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图文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异能> 淬染灵魂 > 第八节 图穷

第八节 图穷

天地人鬼神 2019-07-29 17:38:46

雷晓峰最后还是把那五十都拿走了,没说找给张磊三十,按他的话是反正明天一起还你,有啥好担心的。

等到第二天张磊向他要钱的时候,雷晓峰当然是反口不认了,“我欠你的钱不是已经还给你了,还钱的时候田志国、王文任他们还在呢,你们说是不是?”

雷晓峰的眼睛恶狠狠的看向他所说的几个人,这时候张磊才体会到以前好像是很温和的三雷子的威势,张磊的几个朋友被他看了一眼,马上就唯唯喏喏起来,更何况他说的本来就是事实,他是当着这几个人的面把钱还了给张磊,至于他再借钱的时候,很明显,他是故意找着边上没人的时候去的,况且就算是有人看到了也未必敢说,这三雷子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可是那天你还钱…”张磊有些不甘心,连忙开口争辩到。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雷晓峰狠狠的一个大耳光已经打在了他的脸上,“小逼崽子,你他妈的谁都敢讹啊,连我你他妈的都敢讹,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只一下,张磊的脸就完全肿了起来,“你、你!”张磊被打得有些发晕,这话就说不利索了,接下去当然都是雷晓峰的天下,不要说张磊拿不出什么证据出来,就算是有,恐怕也说不过这个好整以暇准备完善的雷晓峰。

看着雷晓峰得意的神色,张磊突然明白过来,他根本不是还不出钱赖账,这根本就是设计好的圈套,自己开学前面看到的那个眼神也没有看错,因为自己妈妈把他放到留级的学生里面,这个雷晓峰真的就是迁怒于自己,故意报复自己了。

也难为这个三雷子了,按他的性子能跟张磊虚与委蛇那么长时间,让张磊能信任他借他钱也不容易了,更不用说这个圈套,还不知道设计了多久呢。

张磊不知道,这个三雷子这个法子用了可不止一次了,只不过没有人敢告发他,前面张磊看到的他在数的那些钱里面多半都是那么来的。虽然他打台球可能真的有天份,是打得不错,可是就凭他一天玩一会儿,哪里比得上成天泡在那里的社会青年呢,当然是输的多赢得少。

八十块钱,看起来不算多,在当时也近一个普通成人工资的三分之一,对于这么一个初中生来说,他弄这么一次也够他玩上不少时间了。

既然已经完全掉到别人的圈套里面还有什么好说的,张磊只能愤愤的坐了下来,捂着脸在那里生气,张磊倒是想跟这个三雷子打一架,可打得过么?这点自知之明张磊还是有的。

不过好在张磊还有那个气功,虽然其他方面只有副作用,但是在治伤上面还是很好使的,张磊的手捂上去不过十几分钟,那肿的像是馒头一样的脸就已经消了下去。

这样也好,要不张磊还不知道怎么掩饰呢,这里的风气就是怎么打架都不能告老师,学生之间的事情只能学生来解决,不管谁找老师都是很没面子的事情。

张磊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那么傻,居然会遵守那种无聊的条例,但作为一个孩子,到底还是有其历史局限性的,不可能像是以后那么伟大,成为所有规则的破坏者。

这件事张磊是打算哑巴吃黄连,自己吞了,还好家里面有存下来的零花钱,想要补出这五十块有些心疼,但也不是毫无办法。

问题是雷晓峰却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他,学校让他留级,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可这不代表他不能拿那些可恶的老师的孩子出出气。

这个张磊就是他最大的目标,其他老师的孩子有很多他已经找茬打过了,就是留下了张磊这条大鱼慢慢的享受,那个新班主任真的不错,居然还把他和张磊安排成了同桌,这就更方便了,而且值日也在一天。

从来不值日的雷晓峰对周三也期待了起来,值日的日子就算是张磊放学想走都走不了,值日的过程会很漫长的,雷晓峰想着脸上不由得露出得意的笑容。

“雷晓峰!笑什么呢,我上课就那么好笑么!”这是最看不惯雷晓峰的语文杨老师,其实张磊也有不知道的,这杨老师这么讨厌三雷子还有一个原因,她的孩子前面已经被雷晓峰找茬打过了,虽然那孩子也是傻乎乎的不肯告诉家长,但是做妈的看到自己孩子脸都被打肿了还有不知道的?只不过她为了孩子那点脆弱的自尊心没有当面问罢了,可是从侧面调查一下知道罪魁祸首是谁并不是很难。

