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恐怖 > 灵鬼怪谈

更新时间:2019-10-06 05:47:12

灵鬼怪谈

灵鬼怪谈 狐妖殿 著

连载中 帝君,齐韵

灵鬼怪谈主角是帝君,齐韵的小说,是由网络作家狐妖殿创作的悬疑小说。从小到大,想着和我发展娃娃亲、情侣、夫妻关系的男的,无论老少,没一个有好下场的。直到村里的屠夫回家给自己死去的爹娘迁葬,动了村头的鬼王峰,我才知道,从爷爷把我自路边捡回来的那一刻开始,我的余生,就已然被许给一个鬼……

精彩章节试读:

“蠢货!”

耳畔,传来一声轻蔑的冷嘲冷讽。

随后我就觉得**侧被人踹了一脚,整个人踉跄着斜跌出去,摔趴在地上。

等我扭头看时,却是见张牙舞爪的刘婶,被个浑身穿着玄色长袍的人,扣押住天灵盖,抵在了身前一臂之外,无论刘婶如何的挣扎扭摆,都既无法脱离,也无法前进。

黑发如瀑,身形颀长,只是一眼望去,我就知道是那个不人不鬼的帝君来了。

只是和先前看到的几次不同的是,他脸上,覆盖了张银色面具。

鬓侧的发髻遮掩了那张面具,使得我无法看清他带面具上,是个什么东西。

“女人,你给她浇什么东西了?”男子醇和的声音响起,却是透着不耐和烦躁。

似乎眼下的这场景,令他极度厌烦。

考虑到他刚才好歹也算救了我一条小命,于是我闷声答了句:“童子尿。”

“童……”

他只是重复了一个字,便又低骂了句:“蠢女人,简直愚不可及!”

说着,他一直垂连着未动过的左手,抬起,快速拂向刘婶。

隐隐中,我竟是听到了破风的尖锐呼啸声。

他那左手的五根手指,犹如利刃般划过刘婶的衣物,悄无声息的,刘婶就被剥的精光。

但被剥去衣服后的刘婶呈现出的,却是一副肤色暗灰、浑身青筋暴迭的可怖躯体。联想她之前张开的嘴里显露的黑色筋线,我甚至觉得,刘婶已经不是被上身,而是变成了个怪物。

和昨日那个鬼娃类似的怪物。

“哼,果然是阴阳逆反。”

那帝君冷哼了声,一直掐摁着刘婶头皮的右手蓦地抬起,手指张开,举向半空。

刹那间,我感觉阳光都变的暗淡了几分。

我下意识地抬头看向天际的太阳时,却无意中瞥到,那帝君的右手掌心,居然聚拢了一缕淡淡的、色泽近乎纯澈透明的火焰。

接着,他右手随意一抖,那缕火焰就落在了刘婶身上。

蓬——

像是火星落在了汽油上,刘婶瞬间就被近乎无影无形的火焰包裹。

在那火焰的包裹下,刘婶连挣扎都没来得及,须臾便被烧成一片黑色的灰烬。

仿佛,她从未曾在这个世间来过。

我怔怔地看着地上散碎的布料,看着那一小片黑黝黝的残留物,半晌,才回过神来。

刘婶,那个住在我隔壁的刘婶,死了。

当着我的面,被一把火,烧成了灰。

只是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帝君,已经消失不见,一如他来时般的鬼魅。

“韵儿,韵儿——”

外面传来爷爷急切的喊声,“韵儿,你没事吧?”

“没,没事。”我从震惊中缓过来,答复道,“爷爷,我没事。”

小心翼翼地绕过那小片应该说是刘婶遗骸的灰烬,我去给爷爷和刘瞎子把院门打开。

两人一进来,刘瞎子就用力抽了抽鼻子:“什么东西被烧焦了?”

还能有什么,当然是人肉。

“刘婶被烧死了。”我回答道。

“哦,刘二柱媳妇被烧死了啊。”刘瞎子哦了声,但旋即,他就跳起来,“啥,你说啥?刘二柱的媳妇被烧死了?”

爷爷倒是淡定的很,瞥了眼地上的灰烬,说道:“帝君来过。”

“哦。”刘瞎子又哦了声。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在刘瞎子的指示下,爷爷将刘婶的‘骨灰’收拢起来,装进了一个瓷坛,至于那些割裂的支离破碎的衣服布条,则是一把火烧掉。

简单的收拾后,刘婶曾存在过的痕迹,就彻底被湮灭了。

我不说,爷爷不说,刘瞎子不说,那谁也不会知晓刘婶去了哪里。

回到屋子里,刘瞎子旋开了剩余的那瓶雪碧瓶子装的液体,在我恶心反胃的目光中,他拿手指蘸了些许里面泛黄的液体,放在嘴边吧唧着尝了尝。

“呸!”刘瞎子一口唾在地上,“韵丫头,你被那群小王八羔子给骗了。”

“啊?”我愕然。

刘瞎子边呸,边解释道:“这里面装的不是童子尿,是赤龙绝了的老太婆的尿。”

赤龙,是古代对女子月经的别称。

刘瞎子的意思是,那帮小鬼卖给我的两大雪碧瓶子液体,不是所谓的童子尿,而是绝经老太太的。

至于两者有什么区别,刘瞎子又是咋分辨出来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帮子小鬼背后,肯定有人指使。

爷爷抬手制止了我要去找那帮小鬼的举动,“不用去了,背后指使的人,肯定是那个杀猪的。”

道理我懂,可何大壮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我将疑惑的目光投向爷爷时,爷爷轻轻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况且帝君已经连续出现,显然已经准备着手你们的阴婚了。有些事,也是时候该告诉你了。”

我精神微微一振,竖起了耳朵。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我和刘瞎子从外村回来时,路过鬼王峰,听到路边传来一阵哭声,走近,发现是一个被裹在襁褓中的小娃娃。”

不消爷爷说,我也知晓,那个小孩,就是我。

“刚开始,我和刘瞎子以为是你父母有事去忙了,把你一个丢在这里。可我们在路边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有人来,你当时又哭的厉害,没办法,只好把你带回了村子里,找了个有奶的娘们,暂时喂养。”

刘瞎子补充了句:“那个娘们,就是何大壮的媳妇,王翠花。”

“大概是抱回来第三天夜里吧,你突然开始发高烧,喊村里的高大夫来看,他只是瞅了你一眼,就说这不是病,是命,需要拜祈鬼神才有机会续寿。可村子里,除了刘瞎子这个半吊子货,其他人都完全不懂什么拜祈鬼神。”

“想来想去,我们想到了提出这个主意的高大夫。可当我们找去,高大夫已经不在了。”

我悚然一惊:“高大夫死了?”

刘瞎子哈哈笑道,“那老小子不是死了,是跑了。来给你看过后,就收拾东西连夜跑了。”

“跑了?他在怕什么?”我愕然。

“不知道。”爷爷轻轻摇头,说道:“反正,当我们又去找他时,人已经走了,门都没锁,不过他好像知道我们还会去找他,所以在家里留下了张纸条。”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