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恐怖 > 冥定阴缘

更新时间:2020-01-16 19:56:10

冥定阴缘

冥定阴缘 鬼宝 著

连载中 冥漠,季蓉 灵异探险恐怖悬疑

《冥定阴缘》主角冥漠季蓉小说,是鬼宝著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被人吃干抹净,却发现对方不是人……

精彩章节试读:

  我心跳忽的停了一拍,然后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从%.口那里蔓延,周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眼泪不受控制的砸在地上。我不敢相信的伸手去探视祖奶奶的鼻息,想着这次也许也跟以前一样,她只是昏睡过去了。而且冥漠说过,她还有三天寿命的,她怎么会在我与冥漠刚大婚的时候就不要*了?可是,鼻尖毫无声息……“阿九。”这时候,身后一具冰冷的躯体贴了上来,冥漠抱着我,轻声叫了一句我的名字,他大概是想安慰我,可是我却并不领情。我甩开冥漠环住我的手,抹了把眼泪,恨恨的看着他:“你个大骗子!你不是说还有三天的吗?现在第一天都没过完啊,怎么就没了?”冥漠的手就保持着落在半空的姿势,眼神冷漠的看着我,一言未发。

  或许是他今晚上一直很温柔,他现在这样沉默,更让我有了底气怨怪他,我扑过去疯狂的捶打着他,一边打,一边哭诉道:“都怪你,如果看不见你多好。你为什么要救我?如果我被淹死了,村子里其他人就不会死了,祖奶奶也不会死了!”

  此时我早已忘了,村长他们都是自作孽不可活,一下子失去祖奶奶,我将所有人的死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冥漠像是一根木头桩子,站在那里任我打骂,我闹了一会儿,自己觉得没趣,再加上有些乏了,就停了下来。

  发了一通脾气,我只觉得累得慌,耷拉着肩膀,对冥漠说:“你走吧,从此以后桥归桥路归路。”本来与他成亲就是为了让祖奶奶安心,如今祖奶奶都没了,我也没了与冥漠继续这场荒诞的婚姻的理由。更何况,我是个不祥的人,冥漠跟着我,说不定会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冥漠一只手挑起我的下巴,逼我与他直视,那双冷冰冰的眼睛像是要把我整个人都看穿,他冷声道:“季蓉说的不错,如果你不是纯阴女,我根本不会出现。”

  我一下子僵愣在那里,冥漠的意思简单直接,他是不会离开的。

  而且,我突然惊觉,其实我根本没什么资格让人家走。之前我还说冥漠下了chuang就翻脸,是个渣,现在感觉我自己其实才是用完就扔的渣!祖奶奶的死明明与冥漠无关,我却一直在这里迁怒他。

  冥漠说完那句话后,默默的立在门口,没再说话。我看着地上祖奶奶的遗体,抹了抹眼泪,决定还是先给我舅舅打个电话。毕竟不管如何,现在让祖奶奶下葬才是最重要的。而以我如今的状态,显然是操办不好葬礼的。

  电话响了三声那边就接通了,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舅舅说:“小九你终于回电话了!今早上舅舅心里就不安,给你打电话一直不接,心在我和姐在来的路上,估计再过一会儿就到了。”

  听到舅舅的声音,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又汹涌而出,我哽咽着告诉舅舅,祖奶奶去世了,舅舅沉默良久,说让我等他,然后就挂了电话。

  得知舅舅马上就要到了,我一下子又有了主心骨,看到冥漠与平日里比起来略缥缈的身影,我才想起他刚刚也受了重伤。

  “冥漠,对不起。”我走到他身边道了歉,冥漠扫了我一眼,没说话,我鼓起勇气继续道:“你、你还好吗?除了那啥,还、还有没有别的方法给你补充能量?”

  以季蓉的尿性,我有些担心她接下来还要作妖。所以,要趁早让冥漠恢复过来。但是我又没心思与他…………接吻。

  冥漠斜睨了我一眼,冷声道:“季蓉不会再找你麻烦。”没想到他一眼就看穿我的想法,我有些羞赧,再也没脸与冥漠说话了。冥漠大概也被我气的够呛,直接隐身了,过了好久才又出现。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舅舅终于和表姐花舞终于到了!

  当时我守着祖奶奶的尸体正昏昏欲睡,明亮的车灯直接从敞开的大门外照了进来,看到舅舅下车,我直接跑过去扑进了他怀里。“怎么回事?”舅舅抱着我,看到满地的狼藉,沉声道:“咱家这是遭贼了吗?怎么这么乱?”

  我吸了吸鼻子,说:“家里闹鬼,祖奶奶为了救我,死了。”

  “胡说什么?”舅舅跟以前的我一样,是个无神论者,当即将我从他怀里拉出来,虎着脸说:“是不是你祖奶奶死了,你伤心过度将家里都砸了?”

  表姐花舞大概是困极,这时候刚迷迷糊糊的下车,看到一地狼藉高呼道:“天呐,小九,你、你还好吧?”一听她那语气,我就知道她与舅舅一个想法,当即没话说了,心想要用事实证明。

  所以领着他们进屋的时候,我想介绍冥漠给他们认识,可是我还没开口,舅舅就坦然的从冥漠身体里穿了过去。

  我这才突然想起,普通人是看不见鬼的,所以只得默认他们的说法。

  小九,家里怎么有些冷?”这时走在后面的花舞拉着我问了一句,我顿了顿,见她此时正站在冥漠跟前,就出手拉了她一把,没想到紧接着花舞又说了一句让我浑身发寒的话,“小九,我觉得这村子有问题。你不知道,我和爸爸在村子里转悠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家!”

  我心脏骤然紧缩,赶紧追问了一句:“你们从哪儿进的?”从外面进村,有两条路。“就是有棵大榕树那儿啊。”花舞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吐槽道:“虽然我有好几年没回来了,可是也不至于忘记路吧?对了,咱回去的时候不能跟那儿过了,那棵树倒了,路被挡了一半。”

  鬼打墙!从花舞说从大槐树跟前过的时候,我脑子里猛地就蹦出这几个字。

  不过,听她说大榕树到了,我心里特别解气!压在%.口的郁气都消散了很多,余光扫到冥漠,想起他刚刚离开的那段时间,我讨好的笑了笑,说了声谢谢。

  有了舅舅,祖奶奶的葬礼办的还算风光。虽然很多村民都对我言辞闪烁,但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在金钱的**下,再者我祖奶奶余威尚在,很多接受过她恩惠的人,仍然来我家披麻戴孝,给她老人家送终。

  祖奶奶的遗体在家停留了十天,第十一天才下葬。祖奶奶下葬当天,我又去祭拜了我父母,吃了午饭后,就抱着祖奶奶给我留的遗产,还有冥漠,准备与舅舅他们一起回渝市。

  值得一提的是,在祖奶奶下葬前一晚,我在冥漠的帮助下,偷偷地去老宅,将那棵活了几百年的大榕树,一把火给烧了!车子驶出村子的时候,想起这辈子大概再也不会回来,我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虽然我在这里呆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可是,每一次来这里,却都是我人生的一次转折,所以我对这里的感情,十分复杂。

  尤其是这次,我的人生完全拐向了一条完全无法预料的路。

冥定阴缘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恐怖悬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