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慕水千城

更新时间:2019-09-11 16:31:54

慕水千城

慕水千城 瑾年 著

已完结 殷千城,江慕水 优质言情都市爱情

主角是殷千城,江慕水的小说《慕水千城》,是由作者瑾年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新婚之夜,江慕水惨遭绑架,还失节!自此两年婚姻,如入风雨飘摇之境,丈夫夜不归宿,绯闻不断,江慕水对此隐忍不发。终于有一天,一个女人挺着肚子找上门来……***殷千城第一次见江慕水这个女人就觉得熟悉,她锁骨之下的那枚褐色的小痣性感无比。他问:“我跟江律师是否在哪儿见过?”“谈判席上吧,”江慕水毫不客气地回应,“我的手下败将都对我印象深刻!”人前精明干练,人后脆弱不堪,殷千城目睹这仿若有千面的小女人,愈发觉得

精彩章节试读:

不记得有多久没见江慕水哭过了,以前没有,婚后也未曾有过!

这女人向来坚强得可怕,就算哭也只会躲起来不会叫任何人看见!可她此刻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他,像是根本不认识他一样,眼底死灰般的绝望竟扯得他%.口刺痛发闷!!

“江慕水你少给我装!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给我说话!”陆霖晟狠下心来继续咆哮着,一丁点儿没因她的过激反应而心软半分。

“……”江慕水呛过了那一口酸痛的空气,这才察觉到自己原来哭了,还是当着他的面。

她%.口绞痛到连吸气都是痛的,鼻酸上涌,她虚弱地垂下眼睫毛软软地求饶般说着,“好我说……”

“没有……什么都没有……我昨晚跟殷千城什么都没有发生……真的……”

她声音是哽咽的,强忍都没有强忍住,说完还朝他苦笑了一下。

“你说对了我是在害怕……我最害怕你说的那件事再来一次……殷千城不碰我大概是因为看不上我吧……我现在告诉你了,你满意了吗?”

可以……放过她了吗?

陆霖晟一口气噎在喉咙里,蓦地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他知道江慕水从不撒谎所以她说的是真的,那一瞬间,自己紧绷的%.口猛地一松,疼痛四散开来,他也不知是为什么!

但眼前江慕水这幅落魄委屈的样子,却叫他不忍看!

陆霖晟居高临下,掐紧她下颚的手这才松开。

江慕水缓过一口气来,双手捂住下巴和喉咙,蹲在地上咳嗽得惊天动地,还干呕了两下,拿出来的衣服也掉在一边。

陆霖晟虽然不怎么绅士但平时也甚少欺负女人,江慕水这幅姿态,叫得看得太不爽!!

“行了,你要早这么说,我也懒得逼问你那么多!”他冷冷地扯开领口躁郁地跟她说着,满脸嫌弃又复杂的情绪。

“没有就好,江慕水,那个殷千城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没必要你最好离他远一点!不,你最好离所有男人都远远的,没人喜欢招惹上你!懂了吗?!”

这般刺痛,在新婚初期的时候就屡屡发生。

没想到会持续到现在。

干呕不出东西,江慕水眼眶通红地跪起身,巴掌大的脸上下巴一片青紫淤痕,她抓起那几件衣服来,迅速地起身打开浴室的门,进去便又迅速将门关上了。

外面不知什么动静,江慕水坐在马桶盖子上,手抖着将衣服放在旁边,双手轻轻捂住脸,然后嘴角慢慢不受控制地下拉,无声地涌出了眼泪来。

眼泪都浸透了指缝,她肩膀如枯叶般簌簌颤抖到不成样子。

她是真没想到。

她以为两年前那件事,哪怕陆霖晟再嫌弃,再传统大男子主义嫌弃她脏,他站在一个丈夫的角度,都不会掐着她最痛的那个点来威胁她的。

即便不爱,也不能这样。

不能这样的……对吧?

可他到底是有多厌恶和怨恨自己,才说得出那种话?

他不曾保护她,非但不保护,还掐着她的痛点来叫她帮忙维护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与面子。

江慕水知道,他不是吃醋。

他就只是在警告她不要再丢脸。

可是霖晟。陆霖晟。

江慕水在心里跟自己说——

我爱你。

江慕水依稀记得大三的那一天,鸣山民宿。

暴雨过后要下山,陆霖晟一直紧紧抓着陈浅因的手跟她十指相扣,临走前,同学疯狂地找遍了民宿前后都找不到江慕水的影子,跑来问陆霖晟:“慕水呢?昨儿晚上之后就再没见到过她,电话也联系不上,现在大家都要走了,找不到她可怎么办?!”

陈浅因冷着个脸,恨恨抽回自己的手,抱着肩在那儿发小脾气。

陆霖晟转身紧紧抱住她的肩,紧蹙的英眉间满是复杂的厌烦:“她爱去哪去哪关我什么事?不爱留下来就滚蛋!”

同学紧紧抓着手机,含恨看着陆霖晟。

搜寻无果,一群人只能先行下山。

后来在学校里,江慕水再遇陈浅因,陈浅因在一群同学的簇拥下,仗着舆论的阵仗逼迫她道歉,硬要她承认是她先主动**的陆霖晟!

