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梁唐风云录

更新时间:2020-09-09 18:07:04

梁唐风云录

梁唐风云录 叶宇 著

已完结 叶臣,宇文嫣 历史题材热血爽文

叶臣宇文嫣是主角的小说故事内容写的精彩绝伦,梁唐风云录由网络大神叶宇所著作,内容讲述了大唐帝国未世之时,华夏临界之癫万古镇魔神峰被天雷击中碎裂,镇魔峰下万魔乱世,大唐从此踏入了烽火乱世……少年叶臣都背负飞芒神弓横空出世,踏入纷争中原,立志斩妖除魔匡扶汉唐天下,成就一代武神。

精彩章节试读:

灵鹫峰乃是天下第一神峰,并非险峻得名,故因蛰居这神峰之上八代传承的宇文世家。宇文世家本是北周王族旁支,当年杨坚受禅代周称帝,改国号为隋,北周亡而王族散落天下诸部,灵鹫峰始祖宇文长空为复国蛰居灵鹫峰,穷其一生终于取飞禽走兽扑食之姿,又融入江河湖海奔腾气象融会贯通而创世《苍穹剑法》。

宇文氏历经八代而至宇文齐飞。这宇文齐飞乃是一代奇才,不仅把宇文家剑法练到极致,而又推陈出新,少年时便持一把铁剑打扁天下无敌手。

这曾元裕本是天都峰无名剑派传人,当年不服宇文齐飞为天下第一件,负剑上灵鹫峰挑战,不想给宇文齐飞一个哑仆击败,惭愧之下欲拜在宇文齐飞门下,宇文齐飞虽然未曾收为弟子,却授予本派剑法,二人结为兄弟之好。其时宇文嫣和宇文鹭姐妹尚小,宇文嫣当然已经无甚印象。

曾元裕离开灵鹫峰之时,正是宇文嫣和宇文鹭孪生姐妹生日,于是曾元裕便把两件稀释奇珍乌丝蚕甲作为礼物相赠给姐妹俩,是以虽则过去十几年,曾元裕一则使出了《苍穹剑法》二则提起乌丝蚕甲,宇文嫣已经知道其人是谁,大喜说:“想不到在这里遇见了曾伯伯!”

曾元裕也是哈哈大笑说:“真是无巧不成书,快随我到营帐来!”

叶臣都和宇文嫣赶紧跟了过去,文显又忌又恨无可奈何,宇文嫣回头一看穆乘风仍站在原处,赶前两步说:“曾伯伯,穆乘风是我新结识朋友,不如一起请了!”曾元裕哈哈大笑说:“依你便是!”宇文嫣嘻嘻笑说:“多谢曾伯伯。”于是转头来唤穆乘风,穆乘风腼腆不敢上前,叶臣都说:“穆兄弟,一起进去如何?”

穆乘风乃上前施礼曾元裕说:“穆乘风以下犯上,请副元帅责罚!”曾元裕哼了一声,说:“依据军纪应当责罚,念你忠心暂且记下了,你且到我账上来,我自有话问你!”穆乘风闻言大喜,复又施礼说:“属下领命!”

四人回到了帐下,曾元裕问道:“你们这一次来沂州,难道不知这里战火烽烟吗?”叶臣都拱手说:“曾元帅,故因之匪祸猖獗,我和宇文妹妹此来正是想一助朝廷之力,剿灭反贼!”

曾元裕闻言,看了看叶臣都,说:“最近江湖上传扬你一箭逼退独孤行云这个魔头,可是真的?”叶臣都答道:“晚辈只是侥幸!”曾元裕哼了一声,说:“很好,很好,我这把老骨头已经多年不曾用剑了,这一次若不是朝廷诏令,可能我也再无机会会会江湖上的同道了!”曾元裕说完,从墙上取下一把长剑说:“当年我上射广嶂寻找你师父木桑道长比剑,木桑道长避而不见,我今生引以为憾,如今能见到木桑道长的高足,这场架非打不可!”

众人闻言一惊,叶臣都赶紧抱拳说:“这如何使得?”曾元裕忽然豪气干云的说:“来,快来,老夫聊发少年狂,哈哈……”宇文嫣曾经听父亲说过曾元裕诸多事情,知道这老儿脾气又臭又硬,向来自负。于是乃对叶臣都说:“哥哥,曾伯伯只是要教训你几招剑法。”叶臣都一愣,看着宇文嫣,宇文嫣抛了一个眼色抿嘴偷笑。叶臣都暗想:“这丫头,古灵精怪的,也不知打什么主意,我这无端的跟他比什么剑?”又见宇文嫣只是偷笑,看来已然胸有成竹,于是取下长剑躬身说:“那晚辈就遵命便是!”

