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将门凰女要翻天

更新时间:2019-10-14 18:22:46

将门凰女要翻天

将门凰女要翻天 妖小妖 著

已完结 景子恒,苏清 穿越小说古言小说

将门凰女要翻天主角是景子恒,苏清,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穿越类佳作,故事题材新颖。大晴天被雷劈死,一睁眼又被灌了毒酒,连死两回是神马赶脚,你们造吗?呜呜呜——太欺负人了!到底是穿越还是重生,咱们先搞清楚好么?而且,变成小孩子也就算了,这一身男装是个什么鬼?难道性别也颠倒了?她偷偷把手伸进去一摸,顿时痛哭流涕,谢天谢地,还好下面没有那个玩意儿,吓死菇凉啦!

精彩章节试读:

悦来客栈景子恒的房间中,五人听着诺风的回报,苏清闭了闭眼,一生忠心,却没落的好,只因为一次的失败就被主子如此对待,暗卫也是人,大人们的命是命,他们的就不是吗?

诺风等人知道苏清虽然性子冷漠,但骨子里却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他只是用他的冷漠和狠辣的的言辞来掩饰他的善良,让人不敢欺负他罢了,虽然也确实没人能欺负的了他。

水风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想着让苏清忘了这事,然后转移话题说道,“少爷,属下很好奇,为何早晨天啸和笑天回来的时候,提到在王凛府上时的事两人都是脸红红的?你给问问呗?”

因为他问了,可两人谁都没搭理他,他去问王凛,结果两人一人一记飞刀眼,王凛哪里敢说?更何况当时他还害怕呢!他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谁,又是干嘛的,他都吓得差点尿**了!

萧寒苏对笑天他们在王凛府上发生了什么事没兴趣,他虽然疑惑苏清为什么是这样的表情,但他却更担心另一件事,“笑天去守着点,我怕那韦载不会那么好心放过那人的一家,也许他的家人也知道些内幕。”

笑天点头正要离去,苏清却在此时出声,“让诺风去!”

萧寒苏寒眸扫过苏清,意思是你小瞧我们笑天?他当然知道苏清的意思,苏清是想说笑天的功夫不行,万一韦载的手下有更强的人,到时候不止救不了那一家人,还要搭上笑天。

笑天也这么认为,所以他听到苏清这话心中高兴啊,终于可以不用去了!早晨若没有古天啸的帮忙,他在王凛府上就挂了,哪里有命回来?

想到王凛,他又想起昨天一晚上和今天早上看到的事,脸色又涨的通红,心里闷闷的,把这个好色的王凛从头到脚来回骂了十八遍!他丝毫没意识到苏清是赤果果的在鄙视他!

而那边苏清看到萧寒苏扫过来的眼神,她也回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意思大概就是说难道不该鄙视吗?然后又看了看笑天傻呵呵的笑得跟朵花儿似的,一脸挑衅的看着萧寒苏。

萧寒苏也看到笑天的样子了,心中莫名的生气,于是冷声说:“给我回屋扎马步去!”

笑天委屈的看着萧寒苏,少爷,为毛啊,为毛啊,当您的小厮怎么这么苦呢?

您想想夏天跟在您身边还好,起码凉快,可冬天却要挨冷受冻,时不时的还要承受您的冷眼,现在还要被罚扎马步…笑天觉得,他家少爷肯定是看不惯他闲着!

其实不止他一人不解,这屋中大概除了苏清和古诺风就没人知道为什么萧寒苏会罚笑天了。

这边笑天委屈归委屈,却还是乖乖的给景子恒几人行了礼就回屋去扎马步去了。

……

笑天离开后不久,古天成就带着赵包风尘仆仆的赶来了,他一见到景子恒先上前行大礼,“下官陈原县县令赵包见过太子千岁。”

景子恒对着赵包虚扶了一把,“赵大人不用多礼,本宫已经听说了赵大人秉公执法,现下我景朝正是缺像赵大人这样的人来主持公道,先前本宫是不知道,等本宫回宫,定会向父皇如实禀告。赵大人…嗯,闲话也莫要多说了,此次本宫请大人前来是有事请大人帮忙。”

赵包躬身行礼:“殿下实在是折煞下官了,有什么事是下官能帮上的,定肝脑涂地。”顿了顿眼角唆了一眼古天成,“这孩子来的路上已经跟下官说了,其实下官曾经也怀疑过这事,只是义兴并非下官的管辖范围,加上本地百姓对韦太守是钦佩有加,下官也无从查起。但殿下放心,下官对于没有证据的事儿,是不会随意的诬赖任何人的。但有证有据,下官也不会放过犯人。”

这也是阐明立场,如果景子恒他们没有证据,他也不会顺着他的意思说韦载有罪。但他若是真的有罪,他也不怕得罪人,他一定会把证据公布于众,然后定了韦载的罪!左不过还有太子撑着呢!

景子恒对于赵包的回答很满意,于是点了点头,眼眸中盛满笑意,“本宫暂时不宜暴露身份,因此这件事由赵大人全权负责,本宫已经向父皇递了折子,过几天任命的文书应该就能下来了,在此之前赵大人可以提审证人,收集整理一下证据,不过,本宫就是有点担心赵大人的安危…”

苏清淡然的声音传来,“殿下放心,他的安危我负责。”

景子恒欣然同意了,赵包闻声看向苏清,他知道苏清跟着太子一起来了,只是他从来没见过苏清,不过只一眼,他就确定她是苏清了,因为她那双潋滟的桃花眼跟她母亲一摸一样。

苏清见他望过来,象征性的起身躬身行礼,很标准的普通礼仪,若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只是九品官见了七品官,然后礼貌的行礼招呼罢了,当真一点都看不出来他们是亲戚!

