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凤西燕山

更新时间:2020-03-16 03:37:11

凤西燕山

凤西燕山 好风光 著

已完结 阮燕山,涂蔓丽 灵异探险精品短篇恐怖悬疑

阮燕山涂蔓丽是主角的小说故事内容写的精彩绝伦,凤西燕山由网络大神好风光所著作,内容讲述了俗话说:人生不如意的事十有八九。但另外一句俗话也说:万事不要想太多,因为计画永远赶不上变化!

精彩章节试读:

小碧的家是间公寓型的房子,包含公设有五十几坪,价钱超过一千万,再加上装潢,前后让她花了一千两百万。

房子里头装潢最多的部分就是香水储放柜,足足占了两百万中的一百五十万,剩下的五十万才是家俱的部分。

由于职业的关系,小碧的房子里头最多的东西就是香水。

她和普通的上班族不同,一般上班族下了班之后都不大想碰触到公事上的东西,但香水是她自小的兴趣,因此家里瓶瓶罐罐很多。

齐维宣的提议当然马上就让小碧和绿雁拍手称好,不过接下来的问题是,要调什么?

刚刚阮燕山在短时间内调的是驱魔液,目的是用来对付鬼岩妖,如今鬼岩妖成了碎石头,还可以调什么?

“你还会什么?”小碧想不出来,干脆直接问阮燕山。

“我也不知道我会什么,以前我调东西都是有需要才调,其他时间也没有想过要调什么,你们替我想吧,是你们说要试验的。”

阮燕山肚子有点饿了,拿起桌上的零食吃了起来。

“我们的专长是香水,你先调一瓶香水好了。”绿雁从刚刚就一直在想,要怎么试验阮燕山的能力,这是她认识他以来一直觉得很好奇的事。

处于转妖期的尸魈的危险性,绿雁是知道的,鬼岩妖的危险性比起尸魈要高更多,而两次的危机阮燕山都用驱魔液化解,他说那个驱魔液是临时调配出来,这怎么想都令人难以相信。

阮燕山马上摇头:“我不会调香水,我以前从来没有调过香水。”

小碧一听,马上狐疑的看着绿雁,因为绿雁介绍阮燕山的时候说他是闻香师,一个闻香师怎么可能会没有调过香水。

绿雁也不理会小碧疑惑的眼神,她撇嘴皱眉的想着,该调什么东西才能够让阮燕山展现出他的神秘技术。

“要不然这样,我先考考你好了。”小碧突然走到平时放置香水的柜子,从里头拿出一个长条型的木盒子,转身对阮燕山说:“这里头有几瓶香水原料,每一瓶的上头我都有标示名称,你可以先闻出来它们是什么吗?”

这种考试对普通的闻香师来说都算是简单,香水原料只要是一个合格的闻香师一定可以闻的出来。

但是,阮燕山一听就苦笑,他自己知道自家事。

他根本就不是闻香师,虽然可以尝出世界上每个东西的味道,但是他的记忆力不好,而且他是知道味道,不过不知道名字,如果是普通的味道那就没问题,但如果是专业性的味道,要他说出来那可有很大的困难。

像是他可以闻出明星花露水或是汽油、可乐的味道,因为那些东西在民间很普通,但如果要他闻出非洲产的苏合香精油或是日本鹿儿岛的向日葵精油,不用考他也知道自己绝对答不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阮燕山突然对拿着木盒子的小碧说:“等等,你先不要打开盒子,我闻看看。”

他站起来走到小碧身旁,绕着她走了几圈,然后要小碧把木盒子放到桌上不要打开。

小碧照做了,齐维宣和绿雁也不明白阮燕山要做什么。

只见阮燕山并没有像其他闻香师一样,一瓶一瓶拿出来闻,然后说出香水成分,而是暗中舔了几口嘴唇,接着在房子里头走了一圈,分别从不同的橱柜里头拿出香水,放到桌上。

一开始,小碧还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但等到阮燕山把七瓶香水放到桌上的时候,她的表情就变得十分惊讶。

因为小碧发现了,阮燕山从橱柜里头拿出来的七瓶香水,正好和木盒子里头的七瓶香水是同一种成分。

如果阮燕山已经闻过了香水,然后分别拿出这些瓶子她也不会觉得奇怪,不过此时木盒子根本就还没打开,他怎么会知道里头的东西是什么?

