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图文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异能> 淬染灵魂 > 第二节 你想打架么

第二节 你想打架么

天地人鬼神 2019-07-29 17:16:21

“你想打架么?”一个装出一副凶相的小孩,看起来也就是十来岁的样子,他的双手抓着另外一个小孩的衣领。

“不想!”被抓着衣领的孩子眼睛里面发出恐惧的光芒。

“为什么?”凶凶的孩子脸上似乎和蔼了一点。

“怕你!”被抓着衣领的孩子顺利的吐出这一幕的结局。

“熊勇,这就是一套话了,真的一个字都没差呢!”从边上凑过来一个看起来稍稍大了一点的孩子,一眼就能看出是农民的孩子,憨厚的脸上挤出着谄媚的笑容。

“哼,陈志全,你也学着点,以后给我就像张磊这样!”熊勇把手从张磊的身上拿了下来。

说起这个熊勇,虽然自己长得并不高大,可是打架真的是一把好手,小小的年纪部队里面的那些高难度格斗动作都能照着样子做下来,据说是跟他参军大哥学的。而他的二哥熊猛更是名声在外,一个初中生硬是打得社会青年都不敢轻易的捋虎须,有着这个二哥罩着在这个小学熊勇说话比老师都好使。

而那个另外一个配合的就是小学末的张磊了,一个胆小懦弱的孩子,因为胆子小就是害怕面前的这个也并不高大的熊勇,上面的这套话几乎几天就要说一遍,如果有一个字说错,那就真的要挨揍了,不过张磊一直比较乖巧,尤其在这个熊勇面前,因此真的挨揍好像还没有。

张磊以前的时候因为学习成绩好还受到老师的喜爱,可是后来换了一个新从师范分配来的班主任,张磊在对考试答案的时候连着纠正了他几次失误,就这样被这个新老师惦记上了,从那时起即便在老师这里小张磊也得不到一张好脸了。可能在他的眼中,落他面子的张磊已经是坏学生之首了吧。

从那时起学校对于小张磊的唯一乐趣也消失了,不过十来岁的张磊还远远没有那种不去上学的勇气。

其实论起先天身体素质来说,张磊应该算是天之骄子了,无论是智力还是体力他天生都要强于同龄孩子的,只不过跟他的同班同学比起来智力方面还会有所超越,但是体能方面就有些差了。

这是因为张磊上学稍稍有些早,他四周岁半上的开始上的小学一年级,这个年纪的其他孩子还在幼儿园呢,他的超越一般孩子的智力发展保证了他能跟上小学的教学,但是体能比起比他大两周岁还多的孩子来说差得就有些远了。

六岁和八岁的孩子差距不是两岁那么简单,那是四分之一的差距,要是到了十六和十八虽然还有差距,但就不那么明显了。

也许天赋异禀的孩子能在这个岁数超越年纪的约束,可惜张磊不是,他不过是比一般的同龄孩子稍稍强一点罢了,根本没有达到那种逆天的程度。

“张磊,一起回家吧!”两个走在一起的小孩异口同声的说道。

“不行,我妈让我跟他们一起回去!”张磊拐了个弯向着小学前面的一栋三层半的楼房走去,说是三层半是因为门廊的地方三层上面还有一层,但也只有那一块是那样而已。

张磊所在的一个电厂的子弟小学,同一个校园里面前一栋楼就是这个电厂的子弟中学,他的父母都在中学里面任教,张磊的妈妈索性让他放学先到办公室里面,等到下班一起回家了,也省的孩子在外面乱跑让人担心。

本来郁郁不乐的小张磊在到了办公室的门口露出了一张让人看到就忍不住要掐一下的笑脸,不是熟悉的大人经常都会分不清楚小张磊的性别,就是因为他这可爱到了极点的笑容。

“妈,你听我说,妈,你听我说呀,体育课我踢到了一脚球呢!”张磊两只手搂着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妇女的脖子来回荡着。

“是么,今天碰到球啦,小张磊好棒呢!”母亲的手还在作业上勾画着,嘴里面随口应付着。

挂在母亲身上撒娇的张磊脑海里面回味起今天体育课上踢到的唯一一脚球,这对于小了同班学生两岁的张磊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不是正巧人数不够,张磊都没有上场一起玩的资格。

“让开,张磊,你敢抢我的球!”熊勇的两个小眼睛瞪得滚圆,张磊感到无限的凶光从里面透了出来,急忙把球又踢了回去,让熊勇在对方球员的助攻下完成了一个漂亮的射门。这就是张磊碰到的唯一一脚球。

其实转来这里之前张磊虽然年纪小,却并没有感到被人欺负,不是每个学校都有这种特别喜欢欺负人的学生。

在他小学二年级刚转学来这里的时候,那时候还跟这个熊勇一起玩呢,有一次中午放学的路上,也就是两栋楼之间的那点路,张磊记不清为什么找熊勇了,应该不是捉迷藏。

“小熊,别躲了,我看到你了!啊?你干什么?”

