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短篇 > 爱似烈火恨无情

更新时间:2020-05-30 04:35:06

爱似烈火恨无情

爱似烈火恨无情 阿沐 著

已完结 孙洁,高倩 优质言情精品短篇都市爱情现代言情

爱似烈火恨无情是由阿沐创作的短篇类小说,主角孙洁高倩全文章节目录,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自认为是“幸福家庭”的主妇高倩突然感到了丈夫对她的冷漠,进而他又突然失踪。后经警方调查,丈夫孙洁早有一相好女性,名叫郭莓颖。高倩绝望了,她决心找回丈夫。而此时郭莓颖也在寻找孙洁。这时,一名叫肖笑的人又在追杀一名将父母迫害致死的歹徒。书中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和人物关系,描写了以家庭、夫妻、情感在当今社会年轻主妇和公司的“白领阶层”人士中的尖锐矛盾。

精彩章节试读:

“他会在干什么?”

要和女人幽会,这个时间也太晚了吧。以前他要是不得不在外面过夜,他一定会打回电话的。

“会不会出了交通事故?!”

可要真是那样,医院和警方早就来电话联系了。他身上总带着名片,不会因“身份不明”而迟迟不来联系的。

“要不就和那个女人死死地粘和到一块儿,懒得回家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丈夫肯定铁了心要和自己分手了。在高倩收集丈夫不伦的证据之时,她就有了这个预感。

既使强迫丈夫留在自己身边,他也总有一天会离自己而去的吧?冷漠引起的不安、以及与外面的女人幽会。厮混的证据越发明显,高倩的预感也越来越清显。

“这一天终于来了!”

高倩认为丈夫总有一天会抛妻弃子离开这个家的。他今天竟然发展到“不辞而别”了!——这一系列的想法让高倩怒不可遏。

隔壁的房间里,独生子孙贤文坚信父母的爱情是他的避风港,正无忧无虑地进入了甜蜜的梦乡之中。他做梦也想不到父母的“龟裂”正一步步扩大。

“那个人舍得我,舍得了孩子吗?”

在公司里他是当仁不让的精英,而在孩子面前他则是一个十足的混帐父亲。

平时他回来的再晚也要去看一眼儿子的睡相,并亲一亲他那可爱的脸蛋儿。

要是头天晚上回来晚了可以多睡一会儿晚点上班去的时候,为了送孩子,他也会勉勉强强地睁着惺忪睡眼起来亲一下的。

难道今天他真的会舍弃孩子和那个女人走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个女人的吸引力比亲子的爱情力量更大!

这天夜里,孙洁终于没有回家。而高倩因此也就一夜未眠。因为丈夫这是第一次无故外宿不归。仅仅这一点,高倩就受到了重大打击。

为了慎重起见,她又向警方进行了打听,但从昨天夜里到今天早上还没有接到因交通事故或因犯罪导致的身份不明的死者的报告。她又问了一下亲戚和朋友,丈夫也都没有去他们那里。

对妻子来说,丈夫的无故外宿不归是最重大的打击了。

于是高倩又猜想会不会是狐朋狗友叫到什么地儿喝醉了酒,“沉没”到了什么地方。但她从安科长的话中又感到丈夫是不是又有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丈夫可以因故不回家而会直接去公司,高倩只有寄托这一个希望了。

“就这么一晚上丈夫扔下孙贤文和我‘蒸发’到了什么地方,真让人心急如焚。”

高倩不禁想起来有时丈夫一夜不睡,伏案工作到天亮的身影。

这天早晨,高倩把孩子送到了幼儿园去后,等到9点半给丈夫的公司打了电话。如果按平时的上班时间,这会儿丈夫应当到了。她心中一边压抑着丈夫可能接电话时的百般辩解的紧张心情,一边等着总机将电话转到丈夫的分机上。

“是夫人吗?昨天晚上太失礼了。实际上我刚才给你府上打了电话。”

来接电话的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安科长。高倩的心中猛然闪过一道不祥的预感。

“那我丈夫他?”

安龙彦对战战兢兢地问自己的高倩说道:

“他是不是已经出家门了?今天早上的早会没有他还真麻烦。”

他也有点疑惑。

“这么说他还没有到公司?”

“他是不是刚出家门?”

安龙彦似乎不相信孙洁一夜未归。

“昨天我丈夫一晚上没有回家,他去了什么地方,科长有线索吗?”

高倩哭丧地问道。她的预感不幸言中了。他不仅仅一夜未归,而且到上班的时间他还没有到公司。

今天早晨有一个丈夫必须参加的会议。丈夫从来不会拿工作开玩笑的。作为妻子的高倩非常清楚丈夫的为人。

——丈夫出了什么事儿吗?——

(会不会被女人留住了?或者是丈夫自己决定去了什么地方?)

好几个可能再高倩的脑子里迅速闪过。

“他没有回家?!”

安龙彦的声音也异常吃惊。

“昨天我丈夫去公司时有什么反常的样子吗?他可从来没有彻夜不归的时候。所以我非常担心……”

高倩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坐立不安起来、连声音都断断续续,语不成句了。

“夫人!夫人!”

