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民间烧尸怪谈

更新时间:2020-07-29 16:28:25

民间烧尸怪谈

民间烧尸怪谈 冰儿 著

已完结 柯左,白洁 灵异探险恐怖悬疑

民间烧尸怪谈由网络大神冰儿所著作,主角柯左白洁小说内容讲述了爷爷说我是在鬼门关捡回来的,断我要和死人打一辈子交道。后来我进入火葬场,成为一名职业烧尸人。入行这些年,我经历过各种离奇诡异的案件,这些生人勿进的恐怖诡事,我都记录在一本从来不敢公开的笔记里。请记住:阴间离你有多远,就离我有多近。一个鬼门关的烧尸人,一本恐怖灵异笔记,一段生人勿进的诡事,尽在《民间烧尸怪谈》。

精彩章节试读:

最初我以为,周师傅为了张小雪才说出来那一翻话来的,可是此刻看来,并不是那么回事,她更应该疼的就是银燕了,孤单的一个人。银燕说她家是外地的,事实上是她父母到外地工作了,定居在外地,不过就两年的时候,母亲死了,父亲走了。

我脑袋乱七八糟的。

我走回去的,下午两点多了,我坐在河边,看着河水,最终还是给银燕打电话了。

“我想见你。”

银燕开车到了河边,坐在我身边。

“看你挺不开心的。”

“周师傅找我了。”

银燕半天才说。

“这事你迟早也要是知道的,和我张小雪都是她的孙女,但是她不喜欢我,从小就是,我母亲死后,父亲出国就没有了消息,她更不喜欢我了,我感觉得到。”

“你不要这么说,手心手痛都是肉。”

此刻,我不想跟银燕在一起的念头没有了,就在周师傅说出来,银燕的母亲死了,父亲出国没有了消息之后,我就改变了这个想法,我把银燕搂在怀里,她哭了。

上班,我给银燕泡上茶,摆在九号操作台上,银燕还没有来,我坐在那儿看着玻璃里面的炉子,生死成灰的,天天想法很多。

室长走过来,后面跟着场长。

“明喆,跟你说点事。”

室长和场长又往外走,进了场长的办公室。

“明喆,坐吧!”

我坐下,场长把烟扔给我,我点上,室长说。

“给你调一下工作。”

我愣住了。

“为什么?三年出徒,我还没有……”

“你不用说了,工作需要,调你到办公室,写材料。”

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我想,我还是当炼化工好,我喜欢这样的工作。”

“这是工作安排,办公室那个写材料的调走了,我们研究了一下,你最适合。”

“我师傅……”

“工作我们来做。”

“我个人是不同意。”

我起身走了,回到工作台上,师傅已经坐在那儿了。

“师傅……”

“我知道了,挺好的,这儿不是什么好地方,谁都想进办公室。”

“我不去。”

“别犯傻了,这样的机会难得。”

我不说话,下午工作结束,我去找场长。

“场长,我不同意。”

“明喆,我知道,其实,调你出来,也有另一个原因。”

“我知道,但是我喜欢这个工作。”

场长摇头。

我出大门,师傅的车停在门口,我上车。

“我们不在一起工作挺好的。”

“和这个没有关系,我父亲是炼化工,所以我才来的。”

师傅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我们去看我母亲,她看到银燕,依然是不跟她说话,我想,恐怕无法做通这个工作。

那天我们出来,银燕说。

“看来你母亲……”

“师傅,不说这事了,我们去看电影。”

我不想回到那个家里,那个家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就感觉到是阴冷的,只有父亲给了我温度,但是父亲每次给我这种温度的时候,母亲都会及时的给降到冰点。

电影没有意思,出来到河边坐着。

“师傅,你下一步什么打算?”

“我不知道。”

银燕下巴贴在漆盖上,看着河水。

这个十一过得很冷,我们两个吃过饭,就各自回家了,我想,师傅的家也应该一样的冷。

我不准备出门,就想猫在家里,银燕一直就不说失踪的原因,这让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两次的失踪,犹如一个可怕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张小雪让我上网,她加了我的QQ。

“明喆,银燕真的不适合你,不是因为失踪的事情。”

“失踪到底怎么回事?我觉得你知道。”

“我和奶奶都不知道。”

“那为什么说不适合?”

“反正就不适合。”

张小雪一直不说不适合的原因,不知道为什么。

这让我心里很烦,现在这就完全成了一个无法解开的谜了,银燕不说,那就没办法了。

我每天都上班,周日周六休息。

办公室,我办公桌子对面是一个女人,四十多岁,主任办公室就在隔壁。

这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话不多,总是喜欢弄窗台的那盆花儿,也不知道叫什么花儿,开得血红,看着有点发毛,我就没有见过开得这么红的花儿。

女人叫毛晓丽。

我给场长送材料,场长说。

“和那个毛晓丽不要走得太近了。”

我没问为什么,师傅告诉我,凡是不要总问个为什么,那一点意义也没有,如果人家愿意告诉你,人家就告诉你了。

我回去坐下,我看到毛晓丽拿着一个瓶子,里面装着红色的东西,往花盆里一点一点的倒,她看到我了,一下就把瓶子塞到柜子里锁上。

“你进来怎么没有声音?”