“我跟你一起玩,我们怎么开玩笑都可以,可是你不能骂我爸我妈知道么?”熊勇用力抓着衣领把张磊顶到围墙边上。

“我什么,什么时候骂过你爸你妈了!”张磊回想起来真的很丢脸,当时完全就吓傻了,不过如果是现在,张磊有些自嘲,恐怕这么多年积威之下可能更不堪了吧。

“你骂我是小熊,那就是说我妈是老母熊,我爸是老公熊,我哥哥是…”

张磊现在明白了,那应该就是下马威,从那个时候开始自己就死死的被他吃住了,那么多男生虽然除了他那个帮派的个个受他的起伏,但恐怕被欺负的最彻底,最不敢有一点反抗的就是张磊了吧。

张磊不是没有试过改变这种状况,有一次从上海探望外公回来,他也曾经号称自己在上海学了武术,可惜只不过骗了半个多月而已,这些好奇心强又成天在一起的小孩都很擅长刨根问底,一个小孩能编制的谎言又能坚持多久。

很明显的,这次以后张磊的处境就更加不怎么样了,这件事情也理所当然成为了跟随他的笑柄。

“我一定要练成!”张磊面前摊着本杂志,里面都记载着中国人民的伟大智慧,翻开的那一页用黑体的大字在页侧写着八卦吸魄掌,据说是及其厉害的气功。

如果翻到第一页,就会看到上面写着《中华武学精粹》第三版,凭良心说,上面很多擒敌拳,反擒拿手还都是很正宗的,至于上面写的这些内功嘛,也只有这些小孩子会相信了。不过虽然按照上面练不出什么内气来,可是同样的怎么练也都不会出什么事情,也就当是给那些喜好武功的人一点盼头吧。

小张磊这时候就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了在这上面,看来看去这本书上面也只有这个八卦吸魄掌的要求最低了,对于一个小孩来说,赤练蛇,铁砂,铁八卦这样的东西还是很难弄到的,也只有这八卦吸魄掌说的玄乎要求也不高。

只不过它那个子时于空阔地面向朝阳,五体朝阳行功难度有些高了,小张磊没有什么太多的体育活动,学习上又没有什么压力,多看点书就成了他的乐趣。子丑寅卯什么的虽然不知道具体几点钟,可是子时是半夜还是知道的。

这子时面向朝阳不就是要面向地球的另外一面,还要五体朝阳那难度就更高了,张磊可是找了很多地方才知道五体到底是怎么回事的。而且让一个小孩半夜的时候跑去什么空旷的地方,还要大冬天的趴在地上,难度有点太高了吧。

相比之下那个什么九合八荒功对于时间的要求就低了很多,但是需要的那些东西不要说一个小孩,即便是大人也弄不到几样,可能那些编写的人就是为了让人搜集不全这些东西才故意这么写的吧,那样他们练不到书上写的飞檐走壁断石分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张磊也算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了,他就把这几个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胡编乱造的东西这里拉一段,哪里拉一段拼凑起来,张磊不是没想过走火入魔,不过看电视走火入魔也并不是变成死人,只不过变得坏一点,强反到是最强的,张磊的内心可能更有点希望自己有走火入魔的机会呢。

其实这没什么的,很多向往着电视里那些飞来飞去的神奇武学的孩子都会有这么一个阶段,也不见有什么练岔气走火入魔什么的。走火入魔也是需要功力的,一点内气没有的家伙就算想要走火入魔都没有可能。

社会发展到现在,要说那些古老派系里面没有一点真正的内功心法流传出来那是不可能的,至少效果有些下降的精简版肯定是有的。为什么很少有人练出什么来,中国人特有的保密心理是一种原因,另外就是没有师傅的督促,很少会有人有信心坚持下去,不仅仅是毅力的关系,还有一个希望的缘故。在练了几天没有反应,是人都会产生怀疑的,产生了怀疑就更不容易有效果了。

