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百骸归墟

更新时间:2020-05-22 10:29:51

百骸归墟

百骸归墟 玄天叽 著

连载中 齐略,佚名 霸道总裁灵异探险恐怖悬疑热血爽文

《百骸归墟》主角是齐略佚名,由网络大神玄天叽著作的一本灵异类小说。一百多年前晋商驼队的小伙计的故事,一百多年后一个雪山哨所发生的一切。究竟是什么把它们连在了一起?什么让一群人开始寻找探索那些个秘密......

精彩章节试读:

来回翻看着手机里小蒋儿传给我的几张施珰尸体的照片,绞尽脑汁地思考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有逻辑。

首先,贮藏室地中间儿的洞是什么东西给弄出来的?真的是老鼠或者其他地下的动物为了觅食而为的吗?施珰失踪的时候地面上还没有出现洞,那他又是从哪里进到洞.里的呢?那个陌生人……他从哪里冒出来的?是真冻晕在雪地里还是伪装的?如果是真冻过去的,怎么突然间会跳入贮藏室的洞.里?为了逃跑而慌不择路,貌似没这个必要,进去出不来,吃啥喝啥,活活饿死不成?施珰是他杀的吗?施珰身上除了半个脸没了,没有其他外伤,难道他饿极了把施珰的脸当猪头肉给啃了?为什么受害人没有反抗没有挣扎的迹象?再说了,啃掉半个脸也不会要了人命的,施珰的伤口不是新鲜的,颜色暗沉,没有鲜血渗出。话说回来,如果施珰不是那个陌生人杀的,又是谁干的呢?自杀,不可能,他手上没有武器和工具,难道他自己啃掉了自己的脸?莫说他的嘴巴没那么长,就算他是二师兄,啃完自己的脸,嘴巴里牙齿上总会留下些血迹肉丝什么的吧,但是没有。小蒋儿看到有像老鼠的东西从施珰领子里跑出来,被老鼠咬死似乎有了佐证,老鼠啃他脸他不知道反抗会乖乖儿地由着它们啃?难道是他死了以后脸才被啃掉的?问题又回到原点,施珰是怎么死的?

天呐,我脑子完全搅成一团浆糊,不知从哪能拽出个线头,把这些乱麻给理顺了,我承认我脑子不够用。

施珰、陌生人、黑洞……

算了,先别想这些屁事了,要紧的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向上级汇报这一切,等待上级下达指示?没错,我该去汇报,先打个腹稿儿。

我正准备起身,大刘气喘吁吁地跑上楼:“班长,我调看了监控。”大刘脸色严肃而阴郁,我的心往下一沉。

“怎么样?有啥发现?”我故作平静。

“你亲自去看看吧。”

监控倒回到前天夜里…….

二楼楼道的摄像头,夜里9:30熄灯号刚吹过,宿舍的门安静地闭着,大刘调整录像进程,快进到快夜里12:50。门开了,胖班副赵春边扎武装带,边打着哈欠出来了,走向楼梯口下去了。楼道再次陷入安宁。又过了5分钟,楼梯口有脚步声,小蒋儿换岗回来,轻轻推门进去了。楼道重归于安静,只有录像本身的电流声,我屏息盯着楼道昏暗的节能灯下宿舍那扇深绿色的扇门。录像继续快进,时间到了3:00,大刘把播放的速度放缓,他已经看过了,说明这会儿要有事情发生了,我的心不由得紧张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屏幕左上角时间到了3:07,宿舍的门悄然无息地开了,过了两秒钟穿戴整齐的施珰出来了,他回手轻轻地合上了门,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向楼梯。一楼楼道的监控画面:施珰出现了,还是蹑手蹑脚,走到贮藏室门口,看看了四周,他并没立刻进去,而是很怪异地把耳朵贴到门上,过了十几秒,他才慢慢转动门把手,打开门进去了。切换贮藏室的监控画面:画面很黑,显然他没有开灯,起初什么都看不见,过了一小会儿,影影绰绰地看到他似乎在移动,然后又是什么都看不到了。又过了五,六分钟,“嘶--嘶-嘶嘶”,猝然,从录像的黑暗里传出一个毛骨悚然的声音,“嘿嘿-嘿嘿”,接着从画面上看见地上升起来一个人影儿,轻轻地怪笑声,人影儿移到了门边。一楼楼道的画面:施珰从贮藏室出来了,望了望四周,回手拧上门,我好似看到他脸上露出了匪夷所思的笑,心脏不由得“咯噔”一下。

他宛如一只幽灵,走到楼门口,挑起棉门帘子,推开了大门。

哨所楼门外的监控画面:楼门的灯把画面照得清清楚楚,施珰出来了,立在门口,呆立着。

突然,他爬在地上,腹部着地,支愣着的四肢高频率地飞奔起来,“嗖嗖”地从画面右侧消失了。哨所右侧面的监控画面:一只绿色的大“蜥蜴”飞速从最左侧跑出,一划而过,转眼到了哨所最右侧,停住了,又是几秒后,滑溜的“它”柔软协调地从悬崖边上溜下去了。

那是绝壁,下面是万丈深壑……

天呐,我脑子里光剩下了这俩个字。

半晌,我对大刘说:你再重放一遍,从他进贮藏室开始。”