因此这个杨老师对于雷晓峰其实已经不仅仅是讨厌那么简单了,严格的说起来应该是恨比较恰当,打她的孩子对于当妈的来说远比打她还要难以忍受。

这个雷晓峰也不是谁的孩子都能打的,有的老师孩子还在幼儿园,有的老师孩子已经成人了,虽然雷晓峰比较狂妄也不敢保证自己能打得过一个成年人。而且还有很多老师的孩子是女孩,男孩子打架和打女孩性质是不同的,男孩子打架没人管,打女孩说不定就被扭送派出所了。

“没什么,我脸上抽筋了!”雷晓峰白了老师一眼,老东西,再烦今天不打张磊,去找你家小崽子去。

可惜的是他连张磊都没有打到,没下课的时候张磊说有点不舒服,请假先走了,雷晓峰可没有那种待遇,他要么就索性别来,请假的话一个老师都不会搭理他的,这就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和坏学生之间的区别。

张磊从来也不是傻瓜,雷晓峰有没有完他自然看得出来,既然肯定打不过,先跑是理所应当的,面子比起来就没有那么重要了,这班里也没有谁敢说能打得过这个三雷子。

虽然随着年龄的增大,两岁造成的差距正在不断弱化,十一周岁和十三周岁之间的差距远远没有五周岁和七周岁之间的距离明显,但是雷晓峰是一个留过两次的学生,他现在是十五周岁,更何况即便是在同龄人甚至稍大一点的里面雷晓峰也是那种战斗中的王者。

张磊没有那么多的理论分析,他只需要知道一点,肯定打不过这个三雷子,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了。

总有那么一种人,占不到别人的便宜就觉得吃亏了,同样欺负不到别人也会觉得吃亏了,雷晓峰就是这种人,那天被张磊跑掉了他也理所当然的觉得吃了大亏。

可惜的就是身体不舒服的接口可以用一天,却不能天天用,即便昨天只不过用了一次,回来就被父母问长问短了,他们倒是没有怀疑什么,只是担心宝贝儿子生了什么病。

张磊也只能敷衍一下,心里面也许明白告诉家长,然后让他们想办法是最好的办法,但是经历过那个年纪的都很清楚,在那个年纪好像那种事情跟家长说比挨顿打还要难受得多了。更何况别看父母都是学校的老师,真的想要拿三雷子这种对于老师已经没有半点畏惧之心的学生怎么样也不可能。

而且子弟学校的情况比较特殊,并不像是一般的学校,通常最严重的处分就是警告了,对于厂里职工的子弟学校一般是不能像是其他学生那样随便下狠手处理的。

一般的学生之间的打斗不要说校方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了也最多批评一下,什么警告记过之类的根本不会有,这也直接导致了在东北比较好斗的民风里面,榆电子弟学校的学生仍然可以算是名声在外,几个转校出去的学生在这里不显山不露水,到了新学校居然基本上都能很快压上本来的势力一头,更不要说本来就在里面的狠角色了。

雷晓峰就是狠角色里面的狠角色,能在这个几乎天天都有几场大小斗殴发生的地方称王称霸,而且靠的还不是拉帮结伙,雷晓峰会是个什么人物?

用一个比较数字化的比喻,如果说张磊因为最近一段时间经常与人打斗有了一些经验,内功瞬间能强化自己身体从而能在在某时提升自己肌肉的爆发力,他现在的战斗力是十,那么这个雷晓峰的战斗力至少是二十,还要是张磊有内气的时候。张磊在他面前虽然不能说没有一点抵抗能力,但是想要打赢雷晓峰没有一点可能。

也许有人说,力量速度以及体力上面的劣势可以通过战斗经验来弥补的,天哪,让张磊跟雷晓峰比战斗经验。张磊虽然在小六年级的时候一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可是即便这个频率也不见得比雷晓峰高,更不用说其他时候了,可以说两个人最大的差距就是打斗的经验了,如果说其他的张磊还算可以望雷晓峰的项背,那么这方面张磊就是看看雷晓峰的背影都没有资格了。

张磊心里面也明白,一个同学尤其是同桌想要找麻烦,光是躲是躲不过去的,这件事情必须想个办法解决了,但是办法真的不是要想就能想出来的。

第二天,张磊终于还是没有跑掉,被雷晓峰堵在了教室里面。

“张磊,别跑了,你跑得掉么,我跟你说,从今天起每天一顿打你是逃不掉的!”雷晓峰轻轻的扭了扭脖子,不像是熊勇他们,打人还要装模作样的把手掰得嘎巴嘎巴响,雷晓峰这样的才是真正的久经沙场,这点小场面对他来说太习惯了。

