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恐怖 > 盗墓之龙血天书

更新时间:2020-09-03 14:54:44

盗墓之龙血天书

盗墓之龙血天书 一剑当歌 著

已完结 林潇,陈子敬 灵异探险恐怖悬疑热血爽文

主角是林潇陈子敬的小说盗墓之龙血天书由网络大神一剑当歌所著作,文章内容描述的很是细腻生动。天谕太平敕令十方诸龙不见万世得昌一块牵连着天下气运的传世古玉,引出一段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的惊世传奇。一介布衣卷入群雄争霸,究竟是天数所定,还是事在人为,古玉玄机,阴阳洞悉。天下奇士,赴死相争!

精彩章节试读:

众人正准备掘坟挖墓,却见周围忽然一片火亮,随着如浪般的呼喝声一齐涌了过来。胆小的军士以为是触犯了鬼神,吓得手中铁锹都落在地上,扯着两条腿瑟瑟发抖,几欲奔走。

诸汉清也不知是何情况,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喝止众人,大声道:“哪条道上的朋友,不妨出来相见!何必做些畏畏缩缩的勾当!”

“呸!你个老兔崽子!半夜跑人山上挖坟,又有何颜面来教训老子!”只听得四周有人怒喝,却不见人影,最奇的是那声音飘忽不定,真似孤魂野鬼闯了出来。

这人说话虽有几分道理,但是语气颇为放肆,居然称诸汉清为“老兔崽子”,诸汉清几十年来何曾受此侮辱,不禁一股闷气涌上心头,直恨得牙齿吱吱作响。他面色一沉,“噌”的冲了出去,身轻好似云中飞雁,只一眨眼便没入了草丛之中!只听得草丛之中传来两声凄厉惨叫,又闻“砰砰”几声闷响,诸汉清自丛中一个翻身跃了回来。

“好你个老小子,纳命来!”随着一声怒喝,草中哗啦啦冲出一群人来,身着平民素衣,手中却是持着步枪,人员足足有数十之众。

当头一位老道,生的飞眉入鬓,怒目长髯,上着一身锦绣道袍,手挽一束杨柳碧枝,月色之下,一头银发竟是熠熠生辉。

“诸位停手!咱们是大总统手下的亲兵,此中可是有误会!”陈子敬急忙说道。

那鹤发老道冷笑一声,道:“哼!误会!何来的误会!总统手下便又怎样,总统手下便可做出这等勾当?”

诸汉清瞧瞧身后的坟堆,道:“你们莫非是白家的人?”

“正是!你要挖的可是我白家祖坟!”老道身后走出一人,虽作男装打扮,听声音却是一位女子,话语之中显是满含怒气。

陈子敬大喝一声,道:“好个白家!总统多番寻你们不到,你们却跑来这里自投罗网!”

“呸!孰鱼孰网还未可知!”

那老道怪叫一声,身子忽如弹簧一般跳起,猛地窜了过来!陈子敬向前抢上一步,吐气发招,瞧准了对方身影,迎面便是一脚!不料那老道刚一落地,身形便如陀螺急转!“噌”的闪在一旁,步伐极其诡谲怪异。

陈子敬一路潭腿使得出神入化,几入随心所欲之境,如今遇着这老道,竟是半分便宜都未占到,任他腿法高绝,却是连对方衣襟都碰不着。

陈子敬连攻十二招,都被一一闪避,那老道虽也不攻上来,陈子敬心中却是焦急,他用尽全力出招,对方却如闲庭信步,如此下去,只消再过上个百八十招,陈子敬自当气力耗尽败下阵来。

他正又急又气,忽听那老道怪笑一声,身形忽如大鹏展翅,“嗖”的拔地而起,猛地向陈子敬扑来,陈子敬心中一惊,忙将腰身一扭,腾空便是一招“叶底飞花”!这一招可谓使得威风十足,只听破风声起,陈子敬双腿好似流星,直奔那老道踢去。此时那老道跃在半空,实在无处可避,众军士瞧到此处,不禁大声叫好,直欲喝彩。

彩声刚起,只见那老道在半空中一声“嘿嘿”,身子忽然凭空滑出两尺,仅这两尺,胜负已定!陈子敬暗道一声不好,脚下却已不能收力,念头未散,只觉腰间一痛,身子不由一软,“砰”的摔在地上。

陈子敬刚一落地,诸汉清便自欺身而至,一息间已连出六掌,分别攻向那老道周身六穴。那老道与诸汉清刚一交手,脸色瞬时凝重,奔走间还出三掌,不但未触及诸汉清分毫,自己却整个被笼罩在对方掌风之下,只觉呼吸渐渐沉重,步伐也显出几分凝滞。

斗了方有数十招,只听那老道“哎呀!”一声,险些跌倒,诸汉清一击得手,正欲上前,却见那老道向后一跃,斜斜飞出,落在草丛之中,大喝一声:“给我上!”

那数十人众听得号令,纷纷围了上来,陈子敬也大喝一声,众军士举起枪来便要射击。

“我的妈!有蛇!”只听一声惨叫,一名军士面色惊恐,好似见了恶鬼一般,居然将手中步枪远远抛出,。

这声惨叫之后,猛然间呼声四起,军士们各个惊叫起来,纷纷学他将手中步枪抛在地上。

陈子敬正欲喝骂,忽觉手中一片滑腻冰凉,打眼一瞧,竟是条五彩斑斓的花蛇,正绕在他手掌上挣扎扭动,陈子敬打了一个激灵,不由得将它远远抛了出去。

“糟糕!”诸汉清惊叫一声,喝道:“这是幻觉!大家莫要惊慌!”

