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鬼门婚事

更新时间:2019-10-13 19:47:31

鬼门婚事

鬼门婚事 林夕隹 著

已完结 柳丁,刘霞 优质言情灵异探险恐怖悬疑现代言情

鬼门婚事主角是柳丁刘霞的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灵异类佳作。一切,都要从我结阴亲开始说起……我叫柳丁,出生在桂西一个小山村,父亲死于矿难,母亲改嫁他乡,是村东的猫婆子宅心仁厚将我抚养长大。猫婆子是我们村里有名的媒婆,是专门给死人牵线搭桥的那种,我们村子里管这种行当叫摸阴媒。桂西煤矿产业兴旺,每年都有一大批青壮劳力死于矿难,这行当比较赚钱,于是有许多门外汉也伺机而动,趋之若鹜干起了这行当。殊不知,这行当钱是赚钱,可是忌讳太多,稍不留神,就落得的尸骨无全的下场。也正因为这个原因,猫婆子在摸阴媒的时候

精彩章节试读:

山羊胡给我的办法完全就是在赌命,这让我非常害怕是不是该按照他的方法去做。

老旧的院子里只剩下我和一具棺材,总让我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氤氲在我的身旁。

加上柳元才家相对偏僻,所以显得更加凄凉,周围没有虫鸣,没有家禽的叫声,完全就是一片死寂。

这个时候我知道我自己只能是害怕,却并没有选择和犹豫的机会了。不管山羊胡的办法结果如何,即便真的是赌命,我也只能按照他说的去做。

我深吸了一口气,按照山羊胡的吩咐,用布包将糯米粑和香背起来,然后打着纸灯笼推开了院子的大门。

门一打开,一股冷风迎面吹来,灯笼下的火苗子就吹的直摇晃,吓的浑身打了个寒颤。

尼玛!这风刮的也太不是时候了。我抬头看了看天空,淡淡的毛月亮都躲进了云层里,我心里祈祷着可千万别下雨啊!

心里刚这么想,天空忽然划过一道闪电。妈的,怕是真的会下雨,我不敢再耽搁时间,赶紧迈开步子,走了出去。

虽然有纸灯笼照明,可是这天黑的太厉害,视线并不清晰,周围朦朦胧胧的树影都在刺激着我心灵。

毕竟是第一次接触这么诡异的行动,对我来说完全是一次史无前例的挑战。每走一步我都特别的小心,眼睛盯着纸灯笼,默默的在心里数着数。

走到第七步的时候,我小心翼翼的将纸灯笼放在地上,按照山羊胡的吩咐,点一支香,然后把香柄插进糯米粑里,然后将粑放在路旁,香就像不倒翁一样立了起来。

然后开始点纸钱。我掏出打火机,正要打火,忽然又想到上次和猫婆子在坟山上的时候,那纸钱根本就点不着的事情又赶紧停下来。

今天可别出现那种情况啊!我在心里嘀咕着,看到旁边的纸灯笼有了主意。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还是用现成的火比较好。

于是,我将纸钱放到纸灯笼上点,一点就着,燃烧的非常充分,我这心里松了一口气。

有了前面的经验,后面只需要重复步骤就简单多了。但即便如此,我仍旧是不敢有丝毫放松,生怕出现半点差池。

可能是过于强大的心理压力,在黑暗中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看,总是感觉非常的不自然。

我硬着头皮继续走,在这寂静的夜里,我的脚步声非常的清晰,也正是这声音,平添了几分恐惧。

走到一半忽然一阵阴风刮来,吹的我直打寒颤,连忙停下脚步保护手里的纸灯笼。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我发现了有点不对劲。

我明明都已经停下来了,可却听到脚步声还在继续响,而且就在我后面。

难道有人在跟着我?我有些惊疑不定,一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忍不住的想用回头往后面瞄,可是想起山羊胡的叮嘱,只得是强忍下来。

我只感觉到头皮发麻,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继续往前走几步,然后迅速停下来仔细听。

“嗒……嗒……嗒……”

后面的脚步声继续传来,在这寂静的夜里,我可以很清楚的辨别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脚步,后面至少得跟着四五个人。

这下子我彻底的慌了神,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回头。

可就当我有回头这个动作,手里的纸灯笼突然暗了下来,仿佛就要灭了。我赶紧回头,这时候火苗又渐渐长大,恢复了正常。

我松了口气,迈开步子继续往前走,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个熟悉声音:“柳丁,你深更半夜在这干啥呢?赶紧跟我回去。”

是猫婆子,我大喜过望。刚才那脚步声应该就是猫婆子的,下意识就要回头。可这个时候纸灯笼的火苗又迅速的暗了下去。

纸灯笼的异常将我的视线重新拉了回来。这时候灯笼又恢复了正常。

这时候我心里完全明白了过来,山羊胡应该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才特意叮嘱我无论发生什么,都只管走自己的路。

