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恐怖 > 阴魂不散:鬼夫,好孕到

更新时间:2019-09-09 00:55:59

阴魂不散:鬼夫,好孕到

阴魂不散:鬼夫,好孕到 情久 著

已完结 付景深,白且安 优质言情恐怖悬疑

阴魂不散:鬼夫,好孕到主角是付景深,白且安,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悬疑类佳作,故事题材新颖。我叫白且安,有着世界上最薄弱的命格和最可怕的血脉,注定命薄如纸,是有人以命换命,让我活到了现在。可就在我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有一只男鬼缠上了我,还想跟我发生一些比较亲密的关系,他身材完美,长相完美,就是……

精彩章节试读:

我回家以后,就翻了半天,最后终于把我奶奶临终留下的东西翻了出来,那是一个小箱子,奶奶说,让我过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再打开。

现在离我的生日,还有五天。

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先打开再说,奶奶以前是神婆,破四旧的时候,打击封建迷信,差点拆了她那把老骨头,然后她就再也没做过这个营生了。

只是开了冥寿店,扎纸人,做寿衣。

奶奶不希望我继承她的手艺,连扎纸人什么的,都没教过我,只是跟我说,她把自己所有的家当,都放在了那个箱子里。

我打开箱子以后发现,箱子是两层的,上面一层放了三样东西,一面小铜镜,也就巴掌大,一方白玉砚台,还有一把断了的桃木剑。

第二层东西就比较多了,是大红的嫁衣,纯手工绣出来的,还有一套首饰,就是那种古代人戴的簪子什么的。

应该很值钱!

可是我翻了好几遍,都没找到电视里那些道士之类的会用的东西,什么符纸啊,罗盘啊,一样都没有。

我只能把小镜子和断了的桃木剑拿出来,放在自己的包里,心里总有些沮丧。

这个时候林子已经在楼下喊我了,我只好把箱子重新上了锁,匆匆的下去了。

海东不愧为老大级别的存在,住的地方十分的豪华,是占地不知道有多大的别墅,里面还有一个大花园。

我跟着林子走进去的时候,心里的紧张就更重了,慢慢被夜幕笼罩的别墅,看起来就像巨大的野兽,潜伏在山林里。

是海东亲自给我开的门,他坐着轮椅,笑眯眯的对我道:“白女士来的很是时候,我的妻子已经在做饭了,一会儿可以一起吃。”

他话里带着一些揶揄,仿佛是嫌弃我来的晚了,我连忙摆手:“还是先去看病人吧。”

“在二楼。”海东坐着轮椅,领着我往二楼走,我又忍不住多嘴了一句:“东哥这腿……”

说完以后我就后悔了,人家可是黑老大!我就这么揭人家短,把人惹怒了,一枪蹦了我怎么办?

海东并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道:“前几天出了车祸,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我应了一声,没敢再多说话了。

一上二楼,我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腥臭味,小保姆拉开门,请海东进去,海东一边往里滚动轮子,一边问:“老爷子今天情况怎么样?”

“没发狂了。”小保姆赶紧道。

海东点点头,对我示意,让我进去,我一进门就知道,那腥臭的味道来源于哪里了。

来源于chuang上躺着的人。

那是一个老人,头发都发白了,整个人瘦的像毛蛋里的鸡仔,脸色青里发黑,只有肚子鼓的高高的。

我小心翼翼凑近,那股腥臭的味道就萦绕在鼻尖,那腥味有点像蛇,但是要更重些,还带着一股子恶臭。

我总觉得这个味道十分的熟悉,想又想不起来。

海东挥挥手,立刻有人捧了盒子过来,盒子里是玉石,各种各样的好玉,小保姆便上前撬开老爷子的嘴,把一块玉放了进去。

她往里塞玉的一瞬间,我吓得差点一**坐在地上,因为我分明看到,老爷子扁桃体的位置,并不是一团**,而是类似于蛇头的形状!

这是蛊!我认识!因为我奶奶曾经当着我的面,给人解过这种蛊!

我当时就拉住了小保姆,赶紧把那块玉又扯了出来,抽出来的一瞬间,我看到那颗蛇头猛地钻了出来。

吓得我一巴掌把人家老头的下巴拍了上去,看到他的嘴巴闭合,我才松了一口气。

然后周围的人就把我反扭了手,压在了chuang单上。

我连忙道:“别动手啊!我是为了他好!”

海东的脸色很难看,他冷冷的看着我:“你知道我并不是慈善家,说不出个所以然的话……”

“那个给他看病的人,骗了你们。”我咬着牙,额头上都是汗,疼的,手臂都快断了好吗!

“老爷子中了蛊,这蛊十分的古怪,却需要玉养,给它吃的玉越多,它长的越快,这样下去,老爷子很快就撑不住了!”我急切的道:“你们平时只觉得这蛊虫吃了玉就安静了,不再折腾老爷子,却没有发现,老爷子的情况其实越来越严重了!”

海东表情还是十分冰冷:“你怎么证明自己没有骗我?”

我继续道:“我有办法治!要是……要是治不好,你再……”打死我这三个字,我是怎么也不敢说出口,额头上的细汗,就又多了一些。

海东笑了笑:“如果老爷子出事了,我就让你偿命。”

他说话很轻,我心肝却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可是到了这个地步,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毕竟鸭子已经被赶上架了,后悔也没办法。

“先放开我。”我手臂都快没知觉了。

海东挥了挥手,身后那人就放开了我,我爬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脸:“我需要一些锅底灰,童子尿,还有一个鱼钩。”

我细细数了好几样东西,都是很常见的,锅底灰是重中之重,别瞧这玩意儿很常见,其实是很有用的一样东西。

它常年在炉灶底下,被火炙烤,灰烬里自带着火毒和灵性,对付这些阴气重的东西,有很好的效果。

而童子尿阳气重,是个舌尖血一样的好东西。

这些都是我奶奶跟我说的。

“去给她弄。”海东淡淡的道。

不一会儿,就有手下人把东西都盛了上来。

我强忍着尿骚味,用童子尿把锅底灰和了,然后把老爷子的上衣扯开,在他的%.口,脖子上面,都涂了一层。

紧接着我找了一块有孔的玉,钩在鱼钩上,人家钓鱼,我钓蛊。

我小心翼翼的把玉凑了过去,刚凑过去,老爷子的嘴突然张开,一个小巧的蛇头迅速钻了出来,一口叼住了玉。

就是这个时候!我哗啦洒了一杯童子尿上去,只要蛇蛊受伤脱力,我就可以迅速的把它扯出来!

然而蛇头碰到了童子尿,一点动静都没有,它直接咬断了钩子,悠哉悠哉的又钻了回去。

大抵是因为愤怒于我的暗害,蛇蛊开始在老爷子身体里翻腾,只见老爷子鼓鼓囊囊的肚子上开始不断的蠕动。

可以清晰的看见薄薄的肚皮,被顶起一个一个的包。

老爷子睁开了眼,他眼底都是血丝,一边惨叫,一边在chuang上翻滚。

不对啊!我是按照奶奶的步骤,一步一步来的啊!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不等我弄明白,冰冷的枪口顶在我的腰上,海东愤怒的喊:“你这个表子!居然耍我!去死吧!”

猜你喜欢

  1. 优质言情
  2. 恐怖悬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