“你怎么会知……”

小碧吃惊的看着阮燕山,正要问出这句话来的时候,他又做出更令三人不解的动作。

只见阮燕山把七个香水瓶子分别依序排列在木盒子的前面,他确定排好之后对小碧说:“好了,打开盒子吧!”

阮燕山放在盒子前面的七瓶香水分别是非洲玫瑰、忍冬、薰衣草、罗勒、白豆蔻、尤加利、迷迭香。

这七种香水都不是很贵重的香水,但是味道都十分清新宜人。

任何一个受过训的闻香师都可以闻出这七种香水的味道,但问题是,那必须要在有“闻”的情况下。

此时,桌上的木盒子根本就还没打开,里头放着什么香水除了小碧之外,根本没人知道,阮燕山又怎么会那么肯定里头放的就是这些香水呢?

小碧和绿雁都还没有说话,阮燕山又做了一件事,他伸手开始排香水。

他调动七瓶香水顺序,由薰衣草开始,然后是罗勒、白豆蔻、尤加利、非洲玫瑰、忍冬、迷迭香依序排好,就在木盒子的前头。

“等等,小碧先不要开。”绿雁此时已经明白了阮燕山的意思。

从阮燕山的动作,他们都明白了,虽然没有打开盒子,但是他已经闻出了木盒子里头的香水种类,而且连数量都闻出了七种,刚刚小碧可没说盒子里头有几种香水。

“你的意思是盒子里头有七瓶香水?”绿雁既惊讶又严肃的问阮燕山,他点头。

“然后它们是照这样子排列?”小碧指着木盒子说。

小碧的表情有点奇怪,因为她清楚的记得,木盒子里头应该只能放下六瓶香水,绝对不会是七瓶,看来阮燕山闻错了。

数量虽然错了,不过种类好像没错,而且盒子里头的香水顺序连她自己都不知道,阮燕山怎么可能会知道?难道真的是靠鼻子闻就可以闻的出来?

阮燕山排完香水后便靠在沙发上,对两人说:“应该不会有错的,你们看看不就知道了?”

齐维宣已经忍不住了,他伸手掀开了木盒子,露出里头的六瓶香水。

“六瓶?”

“六瓶!”

除了小碧之外,阮燕山、绿雁和齐维宣都讶异的看着木盒子,里头的确只有六瓶,看来是阮燕山闻错了。

六瓶香水由左至右,薰衣草、罗勒、白豆蔻、非洲玫瑰、忍冬、迷迭香。

顺序都对了,问题是多了一瓶尤加利。

“多了一瓶尤加利。”齐维宣指了一下尤加利的瓶子。

阮燕山表情怪异的看着盒子,舔了舔有点干的嘴唇,没有说话,但没一会儿他就笑了。

虽然没有百分之百的对,但是小碧和绿雁已经是相当的佩服,因为就算是她们也绝对没有办法做到这种程度。

“好吧,虽然有一瓶错了,但这也已经是很了不起,毕竟我还没听说有哪个人可以隔着木盒子闻出封闭香水瓶子里的味道,而且还是六个瓶子放在一块。”绿雁很高兴,因为此时证明了阮燕山的鼻子的确灵敏得惊人。

就在这时,电铃响了,小碧去开门,是白老大赶过来。

“你们在做什么?”白老大坐到绿雁旁边。

绿雁把刚刚发生的事又说了一遍,在阮燕山可以调配驱魔液的部分加重了说明,然后才说到闻香水的事。

听到阮燕山多闻了一种气味,白老大意外的看着他。

他似笑非笑的对绿雁和小碧说:“一万块,我赌盒子里头有七种香水。”

小碧、绿雁以及齐维宣三人都懵了,明明刚刚已经证实了里头只有六瓶香水,干什么白老大还故意要赌呢?

“赌了。”齐维宣不等小碧和绿雁说话,他马上就同意了白老大的赌注。

“你真的要赌?为什么?”

小碧和绿雁都怀疑的看着白老大,连阮燕山这个当事人都露出一脸好奇的表情。

“你们两个都不赌吗?”白老大看向绿雁她们,又问小碧:“要怎么知道盒子里头有几种香水?”