什么寻仇之间的规矩对于雷晓峰是根本没用的,那种破烂规矩可能只有这些受惯了欺负的学生才会想到遵守,真正的强者本来就是制定规则的,可惜现在的张磊还不明白这一点。

就像预先判断的那样,张磊并没有爆出什么冷门的表现,他是鼻青脸肿的离开教室的,唯一值得自豪的可能就是也打到雷晓峰脸上一拳。

张磊还不知道,这一拳是雷晓峰故意被他打到的,有了这一拳他和张磊之间就是学生之间互相打架,并不是单纯的他欺负张磊,这在性质上面是有很大不同的,否则就张磊已经完全被打蒙了的状态,想要打到他,那根本不可能。

如果说熊勇就是一头笨熊,拿这个雷晓峰就真的跟他的相貌一样,是一个精透了的猴子,只不过他的精力没有放到学习上而已,或者跟老师们分析的一样,有些多动症。

要说张磊其实也是让雷晓峰吃了一点小惊的,张磊刚开始时候在内气还够用时候的几拳还是很有样子的,如果不是雷晓峰的经验确实不是张磊可以比的,开头这几下他还真不一定躲得过。

第一次雷晓峰其实已经手下留情了,他更多是抱着游戏的态度来的,饭要一口口吃,前任班主任的孩子也要一天天的报复,不用着急的。

从这天起,张磊每天都要被迫跟雷晓峰打一仗,不过好在他内气的疗伤真的不是盖的,虽然每天雷晓峰最多被他打到一两拳,可是如果第二天早上来看,张磊的脸上绝对没有伤痕,反倒是雷晓峰也许一个黑褐色的眼圈还没有褪去,如果前一天下午没有观战的话,那么可能还以为胜利者是张磊呢。

不过雷晓峰打架基本是没有人旁观的,这家伙可能是有点疯,真的打得兴起往往连旁观的一起打的,就算不怕他也没有必要去找不自在。

雷晓峰反正都是在老师那里挂了号的,他打架再正常不过了,虽然不知道谁能在他的脸上留下伤痕,但是没有老师会负责到关心他的、,即便是班主任也不会。

其实张磊脸上的伤不等到家里就已经好了,只不过因为这段时间他都被雷晓峰缠着,本来一起走的几个朋友也不敢留下来等他了。

不过张磊也不是一直一个人回家的,这段时间他还真的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就是上次期中考试第一的冷卫风。他本来是熊勇集团的一号打将,可是后来家里面出现问题之后好像一天之内懂事起来了,虽然跟熊勇他们关系仍然密切,但是有意无意之间总是向着张磊表达着善意。

也许他有什么目的,但是张磊管不着,这段时间就连熊勇都躲着张磊走,唯恐跟他扯上关系,冷卫风逆势而上,张磊心中真的很感激。而且一个人回家真的很凄凉,很无聊,张磊很怀念前一段时间大家一起走,说说笑笑,不知不觉中已经到家了的“奇妙”感觉。

小张磊有点内向,好静不好动,但是他的内心其实是一个很害怕孤独的人,每天跟雷晓峰拳头交加的时候反到是这一天里面最不寂寞的时候了,所以对这在他寂寞时候新交的冷卫风心里有着一丝感激。

其实这也不能怪那些同学,雷晓峰是出了名的喜欢迁怒与别人,想想,打架的时候稍有不爽就连观众一起打,这样的人如果跟张磊表现得亲密一点,他会怎么样。

张磊心里面是曾经想过让冷卫风不要接近自己了,可是那样的话自己就太凄凉了,雷晓峰不知道,这段时间张磊已经不是很讨厌跟他打斗的那些时间了,甚至还稍许有些盼望了,要不这么长时间,换一个人怎么也要求助于老师家长了。

刚开始的时候那两次确实是雷晓峰故意被张磊打到的,但是后面看到张磊没有一点告状的意思,而且他脸上身上的伤好的也太快了,反倒是雷晓峰自己每天都像是被人痛打了一顿,这雷晓峰如果不是受虐狂,再故意被张磊打到就是有病了。

然而他脸上的伤也就中间间断了两天,后面又开始有了,而且有了愈演愈烈的感觉,就连从来不闻不问的班主任都看不下去了,问过他两次。张磊都没有直接告状,这雷晓峰就更不敢了,他如果告状这名声就毁了,还有谁会怕他,三雷子就是靠着别人怕过日子的,没有人怕他了他还活着有什么意思。

就好像下棋一样,老是跟低手下棋棋艺并不会得到很大的提高,但是如果跟一个高手下,天天下,只要有点悟性这水平提高的就会很快。

三雷子虽然不会好心指导张磊,但是张磊在这方面好像悟性也比较强,短短的一个多月里面虽然还是每战必输,可是这场面上至少已经是二八开了,也就是说雷晓峰打到他八拳通常情况下张磊也能打到他两拳,而且张磊的主要目标就是他的脸,张磊就是为了下他的面子。

张磊当然清楚自己内气在治疗上面的效果,每天浪费那些内气治疗自己脸上的伤痕不仅仅是为了不被人发现,更主要的就是跟雷晓峰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也让别人对于雷晓峰的性格取向产生一点怀疑,这家伙每天找茬是去揍人的还是去挨揍的啊?