对方突然听不到了高倩的声音,慌忙大声喊道。

“那我丈夫在公司里有没有人传说他有其他女人?”

虽然高倩难以启齿,但这会儿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认为丈夫如有外遇,首先应当是公司里的同事。

“传说他有女人?”

安龙彦吃惊地反问了一句,

“他可没有那样的女人呀!他在公司是很正派的人,公司对内部人员的男女私情也是非常反对的。所以公司里特别花心的男人也从不和公司的女职员勾勾搭搭的。”

虽然安龙彦这么说,但高倩认为也许公司里没有公开的、但免不了有地下的“活动”。不过目前只能相信他的话了。

“夫人请放心吧,我想他肯定是在一个熟人家里呆着呢。我们这里马上会找到线索的。他来公司后肯定会非常难为情地解释半天的。孙洁这个人还是特别规矩的人,所以让他偶尔‘潇洒’一次也没什么关系。我们一旦有了消息会马上通知您的,所以请放心吧!”

尽管安龙彦讲了这么多安慰的话,可高倩心中也没平静多少。丈夫去哪儿了呢?她从直感上什么结论也没有得出来。

——他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他的行踪不明。高倩只是“听”到了从失踪的丈夫身后传来的那个“幻影之女”的笑声。这是从自己手中夺走了丈夫的胜利者的笑声。

后来近中午时分,安龙彦又打来了电话,说他们又和经常来往的客户打听了一下,还是没有孙洁的下落。

在他的亲戚和同学那里也没有任何消息。

随着时间的推移,孙洁失踪的气息越发浓重了。

失踪前的孙洁没有任何异常的举动。大概是他和那个女人早就密谋好了的“失踪”吧。他们合伙成功地欺骗了察觉到他们关系了的妻子。

看样子孙洁不是打算和那个女人一块儿外出旅行、偷欢而失踪的。要是他打算秘密外出几天再回来的话,他应当找个借口的。而这样一声不吭就失踪的事实,会不会表明他不打算再回来了?

“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丈夫不在的“空虚”,使得高倩产生了一种绝望感。

但是,他要打算“永久”地抛妻弃子,也多少要准备一些钱吧?他肯定要带上自己的常用物品的。

如果丈夫真的不再回来了,那么从明天开始就必须马上考虑孩子和自己的生活了。高倩结婚成了主妇之后,这时又马上从感觉上变成了母亲的身份,她认为应当尽快查一下家里的存款。

其实她应当早就关心这些,但是由于丈夫的失踪事件过于突然竟然使她忘记了这些事情。

家里靠工资和奖金多少有了些积蓄。家的存款,自从结婚后已经有了近20万元。一名公司职员就职后的家庭一般可以存款10万元;从全国平均值来看也不过是12万元。所以家的存款是比较高的。

但是这些存款是结婚后6年的积累,所以说其中也有妻子高倩的功劳。

从名义上讲这笔存款是丈夫的,但是从法律上讲也为夫妻共同拥有。

如果丈夫有了相好,他应当偷偷拿走的。并且不会给自己和孩子留下什么的。

于是高倩渐渐地恢复了平静,回到了当初的不是作为被抛弃的妻子的立场上来了。她马上打开了存放存折的抽屉。这里不仅放着存折,而且还有股票、高倩的首饰等家庭的贵重品。

“他可别连我的东西都拿走!”

高倩看到自己的钻戒和首饰都在,股票和存折也都整整齐齐地放在那里。不过,也许他偷偷提走了钱后再放回来的吧?

“哎呀!19万5千192元!一点儿没少哇!”

高倩打开了存折,看到最后一栏的数额时非常惊讶。而且这个数字她曾经记得很清楚。也就是说,丈夫一分钱也没有动。

“他把钱全留给了孙贤文和我?”

莫不是他自己还偷偷存了一大笔自己并不知道的钱吗?或者也许是那个女人很有钱?

高倩确认了反正自己的贵重物品还在之后,又开始查找丈夫的随身物品。也许丈夫会留下什么“遗言”的。

但不可思议的是,丈夫的所有东西都留在了家里。西服柜子里的东西仿佛和昨天一样一动没动过。鞋、领带、衬衫,除了昨天上班穿着的那一身之外全都在衣柜里。为了去欧洲出差而新买的手提包和铝合金外壳的皮箱也还都在。

重要的是,孙洁是身着平时的服装离开家的,但高倩不死心,她想在这些东西里找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来。

但她最终还是没有发现字条之类的东西。

从这一点来看,似乎不是当初自己预料的有计划的“失踪”,而是回家的途中一时感情冲动去了什么地方?

从安龙彦的话来看,丈夫昨天在公司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常表现,所以应当说孙洁不是“预谋”失踪的。

“一定是被那个女人**而突然离家出走的!”

要是果真如此,那么他也许几天后是会回来的。高倩的心中留下了这一点点的希望。

猜你喜欢

  1. 优质言情
  2. 精品短篇
  3. 都市爱情
  4. 现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