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官场职场 > 职场宫心计

更新时间:2019-08-11 00:15:11

职场宫心计

职场宫心计 书生问路 著

已完结 沈星俊,卢笛 废材逆袭优质言情都市爱情

主角是沈星俊,卢笛的小说《职场宫心计》,是由作者书生问路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这是一个职场生存的故事。落难的千金被一张亲切的笑脸迎进了一家装饰公司,有了栖身之地的女主激发潜藏能量一改往日的小姐脾气兢兢业业的工作,但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避免不了被骂被罚,有同事被开除,有同事意外受伤被送走,还有同事被诬陷,辛苦奋斗一整年,离开公司时一分钱也拿不到,还被财务告知倒欠公司钱......这是怎样一个残酷的现实世界呢?女主有过一千次要离开公司的念头,然而每次职场换新时留存下来的人当中却都有

精彩章节试读:

各种扣除之后,她还,能活吗?

刘姐拍着她的背,拍卢笛的肩膀于她来说,很困难。身高一米六三的卢笛站在刘姐面前就是一个庞然大物,她很善于安慰人,而且她的安慰通常能说到点子上:“别急,每一单不是还有三个点的提成吗?”

卢笛听她这么一说看到了一丝希望。

“HELLO,宝贝们,我回来啦,你们有没有想我啊。”门被推开了,一个留着披肩长直发的单眼皮女孩频送秋波地闪了进来。

“还回来干嘛呀,这里已经没有你的位置啦!”刘姐一本正经地怼她。

女孩砸吧着嘴反怼:“哎哟哟,才几天没见,就摆起老板娘的架子来,不把我们这些难姐难妹放在眼里了。”

刘姐笑道:“美女是不能放在眼里的,是要放在心里的。”

“哟哟,江哥就喜欢你这张小甜嘴吧,连我听了心里都舒坦。”披肩长直像个汉子似的幅度大的搂着刘姐的腰,刘姐拍着她的手管她要摸摸费。这两人特么不正经地尬聊,卢笛站在一边插不上话。刘姐眼力劲强,忙拉着她向女孩介绍:“新同事,你的同伴,好好照顾哟。”

“哟哟哟。”女孩朝刘姐夸张地扮着鬼脸,但对着卢笛时又秒变正常,正经得简直不能再正经了。她站得离卢笛更近的地方时,卢笛注意到她左右两侧的小虎牙。

卢笛初来乍到,朝她友好地伸出手:“你好!”

女孩从随身挎的包包里拿出一包烟,掏了一根递给卢笛。

卢笛尴尬了,连忙朝她摆手。

女孩自顾自的点了一支烟,单手夹着,嘴唇一动,一吞一吐,动作看起来十分娴熟,卢笛被烟呛得眼泪直流。

女孩把烟灭了,伸手握住她的手,头却转向刘姐:“跟我一个宿舍?”

刘姐笑道:“那不然还能跟我一个宿舍。”

女孩贼贼地笑了,笑得特别像猥琐大叔正在调戏良家妇女:“你家江哥求之不得,到时候你别哭鼻子就行。”

“我才求之不得,只要她不嫌弃我家江哥太臭。”

女孩轻轻点了点她的鼻子,转向卢笛又变成一本正经:“我叫娜娜,欢迎来到巧家装饰。”

“我叫卢笛。”

娜娜跟刘姐交待了一声,带着卢笛去宿舍,卢笛跟在她后面走,这女孩走了一路几乎烟不离手,卢笛有些好奇她的派头十足一副大姐大的做派,可是稚嫩的脸,洋溢着专属青春的张扬气息又时刻提醒她,这姑娘的年龄应该不大。

她们一直不说话,气氛实在太奇怪,为了打破尴尬,她随口说了一句:“娜娜,宿舍离公司还挺远的。”

“嗯。”

卢笛又问她:“你来这上班多长时间了?”

“大半年。”

“工资呢?”这是目前为止,她最关心的问题,她老练的江湖经验在提醒她,打探清楚,现在撤,还来得及,要打探工资情况,问问眼前的御姐就很清楚了。

娜娜回过头,小猫脸变成哭猫脸:“一直没拿过工资。”

“啊?”听到那句话,她彻底动摇了,此时不撤更待何时,连工资都没有,还上什么班,不是耽误青春吗?

她的脚步一停,娜娜的语调又变了个样:“骗你的啦,只拿过底薪,提成还没到手,老板说年终的时候一次结清,但愿能结,我还等着钱回家过年呢。”说话间她摆起了小委屈。

卢笛心中着实不安,年底一次性结,平时可怎么生活呀?

“平时,只能自己吃自己吗?”

