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图文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穿越> 家有三宝:娘亲也疯狂 > 第十九章 性情中人,人中兽人

第十九章 性情中人,人中兽人

艾月 2019-11-08 19:13:51

  只是在听见司华的话后仍旧是缓缓的睁开了眼,对上司华的眼神,纪龙吟眼底闪过一丝坚定。

  “马上住手。”

  司华轻言,倒在他身上的纪冰霖身子也开始微微发冷。

  一大一小两人直视了半响,纪冰霖才缓缓的移开视线,周围被冻住的物体霎时的恢复了原样。

  司华看了眼怀里脸色不正常苍白的纪冰霖,闭上眼微微的驱动着全身的内力,半响纪冰霖的身子才开始微微回温。

  啪的一声,司华身上的绳索应声而断,大家看向他的视线不由的多了一丝惊讶。

  “照顾好他。”

  司华将纪冰霖的身子放到了纪水柔的身旁,她属火,这样对纪冰霖的恢复还是有点好处的。

  “你要去哪里?”

  纪水柔抬头看了眼司华,那风轻云淡的摸样看上去有些不真实。

  “你不是想见你娘吗?我去给你带回来。”

  说完人影浮动,顷刻司华的身影被已消失在房间内,只剩下那半开的窗一摇一晃。

  司华找到纪飞燕的时候,她躺在chuang上周身散发出一股浅色光圈,司华的眸子在瞬间暗了下来,二话不说的直接用内力护住自己了进去。

  抬起手,掌中豁然现出一方淡蓝的焰火,随着他的动作,那焰火居然顺着纪飞燕的额间滑入了她的身体。

  她身上的光圈渐渐的隐退,只是额间却浮现出一个花瓣的印记,不过也只是在须臾间便消散不见。

  梦境中的纪飞燕觉得自己就要站成门神的时候,忽然一股强大的引力将自己吸了出来,等到她睁开眼的时候,眼帘中映出的是司华那张风华绝艳的面容,只是此刻他额额间却好像露出了隐隐的汗渍。

  “你怎么来了?他们呢?”

  纪飞燕扭了扭身体,居然可以动了,一个翻身坐看起来。

  “他们没事,我们回去吧。”

  司华起身,脸上的笑意依一往常温和。

  纪飞燕跳下chuang跟上,一把抓住司华的手臂,后者只是低低头瞧了眼两人紧贴的部分,眼底的笑意不由的放大。

  “你这算是投怀送抱?”

  司华略带笑意的声线在房间里缓缓里响起。

  ……

  纪飞燕扬起眸子狠狠的白了他一眼,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情开这种低级的玩笑。

  “你确定你知道那个成语的意思吗?”

  “在我们这里,一个女人抓住一个男人的手臂,那就表示她在向这个男人示爱。”

  司华的眼神一样,眸光肆意。

  “在我们那里,一个抓住一个男人的手臂,只不过是为了保命而已。”

  纪飞燕没好气的说道,却引来司华一阵低笑。

  两人相携出门,却发现客栈里居然没有一个人,就连之前的那群黑衣人都不见了踪影,纪飞燕皱着眉头。

  “他们不会是躲起来了吧?”

  没道理费了那么大的劲抓住她们就为了让她睡一觉吧。

  司华感受了一下四周,确实没有发现任何陌生的气息。

  咯吱一声,客栈的大门被人一把推开,纪飞燕一惊随即的躲在了司华的身后,好歹这个时候还能有个挡箭的。

  “敢问阁下是?”

  缩在司华身后的纪飞燕听着声音觉得分外的熟悉,探头探脑的伸出自己的脖子,便看见李若尘一身青衣的站在门口,衣服下摆还沾染了不少泥土。

  “是你?”

  纪飞燕有点惊讶的看着李若尘。

  “自是在下,姑娘你也是住在这里吗?可否替我唤一下掌柜的。”

  李若尘浅然一笑,言语礼貌。

  “掌柜?估计现在是见阎王去了吧。”

  纪飞燕低声呢喃,看不是那群黑衣人也就慢慢的渡步出来。

  “姑娘在说什么?”

  “啊,没什么,我也不知道掌柜的哪里去了,一觉醒来就发现这已经人去楼空了。”

  纪飞燕眨眨眼,她这说的也不是谎话。

  “是吗?”

  “估计这就是个黑店吧,对了,差点忘记大事。”

  纪飞燕猛然才想起来还有一群人被关在客栈里,立马提起裙摆跑开,只留下司华和李若尘两人相视无言。

  “娘亲,你没事吧?”

  纪飞燕急跨进门槛,纪水柔便大喊。

  “没事,你娘我能有什么事啊,你们也没什么事了吧?”

  看着已经解开绳索的众人,纪飞燕问道。

  “嗯,没事了。”

  纪飞燕点点头。

  “冰霖怎么样了?”

  纪飞燕从刘言志的身上将纪冰霖抱回来,好在身上不是很凉。

  “看样子应该是没什么事,不过他是有寒症吗?”

  刘言志盯着纪冰霖的小脸幽幽的问道。

  “啊,嗯,他从小身体不好,长大了也就畏寒。”

  纪飞燕的眼神一闪,胡乱的答到。

  “我们快出去吧,这个鬼地方我是一刻都不想待了。”

  纪飞燕抱着纪冰霖便往门口走去。

  等到大家到达客厅以后,才发现大堂里多了一个人,不由的皱起眉头,估计是被这个黑店黑怕了。

  “那个,这为是李若尘,是个大夫,曾经救过我。”

  听着纪飞燕这么一说,众人才缓缓的放下戒心。

  “不知道李公子怎会深夜出现在这里?”