“有哇,你太专心了。”

我心里发毛,那东西是什么?还怕我看到?血?我差点没跳起来,这个奇怪的想法让我发疯。

我下班给银燕打电话,约她出来吃饭。

银燕来接的,我上车,张小雪正好出来,眼神怪怪的。

“晚上想吃什么?”

“吃锅子去。”

我和银燕吃锅子,我提到了毛晓丽,她看了我一眼说。

“忘记告诉你了,离毛晓丽远点。”

银燕竟然也这么说。

“为什么?”

“你刚去,也没有理会这事儿,她每周三和周五必定穿白色的,不管春夏秋冬,跟吊唁一样。”

我哆嗦了一下,这可真是怪人。

“她的花儿……”

“打住,不要提,就当什么都没有看到。”

银燕不让我提,这让我更发毛了。

对于这个毛晓丽,我真是想不明白了,天天面对着这么一个人,真的让人没有节奏感了。

我坐在办公室,对面毛晓丽在看一本书,包着皮,看不到是看什么书,很专注。我写着材料,火葬场的材料并不多,也没有太重要的。

突然,毛晓丽说。

“你师傅银燕这个人不怎么样,我劝你还是离她远点。”

毛晓丽没有表情的在说,甚至没有什么动作,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吓了我一跳,我愣愣的看了半天,我以为她还有下文,可是没有,没有下文,就像刚才的话不是她说出来的一样。

这么多说都说银燕,甚至银燕的奶奶,还有张小雪,真是奇怪了,她们什么意思我一直也没有明白,而银燕也不解释,也不说自己失踪的原因,反正一切都成了一个谜。

“毛姐,你那瓶子里红色的东西是什么?”

毛晓丽半天才有反应。

“管好你自己的事情,不要多问,尤其是在这儿,你师傅应该是教过你的。”

冷冷的,真的很冷,但是那瓶子里的红色,让我感觉到不安,害怕。

银燕进来了,今天是她的班儿,她进来的时候,已经快一点了,活儿显然是完事了。

“毛姐,我和明喆出去有点事。”

毛晓丽没有说话,甚至看我们都没有看,我收拾一下,出来上车。我和银燕吃饭的时候,我又问到了失踪的事情,我确实是太想知道了,这一直就像小刀一样的,一刀一刀的割着我,让我难受到了极点。

银燕想了很久,眼睛里露出一种冷来,还有迷茫的眼神。

“明喆,你既然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晚上跟我去火葬场。”

我们吃完饭,我回家,母亲依然没有回来,我每天都在期盼着,可是今天我知道,母亲不会回来了,她把我扔下了,我长大了,其实,她一直坚持着,就是在等待着长大,如今我真的长大了。

天黑了,银燕已经在楼下了,我下去上车。

“师傅,不去火葬场行吗?”

“问题就在那儿,不去,我也说不清楚。”

我看只好去了,天黑去火葬场,每次都会让我不安,心里承受着更大的压力。

车在火葬场门口停下,只有守卫昏黄的灯光在亮着。

我们下车,郑大爷已经把门打开了,从来不多说一句话。

我和银燕进去,她往楼后走,火葬场翻建之后,在大楼后面有一栋二层小楼,一直没有扒掉,六几年的房子,红砖,但是已经长满了爬山虎,把整个楼都给盖上了,几个小窗户只露出一点来,看着就吓人。

“师傅,你不是告诉我不要来这儿吗?”

小楼四周长满了蒿草,一看就没有人来这儿。

“现在必须要来。”

师傅在前面走,蒿草都及腰了。

我从来没有来过这儿,也从来也没有想来过,我腿都在哆嗦着。

师傅不说话,走得慢,小楼就一个门栋,也被爬山虎遮挡得差不多了,师傅伸手扒开爬山虎就进去了。

我跟进去,师傅把小手电打开了,老式的楼,已经残破的让人看了,觉得随时就能倒下的感觉。虽然是这样,但是每道门都是锁着的,是明锁,而且每个房间的窗户都是完好的,甚至还有的拉着帘子。

师傅上了二楼,两侧的走廊,她站了一会儿说。

“记住了,也许会有一些诡异的事情,但是你不要说话,也不要动什么东西。”

我没说话,师傅往西走,走到走廊的头儿,她竟然拿出了一把钥匙。

“师傅,这是什么房间?”

“这里最早是办公室,后来就当了停尸房。”

这里当停尸房?二楼,运尸体也不方便,这让我想不明白。

师傅把门打开了,推开,里面竟然摆着两个大棺材,我叫了一声,师傅瞪了我一眼。

两个棺材都上着黑漆,斑驳了,一看就是老棺材了,这里竟然会摆着棺材。

“怎么会有棺材?”

“我也不知道,但是,它们就一直在这儿,这个房间说从来没有人进来过,封了几十年了。”

我看着师傅,不知道她带我来这儿干什么,我就奇怪了,这难道就是她失踪的原因吗?一失踪就是十三天,真是奇怪了。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恐怖悬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