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失踪的妻子

更新时间:2020-09-09 19:57:50

失踪的妻子

失踪的妻子 叶严奴 著

已完结 周小姜,孙小妍 灵异探险精品短篇恐怖悬疑热血爽文

主角是周小姜孙小妍的小说叫《失踪的妻子》,是由网络大神叶严奴创作的短篇类小说,失踪的妻子文章讲述了:周小姜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人,正在教堂与相爱多年的爱人孙小妍交换戒指,却被孙小妍的前任男友周达突然打断,并扬言孙小妍爱的是自己等借口要求推迟婚礼,否则自己当众公布孙小妍的一个秘密。周小姜看出孙小妍有难言之隐,同意推迟。但他没想到,回到家便发现一具尸体,而妻子也失踪了,为了寻找妻子,他阴差阳错进了火葬场,并发现了火葬场下面的天大的秘密……

精彩章节试读:

公路。

王海若艰难地骑着自行车,一辆警车在不远处朝她呼啸而来。张大海把车停下,走下来,折叠起海若的自行车,放到后备厢里。

暴雨前的空气,沉闷而且毫无生气。两人坐在车上都没有说话。张大海跟着王海若,查看了现场后,说道:“我先送你回家。”

王海若回绝道:“大海叔,我觉得,当务之急,应该立刻去表姐家里。”

张大海抬头看看天空,说道:“下雨了,暴雨,你说的这些证据,已经被雨水洗掉。我们没法再再查下去了。”

王海若坚持道:“那我们更应该去。”

张大海掏出相机,边拍照边说道:“去干什么?抓他?”

王海若拿出那块棉布,回答:“不,我想亲口问问他,有没有对表姐怎么样,就算表姐有错,也罪不至死。”

张大海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塑料袋,递给海若,说道:“哎,我相信小姜,他有分寸。”

王海若接过张大海递过来的袋子,把棉布放进去。她以为大海叔是考虑到自己的安全、想送自己回家,然后独自去面对周小姜,于是更加理直气壮地说道:“可如果是误杀呢?”

张大海拍了一张座椅上血迹的特写,回头盯着王海若。

轰-隆隆。天空,打了个响雷。

一个小时后,两人来到鼎铭小区楼下。此时,雨已经下得很紧了。张大海为了方便,把车停到路口靠外处。停稳后,他隔着玻璃,向往望了望,说道:“海若,雨下得太大,你还是在车里等着我吧。”

王海若干脆地说道:“大海叔,我一定要去。”

张大海摸了一下腰上的手枪,微微点头。他拿起一把黑伞,撑开,下车,走到车的另一边,为王海若打开车门。王海若躲在张大海的伞下,两人慢慢向鼎铭小区走过去。

周小姜坐在沙发上,看着手表,现在四点了。如果警察去了现场,那他们肯定发现了自己留下来的线索。一旦警察怀疑自己是凶手,他们很快就会来这里,到时,不管他们是以什么借口来的这里,肯定会发现周达,然后逮捕自己。周小姜可不愿意在监狱里坐以待毙,他需要主动出击,率先找到小妍。

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周小姜虽然能够肯定,警察最迟明天来探访,但是他还是要提前做好一切准备,做到万无一失。在这件事情上,他必须万无一失。

周小姜把不能烧掉的东西都丢到楼下的垃圾桶里了,现在房间里没有任何引起怀疑的东西,除了冰箱里的周达。周小姜用力嗅了嗅,闻到空气中氤氲着一股焦煳味,这是刚才烧东西的味道。

周小姜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当他看到挂在墙上的婚纱照后,立刻走上去,把相框取下来,抽出来里面的照片。周小姜拿着照片,走到卫生间里,用打火机点燃照片,等照片燃烧一半后,他又赶紧把火扑灭了。再用手揉了两下照片,这才放心地把照片放到垃圾桶里了。他这样做,不过是想警察闻到焦煳味之后,能够以自己愤怒之下烧了婚纱照来迷惑警方。

回到客厅,周小姜嗅到空气中弥漫地是浓重的烧相片的味道,便觉得大功告成。周小姜走到冰箱前,拉开冰箱门,看着已经结霜的周达的脸,说道:“她究竟为什么杀你?”

周达并不能回答他,回答他的是门外的敲门声。听到敲门声,周小姜为之一震,他没想到警察的速度会这么快。他关上冰箱门,大声问道:“谁啊?”

张大海回答:“小姜,是我。”

周小姜打开门,请他们进来。周小姜招待两人就座后,走到冰箱门前,微微打开冰箱门,问道:“这种天气,喝冰饮料不太好,我们还是喝点热水吧?”

张大海微笑着点头,说道:“行。”

王海若沉不住气,四处张望房间,被张大海用眼神制止了。周小姜端过来两杯水,放到两人面前,但是他却重新走到冰箱面前,把冰箱门微微拉开,仅容一只手臂通过的幅度,然后把手探进去,拿出一瓶碳酸饮料。同时,他问道:“这么急着过来,是有小妍的消息了吗?”