看不到希望的事情是很少有人能坚持下去的,如果这个时候有师傅做出引导还好,或者有一个样板也可以,假使是自己拿书看,边上又没有什么成功的样板,那多半就会放弃了。

可是张磊偏偏有些不同,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天生就有一些异能,张磊就是其中的一个,只是他自己也不清楚罢了。

他不清楚是因为他的异能在外界表现上几乎等于没有,他的这个异能是作用在自己身上的,不是加强自己,也不是改变自己,只不过是能完全的监控自己体内的状态而已。说实在的,这种异能即便是说给别人听也不会相信,因为没有办法证明嘛,其实绝大多数人的异能都属于这种不能或者很难证明的,而且这时候的张磊也根本不清楚这就是异能的一种,在他看来可能人人都可以这样呢。

还有一个原因,异能启动也是需要内气的,在还没有修炼过的人身上需要耗费的就是他们本身带着的元气,虽然元气可以自己很缓慢的恢复,可这自然恢复的速度太慢了,普通人最低级的异能用上一次也至少两个多小时一点力气没有。张磊如果不是为了看看这混杂的气功有没有作用,也不会把这个他还不知道是异能的异能打开的。

如此细微的气流对于普通人来说当然是细不可觉的,假若不是张磊开启了自我检视的异能他也感觉不到,自我检视只要是体内的动态,再小上几百倍也可以察觉的。

虽然这气流根本还没有什么作用,可张磊还是高兴的要命,这证明自己真的开对了头,第一天开始修炼当然不会有多大的效果,这点张磊还是懂的,那时候的张磊可没有接触到网文,不知道什么叫做天纵之才,不知道别人都是练一天就能毁天灭地的,还在为了自己那一点点不知道有什么作用的气流兴奋不已。

自我检视启动一次也是有时间的,在自我检视可以运作的两个小时里张磊按照自己预先设定的线路仔细的引导着,中间也会因为以前没有发现的经络修改一下气流的分叉走向。

张磊虽然小,可是这心还是挺大的,只要发现了经络就没有打算让他闲置着,至于运功的原理,都是从那些乱七八糟的武侠书和这些似是而非的总结出来的,说是总结其实本质上就是东拼西凑罢了。

不管什么书最先开始的都是打通经脉或者吸收天地精气,张磊感到自己身上的经脉没有什么需要打通的,那就吸收天地精气吧。虽然不知道天地精气到底是什么,想起来应该就是内力吧,都说丹田丹田,就在小腹那里形成一个旋涡从外面吸取精气吧。

这当然是在乱搞,虽然不是乱搞男女关系,可是在自己的身上这么乱搞会引起什么后果谁也说不清楚,尤其是他这种胡来乱弄的东西,恐怕天下还没有哪个武学大师能说得清会有什么后果。

接连的几天张磊每天回家以后都会这么做上两个小时,因为怕家长发现,自然也不能采用哪种盘膝打坐的标准姿势了,虽然还没感觉到什么效果,但是那个气流明显比刚开始的时候清楚浓厚了许多,而且小腹下丹田的地方确实也真的有漩涡形成了,甚至张磊没有练习的时候这漩涡也没有停下来,因为张磊一启动自我检视就能感觉到漩涡的缓慢运动。

心里面有了盼头张磊当然就显得欢快了很多,自觉有了些底气,这走路的姿势也不一样了。

“张磊,你过来!”熊勇在教室的一个边角招手。

“干什么?”张磊当然是不想过去了,过去还能有什么好事不成?

“叫你过来就过来,屁话再多削你个小崽子!”熊勇眉毛一竖,小小的年纪已经很有老大的威仪了。

“哦!”张磊很不情愿的挪了过去。

张磊刚刚走到熊勇的附近,熊勇的手就抓住了他的衣领,“小子,这两天很狂啊,是不是想打架了!”很明显,熊勇这个小霸王觉得张磊这两天有点不一样,又想重复一下那套台词了,而且这套台词本来就应该几天说一次的,那才能显示出他在这个班级独一无二的位置。

可现在的张磊不一样了,现在的张磊肚子里面有了底气,在他看来只要自己内功有成,面前这种小坏蛋就不足为道了。

“不想!”虽然是同样的台词,可是说出来的语气就明显不一样了,这个不想里面已经有了一点挑衅的意味。中国话就是这样,一样的词语不同的语气,即便是一个小孩也能表达无数的意思。

“为什么?”熊勇虽然听出了有些不同,可是他并没有在意,还是按照标准的套话说了下去。

“不为什么,就是不想打架,把你的手松开!”张磊平视着这个通常都让他胆颤的同学,虽然眼神里还有一点畏惧,可张磊决定从今天开始要有所改变了。

“耶?小王八羔子,你他X的还胆肥了,我就不松你想咋地!”熊勇当然不会松手,一用力反而把张磊向后顶去。

这就是这儿孩子打架的特点,每一个地方的孩子打架都有其特色,有的地方喜欢抓衣领,有的地方喜欢煽耳光,还有喜欢摔跤顶牛的各不相同。这里基本上就是抓衣领和打耳光作为打架的起点,后面嘛就随意了,难不成还有什么武林规矩?