“很简单,用试剂,我们有专用的试剂枪,每一种精油都有特殊的固定成分,试剂枪可以利用光线来侦测精油种类,到最后萤幕会显示有几种。”

小碧走到橱柜取出放在里头的试剂枪,普通人的家中可没有人会放这个。

阮燕山好奇的看着小碧手上的大家.伙,试剂枪可不小,大概就像是一个放大版九○手枪,侧面枪膛部分有个萤幕,整把枪是很鲜艳的翠绿色,看得出来设计人很用心。

绿雁接过试剂枪,启动开关,接着把枪口对准木盒来回扫了几遍。

齐维宣有点紧张的看着绿雁的动作,一万元事小,不过在小碧面前输了,这有点丢脸。

试剂枪的萤幕很快的跳动,接着数字停止,上头用很大的阿拉伯数字写着“7”。

“怎么会这样?”

“不可能的!”

小碧和绿雁两人同时叫了出来,没错,木盒子里头应该是有七种味道。

试剂枪没有办法侦测出太多香水种类,不过桌上这常见的七种都有资料。

当初发明试剂枪的人把每一种香水精油都化成数字编码,只要把枪口对准精油几秒钟,就可以测试出来,精准度相当不错。

小碧接过绿雁的试剂枪,马上对木盒子采验,只见试剂枪的萤幕随着她的移动而改变,其中在靠近中间的位置突然跳出一个尤加利的讯号,但只要稍微离开一点点,那个讯号就迅速减弱。

小碧脸上的表情很精采,点点头对其他人说:“阮燕山没有说错,木盒子里头还有尤加利精油的存在……奇怪,我怎么会不知道……”

连小碧都不知道,那其他人更不用说了,就算是阮燕山也说不出原因,反正就是舔到了七种味道。

这件事暂且放下。

白老大喝了几口饮料之后,对阮燕山说:“最近我要去德国打造一把新武器,你有空的话要不要跟我和绿雁一起去?”

阮燕山想了想后说:“不了,我还是留在台湾继续找我妹。”

白老大点点头没继续游说他,如果是自己的亲妹妹不见了,他相信自己也会像阮燕山一样的寻找。

“你的伤好点了吗?”绿雁突然问白老大。

两人已经决定到德国去打造新的武器,可是他前天遇上血狼人时受了点伤,如果还没好,要是再遇到妖怪就麻烦了,听说德国的狼人也不少。

“那你这些日子要住哪里?有没有地方住?”绿雁想到还有一些事要问阮燕山。

阮燕山回答自己平时居无定所,以前是走到哪里住到哪里,现在也还没找到住所。

“你先住我们那里吧,后面有几间房间,你随便找一间住进去,等我们回来。”白老大搂着绿雁的肩膀对阮燕山说。

他也希望从德国回来的时候看到阮燕山还在,他们这一行的人大多行踪飘忽不定,如果遇上了妖怪或是仇家,突然被杀死了也不是怪事,阮燕山虽然有些不错的本事,不过好像不是很专精搏击之类的功夫,因此他才会这么建议。

阮燕山也不介意的点头说好,反正有地方住又不用付钱。

小碧连忙问绿雁什么时候要回来,她还有事要找阮燕山一起研究。

和绿雁相比,小碧就是典型很喜欢香水的人,而绿雁则是研究范围比较广,而且在对付妖怪的部分花比较多精神。

小碧则是希望研究出全世界女人都喜欢的香水,阮燕山的嗅觉功夫让她觉得可以一起研究。

五人分开之后,白老大回家了,而绿雁则是载着阮燕山回到他们聚会的地方。

绿雁离开之后,阮燕山坐下来打开电视,电视上的新闻正播着墨西哥又发现不明飞行物体的小道消息,连续几则新闻都是国外的超自然现象,这几年来,这些新闻已经不再是特殊消息,就算是上了电视也不会引起什么注意,所以大都放在比较晚的时段播出。

阮燕山的精神倒是没有在那上头,他一直在想今天发生的事情。

如果今天遇上鬼岩妖的时候,身旁没有小碧他们提供的香水,或是没有那三个警卫,又或者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调配驱魔液,他就死定了。

以前他就曾经想过这个问题,但从来没有一次是这么的接近死亡,今天的压力给了他一个很大的启发,他必须要赶紧找出一种东西,可以随时随地的保护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保证身体不会受到致死的伤害。

