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恐怖 > 驱鬼妹的养成鬼夫

更新时间:2019-08-31 04:45:02

驱鬼妹的养成鬼夫

驱鬼妹的养成鬼夫 猫妖 著

已完结 诸葛草,夏炎君 灵异探险恐怖悬疑

《驱鬼妹的养成鬼夫》主角是诸葛草夏炎君,由网络大神猫妖著作的一本悬疑类小说。不爱钱财忠于银子的诸葛草,在几大箱银子的诱惑下,接下多金雇主夏炎君的任务。夜探险地,驱鬼降怪,失败而归,屡战屡败,被恶鬼惦记不说,还被多金雇主夏炎君骚扰。“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诸葛草多次强调。夏炎君一笑而过,继续狗皮膏药似的粘着。一次次险境逃生,她逐渐沦陷在他的温柔盅惑中。“你是我的药。”夏炎君在她耳畔低语。“什么药?”诸葛草反问。邪魅一笑,夏炎君步步深探而下:“移动的情药。”

精彩章节试读:

远处有人声,是巡逻的保安。

见了鬼物,见着活人,难免兴奋。诸葛草还来不及兴奋,就被一干保安给包围。

本以为得到解放,但下一秒她就意识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保安将她包围,见夏炎君倒地昏迷,她衣襟凌乱,压根儿也不给她啥解释机会就直接送到警察局接受审讯。

“我说了,是他约我的……我绑架他?有没有搞错,你看看他一米九耶,我才一米六几,他绑架我还差不多!”

诸葛草望着跟前这对有着好基友面相的警察,说。只不过那警察看上去并不是那么想的,拿着笔哗哗哗在纸上写着。

“那就是下**了。”一警察看了一眼纸上写的可能性,说。

“我……你怎么越说越离谱,我没有下**……我……”

“算了算了,你爱咋想咋想……对,我轻薄了他……对,强X未遂……哎?等等!”

有力气无力的趴在桌子,诸葛草颤巍巍地端起那已凉的白开,喝了一口,继续耷拉着脑袋。

一个晚上,她就成了**夏炎君美色,伺机准备多年,强X未遂的色女了。

清晨微微凉,审讯了她一晚上的警察打着哈欠离开了。而她蹲在牢里不到半个小时,就被保释了出去。

来保释她的人,不是别人,是夏炎君。

“诸葛小姐,真是抱歉。”夏炎君亲自的将她从警察局保释,请她上车,脸上挂着歉意的笑。

背着个大汉爬了足足六层楼,一上来就被抓进去审讯了一晚,一分钟也没合眼的诸葛草面色阴沉的上车,坐上车双手相环一言不发。

“昨晚的事……多亏诸葛小姐……我好像给诸葛小姐造成了麻烦。”开着车,夏炎君说道。

视线在他那白皙修长的手指一扫而过,有手控的诸葛草扭过头冷嘲:“昨晚的事儿小,今日你若不亲自来,我就是那强X未遂,良男出门惶而避之的重点对象了。”

“我的错,我请诸葛小姐吃饭,顺便谈谈昨晚的事。”他说,语气诚恳,态度满分。

前面红灯,将车停下。透过窗户的淡金色阳光落在他身上,侧脸像是镀了一层光芒,从额头至下巴,线条自然完美,无可挑剔。

只看了他一眼,诸葛草本想拒绝的话咽了回去,嘟囔着:“长得还真不错……”

与颜值高的人吃饭,再难下咽的食物都能吃下一两口,更别说饿了一个晚上加体力消耗过大的诸葛草了。

夏炎君坐在她的对面,姿态优雅,风度翩翩,时不时夹一筷子的菜送进嘴里咀嚼。

视线平和的落在她那基本都张着不断塞进食物的嘴,看着盘子一个个空了,贴心的加菜,还给她续上饮料。

“别看我能吃,那是我饿了很久了……”塞了一口青菜,诸葛草说,然后又勺子舀了一大口鲍鱼海参汤,含糊不清道:“我昨晚背你,真的累死了……”

不是封闭的雅间,而在这里吃饭的非富即贵,作为上流社会深受女性关注的夏炎君,很快就被几个因家族合作需要认识的女性认出来了。

“炎君,哎呀,你怎么……”一穿着淡蓝色绣凤金扣锦袍的女子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方白色绣帕,捂住了口鼻有一些嫌弃的看了看狼吞虎咽的诸葛草,素眸又转向夏炎君:“带不适合的人来这些地方吃饭?”

