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 > 翻身女奴把田种

更新时间:2019-11-08 17:30:13

翻身女奴把田种

翻身女奴把田种 涂家宝宝 著

已完结 书生,陈春桃 穿越小说

翻身女奴把田种书生陈春桃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穿越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前世,陈春桃没生没养。再次醒来,却发现自己变成了成年礼上可下蛋的优质鸡婆……在完成了成年女奴的使命后,她奉某些人的愿望悄然逃离。原本想种点田,养几个小包子,随便改造一下落后部落啥的。可一个二个三个……男人都找上门来是怎么了?

精彩章节试读:

没理会这俩小东西,陈春桃只是顾自往前走。

“喂,你这人……”树丫儿有点恼。不过,她也知道自己斗不过人家。是以只是不甘地抗议,“怎么说我们也是你救命恩人啊,你怎么可以这样……”

陈春桃抚着%喘了喘。受伤了,体力还是太虚弱。

全身又寒又软,这会儿她只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整一下。

淡漠地扫一眼俩小孩子,“跟着我。”

虽然她全身无力,但也不是分不清形势的。

能独自逃入这深山密林里来的俩小孩,想要出去,就只能抱成团。

“哦,你要不要紧啊,看你象要倒的样子。”看着前面跌跌撞撞的女人,狗娃表示很担忧。

毕竟找到一个大人,他内心略觉得有点靠山了。

脑袋犯晕,陈春桃拔出身上还仅存的一把石刀扎了下手腕。剧痛令她清醒了一点,打量四周,看准了前面一个山洞,“走,今天晚上先在这儿歇息。”

就这样瞎走下去,肯定不行的。最好,还得调整一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好,这个山洞.里居然有一窝野兔子。

陈春桃做了个手势,让俩小家伙停下动作,她去四周堵洞。把所有的支洞都堵上后,便在外面取火生烟。用烟笑薰了一会儿,兔子出来一只抓一只。

一窝五只兔子,全被逮了个正着。

放走了二只小兔子,另外二只成年兔子和半大的兔子,全被当成了食物。

“你们俩,做好了叫我一声。”

陈春桃哼哼着吩咐完,便沉睡过去。

狗娃捅了捅小姐姐,“丫儿,你看,她是不是又要死啊?”

“不会,她只是生病了。你没看她脸都红的很么,我们阿妈也是这样发烧死了的。”

树丫儿看着这样的陈春桃,内心还是很焦急的。

她不确定这个人还能不能挺下去。但是,内心却是希望她活下来的。凭感觉,这个人不会象外面的人那么坏。虽然,看起来似乎有点冷。

“唉,我不想再看见她死了,阿妈死的时候,我就好难受。”

狗娃难过极了,时不时地扫一眼陈春桃。

姐弟俩一个烤兔子,一个去找树叶上的露水。

中途,陈春桃被迷糊地灌了好几回水,嘴里也一直呢喃着碎言。

“唉,你最好不要死啊,兔子肉你也吃一些。我阿妈死的时候,她是空着肚子去的。我就喂她喝了点水,说起来,你也比我阿妈好一点了。”

树丫儿每喂一块肉,那眼泪就跟着掉落。阿妈在的时候,她们再片穷困,也不至于象今天这样……

只是喂食了二块兔子肉,陈春桃就再咽不下东西了。

一张额角烫的象火炭似的,姐弟俩摇头,搂成一团瞪着她,都觉得这个女人,恐怕再也活不过来了。

虽然是山林里的夜晚,但这个夜晚却不算太黑暗。

树丫儿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把陈春桃往洞口的地方挪了挪。

“我知道你多半活不下来了,我们部落的人有一个说法,就是有月神照耀着离开,会比一个人孤独死去的好。所以我把你放在月神的怀抱里,你会走的更安心的。”

“每个月都会有半个月的又月齐聚之时,每次月光映射在身上,都会觉得全身舒服。姐,你说月神真的存在么?”

“会的吧……我听阿妈说过的……”

姐弟俩无意识地说起月神的传说。

而她们没注意到的是,在清冷月色下,原本发烧颤抖的女人,慢慢平静下来。

她在腾部落书房里受伤的手腕,此时却发生了异变……

那天在书房手腕受伤,她捏着珠子。当时因为突发状况,陈春桃发现珠子失踪了。

事后虽然想找,可因手受伤了,是以此事做罢。

当时还想包扎伤口来着,但因为部落受到别的部落的夹攻,是以便趁机逃了出来。

那伤,在外面博斗时又被撕裂开来,加上水的浸泡,最后更是有些化脓。

背后的伤,也如此。

然而,在这一刻月光映射着她时,那些伤口却在慢慢化脓。

原本的脓血逐渐流出。

最后消失。

伤口也变的红肿,直到,红肿也慢慢淡去……

这一切,若是有细心人看见,便会感叹这伤口愈合的也太神奇了点。

陈春桃再一次睁开眼睛时,看见的就是对面俩个孩子偎依而睡。

天太冷,俩人搂成一团。

空气中一股臭臭的味美呛鼻的很。

陈春桃低头,便看见全身都是黑色的污垢。

“奇怪,我就昏睡了一会儿,怎么全身脏成这样?算了,还是赶紧找个地方洗一下吧。我记得那条河就在前面不远处。”

起身走了二步,陈春桃才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她的伤……好象不那么痛了?