  刘言志幽幽的渡步到李若尘的面前,不甚在意的问道。

  “我听闻边境上发生瘟疫,便欲前往诊治。”

  李若尘没有理会刘言志话语间的无礼,依旧温和而有礼的回答。

  “是吗?”

  刘言志的尾音拖的有点长,那话里的无限遐想让纪飞燕不由的白了白眼。

  “不就是被黑店给迷晕了吗?你有必要看谁都像是仇人吗?你不是自称大侠的吗?你的大侠风范呢?”

  纪飞燕抱着纪冰霖坐在一侧的椅子上,这孩子大了就是不好,抱一会就手酸了。

  “你!”

  刘言志气急,狠狠的望了眼纪飞燕也就没再说什么。

  李若尘冲着纪飞燕缓缓一点头,轻浅的笑容里带着些感谢,纪飞燕也点点头,不再说话。

  这人也十分爱笑,只是他的笑意和司华的笑意相比起来却十分的不同,司华的笑意是那种七分狡黠三分戏谑,而这人的笑意却是十成十的掩饰,虽看上去是在冲你笑,不过却没有一丝笑意是到达眼底的,这人的心防最重。

  虽然和他是有过几次的见面,不过纪飞燕始终是有点搞不清他的想法。

  一大群也没有在回房间休息,径自找了个位置做到了天亮,不然谁知道一觉醒来会不会又被绑在某个地方。

  “确定要这么做吗?”

  纪飞燕看了眼拿着火把的刘言志,好歹这也算是个落脚点啊。

  “不烧等着下回再被绑吗?”

  刘言志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火把一下丢进了客栈,被泼了酒水的木材顷刻间便火光跃丈。

  “真是浑身不舒服的一晚。”

  刘言志皱着眉头幽幽的说道。

  “生活其实很快乐,就看你站在什么角度看,你就当做是免费体验一把半夜惊魂,现在还可以欣赏这么一副壮观的景象不是吗?”

  纪飞燕扬扬嘴角,能这么安然无恙的出来她已经是谢天谢地谢菩萨了。

  李若尘仿佛是听到了纪飞燕的话,视线探究的落在她身上。

  “好了,我们走吧,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

  纪飞燕拍拍手,牵着纪冰霖大步的向前,或许是那灿烂的笑容感染了众人,大家忽然觉得这坎坷的一夜也不算什么了。

  “那在下就在此和各位分道扬镳了,纪小姐,我们后会有期。”

  看着那翩然而去的身影,纪飞燕微微的有些晃神,总觉得他那句后会有期莫名的奇异。

  “看什么呢?那小子一看就不简单,绝对不会只是个普通大夫。”

  刘言志顺着纪飞燕的视线望去,那青色的身影早已步出了众人的视线。

  “人家当然不是个普通的大夫,他可是神医。”

  纪飞燕白了刘言志一眼,而后抛开心底那丝异样。

  ……

  完颜镜跟在他们后面,听着那清脆的声音,视线空缪。

  “王爷。”

  忽然一直跟在他身后的侍卫上前,手上还拿着一张纸条。

  完颜镜收回视线,展开那纸条,眼神霎时一变,转眼间那纸条便在他的掌中化为灰烬。

  “那边急招王爷回去?”

  管家看着完颜镜的样子,事情猜了七七八八,这信鸽也只有那个人才有。

  完颜镜不回话,只是视线却一直跟随在纪飞燕那飘扬的身影上,道不出的纠缠。

  “王爷,要不要……”

  “不可轻举妄动。”

  完颜镜一挥手阻挡了管家的话,迈着步子便跟了上去,看着这个摸样的完颜镜,管家也不好说什么,只是一双透尽沧桑的眸子里面情绪起起伏伏。

  “有没有觉得这路越走越阴森?而且两旁还多了好多纸钱。”

  纪飞燕有点心毛毛的看着满路的纸钱铺地。

  “鬼节将至,这也于情于理。”

  司华瞥了眼纪飞燕,浅笑道。

  鬼节?清明节吗?在纪飞燕的记忆里,对于清明节的概念就是那天可以休息,她一个孤儿也没有人需要她去扫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鬼节不仅是祭奠死去的人,还有为活着的人祈福。”

  刘言志一溜烟的窜上来,从一侧的树上取下一朵白色的剪纸花。

  “是吗?那你是不是也该买朵花祭奠一下你那些逝去的爱情啊。”

  “你这可就不对了,男欢女爱这东西本来就是没有保质期的,尊随本性,这才是性情中人。”

  刘言志一点都不在意纪飞燕话里的挤兑。

  “性情中人?我看你就是人中兽人。”

  一行人越晚里走越不对劲,就算是鬼节将至也不至于将整个村子都成纸钱满天飞的摸样吧?而且现在谁不说是艳阳高照,但也没至于到街上一个人都没有,这实在是有点诡异。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微信阅读

章节 X

第一章 我会下蛋? 第二章 我们有爹! 第三章 大丈夫能屈能伸! 第四章 初遇 第五章 不是节奏,是前奏。 第六章 教训 第八章 无以为报,以身相许 第九章 一天遇三次的缘分 第十章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第十一章 再遇 第十二章 阿姐? 第十三章 老牛吃嫩草 第十四章 王妃 第十五章 才情皆备 第十九章 性情中人,人中兽人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