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短篇 > 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

更新时间:2019-08-02 11:54:41

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

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 深泉 著

已完结 闻岸央,桑念芷 精品短篇

主角是闻岸央,桑念芷的小说《豪门宝贝:妈咪不要我》,是由作者深泉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混蛋,过了期限了不起啊?不就晚了一、二……三四五年吗?儿子是她生的,他凭什么不让她把儿子接回去?什么?儿子是他的唯一继承人?狗屁咧,继承人再生就有,他旁边那个娇滴滴的未婚妻是摆着好看的啊?他干嘛非要跟她这个单身母亲抢儿子?喝!看他混账地说了什么——你也可以和别的男人再生一个啊!是可忍孰不可忍,儿子她是要定了!有本事就来抢抢看!当然,自家的防备措施一定要做好,千万不能赔了儿子又折女儿!

精彩章节试读:

“宝宝,不哭不哭,到底怎么了?谁欺负宝宝了?”桑念芷温柔地为儿子擦着眼泪,眼里满是心疼。

“呜呜……妈妈,你和别的叔叔生了别的小孩对不对?你不喜欢我,所以才把我丢给爸爸对不对?”闻天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得好不伤心。

桑念芷看到儿子哭成这个样子,鼻子也觉得酸酸的,同时又觉得有点好笑,这个小家伙,想象力真丰富,看来是遗传到他写小说的妈了。用力在儿子脸上亲了一口,桑念芷说道:“傻宝宝,妈妈怎么会不喜欢你呢?如果不喜欢你,妈妈就不会来找你了。”

“可是……可是……我听到你说贝贝……还说你很快回家……”闻天昊哭得说话都断断续续的。

“宝宝,不哭,听妈妈说,好吗?”桑念芷抹去儿子眼角的泪水,然后捧着他红扑扑的小脸,看着他认真地说道,“宝宝,贝贝是你的妹妹,亲妹妹,你和贝贝是一起从我肚子里出来的,你们都是我最爱的宝贝。”

“妹妹?可是那你为什么只要她不要我?”闻天昊停止了哭泣,红着眼睛望着妈妈。

“宝宝,你不喜欢爸爸吗?”桑念芷微笑地看着儿子。

“喜欢呀。”闻天昊说道。

“是呀,爸爸对宝宝很好吧?所以宝宝喜欢爸爸。那如果宝宝和贝贝都跟着妈妈,爸爸是不是太孤单了?”桑念芷循循善诱。

“妈妈是怕爸爸孤单,所以才把我送给爸爸的吗?”小家伙似乎开始接受这个说法了。

桑念芷重重地点了点头,贴着儿子的小脸说道:“我的宝宝就是一个最可爱的小天使,代替妈妈陪着爸爸呢,然后爸爸就不孤单了。”

似懂非懂的闻天昊点了点头,但不一会儿,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妈妈,那你现在要带我回去,是因为爸爸不孤单了吗?”桑念芷笑着说道:“是呀,他现在有方阿姨陪着,不会孤单了的呢……”

他,不会孤单的吧?如果她把儿子带走的话。应该不会的,他要结婚了不是吗?结了婚,有了心爱的妻子,再为他生几个可爱的孩子,他是不会觉得孤单的吧?桑念芷苦笑了一下。

闻天昊认真地想了一下,然后双手环住桑念芷的脖子,在她耳边闷闷说道:“妈妈,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傻小子,没关系。”桑念芷捏了捏儿子的小脸蛋,“好了,洗把脸,赶紧吃早饭吧。”

点点头,闻天昊溜下chuang,乖乖跑去洗脸了。

而桑念芷却失了笑容,沉思了起来。

“闻总裁,听说你有一个地下情人,你们交往了很多年是吗?”

“请问你的儿子闻天昊是不是就是那个名叫桑念芷的小姐生的?”

“你们穿着亲子装一同出现,是不是代表你承认了和那位桑小姐的关系,那你和未婚妻方琦雨小姐的婚约会解除吗……”

闻岸央刚一踏进公司,就看到门口有一大堆记者拿着麦克风等着那里了,一见到他就立刻冲了上来,连保全都拦不住。

闻岸央脸色不禁一沉,因为他看到了其中一个记者手中举着的报纸上那张显眼的照片,是在家门口,他抱着儿子,而桑念芷走在他们身边的照片。

“闻总裁,请问你和桑小姐是不是已经旧情复燃了?”一个打扮时髦的女记者突破重围,钻到了闻岸央的面前,举着麦克风问他,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那方小姐和你的婚约还算数吗?方小姐知道那个第三者的事情吗?”

