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短篇 > 雪花飘飘无处散

更新时间:2019-12-02 20:31:04

雪花飘飘无处散

雪花飘飘无处散 段叙兰 著

已完结 明日真凝,明日真映儿 宫闱宅斗精品短篇古言小说

雪花飘飘无处散主角是明日真凝明日真映儿的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他们是姐弟,她瞧不起他,深深地厌恶他。他看不惯她,处处与她作对。在一场自以为是的报复游戏中,自私冷酷的她掉进了他编织的迷网。如飞蛾扑火般义无返顾,情愿独自背负禁忌的血咒。

精彩章节试读:

口袋里有了从小毛贼那里搜刮来的钱财,明日真映儿决定优待一下自己,很久没吃顿好的,衣服也该换件新的。到了一个颇大的市镇之后,她找了一家最大的客栈投宿,休息了一会儿就牵着明日真凝去逛市集。现在换他伺候她了,虽然他们有那么一点点血缘关系,也不至于要置对方为死地才甘心,但是也水火不容,要互相折磨才安逸,因此明日真映儿善加利用每一个可以折磨他的机会,她去逛市集他就得帮她拿东西。

在成衣铺明日真映儿买了一件月白色的衣衫,毫无赘饰,简单利落,那个老板一直向她推荐那些绣着繁复花纹的锦衣,烦死人了。她从来不喜欢绣花的东西,那不适合她,明日真凝趁机嗤笑她:“老板,他一个大男人不需要那种东西啦。”

明日真映儿横了他一眼。

买完衣物后,他们选了一家最大的酒楼点了一大桌子丰盛的菜肴,明日真映儿还没拿起筷子,明日真凝就不客气地大吃起来。酒楼里很吵,正是吃饭时间,人声鼎沸,看来这个地方很富庶。

花掉从小毛贼那里搜刮来的钱财她一点儿也不觉得良心不安,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她把毛贼抢来的钱拿给做生意的老百姓,不是帮他们做善事吗?她又不是以行侠仗义为人生目标,没那么伟大,也不是辛苦讨生活的江湖人,为名利奔波。她只是过她想要的生活,无拘无束,而过生活是要银两的,虽然可以利用劳力赚钱,但送上门来的银两没理由不要。

吃的正欢,邻桌有两人在高谈阔论,因为内容好象与她有关,那两人说话的嗓门又大,不想听也会传过来。

“老兄,前两天在官道上发生了一件大事哦。”

“什么事?说来听听。”

“听说啊,”那人拉长了声音,看看四周,似乎很满意许多人被他吊起胃口,竖起耳朵听下文。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前两天在官道旁的一间茶棚里出现了两个打劫的小毛贼,光天化日下把过路的人迷晕,店老板和伙计还被绑起来了呢。”

“真的?好大胆的毛贼,太平盛世也敢犯案,如果被我遇到非要好好教训他们不可,我飞天虎王毛子可不是好相与的。”说这话的人看起来是个求名心切的江湖人,短小精悍,身背一把紫金刀,样子很是唬人。

“老兄,对付那两个小毛贼何需你出马,只要听到你的名头那鼠辈就闻风而逃了,来,兄弟我敬你一杯。”

两人接着喝酒猜拳。

“小毛贼?”明日真凝把脸凑近,“你干嘛那么有兴趣听那两个粗人的谈话,难不成他们说的小毛贼和你是一伙的?”

“你不知道吗?哦,我忘记那天某人被迷昏了什么也不知道,很不幸的我要告诉你,那两个小毛贼确实跟你我有关,因为,你就是其中一个。‘

“什么!你说清楚!”他抓住她的衣袖。

“你现在吃的喝的花的全是那天打劫来的钱财,怎么样,够清楚了吧。”

“天,是你!堂堂宰相府的千金沦落到去打劫,你,你为什么拖我下水?”明日真凝扶住额头**。

“我高兴,为什么要解释给你听?老板,算帐。”明日真映儿结帐走人,经过邻桌时手指轻弹,很轻微的动作。那两个不知死活的人竟敢叫她小毛贼,乱说话的结果就是略施薄惩,三个月不能讲话,看着那两人吃下她动了手脚的饭菜,她愉快的步出店外。