诸葛草抬头,见是一容貌清丽,乌黑秀发用一支玉簪高高盘起,身材姣好的女子。

无视了她脸上那掩不住的厌恶,继续低头喝了两口汤,随之扯过纸巾擦了擦嘴:“夏先生,我吃好了,如果你还想跟我谈什么的话,麻烦你先开个房让我好好睡一睡。”

“嗯,好。”夏炎君微笑。

一进酒店,冲了个热水澡,也不顾自己还湿哒哒的头发,径直的扑向了柔软的chuang。

身体还是正常人的身体,一碰见舒适的chuang,诸葛草当即沉沉睡去,毫无防备。

恶灵慢慢显出原形,见自己的主子睡的老沉意识到自己的午饭是没着落了,嗷唔了两声便也躲在一角落休憩。

踏进房间,敛去了自己全部气息。夏炎君与诸葛草看见的判若两人,此刻的他浑身仿佛笼罩在一层黑雾之中,一双眼眸腥红如血。

他抬头看了看那睡在角落的恶灵,慢慢对着她的光洁的后背伸出手,但在靠近她身子不到一米处,便被一道白光给打了回来。

白皙的手指仿佛碰了浓硫酸,被大面积腐蚀,暴露里头黑色发亮的骨节。

他果然近不了她的身。

眼神扫过她那沉睡的侧脸,夏炎君忽然想到了昨晚她气喘吁吁背着他爬上楼梯的场景,心中浮出一丝道不出的微样。

房间,静悄悄。

诸葛草感觉自己的头皮很舒服,有人在轻柔揉搓她的头发……

唔?

猛地睁开眼,诸葛草看见了坐在chuang边正拿着**擦拭她头发的男人。

“你……”

夏炎君微笑,温柔的一塌糊涂,扬了扬手中的**:“给你端了杯热牛奶,见你睡着了,头发还湿漉漉。这样睡觉对身体不好,就想帮你擦干,没想到弄醒你了……”

“哦……”心头一阵暖流,诸葛草说不敢动是假的。她装作若无其事,扭过头,想稍许的调整一下自己,突然意识到,TMD她没穿衣服!

砸了chuang上的两个小抱枕,诸葛草气呼呼的鼓着脸抱着被子把门重重关上。

诸葛草站在门外,无奈的笑了笑,想了想,伸出手指敲了敲门:“诸葛小姐,我发誓,我真的什么也没看见。”

“滚。”清冷高傲的回复。

诸葛草将脑袋埋进了被子,回想着刚才自己醒来时的样子。被子被拉到了腰部以上,湿漉漉的头发全在他手上,也就意味着半个肩膀是暴露的……

热腾腾的牛奶摆在chuang头柜,破旧的书包边插着一朵已经开始枯萎的玫瑰花。诸葛草翻了个身,发现自己有一些失眠。

深吸两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她开始背诵般若波罗蜜。

“夏先生,昨晚你也看见了。若是我有法子,我肯定就出手了,不至于你我都整的那么惨。”诸葛草已恢复精神,坐在桌边,清清冷冷道。

夏炎君嘴角一直都扬着得体优雅的笑,露出几颗白白的小牙齿,赏心悦目。

“我知道诸葛小姐的难处,可在这行,我着实找不出比诸葛小姐还能擅长处理这些的人了。”他为难道。

被捧了,有点飘飘然。诸葛草抬眸看了他一眼,唇角微扬:“这话不是那么说,其实还是有很多人比我厉害。只不过他们都谦虚,剩下个我比较不要脸。这个,我跟你说,我真不行,我能想到的就我师傅了,若是他老人家在,分分钟灰飞烟灭不在话下的。”

拇指间在杯沿滑过,夏炎君叹气:“那我就不为难诸葛小姐了,那些银子,我已经派人送到诸葛小姐的住处,是昨晚的酬金。”

“不用。”心一跳,想到了明晃晃满箱子的银子,诸葛草端起茶抿了口,强忍自己想收下的冲动:“我什么都没做,倒是给夏先生增添麻烦了。”

“我虽不知昨晚的险境,可也知道诸葛小姐一定费了不少力气。这银子对我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怕只怕我以后可能多有麻烦诸葛小姐了。”夏炎君这话说的很间接。

诸葛草想都了昨晚自己的精血,想到了他有一些温柔的小细节,再看看面前的这张俊脸,心中徒生几分不忍。

“夏先生,你真的不考虑把你的集团换个地方吗?”她问。

夏炎君摇摇头:“诸葛小姐,MIG所在的地段是最好的,你要知道,就算我搬了,别人也会买下这栋大楼。”说到这儿,他抬头目光坚定,直视诸葛草:“我不想祸害他人。”

抱着恶灵回去后的诸葛草,面对着满屋子的银子,坐在老人椅上晃晃悠悠,发现自己对银子没以前冲动念头了。

这算得上她头一回任务失败。

失败也就算了,她的负罪感还格外的强。

明明也不关她啥破事啊!

这行最讲究的就是一个不对劲就得抽身跑得比兔子还要快,毕竟再多的钱财也比不上小命一条。

诸葛草一叹气,望着窗外落进来的阳光,看了眼几乎算得上家徒四壁的客厅,想到了夏炎君的侧脸。

诸葛草二叹气,看着地上摇摇晃晃的黑影,又看了眼窝在角落啃着前些天存粮的恶灵,想到了夏炎君的微笑。

这人其实蛮好的,若不摊上这个事儿的话,保不齐就是幸福安康一生,看他的命也是大吉大利的。

诸葛草三叹气,想到了夏炎君最后那格外装逼的一句话,起身,饶过银子走到一个积满灰尘的大箱子前,掀开,翻。

师傅,这就是你临走前,千叮万嘱说是不要轻易动的法宝?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恐怖悬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