高手低手是相对的。现在的三雷子相对于张磊绝对算是高手。

张磊他们的教室在大楼的一端,再过去就是化学和物理实验室,通常都是没人的,走廊那面连电灯都不开的,加上玻璃也被厚厚的窗帘遮住,虽然不是伸手不见五指,但是至少也要走得很近才能看清楚里面正在发生着什么。

这里就是张磊和雷晓峰的主战场,在这里打架甚至比外面打还要安全,看到的人还要少。

经过小六年级半年多的打斗张磊的性格改变了不少,不过可能他的性格里面本来就有这样的因子,在打起来之前他可能会退缩,可是真的打起来张磊无论输赢还从来没有服软过。

“砰!”雷晓峰一歪头,张磊的拳头又打在了他头后面的墙壁上,不过张磊也是早有准备,他的手上已经带上了一个线手套。

三雷子头压着张磊的胳膊一转,一反手打在张磊临时耸起的肩膀上,张磊没有感到太大的力量,这三雷子并不属于粗壮型的人物,相反显得精瘦精瘦的,虽然有把子干力气,但是在惯性上至少少了很多,所以他的拳头并不是很重。

但三雷子的速度很快,张磊要不是已经习惯了他的套路,也不会耸起肩膀。不过虽然已经知道自己一拳打空他肯定是这么反手一下,还是来不及用手或者手臂挡住,耸起肩膀已经是张磊想出的最好办法了。

雷晓峰天生就是一个打架的好手,他的反应速度简直让张磊叹为观止,只要不是太好的机会,张磊出拳是一定打空的,如果不是对手的话张磊说不定还要崇拜一下。张磊这种亏不是第一次吃了,所以才会想起来戴上这么一个手套,而且学会了在出拳的同时已经加上一个收力。

线手套对于拳力基本上没有消解的作用,用这个打在身上脸上的感觉差不多,而且打在脸上由于上面毛糙的做工反而容易擦肿擦破,而且在冬天更是有防治赤手打架手冷的效果,很多人都喜欢采用的。要知道冬天手如果冻得冰凉去打人,那么打到别人身上,谁更疼一点就难说了。

这里虽然属于室内,但是走廊里面气温也是比较低的,而且戴上这么一个手套,在刚才那样打到墙上的时候还可以起到一个保护的作用。

张磊不算狠的,冷卫风前几天告诉他一个秘诀,在手套里面灌上沙子,那一个耳光打上去,整张脸都可以打肿,眼睛都能挤得看不见东西,剩下的就可以任你为所欲为了。

到底是一号打将,可是张磊没敢用这个,因为他清楚三雷子对于这方面的知识不会比冷卫风少的,用上这么一次最多只能占一次便宜,让三雷子想起那些东西来吃亏的是自己。而且打耳光可不像是在脸上打到一拳那么简单,耳光的动作太大了,又明显,张磊没有什么信心能这么打到雷晓峰。

况且张磊也一直怀疑这个三雷子可能一直没有用全力,要不不会这么好对付吧。

张磊也清楚,如果自己内气耗尽对上他绝对是单方面挨打的局面,因此对于内气的应用是万分的珍惜,使用内气的每一拳都一定要打到三雷子的脸上,最好打到他的鼻子上。严格的说他鼻子比张磊挺,张磊看得不舒服,这其实也是张磊看着不顺眼打人的开始,只是这时候张磊挨打的更多些。

闭门造车到底不如有人陪练,张磊在不断的打斗中吸取的不仅仅是三雷子惯用而且管用的各式各样的独门招式,而且张磊还比他多了一项。锻炼自己内气的使用。

比如说打拳过去张磊只会把内气灌输到手臂上面,然后用足力气,一拳狠狠的打出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一节 黑暗中的正义 第二节 你想打架么 第四节 远去的朋友 第五节 报复陷害 第六节 内功 第七节 逝去 第八节 图穷 第九节 偷袭 第十节 迁怒的战斗 第十一节 没有人是耶稣 第十三节 隔山打牛 第十六节 抢夺 第十七节 隔山打牛 第十八节 新校新生 第十九节 “摸底”考试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