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残剑噬天

更新时间:2019-09-22 17:38:38

残剑噬天

残剑噬天 柳生居士 著

已完结 尹建平,刘蝉 官场职场玄幻修仙

残剑噬天是由柳生居士创作的历史类小说,主角尹建平刘蝉全文章节目录,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洪武12年,靖江城古坪口,浅道上,发生了一场惨绝人寰的杀戮,古坪口道上尸横遍野。原明朝中枢侍郎,尹道元一家四十多人,妇儒老幼,辞官归隐靖江的途中被一群蒙面人劫杀在古坪口,靖江知府急报朝廷,震惊朝宇,明太祖龙颜大恕,下令刑部严查!然而尹道元的遗孤被异人所救。带入山中清修武功……

精彩章节试读:

“跟我上…”。刘颜昌息斯底里的吼叫着,他想拚一拚,他不甘心。

众侍卫全部湧向了哑仆和周知同。就连围住尹建平周围的侍卫也都上去了。

刘颜昌又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一个无法弥补的错误……。

他是被愤怒冲昏了头。当众侍卫拔剑冲上去的时候,墙边的那三个青年食客,一声轻呼,“回去” 只见俩个青年少女,斗篷一张,从她们手中闪电般的飞出一蔟乌黑发亮的物件,直奔向前冲来的侍卫身上,一闪而至,入沒在冲在前面的十多个侍卫身上,惨叫连起,而后面的侍卫并不乐观,他们不知被什么物品打中了,身后的气海穴,倒下时,连啍一声都不能。

青年人一把七星宝刀,更是了得,左劈,右砍,直刺间,每一个动作中,便有一名侍卫倒下,惨叫声连成一遍,俩个妙龄少女如下山的母大虫【母虎】拨剑也冲向那些未倒地的侍卫如砍瓜切菜一样,逢人就杀,见人便刺,每个东厂精英侍卫,在她们面前,手中的兵器成了竹剑木棍般的被折断。

两把宝剑,一把七星宝刀,是尹建平从圣坛藏珍洞.里带出来的神兵厉刃,如今配上了用场,虽然师兄妹三人,从未正式对敌拚杀过,初时还有些胆怯,却在这种你死我活的拚杀中,很快便实践得到了锻炼,以许是他【她】们的武功太高了,在众侍卫中沒有敌手。

尹芸芸在她年幼的心里,就被眼前的这些人,种下了仇恨的种子,昨日当她明白了父母家人是被这些人杀害的,在她心中萌发了报仇血恨。

佛法说:有因就有果,世间仼何事物,都规矩于一个因果关系。

就在今日,一个娇柔雅倩的女孩,却把抑郁了八年的悲伤与仇恨发泄这些侍卫身上,她如无之境,娇弱般的身躯上,血迹斑斑。而此时的侍卫们,只有四处避闪,沒有还手之力。

而眼下,还有坐着的尹建平,和刘其风老人未动,香儿想出去,却被尹建平止住。

可她和眼前拚杀的三个大哥哥,大姐姐不同的是,必看她年纪虽小,早就历练成老江湖,这种场面,对她而言,以司空见惯,眼前虽然被身边的大哥哥阻止她加入,她也未必闲得住,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筷子,她不失时机的从手中发出筷子,朝那些活着的侍卫打去,虽然道力不强,筷子有的插进那些侍卫的肩上,有的插到腿上,一付痛打落水狗的样子。

尹建平和刘其风相视而哈哈大笑。

哑仆,周知同,周武,众镖师奋然而起,加入了血拚。此时,周知同似呼忘记了一件事,在他的镖师中,有刘颜昌按插的人,当周知同刚抽出剑正要冲上前去时,一短刀快速的刺向他的背部。

而刘武一直担心着父亲的安危,他知道,在他们镖师中有刘颜昌按插进来的人。当众镖师拔剑冲出时,他注意到了一名叫赵伟的鏢师,情绪不对,当他拔剑刺向他的父亲周知同时,太近的关系,所以,他来不及出手杀掉赵伟,情急之下,刘武只好纵身撞向他的父亲。

并同时大喊一声:“父亲闪开” 周知同被儿子周武撞开,短剑刺进刘武的左肩内,哑仆回身倒飞,一掌打在那镖师右肩上,那镖师横飞出去,轰然倒地不起,刘武挣扎着正要冲上前去,想一剑决果那镖师赵伟时,却被周知同按住了。

周知同唉声道:“武儿,留他一命在说!急忙点了刘武的肩胛穴,帮他止住流血,斗场中也接近尾声。

刘颜昌打破脑袋也想不到,半路杀道三个;‘程咬金’ 其实他早该想到,这三个年青的男女,身法怪异,武功高强,在他的侍卫中来去自如,那些侍卫们是怎么了,毫无还手之力。

他心想完了,在不走,恐怕自已的老命都要丟在这里了,他知道没有了伏兵。他的所有计划全部落空。

于是他一挥手,带着剩下的三个侍卫落荒而逃,忧如丧家之犬。连八抬大轿都不要了。来时威风八面。走时,颜面散尽!

