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短篇 > 都市复仇记

更新时间:2019-09-11 12:42:07

都市复仇记

都市复仇记 水烟乱 著

已完结 张海洋,胡静怡 都市爱情

都市复仇记是由水烟乱创作的短篇类小说,主角张海洋胡静怡全文章节目录,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八卦门有这么一个明文规定,徒弟出师之前,必须事必躬亲,不能违拗师父的意思,即使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否则掌门人必定号召整个帮派处理叛徒。张海洋就是这八卦门中的其中一员,这次奉了师命,前来南阳。南阳高中与南阳技校,虽然都在南阳,但两所学校却是天差地别。而他,在这里遇到了一系列的事情,见到了南阳高中的胡静怡,故事由此拉开序幕。他会发生什么事情,会如何处理,任务又是否能顺利完成呢?且看他的造化。

精彩章节试读:

胡静怡眨巴着眼睛说:“你是张海洋吗?我怎么知道你就是张海洋?”她看看窗外,面包车开动了,师傅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回头看了看大家,面包车里面坐了两个人。

很显然他心里不是很满意,这趟车开得不舒心,有意无意地还刮了一句:“你看你们今天多好,我急着下班,就两个人都带你们走,要是在平时,没有五个人我怎么都不会动车,今天奶奶的儿子在学校不省心,给我闹了乱子,我不回去不行,你们这就跟我走吧,我还是收你们五元钱一个人,你们以后可要注意照顾我的生意奥,不然我亏死了。”

一边说着,汽车已经缓缓的启动,胡静怡顺着师傅的话说:“这个您放心,您给我留个号码,下次我一定打你电话!”说完她看了看外面,大桥已经慢慢地往后退去。

张海洋说:“师傅你儿子在哪个学校?怎么给你惹事了呢?这小孩在学校有个什么吵嘴打架,那不是正常的事情吗?怎么会要把你叫过去呢?事情闹得很大吗?”

师傅说:“你大概是新来的吧?你还不知道我们这里的情况。我儿子在南阳高中,这个学校实在是不让人省心,虽然是高中和中专一体的,但是这个学校里面中专和高职的居多,都是一些学习成绩不好的孩子,他们一天到晚不学习,净会惹是生非,我儿子刚刚进去一个月,就被人打了,你不知道被打得鼻青脸肿,看起来可怜呢,我都心疼。呆了两天,这没人打他了,我心里刚刚舒坦一些,这不,他又把人家给打了。你说,这个学校还能不能上?我现在都考虑劝他不要再念什么书了,出来也跟我开车。”

“现在很多大学生还不好找工作呢,跟着我还能弄个五万元一年的稳定收入,虽然辛苦一点,但是你没有文化,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你不吃苦难道别人会把钱送给你?都想着坐办公室当白领,那怎么可能呢?现在社会上那么多大学,哪里需要那么多白领呢?到时候学出来,你就是个拿着大专、本科毕业证书,最后还是废人一个。”

“没有哪个单位愿意要你,你学校既不是985重点大学,又不是211一类本科,就一个普普通通的本科,有什么用呢?现在满大街都是这样的本科文凭贩子,谁稀罕呢?”

张海洋说:“不会吧?南阳中专这么差劲?我师傅怎么把我安排到这个地方来当插班生?”他心里一阵苦笑,这里面可以想象,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张海洋看着胡静怡。

胡静怡说:“我说了你不信,现在你应该知道吧?你居然到南阳中专,算了我也就不刺激你,很快你到了那里就会明白,不是你成绩太差无处可去,就是谁坑了你,把你往这个地方引,那肯定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人家那是背地里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想毁了你,得罪这样的人,你以后还是小心点为好,我看是挺险恶的,你说是不是?”

