后静修的地方,因此禅房僧舍,倒也规正森严。

主持弘光是位身材微胖的和尚,法相深沉、面带慈悯。

苏问昔恭恭敬敬施了礼问了好,便安安分分站在一旁。端的像个安分守己、性情沉稳的大家闺秀。

弘光慈爱地冲着她笑着点头,眼神落在子规脸上,有些讶然的样子:“小公子目透灵秀,眉藏机府,倒不像平常人家的孩子。”

苏老爷在旁边笑道:“此乃故人之子!”笑着喊子规与弘光执礼。

子规规规矩矩行了个礼,弘光看了他一会儿,笑道:“年纪与静己相仿,就让静己带你和苏小姐在寺里走一走吧!”

苏问昔立刻说道:“子规爱读书,我们可不可以去经阁?”

一句话知道她的几个都万分诧异地看过来。苏大小姐主动提出去经阁看书,这事怎么透着那么一股子不谐?

弘光笑道:“岂有不可。”吩咐静己带两人去经阁。

苏老爷原还担心苏问昔会到后山疯跑,一下子放下心来,着了东砚和红莺儿好好跟着,又派了个家丁跟随。

看着几个人出了禅房,弘光才笑着问苏老爷:“小姐愈发知事解语,苏施主却为何愁眉暗锁,心生郁郁呢?”

苏老爷叹口气,苦笑道:“倒是瞒不过主持。边城失守,朝廷境状未明,怕又要横生动荡。我已是风烛残年,倒是无可留恋,只是身边有这一女,由不得忧心一二。主持观之局势如何?”

“佛门之外,不是我等弟子践足之所。我等亦不妄议外事。”

“佛渡众生,哪来门里门外之说?众生在怀,主持若敛心求静,又何必派弟子下山打探?主持当初为救世而入佛门,天下有难,主持可曾想过为救世而出佛门?”

弘光急急说道:“施主万万慎口。弘光既入佛门,意终身事佛,不作二想。”

“我之所言,并非试探。边城失守,明庭必已身死。如今你我两人,在这穷僻之地,是生是死,端看当今的态度。主持是想在此静待诏来,还是……”

弘光淡淡地一笑:“上面若猜忌你我,何必拖至今日?明庭苦守边城多年,今日殉难,想必朝中出了变故。你我已远离朝事,有些事已不是你我力所能及了。”

那边苏问昔和子规跟着静己进了经阁,着东砚和红莺儿在阁外候着。

苏问昔直接问静己:“有无地理图志之类的书,直接找出来看看!”

静己困惑地看苏问昔:“只有几本游记,图志没有。”

这么大的经阁居然没有图志?苏问昔不相信。

子规扫着从地面到房顶数尺高的层层的书架,接话道:“地理图志只有行军打仗才能配备,寻常书阁严禁私藏!这里不会有。”

连个地图也不让有?有没有搞错?

苏问昔有些发急。外面失了城,她连什么方位都搞不清楚怎么安排逃命的事情?

要不说这个时代的皇帝不靠谱呢?你守不住城,还不让子民好好逃命,这不是作死的节奏吗?

倒让她想到现代到朝鲜旅游的事,你不能让百姓过上好日子,还不许人家往能过上好日子的地方搬迁,简直就是把大家捂在冰洞看着你睡火坑。

这也太无耻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001章 天上掉下未婚夫 第002章 养女之道在于放 第003章 脾胃失和苏小姐 第004章 养身之道在于动 第005章 太平盛世乱初起 第006章 乱起各怀心腹事 第007章 不识南京大屠杀 第008章 一脚踏上生财路 第009章 最后一次爬墙头 第010章 七星之痣疑身世 第011章 女子无才便是德 第012章 密室之窃听风云 第014章 炎炎夏日送寒衣 第015章 我要嫁个大英雄 第018章 树大招风家大招贼 第020章 夜黑风高作案佳时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