她也不过随口一说,娜娜却“噗”的一声笑出了声:“要是钱不够用,可以向老板支借那么一丁点。”她将两只手指捏成一条小缝提示她。

只那么一丁点,卢笛心里的鼓敲得“咚咚”响。

“反正我是不够用的,每个月都超支。”女孩子嘛,谁都爱逛,什么都想买。

就好比她,还不是爱逛爱买的性格把父母吓没了影,把男友吓得跑路,她是下定了决心要让他们改观的,心里调整了一番,平息起伏的心境:不走,不走,坚决不走。

套近乎套到深处,卢笛顺理成章地将好奇问了出来:“你今年多大了?”

“19岁。”

“咦,这么小。”她比娜娜可是大了好几岁呢。

“年纪小,江湖老。”娜娜依旧是一副大姐大老练的口吻,好似大好河山都在她的指点之下,卢笛怔住了,十九岁已经能独立生存了,她十九岁在干嘛啊,呆在学校做她的“三好生”,做她父母的乖宝宝。现在人家可以独自撑起一片江山,而她呢,离了父母,什么都不是。

感伤间,已经来到了宿舍。

这是一间民宅,外围有高大的围墙,里边有一幢独立的四层小楼,娜娜领着她“蹬蹬蹬”往三楼跑,上了楼直奔右边的小套房,套房当中有两个卧室,右边的宿舍是娜娜的,以后也是她的卧室。

娜娜开了门,扑面而来一股酸臭味,卢笛退了出来,她掩着鼻子问道:“是不是走错了?”问完之后,她深深后悔了,自己不自觉地将对沈星俊的那套挑剔带过来了。

好在娜娜没介意。

她眨着眼说:“你在外面待着,我收拾收拾。”

她所说的收拾是不断地从里面扔出酒瓶子来,她扔一个,卢笛退一步,扔一个,退一步,很快退到门边上,她的眼睛一瞟,隔壁不是有一个单间吗?

卢笛猫着腰进门一看,卧室太小了,只有几平米,她家的浴缸都比这房间大,她仰着头四下观望,没有吊顶,天花板只有一盏小灯,这种一眼可看穿的小卧室她没兴趣。随后,她走了出来,望着娜娜门口堆成半人高的酒瓶,她的内心动摇了。

那个小单间确实不太好,跟娜娜这个又喝酒又抽烟的不良少女的闺房比起来,小单间完胜,她将手扶在手框上,朝娜娜招手:“娜娜,我能住那个小单间吗?”

娜娜“腾”地站起来,一脸的不爽快:“大姐,你要住单间早点说啊,害我收拾了大半天,好玩是吧!”说着,将酒瓶一扔,玻璃渣渣碎了一地。

卢笛也觉得自己不对,忙向她道歉:“对不起,娜娜,那我来收拾吧。”

娜娜脚一抬出了门。

卢笛的一双手娇嫩,从没干过活的人,多摸了几个瓶子掌心又酸又痛,待她将娜娜的屋子都打扫完之后,她累得瘫坐在楼梯上,内心里涌出一股酸楚,她想她的父母,也想念沈星俊,沈星俊这个混蛋。

“蹬蹬蹬”一个长得又粗又壮的女人上了楼,这个女人高高壮壮,有一双大眼睛,还有一个尖下巴,她看着卢笛时,卢笛产生一种错觉,她再多看自己两眼,她的眼珠子会不会掉出来。卢笛心情不太好,绕过她径直往楼下走,明天正式上班,现在的她需要的是将日用品买齐。

走出独幢别院,她犯了愁,以往出门以车代步,现在用脚丈量,她搞不清楚方向了。

“嘻嘻,我们去东大街。”

卢笛别过脸,刚才的声音是娜娜,她不想让娜娜看到自己,待她走后,她才从角落里出来,看见娜娜挽着一个个子高高身穿迷彩服的男人。

男朋友吗?

她也希望此时有沈星俊可以陪着她,而不是她一个人瞎猫撞死耗子似的在一个又一个批发市场游荡,手里钱不多,除了批发市场的日用品,商场里曾经跟她相亲相爱的宝贝们都跟她无缘了。

卢笛将屋子打点好之后,听到楼下传来一声粗鲁的叫喊:“吃饭了。”

她下了楼,食堂在二楼,一大群的男人围在一张圆桌边上,每人端着个小碗吃饭,娜娜也在,她坐在一个戴眼镜的,个子不太高的男生旁边,两个人相谈甚欢,戴眼镜的男生还很亲昵地摸摸她的头,她像小猫似的慵懒地笑了。

“我没有碗。”她对刘姐说道。

这里,她只跟刘姐熟。

“先用我的吧,明天去商场买一个。”

煮饭的大姐白了她一眼,鄙视不言而喻。

猜你喜欢

  1. 废材逆袭
  2. 优质言情
  3. 都市爱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