一路南下,这日来到一个渡口,等候过河的人不少,杂七杂八地坐在渡头,摆渡的艄公忙个不停。远山如黛,眺望过去,河面十分宽阔,两岸的景色极其秀美。可是要过河的人太多,要等到何年何月,明日真映儿打听过河的其他路径,当地人说只此一途别无他路,于是认命的坐下等待。虽然说她有轻功也不可能飞过去啊,越过小溪小河还差不多,这大河嘛,没试过。因为没有借力之处,要妄想飞过去的结果就是她直接掉进河里喂鱼,所以说老百姓把江湖人神化了,那种传说中凌空虚渡的侠士根本就不存在,如果有点三脚猫的功夫都可以唬唬无知的小老百姓,那世人真是可悲可叹的愚蠢。

明日真凝超级不耐烦,少爷脾气又犯了,指着众人怒骂:“你们这些jian民,好狗胆敢挡本少爷的路!”

嘈杂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纷纷望着他,明日真映儿干笑两声:“对不起啦各位,他是我阿弟,脑筋有点不清楚整天幻想自己是宰相府的少爷,多多包涵。”

她强拉他坐下,警告他再乱说就丢他下河洗澡,这才安静下来,差点就犯众怒了,那时群起攻之,她再大本事也只能自保。问题是明日真凝被剁成肉酱的话,以后她去那里找乐趣。

为了消磨无聊的等待时间,明日真映儿心无旁贷的欣赏远处的景色。当她专注一件事情的时候,可以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嘈杂的人声被自动过滤掉,现在她耳中听到的只有潺潺的水声,唧唧的虫鸣,啾啾的鸟啼,甚至温柔的花开的声音和天地万物的呼吸,灵台一片清明。

同时为了预防明日真凝逃走,她暂时封住了他的穴道,因此他只能如泥塑木雕般呆坐在那儿。

终于心境平和。

“哎呀,糟了,船翻了!”人群骚动起来,开始明日真映儿还沉浸在自己的冥想中,完全不理身外事,直到有一个人,有一只手,打断了她的思想。

渡河的船只承受不了过多的载重而倾翻在河中心,落水的人在河中载沉载浮,岸边会水的都下水救人去了。

她打量起推醒她的那个人,是一个颇为斯文的年轻人,衣着朴实,弯弯的眼中带着和善的微笑。

“你干嘛推我?”明日真映儿不客气地说。

“这??”那人不好意思起来。

“人家跟你说了半天话都不理,没见过那么迟钝的人,是我叫他推你的,怎么样!”明日真凝高傲的仰起头,一副欠扁的样子。

“哦,这位公子有何事?”她明摆出有屁快放,没事走人的态度。

也许这个人外表还过的去,但与她何干,她不想和任何人有瓜葛,没必要敷衍,不客气到底。

“在下正好路过此地,看二位公子气度不凡,有意结纳,如果不嫌弃的话请二位公子到寒舍一叙。”那人毫不在意明日真映儿的无礼,浅笑施礼,声音低醇温和。

奇哉,相同的戏码又上演了,明日真映儿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总是有陌生人热情相邀?上次那个凌小姐误以为她是男子而看上她,这次是个男子,不知道他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癖好。真是莫名其妙的很,现在的人都喜欢结纳素不相识的人,还主动跑上来搭讪,绝对没安好心,可惜啊,亏她对眼前这个人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不用了,初次相逢,实在没必要打扰贵府。”

“在下段非,临江府人氏,家住河对岸的鼎泰山庄,绝不是什么歹人。”段非还是一脸笑意,“请问兄台贵姓?”

这人实在是个怪人,她都不客气了还不知难而退,执意纠缠,但伸手不打笑脸人,再决绝下去似乎有些不尽人情,因为周围的人开始插嘴。

“段公子可是方圆百里有名的才子,你们未免太不识抬举。”

明日真映儿勉强扯了一下嘴角,道:“在下应真。”瞟了一眼呆坐在一旁的明日真凝,迟疑了一下,指着他说:“这是舍弟应凝,他脑子有病,不必理会。”