张大海和王海若坐的角度,刚好与冰箱门打开的方向相背,冰箱门挡住了他们的视线,此时,虽然冰箱门被打开了,但是他们仍然看不到冰箱里面的周达。

王海若看到周小姜的背影,微微皱起眉头。

周小姜关上冰箱门,坐到两人对面,听到张大海回答:“暂时还没消息,不过,应该很快就可以侦查了。小姜,这次来,主要走个过场,问几个问题。”

周小姜谨慎起来,回答:“大致情况,你们也都知道。”

张大海突然问道:“昨天晚上,你们究竟吃烧烤了吗?”

周小姜摇头,说道:“没有,走到半路,我停车,想和她再谈一谈。结果又是大吵一架。在继续去烧烤店的时候,公路上有一块大石头,等我看到后,虽然使劲转方向盘,但还是撞到了一棵树,不过,好像还撞到一个人。后来,等我醒来,他们都不见了。”

张大海问道:“现场,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吗?”

周小姜作势思考,继而摇头,说道:“我没太在意,但是应该没有吧!”

张大海点头,问道:“既然没有可疑的地方,你为什么觉得,她是被拐走了呢?”

周小姜一愣,立刻明白了张大海这句话里面的意思,他是说,小妍的失踪,很有可能不是被拐走了,而是去找周达了。周小姜淡淡说道:“我是一定要找到她的。”

张大海叹了口气,说道:“小姜,虽然我算是小妍这边的人,但是,在这件事上,我还是站在你这边的,希望你,不要做傻事啊!”

周小姜表情疑惑,问道:“做傻事?”

张大海捕捉到周小姜眼神藏着的狡诈,便加深了他的怀疑。

张大海没有回答。

周小姜恍然大悟,反问道:“你们觉得我……杀了小妍?”

王海若突然问道:“你没有吗?”

周小姜忍不住笑了两声,回答:“我当然没有。我怎么舍得杀她。”

王海若又问道:“可是,表姐她,在你结婚当天……她要和你分手,你有足够的犯罪动机。”

周小姜点头,回答:“可以这么说。”

张大海继续问道:“但你没有?”

周小姜瞥了一眼王海若,回答:“我记得,应该没有,虽然她做了这种事,但是我对她的感情还没有变。如果可能,我希望她能回到我身边。至于昨天她做的那些事,我真的觉得很疑惑,你们想想,什么人会在结婚当天出轨呢?除非……”

周小姜猛然想到什么,突然大睁眼睛,扭头看向桌子底下放着的一瓶被打开的红酒。这不是他打开的,而孙小妍只喝白葡萄酒,这瓶酒,毫无疑问是周达打开的。透着光线,明显可以看到瓶中之酒所剩无几,也就是昨天周达在自己刚离开就喝了将近一瓶酒,所以,他是在喝醉了的情况下,想要强奸小妍,却被不断挣扎的小妍失手杀死了吗?是了,怪不得小妍莫名其妙地就说要分手,原来,她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去坐牢,为了不连累自己,才假装已经变心了。但是,昨天,自己又对小妍做了什么?

周小姜的脸,因痛苦而拧到一起。

张大海看到周小姜恐怖的表情,问道:“你想到什么了?”

周小姜回过头,看着张大海,回答:“哦,没什么,我们继续吧!”

张大海和王海若狐疑地盯着小姜,张大海说道:“好吧,小姜,如果你想到和案情有关的线索,我希望你能够早点告诉我。无论你现在对小妍还有没有感情,我和海若一直都很关心你们两个。”

周小姜有点心不在焉地点头。

王海若问道:“小姜,你说你撞到一个路人,那你看清他的相貌了吗?”

周小姜更加心不在焉地摇头。

看到周小姜的异常,张大海和王海若面面相觑。王海若转了一下笔,但是一下没抓稳,笔掉到地板上,王海若弯腰,伸手捏住地板上的笔。这时,王海若注意到脚下的地板和沙发下的地板之间有一条笔直并且清晰的界线,她猜测这里过去有一条地毯,这几天被撤走了,可是这两天发生这么多事,为什么要扯掉这块地毯呢?

王海若打算坐直身体,但是她突然看到了沙发上有一滴污渍,看起来,像是血迹。王海若的瞳孔慢慢扩大,正当她想要提示张大海时,她却突然抬起头,看到周小姜正目光高深莫测地看着自己,突然间,王海若仿佛从他眼里看出一丝痛苦和无可奈何。

王海若慢慢坐起身子,整个过程中,都不再说话。张大海又问了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最后向周小姜告辞而去。自始至终,王海若都不再说一句话,始终低着头,但是她仍旧能够感觉到周小姜无意之中望过来的眼光。

在电梯里,张大海诧异地问王海若:“海若,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王海若咬着嘴唇,不知道怎么回答。

张大海再次问道:“海若,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证据。”

听到证据两个字,王海若的身体震了一下,她慢慢抬起头,盯着张大海,说道:“他杀了表姐。”

