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小村诡事

更新时间:2019-09-11 03:24:27

小村诡事

小村诡事 烟丝煮酒 著

已完结 王海涛,燕梅 灵异探险精品短篇恐怖悬疑热血爽文

最新优质小说小村诡事推荐给大家,主角是王海涛燕梅,故事内容写的很是精彩,相信看过的小伙伴都会喜欢上的。文章内容讲述了从小就听说唱道的道士袖子中有一面小镜子,一般人看不到,但是有一天的丧礼上,我却好奇的把头伸向了道士的袖子里……

精彩章节试读:

今儿村里有白事,死者是同族的一个姐姐叫燕梅。按照村里的规矩,我要去抬棺,送她最后一程。

我们这里属于豫南,但凡村里死了人都会请道士来唱道,而我最怕的就是唱道。

小时候就听我奶说过唱道的故事,那时候村子里死了人,请来道士唱道,道士穿的衣裳花花绿绿的,就跟旧时清宫的那些官服差不多,手上拿个招魂铃,边摇边唱。

道士念念有词的时候,会时不时的左手摇着招魂铃,右手用袖子遮住自己的脸,也只是遮到眼睛那块。

我奶说,她小时候看见道士用袖子遮脸就好奇,总觉得道士好像在朝着袖子里看着什么。就问了长辈,结果长辈说道士的袖子里有一面镜子,可以照到鬼魂,而且还不准我奶奶去看。

我奶当时就忍不住,道士唱道唱到最后送亡魂过桥的时候,一大堆小孩都跟在后面看,我奶就偷偷的从后面看道士的袖子里面。

她当时真的看见了一面镜子,而且镜子里面有人影,至于当时是什么,看的不太清楚,那道士走的很快,但是她依稀记得那人影像死去的那个人……

自打我奶讲完这以后,我就感觉瘆得慌,每次村里死人了,我都会挑唱道快完了的当口才过去。

当然今儿这白事,也不例外,算着时间,想着唱道快完了,我才到了燕梅姐的灵堂,旁边围着很多人,都是等着抬棺的后生。

透过人缝我看见道士还在咿咿呀呀的,唱道竟然还没完,我心里一梗,扭头就朝外面走去。

突然一只手拉住了我,当时我就不敢动弹了,好像被鬼捏住了一样。

“海涛,跑啥呢,马上就要抬棺了,埋了人之后咱哥俩坐一桌,好好喝一杯。”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海龙,气的我直接给了他一脚。

“咋还没唱完,这都几点了?”我问了一句,按理来说唱到中午十二点就算了,这一次实在是超乎常理。

王海龙拍了拍**上的脚印,嬉笑着把我推到了前面,说道:“燕梅姐是喝药死的,二海叔不放心,又让唱道的多蹦跶一会。”

我心里有些害怕,想要退到后边。

“怕啥,不就是唱道嘛。”王海龙按住我的肩膀,不让我退。

这时那道士手里好像抱着个什么东西,一颠一跛的绕着供桌转圈,他的右手扬了起来,袖子遮住了眼睛,我突然看见了他的脸,表情很凶狠,嘴巴狠狠的张合着,好像在斥骂什么东西。

我硬着头皮偷*看着那个唱道的道士,脑子里又出现了我奶说的话,道士袖子里有镜子,可以看见鬼。

就在这个时候,我被人群挤了过去,到了那个道士的跟前,下意识的望了一眼他的袖子。

真的有镜子,他的袖子里真的藏了一面镜子,镜子里面有供桌,还有祭品,却没有燕梅姐的遗像。

不对,他遮住了脸之后袖口应该是对着,灵堂外面,怎么镜子里能看见供桌。

我心里突然一毛,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他袖子里面的镜子。

镜子……镜子里面竟然出现了一张脸!一张熟悉的脸!

那张脸的脸皮黑乎乎的,嘴角还微微有些翘起,好像在笑。

当啷一声!