“什么?你才有病!”明日真凝想跳起来,忘了脚不能动,不慎跌倒在地。

明日真映儿连忙扶起他,大声说:“你看你这么不小心,摔疼了没有。”同时小声在明日真凝的耳边威胁他:“你给我闭嘴。”手上加劲捏了他一把,痛得他冷汗直冒。

“真遗憾,令弟丰神俊朗,世所罕有,老天太不公了。”段非摇头惋惜。

“正因如此,在下才辞别父母带着舍弟出外求医,实在是不能耽搁,多谢段公子美意。”她拍了拍明日真凝的头,“乖,一会儿哥哥给你买糖吃。”明日真凝冷哼一声。

“应兄真是情深意重,在下钦佩不已,这样吧,今天发生如此事故,渡河是不可能了。在下家中恰好有一艘小船,如蒙不弃,可否让我送你们一程?”段非热情相助。

“段公子盛情难却,在下恭敬不如从命。”有人愿意送她过河,再推辞就显得矫情了。

“那随我来。”段非在前领路。

那停在江边的哪里是艘小船,简直是雕梁画栋,华丽至极,看来这段家的身世背景不简单。

“此处简陋,让应兄见笑了。”登上船后段非吩咐下人摆了一桌酒席,太夸张了,过个河都要如此大费周章。明日真映儿暗中观察了一下,没有异常,酒菜也没有问题,当下也就不客气了。

“来,凝弟饿了吧,嘴巴张开,哥哥喂你吃。”明日真凝厌恶的别开头。

“应兄是何方人氏,可否见告?”段非斯文有礼地问。

“在下京城人氏,家境普通,父母俱在。”她随口编造。

“尊兄弟风采照人,如人中龙凤,想必家中二老更是不同凡俗,只恨无缘识荆。”

“哪里哪里。”明日真映儿谦逊几句,生出她和明日真凝的确实不是凡人,而是位高权重的宰相大人,不过不足为外人道也。

“我爹乃是当朝宰相,岂是你等平民能随便见的。”明日真凝突然语出惊人。

“真的吗?”段非非常震惊。

“别听他胡说,他脑子有病经常异想天开,想是有犯病了。”明日真映儿轻描淡写的一句带过。

“明日真映儿,没胆承认你的身份吗?你这个不男不女的怪物,说啊,你是女人!”

明日真凝想是活腻了。

“凝弟,你又犯病了,乖,听话,来。”她把手伸向他。

“别碰我,你这个妖孽!”明日真凝用力的打掉她的手,“我受够了,我要回去。”他发起狂性来,明日真映儿贴进点了他的穴道才安静下来,软软的倒在她的肩头。她把他放到椅子上,整理一下仪容,转身面对呆楞的人。

“抱歉,段公子,舍弟的情绪一直不稳定,他经常这样你别见怪。”明日真映儿解释。

“不,不,没什么,令弟小小年纪真是可怜。”段非恢复常态,不过看她的眼光有些疑惑,带着探究的意味。

“段公子,我想有必要向你说明一下,你看我象女人吗?”她倒了一杯酒豪气干云,一饮而尽。

“啊,对不起,我实在不应该??”段非尴尬的说。

“实不相瞒,舍弟以前完全是个正常人,自幼与我们的表妹情投意合,无奈天公不作美,表妹另嫁他人,舍弟一时想不开跳崖自杀,获救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实在令人伤心。”明日真映儿语带哽咽,一副陷入伤痛回忆中的样子。

“哎,天意弄人,令弟也许只是摔坏了脑子,如蒙不弃区区不才愿助应兄一臂之力。这样吧,你们二位随我到敝庄,然后在下广发告示重金寻找天下名医来为令弟医治,对,就这样,来人啊,回庄。”

咦,咦,事情怎么演变成这样?她被赶鸭子上架了,果真是误上“贼船”,抽身不得。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那个段非要么是一个热心过头的大好人,要么就是别有所图,又想不通他图的是什么,他们看起来一副落魄潦倒像,没有油水捞的,那么段非就是好人了?明日真映儿哼了一声,为自己有这么天真幼稚的想法感到羞愧。世上哪有什么好人,于己有利才会去做所谓的好事,在弄清楚对方的目的之前,她必须加倍小心谨慎。

“段公子,这不好吧。”明日真映儿无奈的看着大船快速改变方向驶向另一处。

“不会不会,助人为快乐之本,何况应兄和令弟是如此出色的人,在下实在不忍心见令弟痛苦下去。我虽别无长处,还颇有财力,应兄如果看得起在下,请让在下略尽绵薄之力。”

对方话已至此,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好一会儿,大船靠岸了,明日真映儿下船一看,眼前好大一座宏伟的庄园,依山而建,气势磅礴,不象寻常有钱人家的宅子。

第一次被人牵制,她心中非常不高兴,情势所逼不得不跟着对方走,她明日真映儿也在阴沟里翻了船。

“哥,你回来了。”一个绿色的身影飞奔而来。

明日真映儿看了一眼,原来是个甜美的少女,约莫十五六岁,娇小可爱。

“这是舍妹菡萏。”段非介绍少女的身份,又对她介绍明日真映儿,“这是哥哥的朋友应公子和他的弟弟。”

“菡萏见过应公子。”段菡萏落落大方地行礼,看到明日真凝时发出一声惊叹:“好美的人哦,应公子,这位是令弟么?”