“放开,你放开!我数三下!”张磊回忆着在那本杂志上看到的擒拿术,上面关于对付歹徒抓衣领的至少有三四招,不过张磊也只能每个里面抽一部分了,要真的做全张磊还没有这个胆子,不是扣眼睛就是切喉咙,要么击打太阳穴,做完了对面这个小恶霸至少会变成个小残废,这让一个孩子怎么可能做得到。

“一、二…”张磊的按住了熊勇抓自己衣领的手,这是很正常的动作,很多孩子因为衣领被抓的太紧了都会这样,这个动作并没有引起熊勇的注意。突然“三”张磊另一只手的胳膊肘顶在熊勇的臂弯侧面,顺势一转身,就把熊勇反锁着胳膊按在桌子上面。

这等于就是一个偷袭,熊勇根本从来没有想到过张磊会有胆子动手,虽然这种动手与真的打起来有所区别,可那也是平常这个没有想到过反抗的张磊根本不可能做得出来的。

不过在这种角度下面被制住了,而且下面还有一个桌子顶在下面,根本用不出一点力气来,张磊又恰好站在他的身侧,不要说他一个半调子,就算是真练过的成年人都不大好破解这种情况。

“你放开,你他X的给我放开?你放不放?”熊勇在桌子上扭动着,看起来真的像是被摆在菜板上的一条大鱼。

其实如果是真的生死相博,这时候张磊的手向前面压一压他的手就被压断了,可惜这不过是同学之间,甚至都没有真的开打,张磊当然做不到那样。

而且熊勇在张磊心里面的余威可不是一点半点,张磊也清楚这次有多少偶然和侥幸,下一次熊勇有了防备就没有成功的机会了,张磊听着走廊里传来的皮鞋声,算着时间,突然向前一顶松开了熊勇的那只手,掉转头跑了出去。

熊勇当然不敢放过张磊,转头就追,如果不能马上教训张磊,那么他的面子就要丢光了,即便是他那个帮派里的都已经发出了“呦”的起哄声。

张磊用手撑着跳过了两个桌子间的长凳,这个是双人的长凳,想要直接跳是跳不过去的。

熊勇马上就追到了这里,张磊是全班男生跑得最慢的,如果不是他跳了过去,可能已经被追到了。就在熊勇也想要撑着跳过去的时候,他刚才被扳住的那只手软了一下,张磊最后向上那一下最是阴险,跑的时候还没觉得,真的要用力了才发现用不出力来,平衡失去的熊勇一下子趴在了长凳上面。

不过熊勇马上站了起来,活动一下有些发麻的手臂,这时看到张磊已经坐到了他第一排的位置上面。

正当熊勇准备跑过去的时候,教室的大门打开了,班主任姜志国走了进来,“熊勇,你干什么,上课了还不去坐好!”

所谓熊勇说话比校长还好使,那是私下的,真的面对面作为学生他还是本能的对老师感到害怕,而且这老师不喜欢张磊不代表他会喜欢熊勇,没有老师会喜欢这种调皮捣蛋学习又不好的学生。

无奈之下熊勇只能老老实实的走回自己的座位,用他的眼睛狠狠的剜着张磊,暗中憋着气,就等着放学的时候冲过去教训张磊。

“一定不能让这小子跑了!”这里有个规矩,什么事情,只要不是深仇大恨就要当天解决,如果等到第二天还记着就会被嘲笑小心眼,这对于这些自诩为男子汉的小伙子们来说可是很不好的名头,而这已经是今天的最后一节课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一节 黑暗中的正义 第二节 你想打架么 第四节 远去的朋友 第五节 报复陷害 第六节 内功 第七节 逝去 第八节 图穷 第九节 偷袭 第十节 迁怒的战斗 第十一节 没有人是耶稣 第十三节 隔山打牛 第十六节 抢夺 第十七节 隔山打牛 第十八节 新校新生 第十九节 “摸底”考试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