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重生 > 重生八零当富婆

更新时间:2020-09-09 23:38:51

重生八零当富婆

重生八零当富婆 小幽幽 著

连载中 陈凯旋,万小玲 废材逆袭重生小说婚姻生活现代言情

重生八零当富婆主角是陈凯旋,万小玲,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重生类佳作,故事题材新颖。万小玲,穷困潦倒年过半百,竟然重生了...前世丈夫出轨婆家欺辱,这一世他要死要活非她不娶?前世亲戚贬低受尽不平,这一世有钱可以吊打?前世四处打工潦草生活,这一世遇到贵人小买卖做的风生水起?重生开启,好男人、好朋友、好亲戚悉数奔来,开启幸福新生活...

精彩章节试读:

金秋十月,黎明前的黑暗和寒冷让人想把自己的耳朵揪掉。万小玲想腾出手来捂捂又疼又痒的耳朵,然而两只手只能紧紧的扶着车把,生怕一停下来就再也推不动这满满一车的豆饼。

夜冷路上接了一层霜,她秉着气推着车努力往前一步步迈着。眼看着天就要发白,再过一会儿生产队的人们就该上工了,她必须要在人们起来前将这车豆饼送回家。

脚下突然窜出来个毛茸茸的东西,“喵”的一声惨叫,万小玲吓得妈呀一声瘫在地上。随后一车子豆饼也倒了下去,万小玲心里这个悔。她不理会脚上传来的痛,挣扎着正要爬起来。

后面忽然传来一阵急迫的脚步。

万小玲心里顿时擂起急促的鼓槌,这是她第一次偷豆饼,报应不会这么及时吧?

她不是那没文化的人,自然知道偷生产队的粮食,不是被打断腿就是拉出去游街。她不是村里游手好闲的懒汉,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若是被人抓到,这辈子就毁了!

“小玲,你别动,我来扶你!”

熟悉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不是生产队的民兵,然而这声音让万小玲更加害怕。

时间回到一个小时前,万小玲在柴禾垛里刚刚醒来。

她睁开眼是漫天的星辰,璀璨的光让她看到了自己年轻的双手和熟悉的村庄。她本来已经五十几岁了,被大货车碾压过后成了植物人没几天便一命呜呼。没想到,她没有进阎罗殿,反倒回到了十八岁。

重生后的这个情境她很熟悉,她在等候时机偷豆饼。只要把豆饼偷回去,家里那两头老母猪就有吃的了。待生下几头崽子,母亲治病的钱就出来了。

不远处传来车轱辘滚动的声音,借着星光能模糊的看到有人往山洞.里搬运着什么。万小玲眼睛瞪的雪亮,不亏她冻了这么久,豆饼终于来了!

待来人走了之后,万小玲轻手轻脚的推车前去。山洞.里堆着将近一马车的豆饼,她可真是发了。

只可惜她力气小,推来的车又不大,装够一车之后赶紧往回走。一切都和前世发生的一样,只是没料到重生之后竟然被赵大海发现了!

“小玲,以后你不要做这样的事儿了!缺啥少啥你和我说,我和我妈要!”

他妈?又是他妈!

赵大海蹲在地上把散落的豆饼一块块搬回车上,他和万小玲正在搞对象,今天这事儿得给他加多少分?一想到这儿,他心里就甜滋滋的。

万小玲看着蹲在地上的这个男人,恨不得一脚一脚狠狠的拽上去,鞋前尖最好是嵌了匕首,踹他身上一百零八个洞,方解前世之恨。

赵大海,正是万小玲前世的丈夫。他仗着自家条件好,不但和万小玲的妹妹搞在一起,还在外面乱搞女人搞出一身病传染给她。婆婆刁钻刻薄还倒打一耙说她不正经,逼迫她中年离婚带着刚出月子的女儿颠沛流离。她前半辈子在富贵的家庭里过着享受的日子,后半辈子却各种给人打工,女儿没受到好的教育跟着混混跑了。

本该安享晚年的时候,女儿又突然回来丢给她个娃娃又消失不见。为了给这小外孙赚奶粉钱,她不得不打了好几份工。这才劳累过度精神恍惚出了车祸,可以说,她这一辈子的苦,都是赵大海给的!

老天爷也是看不下去了,这才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可为什么,赵大海依旧阴魂不散?

“小玲,你怎么了?以后你可千万别再去偷生产队的豆饼了,这要是被发现了,会坐牢的!”