“是的。”看来段菡萏不仅兼具大家闺秀的风范,同时也是一个活泼天真的少女,在严格的礼教下还能保有纯真,实在难得。

“哥哥,这几天人家好想你,我一直乖乖听话呆在家中弹琴绣花,你有没有想人家?”段菡萏攀在哥哥身上撒娇。

“乖,回房去,哥哥要招待朋友,一会儿再去找你。”段非出言轻哄,怜爱之情表露无疑。

“哦。”段菡萏听话的转身回房去了。从来没看过感情如此深厚的兄妹,在宰相府,姐妹们是不同的娘生的,只要不吵架就万事大吉了。哪里想到还是有相处融洽的兄弟姐妹,这也许就是寻常百姓与贵族家的不同,那是一种没有掺杂各种复杂因素的纯粹的亲情。

段非亲自领明日真映儿他们到厢房歇息,告辞离去是说:“应兄请放心,在下一定尽力帮助令弟,我现在马上去草拟文书,明日一早就张贴出去重金寻找名医医治令弟。”

明日真映儿只能道谢,苦笑一下,这闹剧要如何收场。

“我不知道你原来还会编故事。”明日真凝的穴道解开了,他起身坐在chuang沿。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得很。”她也坐下倒了一杯茶。

“欺骗老实人你不会良心不安吗?”

“你什么时候有良心了,十一少爷,要*提醒你吗?你强抢民女难道不会良心不安?”她饮下手中的茶。

“哦,你是说那些jian民,本少爷是看得起他们,到宰相府锦衣玉食怎么都比在外面辛苦劳累的好。你要不是好命生在宰相府,还不是跟那些jian民一样成天巴望着飞上枝头边凤凰,所以说女人都一样下jian虚荣。”明日真凝反常的镇定。

“你真的摔坏了脑子吗?怎么忘记说人话了?”如果这样就能激怒她,她岂不成了傻瓜。

“哼!”明日真凝闭上嘴,倨傲的别过头。

段非以为他们是兄弟所以刻意安排他们住一间房,不过有两张chuang,其实一张chuang两张chuang都没有关系,这一路上,明日真映儿和明日真凝一直同chuang而眠,目的是为了防止他逃跑。当然在明日真凝口中她是一个恬不知耻的女人,男女有别又怎样,一个貌比花娇怎么看都象女子的男人,会有威胁吗?何况他们还有血缘关系,这一点虽然她不愿承认但是事实。

这时有人轻叩门扉,明日真映儿高声问道:“是谁?”

“应公子,小婢奉少爷之命来服侍公子沐浴。”

她拉开门,一个小丫鬟手里提了一个篮子,后面跟着几个奴仆,提着热水在外等候。

“进来吧。”她侧身让开。

“是。”丫鬟行礼,指挥那些奴仆把热水倒进前厅的浴盆里。

那些奴仆退去后,丫鬟试了试水温,又揭开篮子上的布,原来是些芳香扑鼻的桃花瓣,用来撒在热水中的。

“这些东西就不用了。”明日真映儿指着篮子,“你也退下吧。”

“可是少爷吩咐小婢要好生伺候公子。”

“我沐浴时不喜有人打扰,你退下吧,我自会和你家少爷说的。”

“那小婢退下了。”丫鬟走出去带上房门。

明日真映儿径自脱下外衣,把头发披散下来,走向明日真凝。

“你、你、你??”明日真凝声音颤抖。

“委屈你了,亲爱的弟弟,要不要和姐姐我共浴啊。”她微笑。

他的脸胀的通红,明日真映儿做势要解下中衣,他难堪的别过脸去,说了一句:“你果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

“你还会害羞啊,不知道是谁小时侯被野狗咬破了**,哭哭啼啼地来找我,我还给他洗澡换衣服呢,可惜长大之后一点儿也不可爱了。”

“不准讲!”明日真凝跳起来,“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如果再惹我,我就??”