我回过神来,赶紧扯回目光,再也不敢看那个道士的袖子。

有只手把我拉进了人群里,我整个人都是懵的。

“海涛,你要死啊,这是在唱道呢,你跑那么近干嘛!”王海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海龙,你看看燕梅姐的遗像,她是什么表情。”我声音哆嗦的问道,目光盯在供桌的桌腿上,桌子上是燕梅姐的遗像,我不敢看。

“啥表情,不就那个表情嘛,哦,好像还笑着呢。”王海龙满不在乎的说着。

轰!王海龙一说完,我感觉整个人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更不敢去看遗像了。

噗沓,周围人发出嘶的吸气声,齐齐后退了一步。

我赶紧看了过去。

门框到棺材板上有一道白布,白布原本会立着两道影画,谁知道供桌上头的影画倒了。

唱道的道士原地跳着,拿铃铛的左手死命的摇着,却没有任何声响。

我看见供桌的桌腿抬了起来,整个桌面都倾斜了,桌子上的祭品歪歪捏捏,马上就要掉了。

供桌不能倒!那是燕梅姐最后一顿饭了,想起来以前燕梅姐对我的好,我……

身子踉跄了一下,我整个人扑了出去,直接趴在了供桌上。

眼皮一睁,燕梅姐的遗像贴着我的脸。

她,她真的在笑,黑白的遗像上,燕梅姐的嘴角翘起,就和我在镜子里看到的那张脸一模一样。

我嘶吼了一声,身子好像粘在了供桌上。

当啷一声,那个铃铛终于响了。

我扭头一看,那个道士又拿袖子遮住了脸,袖口正对着我。

不能看,千万不能看。

我硬生生扭过脑袋,眼睛又对上了燕梅姐的遗像。

“活人受罪,死人投胎,人走白天大道,你走阴间小桥,午时三刻,烈日灼灼,去了阴间,再度还阳,如若不走,勾魂索魄,恶狗撕咬,金鸡啄目,刀山火海,油锅血磨……”

那个道士说的很快,每一个字眼就好像刀子一样扎在我的身上,我能感觉到他的袖子在忽扇忽扇的。

我一阵阵的发寒,身上的凉气就好像数九寒天被人泼了凉水一样。

哐当一声!

供桌动了,燕梅姐的遗像突然靠在了我的脑门上,我的眼睛只能看见燕梅姐的嘴巴。

突然,那个道士扑在我的身上,他那用袖子遮住的脸靠了过来。

“我不嫁!”

“我不嫁!”

“我不嫁……”

三声凄厉的喊叫在我耳朵边上响起,哐当一声,遗像又靠了回去。

我的眼睛好像被什么东西撑开了,直勾勾的看着遗像。

燕梅姐的嘴张开了,好像还在喊我不嫁。

“啊,救我,我要死了。”

我拼命的喊叫着,喉咙好像被人捏住了一样,就是发不出声音。

那个道士也急眼了,突然把铃铛砸在了供桌上。

当啷,当啷,当啷。

一声声铃铛声,就好像一只手在扯着我,把我从什么地方拉回来一样。

“亡魂过桥!”

道士嘶喊了一声。

头顶上的白布呼啦了起来,一阵阵过堂风吹来。

我一把推开了供桌,哗啦一声,桌子倒在了地上,遗像,祭品散落一地。

我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穿着气,我的手抖的厉害,拼命的瞪着地面。

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燕梅姐来了,燕梅姐来了。

我要走,我要离开这里。

那个道士猛的窜了过来,尽管他的脸被袖子遮着,我却依旧可以感受到他的惊恐。

他也害怕了,他知道燕梅姐回来了。

我推着他的脸,喊着滚,滚开,不要让我看。

那个道士慢慢的转着身子,袖口一点点的移了过来。

我又看见了那个镜子,镜子里出现了两张脸。

一个是燕梅姐,而另一个是……是……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精品短篇
  3. 恐怖悬疑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