摊手,看着手心愈合的只剩下一道浅红色疤痕的地方,陈春桃觉得自己都无法呼吸了。

“不,这不可能,这……这不科学啊!”

在前世的时候,她是进行过三年的特种兵训练。

但学会的也就是一些速战速决的战斗方式。

至于别的东西,比如一些特殊体质的特殊功能,她是没有的。

当时队员里有一位队员是位痊愈能力极强的人,可就算她受伤也不会有自己这么快。二个夜晚过去,手指长的划痕,就能愈合的只剩下这一条浅色的疤痕?

“我居然比以前的特残体质姐妹还要厉害了?好吧,这当是我穿越来的福利待遇。”

伤口痊愈,这就意味着她活下来的机会更多。

反手摸了摸后背,被图腾男人砍过的地方,虽然还有一条痕迹,但明显的,没有之前那么狰狞吓人。

摸着,似乎也只是一点点的痛楚。

身体好了,心情也棒。

虽然后背还不能太沾水,但陈春桃还是站到水里捧水冲唰身上的污垢。

天上的月亮映在身上,全身都觉得暖洋洋的。

如果不是这种野外存在着无数危险,她都想哼哼二首歌曲。

“哗哗……”

“啾啾……”

听着这些水声和虫鸣声,陈春桃觉得整个世界又美妙了许多。

洗完回归,陈春桃却不想入洞。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别的原因,这一夜,她只想和天上的双月一起。

全身放松地倚着石头,看着天上的月亮,心情得到放松的她,惬意地眯着眼睛只想入睡。

正好洞穴不远处还有一块大石头,索性的,陈春桃就躺在上面晒月亮。

人家是晒太阳,而她却这样晒月亮。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在她全身放松地躺在石头上时,这些月华似乎都集中在她身上。

身体,也越来越暖和。

那种飘飘然的感觉令她差点睡着。

“不对,我身上,好象还有香气?”

在月亮晒的快要睡着时,陈春桃却警觉起来。

这明显的不对劲儿。

她就算再怎么劳累,也不可能如此快速地睡着。

而且,身上这若有似无的香气?

这股香气虽然极淡,但用心还是能闻见的。

“我的身体自然变香了?难道是得了怪病?”

想到现代有些科学证明,说身体突然间变异什么的,往往是有病的表现,陈春桃还是没来由地慌了。

“我得检查一下。”

查来查去,陈春桃只发现自己全身充满了力气。好象,之前的伤患后遗症都消失了一样。

更重要的,月亮越升越高,身体暖洋洋的感觉也越来越浓。

月华沐浴在身上,就象是在改造着身体一样。

“不对,不对,我对这月亮,好象越来越有亲和力了。这一切是怎么了?”

闭上眼睛,陈春桃用心去感受。

她得搞清楚身体的状况。

静心,静心!

月华凝聚在身上,最后,汇聚成小溪流一样往四肢流窜去。%部,更是有一股淡淡的灼热感觉。

“呃,这些热量,好象在最后都集中到%部了?”

看看四周,反正不会有人,陈春桃索性就撕掉外面的兽皮。

把%部整个地坦露出来,迎着月光检查着%部。这一查,陈春桃还真的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印记。

“这是什么?”

摸索过去,只发现这是一个淡淡的象是石头一样的存在。

那图形,看着有点熟悉。

摸摸,微微有些许的突出。

“咦,这是怎么了?我看着,怎么觉得象之前那块软乎乎的石头啊?”

陈春桃再瞅瞅,有点不确定。对着月亮再细看了一番。

经过再三确定,她不得不承认,这%部淡淡的石头印记,其实就是那天在腾部落里,无意中翻找出来的那枚古怪的石头。

“石头钻到我%.口来了?”

再摩挲了一番,确定无法抠挖下来。

陈春桃不甘地躺在石头上。

月亮似乎很喜欢她这样坦%露乳的,所有的月华与她%部的那枚印记遥相呼应。

%部轻微的灼热针痛感觉慢慢袭来,这种痛感又带着些许说不出的惬意。

只觉得,整个的就是痛并快乐着的。

“好象,有了这一枚石头后,我的身体才变的自愈力强悍的。就是说,这石头在体内,目前看来好象是好事儿。算了,不要太计较了,能暂时活着,身体也变的强悍也是好事儿。”

自我安慰后,陈春桃也不再管。就躺在石头上晕乎乎地晒月亮。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睡着后,体表散发出的淡淡香气,更是慢慢飘荡出去。

不远处,二只正在相互嘻戏的野兽闻到这股气息时,慢慢地往她这方向嗅闻。

原本在她洗过澡的河边,有一头棕熊正在喝水,也闻到了这一股淡淡的清香。

棕熊咕噜咕噜地叫着,撒蹄子便往她所在的地方跑来。

那二头相隔不远的野兽,也赤红着眼睛跟着跑来。

“沓沓……”

原本就睡在野外,陈春桃还是很警醒的。

当一阵纷乱的兽跑声响起时,陈春桃倏尔睁开眼睛。

“沓沓……”

侧耳细听,纷乱的蹄声不断传来。空气中,还有一股专属于野兽的狂暴气息。

陈春桃脸色一变。扯起身上的衣服包裹着身但就往洞内冲。

“起来,起来,赶紧往里面逃,从小洞逃出去。”

之前有兔子打的洞,只需要再刨开就可以逃出去。但是,身后沓沓的兽蹄声,还有低沉的兽喘,都在提醒着她,徒手挖洞,好象来不及了……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