“你就怎么样啊?”她挑眉。

“我就??”明日真凝动作迅速的脱掉上衣,露出%膛,竟然神色一变,开始笑了。

“你干什么?”明日真映儿没料到他会如此来个大转变,脸有些发烫,活了二十年可从未见过少年男子的裸身。她稳住心神,直视他。

“我就奉陪啊,你不是邀我共浴吗?咱们姐弟要好好亲热一下。”

她一掌把他打翻,扯住chuang单一裹,把他包得密不透风,扔到chuang上,让他动弹不得。

“你才是无耻之徒,不准*看!”

走到屏风后,她想她需要平静一下,伸手解开中衣,犹豫了一会儿,和衣跨入浴盆中,不知是身子发烫还是水太热,情绪有点紊乱。

段非设筵款待,明日真映儿以明日真凝病发为由把他关在房中,免得他乱说话。

席间宾主尽欢,段菡萏抚琴一曲以娱众人然后就退下了。

“应兄可有妻室?”段非问。

“有。”明日真映儿斜眼看他,段非闻听之下有点失望,别不是想把妹妹塞给她吧,那可无福消受。

“尊夫人想必仙姿玉色。”段非恭维道。

“小家碧玉而已,不值一提。”明日真映儿笑道。

“应兄过谦了。”段非敬她一杯酒。

“怎么不见嫂夫人出来一叙。”她试探的说。

“说来惭愧,在下虚度二十四春秋,尚未成家立室。”

目前为止,明日真映儿仅知这偌大的庄园只有段家兄妹二人。段非一人打理大片产业,以他的年龄和外表来判断,实在不象一个商人,所谓无奸不商。段非原本是斯文的读书人,正应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求取功名才是正道。

与其试探不如直截了当,明日真映儿提出疑问:“段公子如此年轻就接掌家业,在下钦佩不已。”

“家父家母不幸骤逝,只留下祖上传下的产业,舍妹年幼,在下只有勉强撑起这片家业,实在惭愧。”

“原来有这番缘故,相信令尊令堂在天之灵,一定会感到欣慰的,段公子不必伤怀。”

明日真映儿安慰了几句。

“今日能结交到应兄这等出色的人物,本该庆贺一番,伤心往事也就不提了,来,喝酒。”段非有点失态,也许是勾起了往日的伤痛。接下来他一直向明日真映儿敬酒,自己也喝了很多,不久就醉了。

明日真映儿回到房中,歇息一宿,暂且不提。

天刚亮,听得门外有轻微的脚步声,明日真映儿一向浅眠,立刻惊醒,从chuang上跃起。

一开门,只见段非神清气爽地站在门前,笑吟吟的。

“原来是段公子。”

“应兄好耳力,睡得还好吧。昨夜在下失态了,请见谅。”他欠身道歉。

“哪里哪里,倒是我们打搅了。”明日真映儿还礼。

“令弟还好吧,我刚才已让下人把招贤榜贴出去了,相信不久就会寻到神医医治令弟。”

“有劳段公子了。”她不冷不热地道谢,如果招来一堆庸医倒是可以把明日真凝医成白痴。

“段公子好兴致啊,大清早与家兄相谈甚欢,不如来个秉烛夜谈吧。”明日真凝阴阳怪气地揶揄。

“呵呵,这倒是个好主意,我与应兄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不如今日就找个景致优美之处畅游一番,应兄意下如何?”段非兴奋的提议。

“好啊,段公子,家兄擅长骑射,去狩猎可好?”明日真凝附议。

“原来应兄文武全才,那在下到想见识一下。好,就这样,用过早膳后即刻出发,在下先去准备一番,二位告辞。”段非急冲冲地走了,明日真映儿一句话也来不及说。

“尊敬的兄长,现在可好?”明日真凝刻意加重语气。

她一拳打向他的面门,在他痛呼的同时微笑着说:“亲爱的弟弟,这样可好!”