赵包嘴唇颤抖了半天,才说出一句话:“你母亲可还安好?”

苏清想了想说:“出门前,一切安好。”

出门后她就不知道了,但靖安侯夫妇感情甚好众所周知,所以不用担心赵茹会吃亏。

只是大家都心知肚明,赵包只是想找话跟苏清说罢了,但苏清这样冷漠的人,她才不愿意没话找话说呢!因此她一句话就把赵包接下来想说的话给堵的严严实实,根本不知道接下去怎么说了,于是转了话题,要见证人。

景子恒忍着笑让古天成先带赵包下去休息,他连夜赶路而来,哪能真的让他一来就问案?

等中午用过午饭之后,赵包才开始查问案情,而苏清一直在附近,她丝毫没有干涉的意思,只是自己抱着一本书读的津津有味。

……

京城,景武帝收到折子的时候,急忙打开看了,看完气得砸了手边上好的宫碗,还把自己气的咳嗽了起来,他的贴身公公赶紧劝着他莫要动气,仔细身子。

顺过气来的景武帝当即叫来中枢阁的人叫他们拟旨,封了赵包为巡查令,负责调查去年义兴水灾的赈灾事宜。

事情才过去一年,此时查也是可以的,明着说是担心还有人没有从洪灾的困境中走出来,让赵包去安抚,可知道内幕的人都知道其实就是要调查去年义兴粮仓空置,户里没银子的问题。

所以当这道圣旨传到义兴,赵包接旨之时,百姓的拥护之声响彻震天,更是给景子恒收获了一个贤名,在他日后夺亲政权的时候起了很大的作用。

这也是苏清在奏折中特别写明的事,苏清请求皇上一定要在圣旨中点明是太子听说去年的灾情是太守出的私粮,太子感念太守的大仁大义,打算等士兵哗变事情结束后让太守进京任官,但同时他又担心太守没有那么多银子去置办那么多粮食,怕有人因此没有分到粮食,或者分到的粮食不够撑到明年丰收,因此请旨让清正廉洁的赵包大人任巡查令,督办这件事。

百姓一听自然对太子感恩了,但感恩的同时,疑惑也浮现了,太子的担心很有道理,但实际上太守真的就拿出了那么多粮食让灾民们度过了灾情。也因此第一个问题就浮现了,他的粮食到底从何而来?

他虽然有自己的粮仓,可他一个太守能有多少存粮?一个仓廪都存不满,赈灾肯定不够,所以不够的部分自然是要去买,那么第二个问题又来了,太守哪来那么多银子?

就算他银子多好了,当时附近几个州县都糟了洪灾,粮食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买到的。他到底是如何办到的?

这些疑惑一旦种进了百姓的心里,大家就不似以前那般拥护太守了,加上这次的事是赵包任命,赵包的铁面无私大家都知道,于是赵包和太子的呼声很自然的就超过了太守韦载。

苏清等人在房中听着笑天叙说最近的情况,不禁都从心里佩服苏清了,他才八岁,竟然可以做到这般,心思缜密不说,还非常懂的如何去瓦解别人筑起来的防线,只短短的几天太守在百姓心中坚不可摧的形象已经动摇了。

赵包唆了一眼苏清,他知道他那个侄女很聪慧,但没想到她比靖安侯的儿子更聪慧。不过对于苏清这样玩!心机他却很不喜。他觉得凡事就该有理有据的摆出来,这样私下玩手段太过阴险,不可取!

萧寒苏看到赵包的表情,心里已经猜到他在想什么了,赵包的性格他是知道的,前一世和这一世他都是这样,性子耿直的迂腐,所以上一世他才会在五年后死在任上的师爷手中。

当时那个案子是景仁帝,就是现在的景子恒下令让萧寒苏去查的,所以萧寒苏知道,赵包当时的师爷就是韦载的儿子,他是为父报仇,杀不了景子恒就把愤怒转到了赵包的头上。

说起这个赵包,要不是苏毅一直护着他,他可能早就死了,前世他会有那样的结果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这一世和上一世多少是有些不同的,上一世虽然也是借着赵包的手办了这次的事,但却是赵包用证据死板板的拉下了韦载,因此没有祸及全家,也许这一世会不同吧?

他并不是一个善良的人,他认为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是一定的,前一世他就想斩了韦载全家,但因为本地居民的拥护,景武帝忌惮失了民心,于是说念着韦载曾经仁德饶了他家人。

虽然萧寒苏认为这一世或许会不同,但他却鬼使神差的说,“心理战不是上不了台面,只是要看用到什么地方。官场并非如赵大人所想的那般事事都摆到明面上,暗中做庄的事太多了,就是一个小小的师爷都可能跟您暗中使坏,您不喜可以不用,但一定要防。俗话说的好,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众人听了都觉得非常的惊悚,萧寒苏那么冷淡的性格,竟然会跟赵包说那么多话?而且前头的那几句,听起来应该是为苏清说话吧?

大家都知道,赵包的性子耿直,他肯定不会喜欢苏清这样做的,虽然效果很好。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