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鬼夫,再爱我一次

更新时间:2019-10-08 01:39:04

鬼夫,再爱我一次

鬼夫,再爱我一次 小炒花生米 著

已完结 曲士道,夏语冰 优质言情灵异探险都市爱情

鬼夫,再爱我一次主角是曲士道夏语冰的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灵异类佳作。我叫夏语冰,一个普通的白领,唯一不普通的地方是我喜欢上了我的姐夫。我一直幻想着他,直到我姐姐死后,姐夫也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我本以为这辈子可能就渐渐淡忘姐夫,可万万没想到一年后我竟然与姐夫再度相遇,还一夜春宵!然而我更没想到的是,这一夜过后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的姐夫竟然不是人!更多奇奇怪怪的人、鬼陆续出没在我的生活中,到底谁是为我好,谁是想害我?有时候鬼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

精彩章节试读:

他见我起来了,才停止敲车窗,指了指前座,我一看,小刘这家伙,睡得哈喇子直流!

“小刘,醒醒!”

我摇了摇他的肩膀,幸好我的外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放在副驾驶座上了,不然我还挺担心他会口水滴在我的外套上!

“啊?!怎么了怎么了?!”

他被我一摇一喊,似乎是醒了,但是还闭着眼睛,一副今夕不知是何年的样子,闭着眼睛左右摇头。

“睁眼!”

我一喊,他睁开一双睡意惺忪的眼睛,使劲揉了揉,这才彻底清醒过来。

他一看车窗外站着的人,吓了一跳,“这是人是鬼啊!”

“大白天的哪来的鬼!”我摇了摇头,“那人我认识,之前就是他开车送我来坎村的。”

小刘连忙下车,同他握手,“原来是前辈,失敬失敬!敢问前辈怎么称呼?”

我一脸无语,看那司机也是不想搭理小刘,但还是握了手,“我姓张,叫我老张就好了。”

“张哥好!”小刘自顾自地叫了起来。

我走下车听他这么一喊,差点脚给崴了,这人有够厚脸皮的。

老张也没料到小刘原来是这么自来熟的人,一阵无语,然后无视了小刘,他看向我,问,“你们怎么到这了?”

“小妍打电话让我来找她啊。”

我耸了耸肩,谁知老张摇了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是想问,你们怎么把车开到坟地里了。”

我这才注意,车子竟然停在坟地里,我们在坟地里睡了一晚上!

“卧槽!”小刘一声怪叫,老张瞥了他一眼,“行了,我带你们把车开出去,我再带夏小姐进村吧!”

“等等等等,张哥,我把夏小姐送来这地方,我一个人回去不合适,万一她出什么事了我可怎么办!要不我跟着夏小姐,把事办完了再一块儿回市里?”

他说到最后露出一副讨好的脸看着我。

“我来陪闺蜜,你来凑什么热闹?”

“我一个人不敢回去。”

他倒好,直接这样说出来了!

“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不敢的。”我一脸黑线。

小刘哭丧着脸,“夏姐诶,老家半仙说了,我八字轻,这车开了一天一夜,昨晚是个什么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这哪还敢自己一个人开回去啊!”

我叹了口气,昨晚确实危险,只得看向老张,老张勉为其难地点点头,“跟着我们可以,规矩都得听我的,首先这车不能进村。”

“成成成,张哥说啥都成!”

小刘狗腿地点着头,赶紧上了车。

我跟老张无语地跟着上了车,我坐在后座,老张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给小刘指路。

“你们这不让车进村?”

小刘一边开着车,一边问。

老张点点头,“祖上的规矩。”

“嘿!你们那祖上得多年轻呐,还知道车!”

老张翻了个白眼,没搭理小刘,倒是提了另外一件事,“你们赶夜路了吧?你看你,印堂发黑,一看就是昨晚上撞到什么不该撞的,就你这面相,年纪轻轻地赶夜路不是赶着去投胎吗?”

“张哥你还会看面相啊?”

小刘咋舌。

“祖上太年轻了,专门教我们这些没用的!”

我听了就想笑,这老张看来也是有脾气的人,这会儿跟小刘摆脸色了。

小刘似乎是听出了老张的不满,嘿嘿一笑倒也不在意,“怎么能说没用呢!在我看来这是通天的本事啊!”

老张没说话了,专心给小刘指着路,把车停在了一个空旷的地。

熄火下车,小刘一脸担忧,“张哥,车停在这安全不?你们这也太不讲究了,连个栏杆也没有,不怕遭贼啊?”

老张摇摇头,“我们这有暗哨,有人看着!”

这地方还有暗哨?

“我咋没看到?”

“你见过被人看到的暗哨吗?”

小刘一愣,老张又继续说,“放心,车丢了你找我,我赔你一辆新的。”

小刘悻悻地笑了笑,似乎这才放下心来,也没再提这个话题。

走了没几步,就到了村口,那块写着“坎村”石碑也在。

老张领着我们走,迎面又见到之前那大胖子,他见了我们三人,又是一愣,扫视了我们一遍,然后猛地伸出食指指着老张,“大进,你咋天天把外人带村里头呢!上次你和钱妍带个漂亮小妞过来也就算了,这次又带一对狗男女!你眼里还有没有村规了啊!”

我一脸懵逼,这大胖子前几天才见过我,这会儿怎么不认人了啊?还乱讲关系!