”我们南阳一中跟南阳技校尽管南辕北辙,相差甚远,但是南阳第一镇也就这么大,从南到北步行也就四十分钟,多大的一个距离啊,我们能不知道你们学校的情况吗?更何况你们学校的名声远远胜过我们南阳高中,我们一中在花城县属于普通高中,层次上还不属于出名的那种,你们南阳技校就不一样了,你到外面一问就知道臭名远扬。”

师傅说:“姑娘你还真的说对了,我们以前不知道,他们校长当时派人到我们家来说服教育,招生的学生那是一天两趟,赖在我们家不走,说他们学校如何如何的好。我们家本来不是花城县的,我们家在隔壁的三江县,为了儿子上学,我们起初也没有想到这么多,后来他在学校老是挨打,我们做父母的都心疼自己的孩子嘛。”

“我们这就把老家的田地给别人种了,自己学了驾驶过来开车,还不都是为了孩子的未来吗?谁知道一来才发现,这个南阳技校这么差劲,全是一帮混世的孩子。小伙子我劝你还是考虑一下,不是我吓唬你,其实我儿子也在里面读书,我跟校长无冤无仇,我也没有必要跟学校和领导过不去,我是实在不想你们再走这样的弯路。”

“你要是进来,我敢保证你不出三天,你肯定会后悔的。那里面太乱了,打起架来那是不要命。整个就是一个黑社会,哪里像个学校啊?你要是真想学习,还不如去南阳一中呢。就小姑娘这个学校,虽然也是普通高中,也是什么三星级,教学质量也一般,不过人家学风好,除了县中以外,整个花城县还没有哪个高中可以跟南阳一中比的呢。”

胡静怡说:“不是我夸我们南阳一中好,其实我们学校跟县中比起来也不怎么样,但是比起来南阳技校,那真的还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南阳技校那真不是人去的地方。你自己好好的想想,我跟你素不相识,萍水相逢,我也不图什么好处,所以我自然也没有劝你的必要,你想怎么样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

张海洋很无奈地说:“你们看我也是个老实人,我才不愿意去那地方呢,天天打架闹事最烦人了,我还不如在教室看看书呢,你也知道我县中的学生,才没有游手好闲的嗜好。不过,师父给我任务,让我在南阳技校蹲点,我也没有办法。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们作为师父的弟子,除了一切照办,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无能为力啊。”

胡静怡奇怪的问道:“你们师父是你什么人啊?人家都教弟子往高处走,他怎么好端端地教你往火坑里面跳啊?有这个道理吗?既然他这样不讲道理,你为什么还要听他的呢?搞不懂你这是为什么?他凭什么这么要求你呢?你是跟他拜师学艺的,又不是把自己卖给他。干什么非要什么事情都唯命是从呢?你们也该为自己考虑一下啊!”

张海洋说:“你不能这么说我师父,我跟我师兄弟他们都是我师父养大的,他既是我们的师父,也是我们的养父,我们不能不尊敬他,要是当初没有师父他老人家,我们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要饭呢,说不定我们早就饿死在外面了。现在他老人家还供我们读书,让我们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所以师父就是我们的大恩人啊他老人家。”

“我们都一起发过誓,上刀山下油锅一定绝不退缩,只要师父需要,我们做徒弟的一定做得到。现在不就是去南阳技校学习嘛,撑一撑应该很快就能够过去了。”

“没什么大不小的,我觉得师傅你也不用担心,等我过去了,我说不定可以帮你照看一下你儿子,我们今天既然同坐你的车,也算是我们三生有幸,也算是一种缘分。”

师傅说:“你别说这个了,要是一年前我还相信这个,现在我儿子是里面的一个小老大,平常只有他打人家的份,根本没有人敢动他,你看今天就是他把人打伤了。学校通知我赶快去交钱呢,要给人家孩子赔医药费、营养费,还要赔礼道歉,我看孩子你要是去,说不定你还要他照顾你还差不多,我就不指望你去照顾他了。”

“不过没关系,你找他也算是交个朋友,待会儿我把他手机号码给你,你有事情可以直接联系他,我儿子是个讲义气的人,在学校里面打架那是被逼的,他本性并不坏。我完全相信我儿子的为人,你们应该可以处得来,小伙子我看你也是个不错的孩子,虽然我们今天完全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完全相信我的第一感觉,这是我的直觉。”