“嘿嘿!活捉了他们!”那道人一阵冷笑,手下众人迅速持枪将陈子敬等人包围起来。众军士这才醒悟,想要捡起配枪,却哪里还来得及,眼见对方乌压压的围了上来!

“好个一贯道人!却施这等邪术!”诸汉清怒喝一声,陈子敬心中一凛,原来这老道便是一贯道人。

“呸!”老道啐了一口,道:“老杂毛瞎讲!什么邪术!道爷我这分明是神术!”

诸汉清道:“有胆量你再同我战上几个回合!”

那老道轻轻一笑,道:“明人不讲暗话,老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也不同你打,今日你着了我的道子,便算你倒霉了!你还是认命吧!”

诸汉清怒喝一声,身形暴起,伸手便去捉那老道。老道知道诸汉清手下功夫厉害,一见他扑过来,举步便退,“噌”的一个起落!眨眼间已退出几丈之外。

便在此时,诸汉清忽将身形一顿,两手运气一分,身边几人“砰”的撞向两旁,后面四五人一遭殃及,均难站稳脚跟,险些仰面跌倒。诸汉清趁着众人慌乱,施展出平生绝学,几似一阵风般掠了出去,众人只见他身法鬼魅,迅捷无伦!眼前黑影一闪,已不见了他的踪影,被他闯开的草丛倒成两片,此时尚未及合起!

老道这才反应过来,大叫道:“开枪!开枪!”

众人闻言,纷纷举枪向着诸汉清逃去的方向射击。

林潇抬头一瞧,只见众人正忙着向别处开枪,心中不禁动了逃走的念头,念头一起,不禁一颗心砰砰乱跳起来,他心知自己没有诸汉清那般绝世的轻功,若是被人捉住了,少不得被射作一团马蜂窝。

林潇正自心中挣扎不决,有人却已暴起发难。那人便是陈子敬,他久经沙场,见惯了这样的生死关头,做起抉择来自是比旁人要果断些。只见他纵身跃起,腿出如电!片刻之间身边已有四人倒在地上,变故一生,众军士“哗”的乱了起来,都欲择路而逃。林潇趁着这个空当,就地一滚便钻入了身边草丛,他也不敢回头,只将手脚并用,矮着身子行了有百十米,听得身后呼声渐歇,方自拔足疾奔。

夜色如墨,明月早已隐入云中,林潇于黑暗中难分路径,只好凭了感觉而行。走出约有一里地去,忽被脚下乱石一绊,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他爬起身来,恨恨的踢了那石头一脚,正欲再行,却听得草丛之中瑟瑟一响。

林潇惊叫声道:“是谁?”

那丛中忽然钻出一人,低声道:“林老弟,是我。”

林潇也认出那人声音来,走近了一瞧,果然是孙大元。

原来孙大元见势不妙,早躲在了草丛中,在诸汉清与那一贯道人恶斗,对方施展幻术之时,他便已逃了出来。自己逃至此处便失了路途,只好藏在草中,等天亮再做打算,不想竟遇着了林潇。

林潇向他讲了后来所见,孙大元自语道:“原来诸先生也逃了出来,却不知他去了哪里。”

林潇想起自己逃脱之时,陈子敬仍在奋力搏斗,只盼他能够顺利逃出,不要遭了毒手,又想起众位兄弟也是生死未卜,心中不禁一片怅然,道:“我们总要寻到诸先生,快些救大伙出来才是。”

孙大元道:“你说他会去哪里?”

林潇摇头道:“山中如此之大,我也不知他会去哪里。”

孙大元又道:“你说他不会去哪里?”

林潇一怔,道:“他定然不会去白家庄……你的意思是?”

孙大元道:“你若如此想,敌人也便如此想,我想那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二人主意打定,决定先回白家庄去瞧瞧,便在草丛中躲了一夜,熬到天边微微亮起了鱼肚白,才一路摸索溜了回去。

白家庄依然如昨日那般沉寂,村口那方石碑静静地立在那里,似笼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晨光之中,四周一片静谧,静的让人不敢大声喘气。

二人在庄外伏了好一段时间,仍不见庄内有任何动静,这才悄悄摸进庄内,顺着街道寻至昨日休息的地方。

林潇轻轻推开房门,木门“吱”的发出一声响来,惊的他心脏几乎都要跳出来,待进了门,却见屋内空空如也,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一连寻了三间屋子,都不见人,孙大元道:“糟了,看来诸先生不在这里。”

林潇叹了口气,心下也自苦恼不已,忽听得梁上一声咳嗽,飘忽忽落下一个人来,正是诸汉清!原来他昨日脱身,慌乱之下也是分不清路径,只好一路奔逃,待走得远了,才寻着原路返回这里。藏在这里一夜,不见有人寻来,方才听得屋外有些动静,便跳到梁上隐匿身形,直到看清是孙林二人,才敢现身相见。

“怎么?众人可曾脱身?”诸汉清虽然轻功绝佳,却也不敢妄自托大,自逃入丛中,便提气狂奔,只听得身后枪声不绝,哪里敢回头,因此并不知道后来发生之事。

林潇将陈子敬如何打倒四人,众军士如何混乱,自己如何逃了出来详详细细说了一番,孙大元也自谎称是随林潇一起逃出,却将自己先行躲入草丛一事隐去不提,林潇知他害怕受罚,也不刻意揭破。

诸汉清听后,带些愁容道:“如此说来,尚不知陈少校是生是死。”

孙林二人听他提及此事,心中也是担忧不快,各自低头叹起气来。

正自苦恼无计,忽听得木门又是一响,“吱”的打开来!

盗墓之龙血天书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恐怖悬疑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