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官场职场 > 仕途无疆

更新时间:2020-02-21 09:52:13

仕途无疆

仕途无疆 关越今朝 著

连载中 李晓禾,胡玉晶 官场职场废材逆袭优质言情都市爱情

《仕途无疆》主角李晓禾胡玉晶小说,是关越今朝著作的一本优质作品,文章主要讲述了:领导猝死,无端遭贬,大好仕途一片黯淡。主人公官场摸爬数年,有同僚称其为“另类”,也有领导肯定其“坚持原则”。新岗位近在咫尺,却逢变故,主人公惨被“回炉”。暗箭、明枪高悬于顶,出击频频;钱财、权色交互登场,诱惑重重。且看困境中的他如何突破篱网,驱避诱惑,一路逆袭而上。

精彩章节试读:

晚上九点多,一辆旧现代车拐进思源县城,径直开到路边一处院落里。汽车停下,二男一女走下车来,上了院里另一辆越野车,这三人正是从双胜乡赶来的李晓禾与乔满囤夫妇。

  坐在越野车驾驶位的方脸男子转过头来:“老李,够快的,我也刚从外地赶回来。”

  李晓禾道:“老许,我不敢耽搁。”然后一指身侧女人,“她就是朱小花。”

  被称作老许的人,是思源县公安局刑警队长许建军。许建军转向朱小花,语气立转严肃:“说说何二赖的具体情况。”

  “诶。”胆怯的回了一声,朱小花讲述起来,“我叫朱小花,喜运县草桥镇朱家集人,何二赖以前和我一个村的。何二赖原本也姓朱,叫朱兴旺,是我的本家远房兄弟,我管他爹娘叫叔和婶。生下二赖不久,我叔得了重病,我婶一着急,就没了奶*水。我比二赖大了不到一岁,那时候还在吃奶。看着一家老小可怜,我娘就每天奶上了二赖,我反倒吃不饱了,只能再搭配点棒子面糊糊。

  在二赖三岁的时候,我叔死了,他就跟着我婶嫁到了咱们这儿的何家营村。二赖从小身体不好,为了好养活,后爹就给他取了‘二赖’这个名字,小名叫‘狗不理’。他走的时候也小,根本不记事,又离着这么远,两家基本就没了联系。后来等我嫁到向阳村的时候,我婶早死了,二赖又常年不在家,我跟他后爹也没什么来往。就是二赖偶尔回来,也不去向阳村,我也不记着他,也见不着面。年前他和马一山到村里,也没到我家,只是和满囤见过面,我没和满囤说起过二赖,满囤也并不知道他的底细。

  今年春天,我到县城的时候,碰上了二赖,二赖把我叫到一个饭馆里。他说婶活着的时候,经常说起我家,也知道我嫁给了向阳村乔满囤,只是以前混的不怎么样,就没去认我这个本家姐姐。还说现在好了,以后要走动,不过他现在正帮着村里做生意,不方便明着相认,以免别人以为我们沾了多大好处。在饭馆吃完饭后,他硬塞给了我五百块钱,让给孩子买吃的。从那以后,又在县城见了三次面,每次都给个二、三百块,问我一些村里的事。”

  许建军插了话:“你们每次见面,是怎么联系的?”

  “我也没跟他联系,反正自个去县城的时候,就碰上他了。”朱小花回答。

  许建军稍微楞了一下,示意道:“继续说。”

  朱小花点点头,又讲了起来:“今年秋天,他和马一山都不见了,人们都说他是骗子。以前他说要保密,现在成了这种情况,我更不敢说了,每天怕的要命。就在上个月,哪天我忘了,我到县城时又碰见了他,当时我可吓坏了。他眼神特凶,让我跟他上车,把车开到了荒郊野外。他说他被姓马的骗了,要等着逮住姓马的报仇,来洗刷人们对他的冤枉,还让我帮助他。他说话时哭的稀里哗啦,我看是真的,就答应给他帮忙,记上了他给的手机号。村里一有风吹草动,我就找机会给他打电话,把情况传过去,这事满囤也不知道。

  前几天,老乔回去讲,乡长说村里有内鬼。我就吓的够呛,吃不香睡不好,生怕哪天被逮住。其实何春生也害怕,跟我们老乔讲,说是乡长怀疑上了他,整天愁眉苦脸,唉声叹气。两天前,何春生去了我们家,说是又找了乡长,乡长告诉他,那个内鬼在村里很有势力。何春生说,反正他肯定不是内鬼,爱信不信,还说要抓住真的内鬼让乡长看。听了何春生说的那些话,我感觉暴露是早晚的事,这才仗着胆,跟满囤说了何二赖让帮忙的事。满囤骂我糊涂,说何二赖肯定是骗我,才领着我去向乡长坦白。”

  许建军一伸手:“把手机号给我。”

  朱小花从衣服口袋掏出一张纸条,递了过去。

  照着纸条上的数字,许建军拨出了这串号码,过了一会儿,摇摇头:“打不通。看来这个手机号设置了呼叫限制,陌生号码根本打不进去。”然后又看向朱小花,“在县城见面好几次,知道他住处不?”