而我手里的这个纸灯笼就是危险的信号灯,一旦出现异常,它就会警告我。如果它一旦熄灭,那就是大难临头之时。

既然这纸灯笼是预知危险的信号灯,那危险究竟是来自哪儿,是猫婆子的声音,还是后面跫音不绝的东西。

我正思考着,猫婆子的声音继续传来:“柳丁,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回家要出大事了。”而且这一次声音比上一次焦急了许多。

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纸灯笼,张了张嘴,准备回应,这纸灯笼立即就暗了下去。看来我想的没有错,纸灯笼就是预知危险的信号灯,而危险正是来自猫婆子的声音。

“啊!”猫婆子突然一声惨叫,声音继续从后面传来:“丁娃子,快,快救奶奶。”

我心里已经知道这声音就是用来迷惑我的,并没有理会,手里的纸灯笼没有出现异常,再一次证实了我的猜想。

我打着纸灯笼继续前行,后面的脚步依旧在跟着我,猫婆子的声音一直都在,而且越来越清晰,似乎在不断地向我靠近。

可即便是如此,我心里牢记着山羊胡的叮嘱,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去理会。

就这样怀着慌恐的心情走了一段路,猫婆子的声音终于是消失了,四周又重新回归成一片死寂,可是后面的脚步声却依旧还在,甚至更为突兀。

不过这时候我并不担心了,既然猫婆子的声音会消失,那这些脚步声肯定也不是真的,到时候肯定也会自己消失的。

我在心里暗示着自己,走起路来也轻松许多。不知不觉,我周围的树影开始多了起来,一阵风吹过来,树影斑驳摇晃,显得格外渗人。

不对劲,从村里到溧水沟的路我走了千八百遍了,似乎没有要经过一片树林的吧!更没有这么远!

我忽然反应过来,一看篮子里的糯米粑,只剩下零星不到十几个了。这可是整整一篮子糯米粑,七步放一个,平均一步一米,我这是走了多远,我自己都不敢算。

这绝对不是去溧水沟的路,难道我走错了?这不太可能,溧水沟这么熟悉的地方,我就是闭着眼睛也不可能走错的。

难道是……“鬼引路”?

一想到这里我立刻就慌了,站在原地动不敢动,**不听话的开始打摆子,身上冷汗如雨,连手里的纸灯笼都快拿不住了。

妈的,什么破纸灯笼。不是可以预知危险的信号灯吗?怎么连鬼引路都探测不出来。我在心里咒骂,却不知道怎么办好。

“鬼引路”这种事我也只是听说过,根本不知道怎么破解。而且最大的问题是,我现在压根不知道自己被引到什么地方了,搞不好我现在四周都是悬崖峭壁,一动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就在我心慌意乱的时候,手里的纸灯笼火苗开始蹿动了起来,忽明忽暗的。

我以为是又刮风了,连忙将纸灯笼护起来,这才发现并没有刮风。纸灯笼的火苗还在跳动,一种不安的强烈预感袭上心头。

“轰!”纸灯笼里的火苗蹿动了几下,忽然猛烈的燃烧了起来,仿佛像泼了油一样,吓的我将纸灯笼扔了出去。

纸灯笼掉到地上,火势更加猛烈了,整个纸灯笼也燃烧掉了,绿色的火苗如同鬼火一般,格外阴森。

因为火势大涨,将周围照了个通亮,这时候我才发现走了半天,压根就没有出柳元才的院子。

我的影子清晰的被映在了墙壁之上,令人惊骇的是后面还整齐的排着一排影子,一共五个,像站军姿一样,非常的森然。

我惊恐的回头,空荡荡的院子里除了我却一个人都没有。那么这些影子哪里来的?

我呆滞的现在原地,细思极恐。

这个时候,纸灯笼已经燃烧殆尽了,墙壁上的影子也逐渐消失。

“呵呵……”就在最后一点火苗熄灭的同时,一声诡异空荡的笑声回响而起。

我听到这笑声,一种极度不安的恐惧袭上心头,感觉什么东西在压迫的灵魂一般,吓的浑身一哆嗦,撒腿就往柳元才的堂屋里跑。

回到堂屋里,将门反锁上,我没有任何的犹豫,拿起山羊胡事先准备好的灵幡,咬破手指,将我的生辰八字写了上去。

紧接着将灵幡扔进棺材里,将棺材板盖了起来,然后迅速趴下来,滚到了棺材底下。

棺材是不能够接到地气的,所以用了两张长凳垫起来,藏下一个人完全没有问题。

山羊胡的用意其实是配合我的生辰八字,来借助柳元才的尸体来冒充我,让那女鬼误以为柳元才就是我,靠这种方法来躲过一劫。

这计划一听就有些的无厘头,鬼是这么容易骗的吗?显然很令人怀疑,但目前也只有试试看了,用山羊胡的话说就是听天由命。

“哐当!”一声,原本被我反锁的门一下就被风给吹开了,我生怕被发现,吓的连忙捂着嘴巴,大气不敢喘。

猜你喜欢

  1. 优质言情
  2. 灵异探险
  3. 恐怖悬疑
  4. 现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