江慕水性子虽然有点柔弱,但内心却藏着一丝不为人知的坚韧,她确定自己没做的事情,任谁也别想逼她承认。

结果一抬头,江慕水就看到了教学楼的三楼,陆霖晟面色尴尬为难地正站在那里,蹙眉看她,像是生怕她再说出什么话来,导致他跟陈浅因再生嫌隙!

心头,闪过一丝酸涩的不忍。

江慕水许久才苍白着脸低下头来,看着对面趾高气扬的陈浅因,掐紧掌心,气若游丝地说:“对不起。是我**了他。是我品行不端,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一切都是我的错,与他无关。”

哗然的声音,炸开在人堆里面。

所有人看她江慕水的眼光都变了。

鄙夷、厌恶、不屑。

铺天盖地像潮水一样向她涌来。

陆霖晟死死盯着那扇关上的浴室门,想知道江慕水到底在里面做什么,怎么一丝动静都没有?!

但他贴过去,却也只能看到个模糊的大概轮廓,里面依旧一丝一毫的声响都没有。

但不该是这样的。

依照江慕水的性格绝对不可能是这样。

服软。认输。求饶。

这绝对不像是她会做的事情。

江慕水却第一次在他面前这样干了。

“……”陆霖晟脸色寒冽地在浴室门前徘徊许久,终于停下来,冷眸凝一眼里面,沉声跟她说,“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浅因那边我会先想办法安顿好,你最好也老实一点最近不要去找她的麻烦!”

“我爸那边你也不要多嘴,否则,一边是他的亲儿子亲孙子,一边是你,你仔细想想他即便平时再宠你最后会向着谁!江慕水,你拎拎清!”

这样警告完,好像就再也没别的事了。

对吧?

可他为什么还是舍不得走开??

“……”陆霖晟恼火于里面半点动静都没有,抬起拳头想砸两下门,却最终硬生生忍住了!转身走开。

江慕水再次出来的时候,楼下的吵闹声也已经结束了,卧房里陆霖晟在打生意上的电话。

她洗澡换洗了衣服,然后去书房拿了自己的电脑和卷宗资料,从一侧转身下楼。

脑海里,嗡嗡响着他刚才的话——

“别再去找浅因的麻烦,否则一边是他的亲孙子亲儿子,一边是你,你看我爸再宠你最后会向着谁!!”

陆霖晟说错了。

她江慕水从来都不是上天的宠儿,从来不是。

而这个世界,能偏心向她的那些人,早就全部都死绝了。

***

简晴苦着脸:“这可怎么整?那帮农民工脑子跟肠子似的,一根筋啊!你给他们看到你跟殷总进酒店了,这事儿就不好办了啊!他们不会再相信你了!”

“慕水你听我的,你别再去,万一到时候你真被他们识破,他们可是天天搬砖扛水泥的人啊,你哪里可能活着出来啊?!”

江慕水坐在星巴克的沙发里,搜索着上午发生的新闻,见没有这件,心里踏实了不少,可简晴一直晃着她的手腕,晃得差点碰倒她的咖啡杯。

江慕水回了回神,伸手握住了简晴的手:“你别晃我,等一下我解释给你听。”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不都说他们早上差点连你的门都砸了吗?你不害怕呀?!”简晴眉心紧蹙成个川字,小脸上写满恐惧。

江慕水%.口轻轻起伏了一下,舔舔唇,说道:“当然害怕呀。”

那表情有些俏皮,看得简晴一愣。

江慕水双手合十搓了搓掌心,将电脑推给她看,说道:“但你看现在,媒体方面很平静,我一个小律师没人知道,但殷千城——他是殷家召回国继承家业的新贵啊,他就是一块苍蝇围着的肉,谁不想叮?早上闹那么大动静,最后一个字报道都没有,说明是假的。”

江慕水点了两下鼠标,笃定轻声说:“没证据,酒店怕殷千城告他们管理不善,还会帮他压那些记者,就这么简单。”

说完这些,江慕水%.口其实还是噗通噗通跳个不停的。

她其实也不敢确定。不心安。

简晴蹙眉仔细拿过电脑看了看,心虚烦乱:“话是这么说没错,可那些农民工回去肯定会互相传啊,宁可信其有!谣言不用坐实,种在人心里就是祸根了,你不懂啊?”

江慕水当然懂。

垮下一张小脸,江慕水苦笑一下说:“懂呀。可晴晴,这是我接的案子,我还得完成。”

“此路不通通别路,”简晴给她支招,“要不你帮殷总打官司,你打官司那么厉害,肯定能赢!”

江慕水摇了摇头,纤小的身影靠回沙发中去:“……他不可以打官司。”

她口吻轻柔且坚定。

简晴凝视着她的目光,微微有些变了味。

“慕水,你跟殷总真的在一个房间里一夜,什么都没干?”她疑惑地问

江慕水眼皮一跳!

脸上不知怎么火辣辣的,喉咙口涌上酸涩来,江慕水强忍着摇摇头:“没有。我病了,高烧烧得有些糊涂,你看,我现在还在吃药!”

桌上,果然摆着两瓶消炎和清热的药。

猜你喜欢

  1. 优质言情
  2. 都市爱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