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尘间诡事

更新时间:2019-12-13 16:06:51

尘间诡事

尘间诡事 后山骨 著

连载中 庄生,李茗 灵异探险恐怖悬疑热血爽文

主角庄生,李茗小说尘间诡事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灵异小说,主要讲述了在那场令人毛骨悚然的乡村婚礼开始之前,它就像一个诅咒,敲响了我的房门。

精彩章节试读:

那栋房子位于沈阳与抚顺交界的一片城乡结合区。

八十年代的房子,俄罗斯的建筑风格,冷静的基调,简练的色彩,轻盈而华丽的浮雕线条,蔷薇花爬满了一整面墙壁,院落开敞,有花园有菜地。

没人知道这栋房子是如何完整地保存到现在的,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只要稍微修葺装修下,就是一座温暖而幸福的家了。

可是,我在走进院门的一瞬间,便见到了在西北角窗楣上摇动的六角红巾。

风穿过院子,蔷薇叶子摩挲作响,那一片六角红巾便像是迎合着跳舞一样,忽上忽下地撞在窗玻璃上。

没有声音,但却十分扎眼。

窗内的房间很暗,玻璃上隐约显出六角红巾的倒影。我发现,在其根部的位置,也就是与窗楣接触面最大的那片区域,依稀写着一行字迹。

我来不及解释,踩着草坪跨过灌木丛跑过去。

史源珈被我的举动给惊到了,也跟着我跑到窗玻璃下方,看着红巾上的字迹轻声念道:“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万鬼伏藏。”

他怔了下,“什么意思?”

我说:“很显然啊,这是镇鬼的符咒。”

“鬼?”他的脸色变了变,“这房子里有鬼?”

“在我们土木行业里,但凡在开工时死过人或者挖掘时发现尸体,都会请人做一些法事。红巾多用于建筑施工出现事故后的补救,三角红巾镇一鬼,四角红巾镇三鬼,五角红巾镇九鬼,六角红巾是最恐怖的,它不仅镇鬼,还会镇人。”

“镇人?”

“鬼难出,人难寻。这是施工方为了保全利益的手段。”

“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系那红巾的人,不想这里有亡灵出没,也不想有人能发现下面的尸体,进而引火烧身,对吧?”

我当时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然后建议他赶紧报警,不过要做好这房子会砸手里一辈子的打算。

都挖掘出一大堆尸体了,谁敢住?谁敢买?

史源珈后来说了什么,我不记得了,可通过崔景国之前的述说,可想而知,他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而且还跟菜地里的“死尸”杠上了。

在开挖之前,好歹先研究下周边建筑结构,跟城管报备一下,或者去相关部门把留档图纸扫描一份啊。

我几乎可以想象到当时的画面。

挖掘机开进院子里无所顾忌,农民工们跟随在侧装小车运土方,为了好挖一些可能还十分外行地在地面上洒了水松了下土,而后直接触到电缆上,挖掘机火花四射,电光乱窜,离得近的当场死亡,离得远的严重烧伤……

真特娘的,如果我什么都不说,史源珈是不是就没事了?那十几个农民工也不会死了吧?而我也不能为了弄清楚真相,提前跑到丰盈村里感受此地惊悚片般的诡异与玄奇。

其实我不相信鬼神之说,可史源珈等人的死,却恰好印证了六角红巾的作用:“鬼难出,人难寻。”

“庄生,庄生?庄生!”崔景国就在我面前大喊着,可声音却出奇地遥远,就好像我深处在某村庄中心的一口井里,而他在村庄外面。

“小周说的是真的?你就是那个风水师?”

这句话像是从井口传来,好似狭窄逼仄的空间里炸响的一串炮仗,震得我耳*嗡嗡作响。

风水师这个称谓有点大,在建筑工地上,但凡懂点门道的人,都只能接受“老师傅”或者“小师傅”这种模棱两可的叫法。

毕竟在那种地方,力工钳工瓦工木工都会被称呼一声“师傅”,听着不扎耳,也不易惹来麻烦。

我渐渐回过神儿来,“可能,是吧,我不记得了……”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那段记忆不应该是被我给遗忘了。很可能是崔景国的父母将我催眠之后,强行删掉了那段记忆。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崔景国到底站在哪一边,我还不确定。

可是昨夜里那令人反胃的一幕幕,我可不想在我身上重演。

二次催眠……是崔景国那个妖娆的母亲率先提出来的,那么一次催眠呢?发生在什么时候?

“别担心,可能还有你我并不清楚的内幕。”崔景国满脸诚意地安慰我,他抬手指了指太阳穴,“小周这里有问题,他的话不能全信。”

那就是信一半咯?

我心里苦笑着,点了点头,“我有点累,回家吧。”

崔景国扶我上了电动车,向那座庙似的房子飞驰时,我还是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

此时太阳已西斜少许,直插天空的烟囱投下一片巨大的阴影。

工人小周就站在那片阴影里,背靠着似乎随时都会倒塌的砖墙,一言不发,一动不动,唯有目光紧随着我。

即便相隔遥远,我也能看清他的眼神中,有种让人毛骨悚然的阴狠,仿佛他想让目光凝成锋利的刀子,剖开我的%膛,扎进我的心里。

迎面响起几声喇叭。

崔景国靠边停车,笑着问:“干什么去?”

耳边传来急刹车的声音,随后有人回应:“去镇上,办点事。”

我感觉这嗓音十分粗豪,有几分耳熟,刚想回头看一眼,恰巧有风吹过来,像一双手似的拨开路边的银杏树叶,也让田野里卷起金色的麦浪。

隔着麦田的另一端,被笼罩在阴影下的存砖厂棚传来一声怪叫,我凝神看去,只见厂棚外侧的墙壁上,突然露出了一个焊着铁栏杆的豁口,好像有什么东西,正把一件外套从豁口内的黑暗中伸出来,朝着树杈的位置递过去。

这场面本就透着几分怪异,然而接下来,我却见到了更加离奇古怪的画面。

那件外套出现后,小周像条疯狗似的冲过去,竟然跳起来抡圆了胳膊,把手中的砖头狠狠地砸了过去。

虽然听不见任何声音,可件外套像长了腿似的,迅速钻回到铁栏杆内。

车上那人问:“你那婆娘什么时候过来?”

“早着呢。”崔景国顿了一下,“我载我同学回家,不跟你们闲扯了。”说罢一拧把手,电动车嗖地蹿了出去。

我扭头看着皮卡车驾驶位上的男人,他也在看着我。

错身而过后,我才恍然发觉,他是昨夜那个追我一路的男人!

他又换了辆皮卡车,还是价值四十余万的丰田坦途!

就在我发呆时,他突然朝我挥了挥手,“哥们,回头见。”手腕上的金链子在阳光下闪着灼灼的光。

崔景国回家之后,说有事情要处理,让我自己上楼休息会儿。我疲惫至极,有气无力问他一句家里座机能不能用,他回答说都什么年代了,谁还用座机?

我掏出手机给他看,“没信号了。”

他先是呆了两秒,脸上有几分不可思议的意味。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恐怖悬疑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