小刘张口刚想跟他理论,却被老张拦下,老张“哼”了一声,“村规里可没不能带外人进村的规矩,而且这女的之前就来过的,她是小妍的闺蜜。”

“啊?这妞是之前的那漂亮小妞?不一样啊?”

胖子一脸茫然。

这人的记忆得有多差啊!

“她比之前那妞漂亮多了!”

这话我爱听!

“那她来我们村干嘛啊?”

老张叹了口气,“都说了,她是小妍的闺蜜,之前有事找神婆,现在神婆死了,她来上柱香的。”

大胖子这才点点头,又抬起下巴指了指站我旁边的小刘,“那这小子呢?”

老张轻飘飘地瞥了一眼,“他啊,他就是个司机。”

大胖子“哦”了一声,“钱妍这女娃有福,交了个白富美做朋友!”

小刘黑着脸,我在一旁听了直想笑。

大胖子说完话就走远了,老张摇了摇头,对我们解释,“他脑子有问题。”

小刘狠狠地点头,我笑笑没说话。

老张引着我们去了钱婆家,路上遇到几个三大姑八大婆一样的老妇人,远远地看了我们一眼就匆匆走开,并没有上前来与我们攀谈,虽然奇怪但也乐得轻松,毕竟省了我们不少事。

到了钱婆家,门外绑了白纸,之前的铃铛也在门边上,不知道我带着沈玦能不能进去?

我忍不住抚了抚手链,走了进去,结果铃铛没有响起来,手链也毫无变化,我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在心里呼唤沈玦,却没有得到回应。

“语冰,你怎么来了?”

灵堂一片冷冷清清的,只有小妍一人坐在火盆边上烧钱纸,她抬头看我,满脸惊讶。

“小妍!”

我看她眼圈都红红的,有点心疼,“我来陪你!”

她一脸感动。

“再说不是你打电话叫我过来的嘛!”

她一脸讶异,“我怎么可能打电话给你!”

我无语,这小妮子怕是伤心得过了头,都忘记打过电话吧!

她看我不相信,连忙掏出手机,“你看啊,我手机没电啊,我回来根本就没带充电器,这都没电好几天了!”

那打电话给我的人究竟是谁?!

我细思极恐,整个人都不好了。

小妍看我脸色不对,连忙安慰。

“没事吧,语冰?”

我一把抓过小妍的手,“小妍,我真的是接到了你的电话才来的……”

她似乎是看我表情不像作假,意识到什么,脸色也不好了起来。

但她还是抱有怀疑,甚至还跟我开玩笑,“语冰你不会是太想我了,所以做梦梦到……”

我直接拿出手机给她看通话记录。

她这才相信了我的话,脸色发白地喃喃自语,“不会是姥姥说的成真了吧……”

“老婆婆生前说过什么?”

我忍不住问。

“没、没什么……”小妍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别过头去不敢看我。

我扶住她的肩膀,强迫她看着我,“小妍,你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如果你怕我有危险的话……我人都已经过来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小妍垂着头沉默了一小会儿,似乎是想通了,抬起头看我,“你信我吗,语冰?”我点头,只见她深吸一口气,“姥姥说,这是我们家的诅咒,还会牵扯到身边的人!”

我一惊,诅咒?

“具体是什么诅咒?”

“你相信我?”

小妍一脸怪异。

我不置可否。

鬼我都见过了……诅咒感觉也不奇怪了。

把话说开了,小妍呼出一口气,似乎放松了不少,“具体什么诅咒姥姥没和我说过,她只告诉我,因为祖上的原因,我们钱家从八辈以上开始,就是有点接近天煞孤星的命格了。”

“天煞孤星?按照小说里说的,天煞孤星是一辈子孤独终老啊?怎么还……?”

怎么还有八辈子孙?

小妍幽幽叹了口气,“不是那种天煞孤星,是很接近的,我们每一辈的人都不长命,总是在生下孩子后不久,就撒手,而且还都不敢和外人深交,因为怕连累无辜的人……”

那小妍怎么能和我交朋友?

“除了那些命格硬的……”

……

“你来我老家这也看到了,其他人都不敢靠近我家,更别说进来给姥姥烧柱香了……这村子里唯一和我们家交好的李三胖,就是你之前见过的那个大胖子,也因为这个原因,一夜之间脑子就烧糊涂了,变得有些毛病……”

“你说你接到我的电话,让你过来……我觉得可能就是诅咒要应验了吧……”

小妍说完这些,忽然低着头抓着我的手,“语冰,我知道这很自私,你会遇到这事,都是我的问题,你……还能做我的好闺蜜吗?即时你不愿意再认我,我也不介意,真的!毕竟我家这个诅咒,搁谁都不愿意招惹是非!”

“小妍,在你眼里,我夏语冰,就是个这么不靠谱的闺蜜吗?”

我没好气地反问。

她一愣,抬起头来,眼眶里带着泪水,“语冰……语冰!”

猛地扑进我怀里,我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好啦,中国好闺蜜来陪你,一定能度过难关的!”

她抽咽了一声。

“而且,搞不好是你睡梦中打了电话给我忘记了呢,你也别太听风就是雨了!”

她犹豫地点点头,“也许吧……”

“对了,你说这诅咒,究竟是什么东西诅咒你们家的呢?”

虽然知道小妍现在正伤心,我还是提出了疑问。

她直起身子擤了鼻涕,揉了揉眼睛才说,“姥姥说了,是猫。”

猜你喜欢

  1. 优质言情
  2. 灵异探险
  3. 都市爱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