大刘什么也没说,又放了一遍。

我的%中来来回回奔腾着无数匹CNM 。

“你的意见呢?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录像停在最后的画面不再动了。沉默了一阵子,我面无表情地问大刘,又像是问自己。

大刘缓缓地摇了摇头,一字一顿道:“齐班长,那啥,你说你和蒋江江,在洞下面看到施珰死在那儿了,可是这录像里明明是他精神不正常自己爬到悬崖下面去了……”他的眼睛紧盯着我。

从他的眼神里我分明看出他对我的不信任,也难怪,换作我也一样。我自己也说不清洞.里的和录像里的到底哪个是因哪个是果,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不过,我坚信没有永远的疑问,总会水落石出的。施珰爬下了绝壁又出现在地洞.里,除非……

我脑海里划过一道亮,我一把扯住。

“大刘,你应该最了解老班长魏常应吧,你现在和我一起向上级汇报,汇报完我希望你能把老班长得病的情况仔细告诉我,现在我需要知道。”

“齐班长,魏班长的事情,大队的葛医生最清楚,我们又不知道他哪出问题了,在哨所除了老睡不着觉,他工作起来挺正常的。你要是想了解病情,等电台修好了找葛医生问问吧。”

我打开手机相册,递给大刘:“看完这个后,你再回忆回忆魏班长的事。”

显然,刚才大刘在搪塞我,我不是傻子。

“哎我草,真是那小王八犊子,咋就,咋就真的到洞.里了呢?那摄像头拍的,咋回事?”大刘的反应在我预料之中。我没做多过解释:“任何事情都会弄明白的,现在你和我一起去汇报工作。”

电台不工作了!军网也上不去了,所有人的手机没有信号了,通讯系统全部瘫痪了,只有不需要网络的内部对讲机还能用。

大概是恶劣的天气导致的,屋漏偏逢连阴雨,暂时没法子和上级取得联系,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大刘说以前也出现过类似的故障。只能天气转好后,等着上级单位发现了来检修了。

胖子赵春一夜未睡,让他先去睡觉,值哨岗的是蒋江江,贮藏室由王大脑袋守着。其余的人在宿舍开了个班会。主要传达三件事:一、施珰仍未找到,外面暴风雪,不能外出继续寻找,其他人员一律不准无故不请示外出离队,人员安全放在第一位。二、我们救回的陌生人钻进贮藏室地洞.里,仍藏匿其中,我们必须严防死守,全体人员二十四小时枪不离手。贮藏室夜里两人守着,顺便负责整个楼的警戒,午饭后,把贮藏室物品和架子能搬动的全搬到文体室,文体室的乒乓球台先折叠好立边儿上。三、后天是巡逻日,无论什么天气,巡逻任务必须执行,大家提前做好准备。

吃了午饭后,他们忙着搬贮藏室的物品,我独自来到哨所右侧,整个哨所建筑的背面,施珰爬下去的峭壁。哨所这一侧是90度的悬崖,下面是深壑,对面又是一面峭壁,但高度比我们这里略低。哨所另外三面是70-80度的斜坡山路,左侧是哨岗也是大门,外出的唯一一条路,路是人工凿出的石头台阶,两边一圈铁栅。

我站在一尺多高条石做拦的绝壁边儿内。好歹是逆着风,不然我早被大风拍下去了。山顶的风如疯狂的巨龙裹着雪劈头盖地脸怒吼着狂抽着,一些雪团像冰坨子一样兜头砸下来。

我拿着望远镜朝绝壁下瞭望,视线所及全是白蒙蒙的,连个黑点点都没有。

大刘主动找了我,有些欲言又止:“嗯,班长,找你坐坐,那啥,我想儿事,不知道和魏班长的病有没有关系。”

我示意他坐下,学习室没有其他人,我正查看以前巡逻记录。

“你那啥别怪我,魏班长病了后,单主任亲自来咱哨所,一对一做大家思想工作,嗯,那啥,怕大家思想有负担,他再三强调,新班长来了,别没事瞎扯,你看,我是老兵,那啥带头作用肯定要的。”

“别那啥那啥的,有话快说,我打听魏班长的事,是有原因的,是为了大家。”

“嗯哪,我知道。魏班长的病不知道是不是和墩子有关……”他说

“墩子?”

“墩子是条狗,纯种德牧。魏班长得病前,单主任不知道从哪弄到一条狗,给了咱们哨所,帮着咱们巡逻。墩子刚满两岁,特别懂事,每次巡逻任务完成的特别出色,大家都喜欢它,有一回大暴雨我们去巡逻,进了死人谷,墩子突然间狂躁起来,魏班长根本拽不住,它把肩带给挣脱了,朝着死人谷里面就跑了。魏班长追去了,他让我们继续巡逻。赶到我们巡逻回了哨所,也没见他和墩子,我和熊伟又出去找他,那会儿天已经黑了,刚出哨所,就看见魏班长慢吞吞地走在雨里,他没找到狗子。打那以后,大概他太想那条狗了,人就……”他顿了顿,抬起眼看着我,长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叹了出来。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霸道总裁
  2. 灵异探险
  3. 恐怖悬疑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