赵大海看似贴心的递给小玲一副线绒手套,又趁机端起小玲的手哈着热气。但冷了几十年的心,岂是这几口哈气能暖热的。

万小玲看着眼前的男人,他是这么的年轻,眉眼间尽是温柔,那是她爱极了的样子。

赵大海也是爱过她的,那时候他家里还没发迹,他对万小玲是实打实的好!可是,人一有钱就变了,变得那样可憎,和魔鬼一样。

前世的恨涌上心头,万小玲眼中泛起泪花。赵大海,她爱过也恨过可既然重来一世,她想要放过自己,不想和这个男人再有任何瓜葛。

“赵大海,我们分手吧!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万小玲狠狠的推开赵大海,扶起推车,将豆饼摞好之后顶着风往前走去。

还沉浸在女孩儿冰凉的小手中的赵大海愣住了,就在白天万小玲还冲他甜甜的笑,怎么到了晚上就变卦了?难道是因为偷豆饼的事儿,女孩子面皮薄挂不住了?

可如今生产队都要解体了,公家的东西哪家不沾点儿?他怎么会因此轻视她呢?

“小玲!小玲!为什么?”

赵大海不甘心心爱的姑娘就这样没了,他喊得声音很响。万小玲怕惊动了左邻右舍,赶紧停下车回头怒视他。

“我们不是一路人!我配不上你!”

东方露出鱼肚白,赵大海看着万小玲远去的背影,心里想着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女人心,海底针”吧!

豆饼终于在村民们起来前运回到家里了,万小玲满腹欣喜呼哧带喘的敲着父母房间的门。

“爸,快点起来,你看我带回来什么了?”

父母屋子里传来穿衣服和父亲低声的咒骂,煤油灯缓缓亮起,父亲披着衣服走了出来。这一晚上,就数早上这阵儿睡得最香,偏偏被大女儿给吵醒了。

万建中皱着眉头恨不得给面前这个不懂事的闺女一拳头,可看她尽是笑意的脸,拳头终是放下去了。

“嚎叫什么?你爹没聋!有这劲儿等我死了,你再去嚎丧!”

万小玲知道父亲的脾气,她也不恼,拖着父亲就往外走。这一小车豆饼她是拼尽全身力气拖回来的,卸车是再无半点气力。若是天亮了还不把豆饼藏好,被人发现就坏了。

“爸,你快看!咱家猪有吃的了!”

万建中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这一小推车的豆饼够家里的猪吃上大半个月了。再者,这么有营养的东西,这两头猪肚里的崽子算是保住了。

没等父女俩欣喜劲儿过去,后面传来一句幽幽的声音。

“大姐,你这豆饼是从长院偷来的吧?”

长院,是队里存放粮食的地方。

像豆饼这么紧俏的东西,自然不会是万小玲捡回来的。万建中一听顿时怂了起来,他回头惊悚的看着二女儿小芳,只见小芳抱着胳膊冷讥道:“偷队里的粮食,这是破坏革命生产,要被抓起来坐牢的!你自己想要坐牢,不要连累家人!爸,你说是不是?”

要是放在以前,万小玲根本想不到自己的亲妹妹事事针对自己。她总觉得妹妹不过是嘴巴刻薄些罢了,可经历过一世,她才明白小芳对她就是恨。恨她长得漂亮,恨母亲更喜欢她,恨家中事由她做主。

“”小玲,你赶紧把这豆饼还回去!要是被人发现了,他们肯定以为你是被我指使的,我可不想去蹲号子!”

万建中胆子小,虽然他也隐约听说过有人偷生产队的东西,虽然家里已经欠队里很多钱了,可他还是不能做这样的事儿。其实,万小玲心里有数,绝对不会有人说她是偷东西的。这个秘密,她打算蛮上一段时间。

“你不说,我不说,还能有谁知道?爸,你快把车卸了,不然这事儿可就真传出去了。”

说完,万小玲狠狠的剜了一眼小芳。小芳冷哼一声,把身上的大衣紧了紧抿着嘴转身回屋。万建中一脸为难的看着车里的豆饼,咽了口唾沫。他胆子一向笑的很又没主意,不然也不会过了这么多年反倒是还欠生产队那么多钱,要万小玲在生产队黄了之后还足足还了五六年才清账。

“都是你干的好事!你偷来的赃物我才不碰,出了事你赶紧出去顶账,不要连累到家里人。”

说完,他狠狠的跺了下脚回了屋。

灯熄了,整栋房子和黑暗重新融为一体。万小玲麻木的站在院子中间。

万小玲咬着牙将豆饼一块块拖进厢房,冻僵的小手早已感受不到血泡的痛,她看着看着即将跳出云层的初阳笑出了泪。

一切,看似和前世不一样。

可一切,似乎从来没变过。

猜你喜欢

  1. 废材逆袭
  2. 重生小说
  3. 婚姻生活
  4. 现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