曾元裕哈哈大笑说:“少年人正该如此!”说完忽然一剑挑来。叶臣都楞了一下,转身避了开去。曾元裕回首又是一剑,叶臣都又是一个转弯避开。曾元裕大怒说:“好小子,你敢看不起我剑法?”忽然长剑一掠,一股玄冰真气化成一道弧光斩来。

叶臣都一看来势,哪里还敢避开?赶紧长剑一掠,也是一股剑罡杀出,只听见一声“啵”“啵”这帐篷霍然被剑气划开,两人纵飞而出。

诸将士在外不知就里,以为刺客忽然围拢过来,曾元裕在半空中一声大叫说:“都退开!”诸将闻言赶紧退了开去,却是围在外面。

叶臣都和曾元裕飞掠上一面旌旗,展开剑法漫天飞舞,众将素未见过元帅真正功夫,以前多有不服,此时一看暗生惭愧。那旌旗高高矗立在营帐之外,二人飞掠其中,半空中只见那两条飞影来回穿梭,诸将士大声喝彩。

这唐军一路开来,未曾打过大仗,骄纵忘性之多,如今见到一个少年剑法尚且如此,轻视之意顿时云散。忽然,只见叶臣都断喝一声,长剑一旋,人剑合一飞来,曾元裕哈哈大笑说:“好小子,这才是你飞芒派的看家本事!”

叶臣都人剑合一飞纵而来,心下想:“这曾伯伯又是宇文妹妹的伯伯,倘若我这全力胜了这老头,妹妹面子上多半过不去,不如中途撤剑,点到为止!”心中念毕,剑道一收,那知道正在此时,曾元裕一道排山倒海的剑气汹涌而来,叶臣都此时已经收了剑气,骤然遭逢剑气一震,大吃一惊。

高手比武哪里是孩儿游戏?曾元裕这一剑气乃是数十年功力施为,叶臣都即使全力以为也未必能挡住,况且已经收住了本身剑气。众人大惊失色,宇文嫣差点蹦跳起身。只见叶臣都忽然半空中一个跟斗,回旋之间长空一箭射出,一道飞芒蹦出呼啸而来,与曾元裕剑罡一碰轰然一声,两人双双坠落地面。

曾元裕跌坐在地上面色煞白,胸口给箭气灼伤寸许,头上盔甲已经被打落,若非叶臣都手下留情,这老儿早就去阎王殿报到了。宇文嫣赶紧过来扶起曾元裕,只见曾元裕不怒反而大喜,狂笑说:“当真是天佑我大唐,有这神勇后辈,这反贼何愁不灭?”

曾元裕说完,衣甲也不整理,赶紧过来一手牵着宇文嫣,一手牵着叶臣都兴奋说:“我此次出征,正愁我无将可用,两位侄儿既然到了我帐下,正好助我铲平贼匪,早日班师回朝!”这家国大事宇文嫣可不关心,管你谁做皇帝谁坐天下?却是紧紧依着叶臣都,说:“哥哥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曾元裕哈哈大笑说:“你这小刁蛮,今天倒是有人管束了!”宇文嫣嘻嘻笑说:“曾伯伯,我如何又是小刁蛮了,这是我哥哥,我跟着他也有错?”叶臣都相中却是暗暗偷喜:“莫非我死了,你也跟着死?”宇文嫣看见叶臣都嘴角一丝邪笑,忽然小声问道:“你笑什么?”叶臣都呐呐不敢吱声,曾元裕哈哈大笑说:“有个貌美如花的妹妹作伴不偷笑才怪呢!”

三人复又进了一个营帐,只见一丈之外军士不敢靠前,穆乘风也站在圈外。宇文嫣嘻嘻笑说:“曾伯伯,为何这些卫士不跟进来?”曾元裕笑说:“这是老夫卧帐,一丈之内不可巡人!”曾元裕说完忽然回首招呼穆乘风说:“乘风,你也进来吧!”穆乘风得令,跟了进来!

四人一进营帐,只见这营帐只有一张架床一张书桌。案头全是书籍,而四周既然有数十坛藏酒。曾元裕一看见诸人诧异(因为军中不得饮酒),哈哈笑说:“诸位莫要笑话我带头违反了军纪,只是老夫郁郁不得志,好借酒消愁!”

四人坐下来,只见曾元裕叹息说:“我名为副元帅,却是丝毫调拨不动本部军马,这全是宋威一人支配,我实际那是摆设而已。”曾元裕说完,又取来一坛酒说:“今日得遇见三位,老夫突发豪情,明日本部人马要攻沂州城,老夫不破沂州城誓不收兵!”

原来这曾元裕自从做了这副元帅,一直受制于宋威,而宋威乃是一员老将素无斗志,一心只想安享天年,佯装进攻一昧退让,士气低落。而曾元裕素有谋略,虽然一心平贼却不得实权。

猜你喜欢

  1. 历史题材
  2.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