用过早膳后,明日真映儿姐弟和段家兄妹即刻上路。

拔尖的号角声为浩荡的狩猎队伍开道,即便是明日真映儿这等见惯了大排场的人也不禁哑然。一介平民竟有不输达官显贵的派头,只见轻骑两百余人,家眷、歌舞伎、奴仆近百人,大队人马跟随他们,不过就是去狩猎而已,需要这样大张旗鼓吗?她无语,这个段非不是普通的有财力,根本就是暴富。

明日真映儿、明日真凝和段非骑马,段菡萏乘马车,一行人就这样向山林里行去。

“应兄,仓促之下准备不周,只能将就一下了,在下实在不好意思。”段非一身猎装骑在马上显得英气勃勃。

这种排场还叫仓促之下准备不周,那准备充分是何等气派,这个人谦虚过头让人觉得有点讨厌。

“差强人意,段公子,这种排场家兄早已见惯。”明日真凝插嘴。

明日真映儿不经意地把一根针刺入明日真凝乘坐的马股上,那马吃痛不过,突然发狂向前冲。

明日真凝大叫起来。

“应兄,令弟怎么了?”段非疑惑的问。

“不用管他,想是他闷久了想散散心。”她笑着说。

“可是令弟??”段非还想说什么。但明日真映儿打断了他的话,“段公子,舍弟骑术很好,不用担心。”

这时明日真凝恰好被发狂的马摔落。

一干奴仆上前扶起他,算他运气好,骨头没断只有一点鼻青脸肿。接下来他被送到马车上躺着,自有人照料,轮不到明日真映儿插手。

她策马奔到马车旁查看明日真凝的伤势,掀开帘子,看到他用手指指着她,偏头吐掉口中的血丝,一字一顿地说:“算你狠!”

“多谢谬赞。”明日真映儿露出白生生的牙齿,得意的笑。

段非随后跟上来,关切的问:“令弟伤势如何?要不要回府请大夫?”

“凝弟,你太不小心了,看来不能让你任性妄为。表妹已嫁作他人妇,为何你还是想不开要寻短,这次幸好没事,否则你叫我如何向家中二老交代啊。”明日真映儿抚%作伤心欲绝状。

“应兄,令弟无碍,你不用伤心。”段非不知所措地安慰她。

明日真凝闭上眼睛实在看不下去了。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发又浩浩荡荡地打道回府。

明日真映儿以照顾明日真凝为由足不出户,段非送来大批长白老参、雪山灵芝等贵重药材,她照单全收拿来炼益气补血的灵丹,以备往后不时之需。明日真凝随便抓点便宜药吃了事,反正他只是皮外伤。

病秧子似的十一少爷,自出府后一路卧chuang不起,她可什么也没有做,只是不小心小小的报复他一下,真的,不关她的事。明日真映儿很无辜的想,手里继续捣药。

“应兄,好消息。”段非兴冲冲地走来。

“哦,什么消息?”她不甚感兴趣。

“有一位神医今天揭下了招贤榜。”

“神医?”她反问。

“是的,看来是个高人,仙风道骨,令弟一定有救了。”段非兀自喋喋不休,“这下可好了,先前我还担心没有人来或是一些庸医冒名上门,这下可真的好了。”

明日真映儿小声的哼了一声,神医会为了银两上门来,可见也不是什么高人。

可是,在见到那位神医之后,她呆楞了许久,几乎不敢置信地惊呼一声,捂住嘴不让自己叫出来,激动的发抖。

师父!原来是五年不见的师父!

“应兄,你怎么了?”段非察觉到她的异状。

“没什么,突然见到高人,太高兴所以失态了。”她平复了一下情绪,为什么师父她老人家会在这里?她把疑惑的目光投向师父。

师父做了一个少安毋躁的动作,示意她暂且忍耐,因为有外人在。

“请问神医,是否真有把握医治?”段非让奴仆送来香茗,不待入座就开口直问。

明日真映儿惊异于他的冒昧,好象比她还着急似的。

师父不动如山,缓缓地回答:“我要先见过病人。”

“可以,来人,为神医带路。”

“不用了,段公子,毕竟这关系到舍弟,还是由在下领神医前去即可。”她必须争取和师父独处的机会。

“也好,我让人为神医准备客房,应兄先去吧。”段非进入内室去了。

一路上,明日真映儿忍住想开口的冲动,人多眼杂,实在不是时机。

进入房门,她让照顾明日真凝的丫鬟退下,吩咐神医看诊不得打扰,关上房门之后,明日真凝见一个陌生人进来,大喝一声:“什么人?”