如果是以前,这种情况当然是梦想,抑或可以说那是一种幻想。

但是白老大那天拿回来的白钢棍却让这个幻想成了真实,因为上头沾了圣紫荆刺冠的残屑味道。

虽然那个味道十分少,不过对阮燕山来说,应该是足够他仿造出一模一样的东西了。

按照白老大的说法,圣紫荆刺冠可以让人永生不死,不过阮燕山仔细想了一下,好像又不是那样子,应该说圣紫荆刺冠不是让人不死──血狼人被银弹攻击之后应该是死了──而是它可以让拥有者快速复原。

就像是有个软体备份一样,无论中了什么毒,只要叫出备份档案,就可以恢复原始状态。

就算是这样子,圣紫荆刺冠也足够被称为圣物了。

毕竟如果有了这个东西保护,就算是死了,也可以恢复原状,那拥有者就像是有了无数的生命一样。

一想到这里,阮燕山就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这么棒的东西要是有它在手,下次再遇到妖怪他可就不怕了。

阮燕山知道自己的味觉能力超级强,但是记忆力却很差,如果没有把味道记下来,搞不好没几天就忘了。

有了以前的经验,这次他特地把圣紫荆刺冠的味道,用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文字记录在笔记本上。

也幸好是白老大遇上了血狼人,如果不是这样子,阮燕山可没那个机会尝到圣紫荆刺冠的味道,他虽然味觉超强,可没有办法凭空想出圣紫荆刺冠的成分,这次绝对是千年难得一次的大好运气。

拿出记事本,这是一本外表有黑色塑胶皮的本子,大约像一本普通书籍大小,阮燕山翻开后面的几页,上头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奇怪符号,这些是他自己想出来的记录方法。

随手写上今天配的驱魔液,如果没有赶快记上去,他不用两个月就会忘了配方。

然后,他往前翻开一页,找到他写下来有关于圣紫荆刺冠的部分。

当时在写下圣紫荆刺冠味道的时候,阮燕山就很意外,他需要的成分只有七种。

一般来说,越是拥有神奇功效的物质,从经验上来说,大多是很复杂的成分,而圣紫荆刺冠却是个特例,成分并不复杂,只有七种。

阮燕山知道这七种里头的三种可以找到,另外四种成分有两种需要在深山里头才有,最后两种最是困难。

最后这两种物品其中一种是“特殊神职人员体内的血液”,所谓的特殊神职人员指的是那些从小就接受宗教教育的人,这种人其实不少,但是能够有成就的人就很少了。

阮燕山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活佛”。

活佛是藏传佛教地区转世修行者的称谓,也被称为法王。蒙语称呼图克图或呼毕勒罕。藏地称转世修行者为祖古,原是梵语nirmanakaya,是“化身”的意思,蒙语译为呼毕勒罕,所有藏传佛教转世修行者都能拥有这个称号,通常也会被称为仁波切。

活佛完全符合这个条件,因此活佛血是圣紫荆刺冠其中一个成分。

去哪里找活佛血?阮燕山想到这里之后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

他知道自己并不像白老大或是斗犬他们一样,经过长时间的修炼而拥有强大的力量,所能够凭藉就是天味能力,但是天味能力往往需要时间才能调配出对敌人有杀伤力的物品。

哪个敌人会给你时间?像今天发生的鬼岩妖事件,如果不是运气那么好,他早就死了。

阮燕山可不想就这么死了,他发誓一定要完成这个复制品。

最后一种成分也不容易找到,就是“大罪人的眼泪”。

大罪人的眼泪这个名字是阮燕山自己想出来的,意思很明白,就是作奸犯科的人的眼泪。

不过,圣紫荆刺冠需要的大罪人眼泪却是最高等级,也就是超级恶人的眼泪。

如果是别种东西,阮燕山都可以靠着调配的方式弄出来,但这两种东西都不是普通货色,很难由其他物品调制。

超级恶人的眼泪要去哪里取阮燕山也不知道,不过监狱里头应该有,毕竟那里就是罪人的聚集地。

其他五个东西都没多大问题,最困难的是活佛血和罪人的眼泪,活佛在哪里还不知道,不过监狱的位置阮燕山倒是很有把握。

台北监狱,我来了……

凤西燕山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精品短篇
  3. 恐怖悬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