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恐怖 > 诡秘古棺

更新时间:2020-06-30 08:11:54

诡秘古棺

诡秘古棺 沧海难为水 著

已完结 李川北,张五德 灵异探险精品短篇恐怖悬疑

主角李川北,张五德小说诡秘古棺主要讲述了:当几千年的一切,都认为已经是历史。但当那些诡秘的东西,伴随着一具古棺降临现实都市时候。往古来今,四方上下。让人发现似乎并没有时间一词的存在。布置万古的长生大局,从古中国几千年前的文明便是开始,一直直延伸到如今。神秘的千年古棺,让人悚然的死亡诅咒,以及那不得不去探寻的一条条线索,他们就如同被一个看不见的手掌摆弄着,去发现那未解的,存在的,颠覆所有人认知的神秘…………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我和五德坐在警察局的审讯室内,两个一脸愁苦之容。

“张不准,你说你昨晚跑到楼梯上面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楼梯口的拐角处没有人,是不是?”警察询问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不禁想哭一场,我他妈找谁惹谁了,抓个贼贼没抓到自己还抓到警察局里了,这人真是喝凉水都塞牙。

“是。”我不耐烦的答道。

正在这时,警察忽然把审讯灯照在我的眼睛上,我被刺的睁不开眼睛,他又道:“你们博物馆的楼梯拐角处整个面积不到一平方米,在这种局限范围内就算你睁着眼睛不打手电也是有效视觉范围,你怎么会看不到楼梯那里的地上躺着一个人?”

“我真没有看见,我当时是为了抓贼才跑上来,结果贼都没有,我一回头就发现地上躺着一个人,你问我我他妈问谁去!”我怒道。

警察似乎对我这么强烈的举动赶到惊讶,连做记录的笔都为之一顿,五德拉了拉我,示意我坐下来。

正在这时,警察又道:“张不准,死者经过死亡鉴定后发现他生前遭受了很大的折磨,致使身上四十多条伤痕,肋骨,软骨等多有断裂,我想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你问我我问谁去!你这话的意思是不是我杀了馆长?我有病我杀馆长?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我杀馆长干嘛,你们他妈审案子的时候动动脑子行不行。”听到警察说这番话我终于忍无可忍,人家都是经过好几次鉴定之后才敢确定犯罪嫌疑人,这群人竟然连过程都没走就直接把我定位犯罪嫌疑人,明显的欺负人!

“小李!对张不准从新定罪,侮**警官,妨碍执法,多次辱骂意图人身攻击!”

“我你……”听见这警察这么说,我真想把**底下的凳子砸过去,五德赶紧拽住我示意我冷静,我心说我冷你妈的静,要不是你他妈睡那么死能让我现在连一个人证都没有么!

“准啊,我也相信这不是你做的,不是现在警察们已经立案侦查了么,相信很快就会给你清白,你现在想的应该就是把你的经过都写下来。”待那些警察走后,五德安慰道。

我心说清白,苦笑一声,仔细回忆,昨晚说白了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唯一异常的地方就是那两句没有时间了,不过我现在还不敢确定我是不是真的听见那两句话,就算我说出去也没人相信不是?

正在这时候,我看了一眼五德,发现他比我还着急,肯定是为我的安危着想,心中不觉一暖,便对他道:“五德,我要说我昨晚听见一个男声跟一个女声跟我说一句话你信不信?”

“信!”五德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后瞟了一眼门口的方向,悄声道:“是不是馆长小三养的太多大奶二**同仇敌忾把馆长给灭了口了?”

我心说你扯哪去了?要真是的话我他妈也不用在这里站着了,便对他道:“我昨晚刚出咱寝室门的时候一个女声对我说:‘没有时间了,’在我追到二楼的时候,一个男声也对我说‘没有时间了。’你说能不能是咱们博物馆真有什么脏东西安家了?”

我说完之后,却发现五德一脸茫然的看着我,便怒道:“你到底信不信啊!”“不信。”张五德道。

四个小时后,我百般无聊的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这期间我抽光了一包香烟喝完了几瓶水,以前从没有感觉到一个小小的房间是这么的压抑,从那个警官走了之后,没有人再来审问我,他们似乎忘记了这里还有一个有待沉冤得雪的‘犯罪嫌疑人’。

五德在三小时前就离去了,博物馆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保安队长八千万硬是认定这里面有贼,让我比较心安的是八千万没有说我成天好吃懒做不学无术很有可能是觊觎馆长家财万贯才下此毒手。

正在我胡思乱想之时,刚开始那个警官又走了进来,冷着脸看我一眼,我心说看你妹看,等我出去之后我砸碎你家玻璃去。

“张不准,坦白从宽,我想知道昨晚凌晨点到4点到底发生了什么?”

“警官。”我正打算辩解,那位警察忽然抬起手道:“我姓王。”

我点了点头道:“王警官,我该说的我都说了,人真不是我杀的……”

我还没有说完,又被王警官打断了,他道:“张五德说你在出门的时候听见两个人说话是不是?”

我心中一跳,心说五德真没谱,不是不信么怎么还告诉了条子,便点了点头:“是,但是声音很微弱,我不确定我是幻觉还是真的听到了。”

“嗯。”王警官点了点头,同时扔给我一份文件,道:“你把事情的经过写下来,你们博物馆的摄像头记录了你从宿舍门口出来的经过,但是只有一个摄像头,我们不能保证是谁作案。”

当我听到摄像头的时候,心里差点乐开了花,心说回家的时候说什么都要拜拜关老爷,这么罩着小弟,当我听到第二句的时候就瞬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当初那摄像头馆长是给钱修了的,但是八千万和我们几个打扑克给输了,从那以后那两个摄像头就基本摆设,没想到这次……唉。

正在我打算继续感慨的时候,我忽然在我手中的文件上面看到了另一个名字,和馆长的名字挨得很近,那个名字是,王德群。

我心说这名字怎么有点眼熟呢?挠了挠头正打算把文件扔一边的时候,我忽然记起了这个名字的主人,我把文件拿过来仔细看了两眼,冷汗瞬间挤满了我的手心。

三月十三日凌晨,博物院馆长刘春雷暴毙楼道处,经尸检发现多处伤痕,肋骨盆骨多处骨折,系**敲击内出血致死。

三月十三日午后,博物馆保安王德群暴毙与博物馆大厅,经尸检发现多处勒痕以及高空掉落骨折,系制造假象扰乱警方视线意图鱼目混珠,第一现场扔在搜寻。

地下还夹着一张照片,发现是一横字体,不过字体的颜色红的有些妖异,看到这几个字,我的眼角就跳了跳,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没有时间了……”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精品短篇
  3. 恐怖悬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