她抢上前点了他的昏穴,把他放倒在chuang上,现在,终于可以说话了。

转过身,她轻唤了一声:“师父。”喜悦、激动,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映儿,我说过你我有缘自会想见,为何你如此执着?为师的教导难道你忘了。”

师父还是师父,一点儿也没有变。

“映儿没忘。”她跪下向师父行礼。

“凡事不可太强求,一切如过眼云烟,映儿,你有太多的牵绊,所以注定不能随为师修行。”师父不急不徐地声音如春风过耳,明日真映儿仿佛又回到多年前随侍师父左右的日子。

“映儿知道了,师父,徒儿愿今后跟随您。”

“我只能告诉你,早日离开这是非之地,其余的一切靠你自己,为师要走了。”

“不,师父,映儿好不容易才见到您。”她不舍的拉住师父的衣角,象一个无助的孩子。

“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一切都是宿命,不可违抗,天意如此。如果有事以后你上天山找我吧。”师父飘然远去。

明日真映儿失神的坐在椅子上,师父又离她而去了。

良久,段非出现。

“咦,神医呢?应兄,令弟的病情如何?”

她回神,站起身回答:“神医已经走了,她老人家治好了舍弟,这次真的非常感谢段公子。”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段非谦虚的说。

明日真映儿衷心向他行了一礼,不管如何,她很感谢他让她和暌别多年的师父见了一面。

段非手足无措的红了脸,“这个,应兄行此大礼,在下实在不敢当。”

“段公子,大恩不言谢,我准备明日带舍弟起程返京,这段日子打扰贵府不好意思,他日如果段公子上京来,在下一定要好生答谢。”师父见到了,在这个地方再呆下去也没有意义,她决定往南下游玩一番。再说师父临走时让她早日离开这是非之地,因为至始至终都没有明白段非如此热心的目的,他的家世背景看似简单,其实神秘莫测,总之尽早离开为妙。

“应兄要走了?令弟的病刚好,在调养一段日子上路不迟,在下还未与应兄畅谈一番,这临江府有许多名胜古迹也没有带应兄去玩赏,怎么能走呢?”段非竭力挽留。

“他日有机会再登门拜访吧,段公子,我与舍弟出门有好长一段日子了,恐怕家中二老惦记,得早日返家,只有辜负你的美意。”明日真映儿口气坚决。

“那,至少让在下今夜为应兄饯行,好好款待一番,要不然应兄就是看不起在下。”

“好吧,今夜就与段公子畅饮。”很难拒绝段非的盛意拳拳,她只得答应。

“那甚好,我叫人在花厅准备酒菜,今夜为应兄饯行。”段非离去了。

明日真映儿把明日真凝拍醒,告诉他明日要走了。

“刚才那人是谁?”他问她。

“神医。”丢下两个字不再理会。

“来来来,在下敬应兄与令弟一杯。祝贺令弟得遇神医,恢复健康,来,干杯。”

段非喝的很高兴,还有歌舞伎助兴。

一杯接一杯,明日真映儿盛情难却喝了不少,酒劲上来,她暗自服下一粒解酒丹,顿时清醒。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所以还是保持清醒比较好。

“应兄海量,来,再干。”段非又为她斟了一杯酒。

“段公子,实在感激你的盛情,但明日一早我们还要赶路,不便多饮。”她推辞。

“人生得意须尽欢,今朝有酒今朝醉,兄长何必败兴。”明日真凝拥着一个美貌的歌伎,展现他的风流倜傥。

“令弟说的对,应兄,干杯。”段非继续劝酒。

于是喝过一巡又一巡,月上中天,明日真凝已醉得趴在桌子上。

“应兄??应兄??,你果真海量,来??来??干杯!”段非也已口齿不清,兀自执壶饮酒。

“段公子,夜深了,还是回房歇息吧。”明日真映儿揉揉额角,头疼的很。

“不??,应兄,来??来??我、我们继续。”段非把手中的酒泼出大半。

明日真映儿以眼神示意侍立在一旁的奴仆,让他扶他的主人回房。

那仆人会意过来扶住段非。

“放开我。”段非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步下花厅,立在庭院中,手指天空,哈哈大笑,“应兄,如此良辰美景,你还是多留一会儿吧。”

语音清朗。

明日真映儿一惊,来不及了,刹时整个花厅往下沉,非常迅速。她抓起明日真凝向上飞跃,但是,一张大网早已罩在头顶,瞬间,陷入一片黑暗。

雪花飘飘无处散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宫闱宅斗
  2. 精品短篇
  3.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