  朱小花说:“有一次正在车里说话,听见有警车响,他就赶紧把车开到一个巷子,带我进了旁边小院的小屋里,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长在那住。”

  “在什么地方?你能找见吗?”许建军追问。

  稍微想了一下,朱小花迟疑着说,好像是鼓楼那一片,到跟前应该就能找到。

  “嗡嗡嗡”,一阵蜂鸣忽然响起。

  拿出手机看了一下,许建军接通来电,直接道:“去鼓楼,别开警报,在鼓楼东社区南门外汇合。”说完便挂断电话,发动了汽车。

  划了一条弧线,越野车冲出了院子。

  ……

  行驶了十多分钟,鼓楼东社区已经离着不远。

  许建军转头道:“老李,你和乔满囤留在车上,哪也别去,我们带着举报者去现场。”

  “老许,我都跟着来了,再说这事和乡里也有关联。”李晓禾笑了笑,“你也知道,要是真伸起手来,我也拖不了后腿,就让我也进去吧。”

  许建军点指对方:“你这家伙,这种热闹也凑。进去可以,但在真正行动的时候,你们只能在最后边,一旦我们抓到人,你和他俩再以举报者身份上前。”

  “好,听你的,保证不给你添乱。”李晓禾做着承诺。

  说话间,越野车停了下来。说了声“等着”,许建军跳下汽车,上了旁边一辆越野车。

  不多时,那辆越野车上跳下好几个人,许建军也在其中。回过头,许建军向着先前的越野车招了招手。

  明白对方意思,李晓禾与乔满囤夫妇一同下了汽车,跟着许建军向前走去。众人前进的方向,是根据朱小花的描述。

  从鼓楼东侧道路经过,向北走了大约四、五十米,众人进了一条小巷。

  走了没几步,许建军转回头,低声道:“不对吧,这条巷子能进车?”

  “我也觉得不一样,这,这,上回是白天,就没太看清,今个又这么黑,有点蒙了。”朱小花有些紧张。

  “别着急,出去再想想。”许建军又放缓了语气。

  于是众人退出了巷子,等着朱小花辩明方向。

  四外转头看了好几圈,朱小花迟疑的说:“好像还得往西走,再往北走,才到那个巷子。”

  “好,听你的。”许建军冲着属下招招手,示意朱小花前面带路。

  顺着鼓楼西侧返到鼓楼大街,向西走了三十多米后,再右拐向北走了四、五十米,这次又进了右手边一条小巷。

  李晓禾注意到,这条小巷也比较窄,但比刚才那条宽了一些,开进一辆轿车没问题,只不过肯定不能掉头罢了。

  进巷子二十多米后,朱小花停下来,探身看了看左侧院门,又返回到刚刚经过的门口,驻足查看一番。然后再次回到那个院门,用手指划着,点了点头。

  许建军也指了指这个门口。

  这次朱小花点头很重,以示肯定。

  许建军立刻向周遭属下做了几个手势。

  众人立即散开,该到巷口的到巷口,该探看院内消息的,扒上了门口墙头,还有人盯着门缝,使上了“木匠单吊线”。

  很快,这些人全集中到许建军身侧,都摇了摇头。

  没人?李晓禾看明白了众人的意思。

  许建军略一沉吟,做出了上墙头的手势,还有其他手势动作。

  两个精壮小伙很麻利的上了墙头,稍做停顿后,便跃进了院里。

  不多时,两声轻咳从院中传出。

  许建军冲着身旁一个年轻人点点头。

  那个年轻人立刻上前,右手抓着门上那把锁子,左手从衣服口袋拿出一截铁丝。把铁丝伸进锁眼,轻轻捅了几下,“咔吧”一声,锁子应声而开。取下锁子,拿开门上合页,轻轻一推,院门“吱扭”应声而开。先前那两名精壮小伙就站在院门两侧。

  许建军一挥手,当先走进院子,除了一人留守外,其余众人跟了进去。

  再次向朱小花求证后,许建军命人打开正房门锁,人们进了屋子。顿时一股冷气迎面袭来,还有轻微的发霉味道,显然屋子里已经很长时间没住人了。

  打开电灯,外屋陈设尽收眼底,非常简陋,连基本的生活用具也不足,应该近期没人在里面阶段生活过。

  里屋的陈设同样很少,一张破旧的大chuang上,放着两chuang铺盖,地上的一组柜子还坏了一个门。

  来在柜子前,许建军顺手拿起上面几张纸,一张小照片掉到了地上。

  乔满囤弯腰捡了起来,急道:“就是他,何二赖。”

  朱小花抢过照片,连连点头:“二赖,就是何二赖。”

  看着眼前的情形,李晓禾意识到,地方是找对了,但却扑了空。

  在屋子里搜查一番,除了那张小照片外,再没有什么发现,众人都退出了屋子。

  李晓禾好似想到了什么,再次返回屋子,直接奔里屋柜子而去。来在柜子前瞅了瞅,从地上捡起一个雪糕棍,伸到了柜缝中。在柜缝中轻轻的捅了一会儿,一张纸条随着雪糕棍从柜缝出来,掉到了地上。

猜你喜欢

  1. 官场职场
  2. 废材逆袭
  3. 优质言情
  4. 都市爱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