闻岸央停住了脚步,定定地看着那个女记者,没有说话。

女记者的笑容慢慢消失,在闻岸央的注视下,她突然直冒冷汗,因为闻岸央的眼神,是那样的冷酷而无情,看着她的眼里满是憎恶,让她竟然觉得无地自容,于是女记者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让开了一条路。

闻岸央没有再看她一眼,在保全人员的护卫下,大步往专用电梯走去,在准备进入电梯的时候,他冷冷地对保全部主任说道:“五分钟之内把他们轰出去,如果还不走,报警。”

“是、是、是!”保全部主任满头大汗地点头说道,这帮记者,突然跟潮水似的一下子涌进来,害他差点招架不及,幸好总裁只说让记者他们出去,没让自己也走路,不然就丢大人了。

“把那份报纸拿过来。”在路过秘书室时,闻岸央吩咐道,在秘书小姐错愕的眼神中,走进了办公室。

不一会儿,秘书便拿来了那份引起轩然大波的《娱乐周报》。闻岸央看着报纸的内容,眉头越皱越紧。报纸上面不仅有几张那天他们出游时照片,还有整整一版面的文字,都是大肆渲染他和桑念芷的事情,说桑念芷是第三者,闻天昊是他们的私生子,方琦雨即将惨遭下堂等等。

该死的!闻岸央把报纸扔在了桌上,这些记者真是无孔不入!他不在意他们怎么写他,关键是牵扯到了桑念芷和儿子,让他们被说成第三者和私生子,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事情。

正当他起身准备去看看桑念芷那边是不是也有记者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只好接起来:“我是闻岸央。”

“岸央。”那头传来方琦雨略带哭音的声音,“爸爸晕倒了,现在还在医院抢救,你快来吧,我好怕!”

闻岸央眉头紧锁,问了在哪家医院,立刻驱车赶了过去。

“怎么回事?”闻岸央看到坐在病房外面,眼睛红肿的方琦雨,沉声问道。

方琦雨轻轻说道:“早上,爸爸看到了那份有你和桑小姐带着天昊出游的照片的报纸,一时激动,突然就晕倒了,你知道的,爸爸有心脏病,不能受刺激的。”

“现在情况怎么样?”闻岸央看了一眼病房,继续问道。“人刚从抢救室里出来,刚醒过来。”方琦雨的声音哭得有些沙哑。

“我进去看看。”闻岸央说了一声,推开了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病chuang上,一位年过六旬花白头发的老人已经醒了,看到闻岸央走了进来,他把头转向了另一边。

“方叔。”闻岸央不以为意,恭敬地喊了老人一声。

“爸,你醒了!”方琦雨看到爸爸苏醒,高兴地走到他的chuang边。

“哼,你来干什么?”方琦雨的爸爸方杰夫哼了一声。

“我听琦雨说您晕倒了,所以特意来看看您。”尽管老人很不友善,闻岸央依旧不愠不火地说道。

“看什么看,等我死了再看吧!”方杰夫还是一脸气冲冲的样子。

“爸爸……岸央都来看你了,你就不要生气了,好吗?”方琦雨倚在方杰夫的身旁,轻声安抚着父亲。

“你这丫头,就是傻,人家都这么欺负你,你还为他说话?”方杰夫数落女儿。

看了闻岸央一眼,见他依然杵在旁边,却不说话,方琦雨只好说道:“爸,你误会岸央了,那个桑小姐是天昊的妈妈没错,可是岸央和她并没有什么的。”

“你别替他求情,你让他自己说!”方杰夫瞪着闻岸央,等着他的解释。

“天昊希望我和他的亲生妈妈一起陪他过生日,仅此而已。”闻岸央简单地说道。

“那报纸上为什么说的那么难听?说你金屋藏娇?说你准备和小雨解除婚约?”方杰夫还是不太相信。

“爸爸,这些娱乐报纸最喜欢捕风捉影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相信岸央说的话,他说没有就是没有啦。”方琦雨握着老人的手轻轻说道,望着闻岸央的眼神里满是深情。

“唉!”重重叹了口气,面对女儿的袒护,方杰夫也没了脾气,“你这个傻丫头啊,你就这么相信这小子?”

方琦雨不说话,就是看着爸爸柔柔微笑,其意自然不言而喻,她相信闻岸央。

“小雨,你先回公司上班,我和岸央聊几句。”摸了摸女儿的头,方杰夫又说道。

看了看表,方琦雨点点头:“那好吧,方氏还有个合作案要讨论,我也该过去了,不过爸爸,你可不要再骂岸央了哦,不然我会生气的。”

见到父亲点头,方琦雨又微笑地走到闻岸央身边,在他的脸上轻轻印上一个吻,然后在他耳边说道:“我爸是老小孩,你顺着点他哄哄他就好了。”

“嗯。”闻岸央应了一声,脸上没有多少表情。

“真是女大不中留。”方杰夫又嘀咕了一句。

方琦雨微微一笑,再次看了两个男人一眼,翩翩而去。

猜你喜欢

  1. 精品短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