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沉睡的黎明

更新时间:2020-07-30 12:29:25

沉睡的黎明

沉睡的黎明 草原黑鹰 著

连载中 银锁,春桃 废材逆袭优质言情热血爽文

《沉睡的黎明》主角是银锁春桃,由网络大神草原黑鹰著作的一本言情类小说。人性的贪婪,致使手足无情;良心的泯灭,促成众叛亲离;狡诈奸猾,更是离心离德。在这个偏僻落后的群体中,像一部蹩脚的电视剧,让人叹为观止,更让人幡然醒悟!

精彩章节试读:

黎明时分,一缕清瘦的阳光,挤过窗棱间狭小的细缝,缓缓地流淌在房间里,给人一种暖暖的被柔和包围的感觉。

春桃醒了。

她勉强支撑起起身子,本打算坐一会儿,凉气乘机围拢过来,无奈,只好钻进被窝里。姑娘的眼睛带着几分迷茫,有意无意的盯着窗外。

这次车祸中,春桃捡回一条小命,已是十分幸运的事情。仗着人年轻,体表伤恢复得很快。医生为此唏嘘不已,纷纷感叹创造了人间不小的奇迹。

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春桃每日沉浸在明快的节奏里。直到昨天下午,美丽世界轰然倒塌了!

“唉”!一声叹息,带着无法言喻的苦楚,打破了沉寂,轻轻地划过空中。姑娘桃花般姣好的面容,刹那间被扑簌簌的泪水蔓延了。

还会有未来吗?她不停地质问自己。残忍的现实,再一次浮现在面前。昨天,B超室里,医生寥寥数语,好像当头泼下的凉水,让人从头冷到脚。双手捧着结果单子,一眼瞅见门外烦躁不安的母亲,便“呜呜”的抽搭起来。母亲秀兰一下子慌了,手指哆哆嗦嗦的摩挲着单子。谁知满世界的洋文术语,再加上医生极富个性的蓖麻字,让这个本来不识几个大字的农村妇女一时间犯了难。琢磨了老半天只看懂一句话:先天性**畸形,受孕几率极低。秀兰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女人急忙喊来老头子,柳万福一听也傻了眼。

“还愣着干啥,找熟人好好问问!”秀兰瞪着眼睛催促柳万福。医院过道里走了几遭,好不容易找到熟人,然后,带上闺女做进一步的检查。柳万福早听人们说过,医院误诊好像喝凉水一样极为平常。这样一想,心里倒暗藏了几分侥幸。他回过头安慰春桃说:“别怕,庸医误人,咱不会有这种事!”一趟检查下来,真傻了眼:板上定钉——**畸形。

一种诚惶诚恐的煎熬,开始慢慢侵噬着年轻女孩的心。无可名状的痛苦,让她觉得从此便与幸福擦肩而过了。

“桃子,该起来了。”秀兰走进病房,一边招呼女儿,一边把早点放在chuang头柜上。“今个儿,银锁不是说要来看你嘛?还不赶紧拾掇拾掇,真要成了懒丫头!”母亲话语中,带有一丝妥协和无奈。女儿神色紧张起来,但母亲依旧毫无察觉的继续唠叨着。老人似乎手也没偷懒,拿起抹布,擦拭着桌上的灰尘。随后,又整理起chuang铺来。

母亲近乎于献殷勤似的的忙碌着,春桃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银锁虽一表人才,但家室清贫。母亲的态度一贯是硬朗的态度:假如混不出人样来,如花似玉的闺女绝不嫁给他。春桃为此,不知和母亲发生过多次的争吵。

现如今,一夜之间,母亲的态度发生了三百六十度大转弯——银锁一下子变为乘龙快婿。只是这种惊喜的决定,来得太晚了!此刻的春桃,没有欢喜,内心的痛苦如同洪水一样泛滥漫延着。

“桃子,妈可提醒你,不要跟锁子说实情,知道吗?”母亲像是有了特异功能,看到春桃此刻内心的挣扎。老人凑近身子,表情严肃而神秘地说:“再说了,指不定这病,还能看好呢,闺女可不许你犯傻啊!”

“嗯。”春桃有些发懵。事情来得突然,她根本不知如道该如何应付,只得委屈的低下了头,盯着自己的肚子发呆。

“桃子,喜欢吗?”一只浅蓝色蝴蝶头饰,周身镶嵌的黑钻,泛着晶莹媚惑的流彩,躺在宽厚的掌心里,呈现在春桃面前。她惊讶的抬起头,不知银锁何时进来,手心里捧着陶钗,正盈盈的笑着。

“喜欢。”春桃小心翼翼的拿起陶钗,羞涩的一笑。然后,把它别在长长的秀发上,用力紧了紧,好像这陶蝴蝶随时可能成活,会无情的飞掉一般。

“哎呀,锁子来了。快歇歇!”秀兰满面春风迎了上去。一边招呼他坐下,一边掏出热乎乎的包子,递到银锁手里。

“孩子,快吃吧,趁热吃!”秀兰热切地说。

三个人,聚到一起,吃起了早饭。当时的场面,有一种春天提前到来的错觉。

“哦,银锁来啦。”三个人正大吞小咽的吃着早点,柳万福踱着步,走进了病房。

银锁心里一沉,一口包子顿时哽在咽喉处——上下不得其所。

“阿姨,我吃饱了。”三叔的出现,像一种病菌突然侵入,顿时破坏了银锁的胃口。可柳万福却浑然不知,大大咧咧的坐下来,津津有味的啃起包子来。

“叔,跟你商量件事。”银锁问。

“说。”柳万福低头喝了一口粥。

“我要去县政府,申请修路款。”银锁接着说。

“啊?”柳万福手里的粥立刻洒了一半:“你这孩子,说梦话吧,你当政府是福利院啊,拨款那么大的事,你觉得容易吗?再说了,你算哪根葱,谁会买你的帐,就是三叔,也不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要到……”

柳万福很是激动,说着说着,突然间住了口,生硬的把后半截吞了回去。

“叔,你要过修路款?”三叔的底细,清晨早已摸清,此刻故意一问,要他难堪。

“啊,不多,不多。”柳万福支吾着,想起惨死的柳万年,顿时没了底气。

“叔,你和我一起去趟县政府,再要一次。”

“要批的款项多了,凭什么给你啊,尽瞎折腾!叔可没工夫陪你去。”柳万福显然有些生气了。下拨修路款,谈何容易?再去要一次,上一次的款项就会浮出水面。若追究到底,岂不是把自个儿送进了鬼门关?

“就凭这个!”银锁不服气,一转身,从书包里掏出了一个厚重的笔记本,很不客气的摔到三叔面前。

白纸黑字,密密麻麻写满了整整一沓。柳万福拿起细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厚实的笔记本上,记载的满是屈死在“鬼见愁”山路上的冤魂。时间、地点、事故的描述一一详尽,落款处还有签名——亲人对逝者无尽的哀思,通通体现在这不起眼的方寸之间!

原来,前一段时间里,银锁早出晚归,寻遍了周边的村落,其间还遭到母亲的误解,正是为了收集这一部活生生的血泪史。

为了修路,为了不再有惨剧发生,为了让父亲安宁,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锁子,听叔说,你还年轻,不要意气用事,很多事情,没那么简单。”柳万福拿着笔记本,只觉得有千斤之重,手竟有些微微抖动了……

猜你喜欢

  1. 废材逆袭
  2. 优质言情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