芸儿来到尹建平面前问道:“哥哥,刘颜昌那老狗呢”?

尹建平笑了笑道:“你找他干什么”?

芸儿恨声道:“哥哥,我要亲手杀了那老贼!为死去的爹爹,娘亲报仇”!

尹建平道:“芸儿,哥哥知道你恨他,哥哥也恨他,可是眼下我们还不能杀他,啍,就让他多活一阵子在说了,道是看看你,我的小妹,你都成血人了,沒伤着吧?小妹,以后对敌拚杀时,不要不顾自已,你今天这样,哥哥多担心你呀”。

〝喔,哥哥,我记住啦〞!

尹芸芸娇笑的说,

香儿插嘴道:“大哥哥,这位天仙般的姐姐,是你妹妹呀”!

尹建平笑道:“是啊,他是大哥哥的亲妹妹,叫芸儿”!

香儿高兴的道:“既是大哥哥的妹妹,那也是香儿的姐姐喽!芸儿姐姐,你好!

小精灵跑到芸儿的面前伸手就要抱,吓得芸儿急忙躲开。

尹建平和刘其风哈哈大笑。

最后,尹建平笑道:“芸儿,不用害羞,她叫刘香萍,也是个女孩子”!

刘其风笑道:“小兄弟,如果老夫没猜错的话。你们兄妹俩便是尹道元尹大人的一双遗孤。尹建平和尹芸芸吧?

尹建平急忙拉着妹妹道:“晩辈,尹建平兄妹拜见刘老前辈”!

“慢着,慢着”

刘其风呵呵笑道:“你们兄妹俩的跪拜,老夫可受不了,你恩师没有告诉过你吗?老夫在你师傳面前都要称他郑老前辈。此间情由,等你以后便知道了。你们只能叫一声老哥哥!哎哟,你看,你师叔都来了”。

回头看时,刘正雄赶着大车而来!

“师叔”

“师父”

“父亲”

四个青年迎了上去。

刘正雄笑着道:“小武,蝉儿,芸儿,你们没亊吧?

刘武笑着道:〝父亲,有平儿师弟,和哑叔在,怎么会有事情,嗷,父亲,还有一位你认识,今日刘老前辈和他的孙女从大宁河赶来助阵〞。

刘正雄大步向刘其风走去,刘其风见刘正雄走了过来。及忙迎了上去哈哈笑道: 〝呵呵!昔日叱咤风云的“断魂刀客” ,二十年未见,如今确成了贾商老板,其乃人世苍桑,风云变幻莫测〞。

刘正雄呵呵笑道。〝刘老爷子多年未见,仍然雄姿英发,不减当年〞。

刘其风笑道: “老喽!

山居且喜远纷华 俯仰乾坤野性唋,

千载勋名身外影 百岁荣辱镜中花

金樽潦倒秋将暮 蕙经蕭瑟日且钭

闻道五湖烟境好 何缘蓑笠钓汀沙

垂暮之年,老夫早以倦意顿消,只是眼下这小孙女尚未**,老天纵有通天之力,也难伴其左右。这也是老夫的一块心病〞。

说完俩人朝与蝉儿芸儿戏笑的孙女看去。尹建平却正与周武疗伤。

刘正雄轻声笑道: 〝刘老爷子可舍得让宝贝孙女与平儿他们,一同去历练一番〞。

刘其风叹声道: 〝咋日老夫对此,还忧心仲仲,今日到好,你看她们!看来老夫心愿也了喽〞!哎,刘庄主,去年我曾听丐帮帮主说,令师侄不是四年前失踪了吗?怎么回事,莫非传言有假〞?

刘正雄叹声道:〝这不是传言,是真的,我那师侄是个福缘深厚的人呐,失踪了四年,前日突然从天而降,呵呵!可了不得,一身武功以经练到了反仆归真的境界〞。

刘其凤道:〝是啊!今日一见,老夫就觉得不简单,老夫几乎看走了眼,今日当五雄联手对付老夫时,他竟然用下酒的花生米,就四粒同时打中了四雄的穴道,那手法拿捏得真准。然而,更可怕向是,他意不在阻止四雄向老夫攻击,而是让攻击停顿一下,四雄都不知中了别人的暗算〞。

刘正雄笑了笑道:〝前日五台惮院中。他只用了一招,便将东厂副都统。段其坤打成重伤,刘颜昌当时就被他吓得不敢出手,最后只得带着段其坤撒回县城〞。

刘其风道:〝哦……原来如此!老夫看来,令师侄现在的修为要在老夫之上,当是老夫却是想不明,除了郑老前辈为他易筋洗髄,他是不是另有奇遇〞?

