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玄幻 > 神弃

更新时间:2019-10-08 06:58:10

神弃

神弃 天弃凝芯 著

连载中 季平,夜場

神弃主角是季平,夜場的小说,是由网络作家天弃凝芯创作的玄幻小说。杀神门枯寂大陆第一神秘组织没有人知道这个组织的落脚点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这个组织的人都有谁,但百年来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组织却是所有人的噩梦,只要有人出钱买了谁的命这个组织就从没有失手过。想着又看了看旁边写着杀神两清的字条眼角不禁的抽动了下,杀神全杀神门最厉害的杀手才能继承的称号这个称号不仅要用无数高手的鲜血枯骨来铺成阶梯,还要面临杀神门内部长期不止的挑战才能继承的称号。

精彩章节试读:

“别别别,师父在闭关,说不定正是紧要关头你这么一捏让师父分神就麻烦大了。”季平吓了一跳,瞿澜当初闭关的时候说了,他这次闭关很重要,有事没事都别打扰,要是夜塲这一捏打扰了师父那到时候受罚的可不止是夜塲,想着自己这个小师弟怎么就这么喜欢找人要通信魂牌,想想自己这十年送出了多少魂牌也就释然夜塲会有瞿澜的魂牌了。

“那你就是同意借了?”夜塲停下手中的动作,他也不会真的捏碎这可是个传送灵牌,就是做做样子吓唬季平,他太了解季平了。

“我在想想”本来想着用其他办法解决的季平,看着夜塲马上又要捏碎灵牌的样子,赶紧同意,同意之后又后悔不已,只是话已经说出口了在加上还有个莫言在旁边怂恿,也就吩咐下去让人从三代弟子中挑二十个人出来,也没真应了夜塲的话要几十个,毕竟问了骆天两人对方也就十多个人。

夜塲从清风楼离开的时候身后多了一些人,那都是季平的徒孙清一色的混灵境界,这也是老牌的一代弟子拥有的底蕴,就夜塲这些年了解宗内很多二代弟子都是处于和师父同境界,破灵境,原因就是破灵想要达到灵尊太难太难,很多人止步这一关,只有等那一楼有人突破到了灵尊楼升为阁,所有弟子也就跟着升一级。

此时莫言像极了一个好战分子,出发的时候自告奋勇也不管夜塲同意不同意带着夜塲就飞,在夜塲心里莫言从来就是个和自己不熟的人,甚至说是有间隙,因为两人都太高傲又谁都不服谁,以至于被莫言带着夜塲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一群人在主峰外停了下来,即使是莫言这个被宗主关照的小魔王,也都没有打算进入主峰内挑事。夜塲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莫言也是知道夜塲的脾气也不和夜塲说话。至于其他人却是没有在两个师叔面前放肆,都乖乖的站着。而远处季平看着主峰山脚的那群人是干着急,只盼望事情不要闹太大了。

此时办完事的袁浩辰和一群人正从丹楼出来,他们刚从外面收集了一批药材来主峰换取修炼所需丹药的。袁浩辰看着周围已经没有了主峰的人,就跟最前的一人抱怨到:“幸苦了几个月就换了这么点,师兄刚刚真该听我的把骆天两人的法宝抢了可以换多少更好的丹药啊。”

前方的人停下脚步回头说到:“虽然塲楼的人在宗内不受待见,打了也就打了出事了还有长辈撑腰,真要是闹出人命的事情我也不敢做,抢夺他们一系的法宝同样不能做,到时候赤练阁的人闹起来阁内长辈们都没法交代。”

袁浩辰憋了憋嘴没有再说话,跟着师兄继续往山峰外走,出了山峰前那道象征性的山门后就起飞离开。

“来了”莫言兴奋的看着山峰方向的天空。

夜塲睁开眼也看向那边的天空,天空上有十几个黑点正快速的放大着,夜塲赶紧吩咐借来的人去把人全部拦截到此地。那些人虽然有点不情愿,但出发前季平被逼着吩咐了他们听夜塲的,也只好听令行事了。

二十个混灵境界的人冲上天空,根本没有动手只是说了目的,袁浩辰一行就自行落了下来。夜塲眯着眼睛看向前方的一群人转头问骆天:“有谁没动手,又有谁动了手没在的你都说出来。”

自从跟着夜塲到了清风楼,骆天一直没有机会说话此时看着夜塲问自己,但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了,毕竟师父不受阁主关心,怕是这么一闹师父更是不受待见:“师父弟子现在也没事不如……”

“让你说什么就说什么,你说算了替小婉考虑过没,有这一次就会有下一次。”夜塲怒喝打断了骆天的话。

骆天看着前方那躲躲闪闪的袁浩辰,想着确实是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小婉想想一狠心,就指出了其中没有动手的两人。

夜塲看着没有动手的两人说到:“你们站一边去。”

又看向其余的人:“至于你们……除了他全给我打得动不了一根手指。”夜塲指着袁浩辰,对着季平的人吩咐到。

看着带来的人犹豫着没动手就喝到:“要*叫你们楼主来请你们动手吗?”