张大海立刻严肃地逼视着王海若,说道:“海若,这是很严重的指控,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王海若正要回答。大海用眼神示意她先不要说,紧接着按下最近楼层的按钮。电梯打开后,两人走出去,大海走进楼梯间,轻声轻脚地向楼上走去。

此刻,周小姜仍旧站在电梯间,看到两人电梯数字停到了7楼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他的心慢慢向下坠落。在谈话的过程中,他就意识到那个王海若可能在家里看到了什么,所以才会显得忸怩不安。而此刻,他们停在7楼,说明他们打算从楼梯走上来。周小姜盯着那个定格不懂的数字7,紧紧咬住牙关。他猛然抬头看了一眼摄像头,快速走回家里。

周小姜住的是15层,张大海带着王海若来到13层的垃圾间。他打开手机灯,照亮垃圾桶。垃圾桶里面堆满了各种亮色的垃圾袋,张大海仔细看了一下,确定里面没有自己要的东西。同样的,两人来到14楼,这次张大海一眼就从垃圾桶里找到自己要的东西,一个黑色的垃圾袋。张大海提起垃圾袋,示意海若跟紧自己,然后,两人一路走到了天台上面。

周小姜回到家里,来到王海若坐过的位置,学着王海若弯下腰。他看到了那条明晰的痕迹线,他又看到了沙发底部皮革上不宜察觉的血迹,然后深深把头埋下去。

突然,周小姜跳起来,拿起一个背包,把钱包、手机、匕首等等都放进去。

天台上面,张大海催促道:“快,你发现了什么?”

王海若回答:“第一,沙发下面有一条很清晰的灰尘线,说明桌子下面原本是有地毯的,只是这两天被撤掉了。当然,关于地毯,我们之前确实见过。小姜说昨晚一夜未归,说明是在他今天回来之后,才把地毯给拿走的。”

张大海皱着眉头,问道:“还有吗?”

王海若清了清嗓子,低声说道:“地板上面有消毒液的味道,而且,沙发上面,有一处没有被擦干净的血迹。”

王海若说完了,呆呆地一动不动。张大海看着王海若的表情,叹了口气,说道:“海若,我始终觉得,小姜不会杀人的。”

眼泪汹涌而下,王海若蹲在地上,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问道:“你觉得,表姐会做出那种事吗?”

张大海蹲下身子,拍了拍王海若的肩膀,什么也没有说出来。王海若也知道现在不是谈私人问题的时候,她止住哭泣,抽泣着问道:“大海叔,你拿这个垃圾袋做什么?”

张大海打开垃圾袋,回答:“你看吧。”

垃圾袋里面,塞满了用过的卫生纸,但是纸团中间,有一双橡胶手套,被揉成一团的保鲜膜,还有一把带血的剪刀。

王海若问道:“为什么,你会知道他会丢到垃圾桶里?”

张大海回答:“最开始的时候,我注意到小姜非常在意冰箱,便立刻断定冰箱里面藏有东西。但是当他两次打开冰箱,我就逐渐地打消了这个念头,其次,他给我们倒了两杯热水,但是自己却喝冰镇饮料,说明他需要冷静下来,最后,当他说怎么会有人在结婚当天出轨,除非……除非之后的话,他没有说出来,然后,他突然死死盯着桌子下面的红酒,我猜想,他要么是想到小妍可能在喝醉了的情况下出轨,要么就是,红酒,可以看作血液,他想到的是,某个人的大量血液?”

王海若震惊地抬头看着张大海,说道:“我们现在就去抓他。”

张大海一动不动。

王海若问道:“大海叔?”

张大海说道:“海若,我不知道。这一切太顺利了,我们不应该一下子就得到这么多线索。你说,什么人会把杀人凶器丢到垃圾桶里?”

王海若迷惑地看着张大海。

张大海继续说道:“傻子,只有傻子才会这么做。小姜像是一个傻子吗?”

王海若摇头。

张大海也无奈地摇头。

王海若突然站起身,激动地说道:“他杀了表姐,他害死了自己的妻子。我要把他抓起来。”

张大海再次无奈地摇头,说道:“海若,我们只是推测,他可能杀了人,但是他不一定就杀了人,也不一定杀的就是你的表姐。更何况,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一直没有出现了。”

王海若问道:“你是说,周达?”

张大海点头,回答:“是的,他竟然像是凭空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

王海若问道:“可是,之前我们不是推测,表姐已经去找他了吗?”

张大海回答:“是的,但是现在我们推测,小妍,已经……”

王海若沉思:“如此矛盾的推理,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张大海叹气道:“有两种结论,一,是我们多想了,这一切都是小姜伪造的,目的是让我们尽快找到小妍;二,他们两个,都死了。”

王海若震惊道:“什么,都,都死了?”

张大海叹了口气,抓住垃圾袋,站起来,说道:“你说得对,现在,我们只能让他说出真相。”

张大海和王海若走下天台。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精品短篇
  3. 恐怖悬疑
  4.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