张海洋说:”我一般也不惹事,应该他们不会找我的麻烦,不过,如果他们真的找我的话,我再说吧。现在出门在外,多一个朋友那就是多条路,我还是很愿意认识你儿子的。你儿子叫什么名字?张海洋感兴趣地问,我待会儿过去,是要找他了解了解学校里面的情况,这个他肯定比我了解。”他看着师傅,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胡静怡。

师傅说:“我儿子叫梁文阁,长得身高马大,你到学校一打听就知道他的大名,不过不是成绩好出名,而是打架出名,现在练了一身的腹肌,全是结识的肌肉男。”

胡静怡说:“师傅你儿子都这样了,你还不赶紧让他换个学校?在这里待下来三年不就全成了小痞子啦?你能够放心吗,他这样混下去,以后毕业了能干什么呢?”

张海洋说:“这位姑娘说的是,师傅你还是把你儿子叫回来吧,虽然我现在也进去了,但是我是奉命进去的,我自己也没办法,你们现在可以选择,何必还陷在里面呢?”

师傅说:“我说话现在没用了,他要是听我的老早就回家了。我说了那么多次,他就是不听,我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随他自己去选择,我们也就尽量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

张海洋说:“不怕,我去试试。在南阳中专这个地方,我看还不至于让他乐不思蜀,毕竟这不是什么天堂,听你们这么说,就像是地狱一般,他怎么会这么喜欢这里呢?除了结识一帮狐朋狗友,这些可以让他牵挂一些以外,我还真的不觉得这里有什么值得留念的地方,他看了看师傅,说,不过你也不要担心,好在你是儿子,不用担心。”

“他在里面时间一长,你也不用担心出什么事请,都在学校里面,一帮学生在一起能出什么岔子呢?何况你儿子听你这么说,在里面应该还是个头头,应该混的还不错。你就尽管放心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这一去一定帮你看着,你别看我也是一个新生,不过我身上的绝技那是不能展示给你看的,进去以后他们一般人是不能把我怎么样的。”

胡静怡说:“你还真有两把刷子,看来我们大家都冤枉你了。你还真是个怀有特殊任务的人啊!”胡静怡也不相信,她半是取笑地说,语言中满是怀疑的眼光看着张海洋。

她怎么看这么一个瘦骨嶙峋的小伙子,还是县中出来的高材生,让他到一个南阳中专当插班生,这本来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何况他还自吹自擂自己有多大本事。

真正有本事的人会到南阳中专来吗?真正有本事的人应该是好好学习的,怎么能够摆得平中专学校里面的这些小混混呢?胡静怡说什么也不相信张海洋的话了。

面包车师傅说:“话是这么说,不过我还是非常的担心,不知道他在里面会出什么问题,现在是不是学习我已经不关心了,前段时间外面几所学校老是出事,我也怕了。现在我也是提心吊胆的,就怕他受了坏人唆使,干出一些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违法乱纪的事情出来。我现在看报纸看得多了,担心的还就是这些问题,虽然不大。”

“但是我的心里始终悬着,我的心不安啊。面包车师傅说,如果你能够帮我看看,那我可要好好的感谢你了,我现在也不指望你个新手能够劝好他,就想着你能够说他两句。让他知道有一些收敛,不要再像以前那么过分就是了,我现在没有太高的要求,我也只能先想这么多了,你抽个时间给他带句话,就说让他有时间回家一趟,他妈妈想他了。”

“到家以后,我们再想办法说他,现在他已经被我们说烦了,以前每周都回家的,现在基本上一个月才回家一趟,虽然我们租的房子也就在镇上,走过去也就十五分钟。但是他就是不愿意回家,就是一个月回家一趟,那也是按照我们的约定,他回家拿钱去了。如果不缺钱,我了解他的为人,他是不会主动回家的,现在我们就闹到这么个情况。”

张海洋说:“没得事老师傅,我一定帮你把话给带到,我既然进了南阳中专,你就放心我吧,我还指望着你儿子能够帮我找个人呢,只是现在还不方便跟你说,你也不知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爱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