〝呵呵,刘老果真是江湖四老之一,目光如芒,洞察一切,是,听他言及,他失踪之后曾杀死一条千年白蛟,并且,吞食它的内丹。

刘正雄心慰的说。

刘其风惊讶所道:〝什么?他杀死了一条千年白蛟?这. . 这是真的?天纳!如此看来百年以来,江湖中的传闻,果然不假。呵呵!真是天之娇子,纵天奇缘!那就难怪了。

尹建平处理好了周武的伤口之后,和哑仆冬国雄,周知同走了过来。

哑仆冬国雄呵呵笑道:〝刘老前辈,真是你老呀!冬国雄拜见刘老前辈。

刘其风哈哈大笑道:〝你可是平洋镖局,冬正武老英雄的义子,冬国雄〞?

哑仆道:〝是的,刘老前辈,义父在世时,曾和晚辈经常提及老前驾名讳。晚辈一直无缘相见〞!

哎呀,冬大侠,今日一见,让老夫大开眼见,老夫还在纳闷,今日江湖中何时出了一个武功高强的侠客,弄了半天,原来是你呀〞!

刘其风握着哑仆的手说。

哑仆笑道:〝炷火之光,怎可浩明月,刘老前辈过讲了,晚辈这点唯漙之技,还是老主人垂青,传給了老奴一点防身之技,老奴才有今日举〞!

〝呵呵,唯漙之技,如此看来,从忘忧谷出来的人,个个功夫了得,就连称霸一方的西域五雄联手,全都栽倒在你的手下。

刘其风说到这里,冷笑的又道:〝啍啍,看来这次刘颜昌栽在青风口,那是他的劫数难逃,如此看来,周总镖头这次押镖大宁河,一路之上,不会在出仳漏了〞。

刘正雄呵呵笑道:〝是呀,周总镖头这段最后的押镖里程,应该沒什么问题了,更何况,这一路之上,还有刘老爷子亲自跟随照料,师侄和国雄护送,三大高手,那刘颜昌惨败之后,精英大损,我看他在沒那个胆量,中途弄诡了,其它江湖稍小,既便有心,也沒那个胆啊,众人大笑〞。

刘正雄四下看了看道:〝刘三〞

〝老奴在〞

〝去叫几个人来,把这些尸体,找辟静的地方,都埯埋了吧,免得暴尸荒野〞。〝是〞!

周知同一谊到地,说道:〝知同感谢众位英雄的援助,此恩铭诸肺腑〞永世不忘众位的恩德〞。

刘正雄道:〝周老英雄,此话过了,如果说周老英雄为客户走镖,这还吧了,然周老英也是肝胆相照,伸名大义之人〞。

刘正雄说到这里,感叹的说:〝说大了,周总镖头是为了朝廷,能早日肃清奸佞,还大明一清平世界,说小的,是为了那些死难的冤魂早日昭雪。而周老英雄不惜,全镖局人等生命作代价,义无友顾的把自已置身其中,此等义举,让我等汗颜〞。

刘其风也叹声道:〝是啊﹏刘庄主,此话在理!周总镖头此等义举,老夫实在佩服得五体投地。老夫尽点维漙之力,实纯属应该〞。

刘其风说到这里,转过话头道:〝少谷主,把树林中和房顶上的那些侍卫怎么处置的〞?

尹建平笑了笑道:〝晚辈,只是让他们睡上十多个时晨,不过,等他们醒来之后,恐怕此生在以不能为恶了〞。

〝少谷主是说:你废去他们一身的武功〞?

刘其风惊异的问到。

〝呵呵,少谷主这手才叫绝,有意思,不废吹灰之力,剪出了刘颜昌一股势力,怪不得之前他如此愤怒。吓得苍狂而逃。〞

刘正雄笑道:〝原来考虑,上次刘颜昌在五台惮院受挫之后,这青风口必然是他孤注一掷的地方,因此,为防万一,老夫还特意心布置了另一批奇兵。想不到的是,刘老爷子也赶到了,刘三告诉老夫说,来了一老一少俩位高手,当时我还猜不透是老爷子到了呢〞!

刘其凤呵呵笑道:〝晋南王,十天前,到了大宁问河,就要求老夫来接应一下周总镖头,他也得到消息,说太师暗中调集了大批的江湖高手,及东厂侍卫西进五台,准备中途夺镖,所以老夫带上孙女赶过来。好啦!现在是风平浪尽,看来今日是赶不过去了。今晚就在青口住一晚,明日在上路,周总镖头你看如何〞?

周知同歉意的笑了笑道:〝今日有刘庄主和老前辈在此,晚辈就仼听俩位前辈做主按排便是了〞。

刘其风嗔笑道:〝你这个老滑头﹍﹍

猜你喜欢

  1. 官场职场
  2. 玄幻修仙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