莫言也在一旁兴奋的吆喝:“上,别怕出事了我给你们顶着。”

一群人听见两人这么说只好上去动手,本来对方混灵境界也只有那么两个人,人数还比自己这方少几分钟的事情全都倒地吐血,但却是没有受到多重的伤。

夜塲也料到了这样的情况,又转头对着骆天的弟子们吩咐:“看来你们清风楼的师兄们胆量不够,不知道你们有不有胆子为你们师父报仇,有胆子的就上去给地上的人打到不能动弹一下为止。”

塲楼的人别的不敢说,但要说到同门之间的关心却是胜过其他阁楼,因为来塲楼的弟子差不多都是因为被人欺负,或者是不受重视被骆天两人收入门下,然后细心教导。本来就因为师父受伤而有怒气的一群人,现在听到这话也不管对方以后会不会记住自己报仇什么的,全都冲了上去。

地上的一群人都没有求饶,谁都能看出既然夜塲摆出了这个阵仗求饶是没用的,在骆天和夏小婉的弟子冲上来的时候有些人想要反抗,但都被季平的人全给再次打趴下。虽然季平的人不想把事情闹大了,但如果让夜塲的徒孙伤在自己等人眼前,那事情估计会更严重。

莫言站在一旁兴奋的给骆天的弟子们指示谁还可以承受攻击,又看着谁承受不住了就叫住人别再攻击对方,以至于所有的人都是伤得极重但却是不致命。

袁浩辰站在中间,听着周围的师兄弟们的惨叫声,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停止了,自己怎么也没想到夜塲竟然带了一帮人来堵自己,而且来的人还都这么强悍。此时袁浩辰宁愿自己也是地上的一份子,因为他知道夜塲独留自己肯定不会是打算放过自己,那肯定是比地上的人更惨。惨叫声停歇了,只有断断续续的**声传来,袁浩辰也知道下面就该轮到自己了。

夜塲看着骆天和夏小婉:“总不能让人说你们欺负晚辈,所以你们没法自己报仇了,就让你们的弟子继续代劳了。”

“一切听师父吩咐”两人行礼回答到。

看着停下来的塲楼众人,又看了看袁浩辰说到:“他们人多欺负你们师父人少,你们也就如此还回去,而且你们当中没有人修为比他高也不算欺负人,动手吧!”

袁浩辰一边躲着各种法宝,一边还要躲着脚下别踩着自己的师兄弟了,心里把夜塲咒骂了无数遍,虽然自己修为比他们高,但如今这形式明显是不让自己走,所以自己也不敢飞起战斗害得分心躲避脚下的人,怕引起误会。想想刚刚准备还手的师兄弟们的下场,看着站在一旁的那群人更是不敢还手。就这样只是一个劲的躲避但对方人多不一会就被围在中间了,即使身上一会就布满了伤痕,内伤也不断加重但全是咬牙忍了,感觉差不多了就赶紧倒地装作重伤,只是没想到……

“他装的,他还可以承受个十掌八拳的,你们继续。”莫言的小魔王称号就是如此在这十年内积累出来的。

看着众人退开,而袁浩辰已是真的重伤,夜塲上前走到袁浩辰面前蹲下低声说到:“我塲楼的人就这么好欺负?作为三代弟子都敢对自己同宗师叔动手你说该当何罪?”

夜塲起身在袁浩辰听了夜塲的话,同时感受到了夜塲突然出现的杀气而惊恐的眼神中,迅速的取出一把灵剑就直接斩了下去。一下就斩断了袁浩辰的右手,又准备斩左手的时候被突然出现的季平拦住了。

季平心里那个苦啊,原先自己就考虑要不要出来阻止,但看着不闹出人命也就忍住了,相信宗内那些前辈也都看着,毕竟这么多人在宗内打斗没理由不查看下。既然他们没管自己也就放纵一次,不然小师弟的塲楼老是被欺负也不是办法。但如今……虽然还是没有出人命,却是断臂了,就算接上以后战斗也是有影响的。还好自己感受到杀气那一瞬间就过来了,不然下一剑不知道砍的哪里。

来不急责备夜塲,季平正准备救治地上的袁浩辰,就感受到了一股凌冽的怒气。赶紧把夜塲护在身后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人季平心里更苦了。

“见过蒲尊者”季平带头周围的人除了夜塲都恭敬喊到。就连莫言此时都是忐忑不安,他也没想到夜塲竟然下死手,而且弄潮阁的老家伙出来了。

蒲松看着满地的人,先替袁浩辰止住血然后看向夜塲:“你就是瞿师兄的小弟子吧!我阁内的人犯了错你教训了下也就是了,下如此重的手你眼里有我这个师叔没。”

夜塲摸了摸手上的空间戒,心里安定了不少:“蒲尊者说我下手重,我却不这样认为,我记得宗内有规定以下犯上者轻则废除修为逐出宗门,重则杀之。请问蒲尊者你阁内的一群三代弟子围攻同宗师叔,现在他们的情况可算是下手重?”

看着被季平护在身后的夜塲,蒲松阴沉着脸:“我阁内的人犯错我自己动手,你算什么东西要不是看在你师父面子上,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

“既然他们动的人是我的弟子,那我亲自执法也没什么错吧。”夜塲倔脾气也是上来了,何况自己有保命的法宝也不怕。

“好好好,一个弟子竟然敢跟我叫板,那我说你不尊师叔教训你也没什么错吧。”蒲松说完就一击出手,顿时把没准备季平给打到了一边,而即使是余波在季平的努力化解中也让夜塲受伤不轻。

夜塲没想到蒲松说动手就动手,在那瞬即就取出瞿澜给的传送灵牌捏碎,在倒地的过程中听着周围的惊呼,听着自己三个徒弟的喊叫,看着碎片迅速的成型,看着蒲松准备再次打出一击,而终于看着阵法中出现的那只手拦下了蒲松同时,回了他一掌之后笑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